•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0章 美色当前 鼾声如雷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0章 美色当前 鼾声如雷

    作品:《官路弯弯

        武进对李毅笑道:“李毅同志,问题都弄清楚了。www.00ksw.org你放心吧,我们会如实上报市委。你的功绩,我们会有一个公正的评判。”

        李毅淡淡的点头,说道:“辛苦武主任了。辛苦各位同志了。今天晚上就留在临沂,我请大家吃个便餐吧。”

        武进笑道:“我们本想下午就回去,既然李县长开口请客,我们就留下来多住一天吧!”

        坐上车子,李毅躺在后排,微闭着双眼,他今天看得很轻松,其实内心很累,外人看他好似闲庭信步,轻松的就对付了一个又一个挑战,而且次次都反败为胜!

        然而,只有李毅自己知道,今天这一仗,自己打得十分的艰苦。若不是有着太多的巧合,最后结果会怎么样,殊难预料。

        还好,这一切都结束了!

        钱多平稳的开着车,哼起了小曲。他也为毅少的成功反击而高兴。

        司婧安静的坐在李毅身边,妙眸看着李毅轮廓分明的俊脸,看到了这个男人身上浓浓霸气之下,有着深深疲惫的灵魂。

        她伸出手,握住李毅的右手,轻轻的揉捏着他的手指和手掌。他的手指修长,他的掌心厚而多肉。他手上的皮肤并不粗糙,这是一个长期坐办坐室的人应有的手。厚重,而又不失柔软,有力却不失细腻。

        她的芳心忽然一阵剧烈的跳动,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被这只手给打动了。

        这只手上似乎有魔力,传递出一种令人心跳加速的电流,瞬间击中了司婧敏感而柔情的少女心。

        她就一直握住这只手,像握住了梦中情人的手,轻轻闭上眼,可以想象两个人手拉着手,在芬芳的花园里散步。无数的七彩蝴蝶,围绕着两人翩翩起舞……车子嘎然停止时,司婧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搂着李毅的手,依偎在李毅的肩头,睡着了。

        李毅正低着头,温柔的注视着她。

        她松开李毅的手,慌乱的拂了拂头发,说道:“对不起,李县长,我睡着了。”

        李毅轻轻地道:“没事。”

        司婧见到李毅的右手臂一直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动,问道:“是不是我抱得太紧,手发麻痹了?”

        李毅轻轻点头,笑道:“没事,下车吧。”

        司婧应了一声,下了车,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回想起刚才做的那个旖旎的春梦,脸上泛起阵阵红潮,还好李毅以为她是刚睡醒的缘故,并没有在意。

        这天晚上,县委县政府的领导,设宴款待市联合督查小组的同志们。在宴会上,众人互相敬酒,宾主尽欢,不醉无归。

        李毅白天压抑过甚,晚上喝酒时,便有些放得开,刻意想要尽情一醉。喝起酒起是杯到酒干,来得不拒,很快就有了七八分醉意。

        武进等人都看出来了,李毅同志在这临沂县里,那可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啊。今天这么凶险的事情,另外换一个人,便算是县委书记或者是县长本人,只怕都难逃一劫,但这事情一到李毅手里,轻轻就给化解开了,不但没有受到损失,反而因此名声大震。

        武进相信,自己把这份报告如实汇报上去之后,李毅这个名字,在市委领导眼里,肯定会大放光彩。

        因此,武进也着意结交李毅,跟他杯来盏往,干了一杯又一杯。武进酒量小,被临沂干部们轮流敬下来,马上就喝得七荤八素,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至于田新勇等小同志,更不在话下。临沂干部里,多的是酒场老将,一轮拼将下来,把他们全给放倒了。

        县里就在临沂宾馆开了房间,把这些市委钦差抬进房间,任他们呼呼大睡。

        酒宴散时,李毅也醉得差不多了,但神智尚清。李毅有一桩好处,喝得再醉,他也不呕不闹,脸不红心不跳,如果坐在那里不动,就跟没喝酒的正常人一般无二。

        因此,陈凯明等人全都醉倒梦乡前,看到一脸常态的李毅,个个竖起了大拇指,对这个各种厉害的李毅同志,表示了深深的敬佩。

        看着同志们一个个在自己面前倒下,李毅嘿嘿一笑,打了个酒嗝,起身要走。这才发现脚步有些不听使唤了。

        钱多辛苦了一天,早放了他的假。李毅摇摇晃晃出了酒店的门,服务员赶忙过来搀扶,李毅一把拂开她的手,说道:“我又没喝醉,不要你扶!”

