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9章 你有什么错?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9章 你有什么错?

    作品:《官路弯弯

        听说是制砖厂的同志前来,最高兴的要数郑春山了,他满以为,那些私营企业主们,自从受了李毅的逼迫,现在肯定都是满腹牢骚,想要揭竿而起。www.00ksw.org今天听到督查小组前来的风声,便纠集起来拦车告状了!

        他嘿嘿一笑,说道:“一定是以前私营砖厂的老板们,知道市里来了钦差大臣,特意来拦轿申冤了!”

        武进微皱眉头,经过这大半天的相处,他对李毅的为人和性格都十分欣赏,不管这最后一条属不属实,他实在不愿意再进行调查,准备把这三条罪状全部抹掉,回去复命。

        现在郑春山这么一说,他便有些为难了,人家受害人都拦轿申冤了,他这个督查小组的组长,不可能不理吧?这么多人看着呢,其中还有自己的几个手下,如果自己明目张胆的作弊,他们肯定会不认同,回到市里后,这些家伙要是打个小报告,保不住李毅不说,自己的前途也堪忧。

        “去看看吧!”陈凯明背负双手,有些生气地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拦轿申冤?有什么冤情,去公安局不比拦我们的轿要好?”

        两拨人很快就在途中相会,制砖厂的同志看到李毅,十分兴奋,大声的喊了一声:“李县长,你好!”

        他们只问候李毅,其它领导便有些讪然。尤其是陈凯明和孙正阳,脸色更显灰败。

        可是人心向背,谁也无法轻易更改。

        好在他们也不是头一次见到这种阵式,淡淡苦笑一下,也就作罢了。

        “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李毅问道。

        领头的人是胡朗,以前他是临沂最大的私营制砖厂企业主,现在被公选成了临沂制砖厂的厂长。

        胡朗双手叉腰,大声问道:“李县长,我们听说有人告了你,说我们这些私营制砖厂加盟煤矸石制砖厂,是受了你的强迫,是你耍了阴谋诡计,陷害我们。有没有这回事情?”

        李毅板着脸,沉声道:“你听谁胡说八道呢?嗯?你们这么多人跑到公路上来,想做什么?”

        胡朗高声道:“我们来给李县长洗清冤屈!”

        武进剜了郑春山一眼,心想你这个家伙,三条罪名,结果全部成就了李毅的三条政绩!

        郑春山啊,是你成就了李毅的英名啊!

        郑春山此刻已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什么人哪这是!走到哪里都是一大票拥趸者!

        古代那个啥人物,三分天下的那个刘皇叔,也就这样子吧?跑到哪里都有苦干人等甘供驱使。

        得民心?这就是所谓的得民心吧?

        “荒唐!我有没有冤屈,轮得到你们来洗清吗?你们是做什么的?全都跑到这里来,制砖厂谁在看?还用不用建厂了?”李毅厉声喝道。

        郑春山咂嘴弄舌,心想这个李毅真是不识好歹,人家好心好意前来帮你澄清,你倒好,不问青红皂白,先就一顿乱批,你这样子,还不把他们给激怒了?呵呵,这可是我的好时机到了,笑道:“诸位啊。你们都是以前制砖厂的私营企业主?”

        胡朗道:“是啊,我们十八个人,李县长赐名十八罗汉!”

        郑春山道:“你们这次来,是不是想告李毅强迫你们解散了自己的工厂,投资加盟现在这家制砖厂?”

        胡朗道:“胡说!李县长怎么会强迫我们解散呢?我们是自愿的!”

        有人说道:“我们两家当时没有同意入股,现在也想通了,今天特意前来,就是想找李县长,请求入股的!我们都是自愿的!李县长,我们不仅要把现有的老式制砖厂卖掉,把全部资金投进新砖厂,还打算借贷一笔资金,投资新砖厂!”

        另一个人说道:“是啊,我们这段时间了解了一下煤矸石制砖的相关知识,觉得李县长说的话是金玉良言啊!我们信服李县长,所以,我们愿意投资!”

        胡朗大声道:“我们都是自愿投资,自愿加盟!谁敢说我们是被迫的,我嫐他十八代祖宗!”

        胡朗是个粗汉子,块头也壮实,这一声喊,用了些气力,声震云霄!

        李毅觉得耳膜嗡嗡作响,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说道:“你这个胡朗,怎么这么大声音呢!我要告你噪音扰民!”

        胡朗哈哈一笑。

        郑春山却是脸色大变,说道:“这是市委领导做出的决定,你这个同志怎么说话的呢!你这是在诽谤、辱骂市委领导吗?”

        胡朗见他抬出市委领导来,抽了抽嘴角,说道:“你莫吓我!市委领导怎么会跟李县长过不去呢?李县长又没有得罪他们?肯定是有小人作祟。哼,要是被我知道是谁在伪造谣言,我胡朗饶不了他!”

        李毅向武进道:“武主任,你不是要调查这件事情吗?正好,这十八家制砖厂的老板都在这里呢,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他们吧!我为了避嫌,先到一边去吸支烟。你问完了我再过来。”

        武进刚想说不用了,但李毅已经走向一边,他只得吩咐手下,准备笔录,同时开始询问。

        胡朗他们个个情绪激动,说话很冲。武进刚刚问了几个问题,一涉及到李毅强迫关停老砖厂的事情,胡朗等人就大声嚷嚷,七嘴八舌,问武进这是谁造的谣,如果被他知道了,一定轻饶不了这个王八蛋。

        郑春山黑着脸,在旁边听着,一会儿不安的扭扭身子,一会儿气愤的想要暴走,但又忍不住想听听他们说什么,还是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武进换了一种方式,说道:“各位老板,我知道了,你们都没有受到任何强迫,对不对?李毅同志对你们很好,对不对?那么,接下来,我问你们几个问题,请你们配合回答一下。我们是市委督查小组的,这次下来,专门调查李毅同志的问题……”

        “李县长的问题?李县长有什么问题?你说清楚!”胡朗大声质问。

        武进摆手道:“诸位请听我说。并不是我认为李毅同志有问题,现在是有人举报了李毅同志,市委派我们下来调查这些问题,是不是属实。如果是诬告,我们自会帮李毅同志澄清。这就需要大家的配合。”

        陈凯明道:“