        服务员赔着笑道:“李县长,要不就在我们酒店开个房间休息一晚上吧?”

        “我又没喝醉,为什么不回去?”李毅再次推开她,醉眼迷离中,也不知推在她身上哪个部位,觉得十分的柔软舒适。

        服务员羞得脸都红了,但又不敢出声叫嚷,还得伸手去扶李毅,生怕他摔着了。既要防李毅摔倒,又要防李毅抓到自己胸口,左支右绌,一时间苦不堪言。

        这时,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交给我吧。”

        服务员一看来人,连忙笑道:“司局长,要不我们帮李县长扶到楼上休息吧?”

        司婧笑道:“李县长睡不惯外面的床,他是一定要回家去睡的。交给我吧,我扶他回去便是了。你们快去里同招呼陈书记和孙县长他们,全醉倒了!”

        服务员应了一声,招呼几个同事,往餐厅赶去。

        司婧扶着李毅出了酒店,上了车。

        想了想,司婧微微一笑,又自作主张,大胆的把李毅带回了自己房间。

        费尽力气把李毅弄到自己的床上,看着这个烂醉如泥的男人,司婧自怨自艾的叹了一声:“为什么你每次都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会来到我家里呢?”随即又莞尔而笑:“他若是不醉了,我又怎么有机会把这个优秀的男人弄进自己床上呢?知足吧!司婧。”

        司婧开始准备冲凉。

        这房间的设计是按照单人或者一家人住的方式来设计的,为了方便,浴室就开在卧室里。

        司婧看了看床上躺着的李毅,有些害羞的脱着衣物,想起上次也是这般光景,他熟睡在自己床上,而自己却光着身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个笨猪,美色当前,却是鼾声如雷。

        司婧一边放心的脱着衣服,一边哼着小曲。

        找好睡衣后,司婧就进了浴室。

        哗哗的水流声音,像一曲清脆的歌曲,把李毅从醉乡里拉了回来,他猛然间坐起来,甩了甩有些胀痛的痛,下面尿意陡盛,急忙起身,四下一望,准确的朝水流声方向走过去,推开浴室的门就冲了进去。

        司婧听到门响,哎呀一声,心想李毅醒了!

        她转过身,就看到李毅半眯着眼睛,迫不及待的拉开了裤子拉链,掏出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话儿来,对准墙壁就是一阵狂热的扫射。

        司婧怕把李毅淋湿,伸手关了淋浴水龙头。

        司婧看得芳心儿乱跳,双手本能的护在自己身上的羞耻部位上,看着李毅那如注的倾泄,脑海里忽然间想起一幅世界名画,一个小男孩子,翘起小**,对着天空开心的激射。记得自己初次见到那幅画时,既觉得害羞,又觉得新奇。

        此刻看到这大一号的世界名画,司婧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她心里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情愫,她想起在车上时,握住李毅手做的那个绮丽万方的梦,那种羞羞的却又快活无比的感觉,一阵阵冲击着沉寂了二十多年的娇媚身躯。

        李毅打了个哈欠,睁开眼来,看到一丝不挂,只用双手象征性的遮挡住身上要害部位的司婧,浑身一激灵,那尿意顿时缩了回去,哗啦啦的声音顿时停止。

        “这个……”李毅酒气顿时散去了一半,但醉意却是更加浓郁。

        被男人当面看光了,司婧反应放下了矜持之心,温柔地问道:“要不要洗个澡?”

        李毅抖了抖小弟弟,塞回裤子里,说道:“又来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啊。”

        司婧道:“我们都是单身,一个人住总有些不周全的地方,彼此照顾也是应该的么。”

        李毅轻轻嗯了一声,说道:“你先洗吧,我等会再洗。”

        司婧很想开口叫他留下来,说这里很宽大,两个人一起洗也无妨。

        可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女人羞耻心也好,可怜的自尊心也罢,她就是开不了这个口。心想自己一个女孩子,把什么都给他看了,两个人之间也发生了多次暧昧事故,你一个大男人,还是当大领导的,有必要这么假清高,假正经吗?就算当一回大老爷,我把当场给办了,你还怕我不愿意?还是你怕我纠缠你?我是那样的人吗?

        难道,你非得等到我亲自开这个口,把你留下来,把自己贴上去,拿起你的手,来抚摸我的无暇的身体,你才肯光顾我这自有生以来一直就尘封了的心身?

        你就不能容许我一丁点的女人的自尊和骄傲?

        就在她胡思乱想,怨天怪地之时,走到门口的李毅忽然又转回身来,嘿嘿笑道:“司婧同志,要不,我们洗个鸳鸯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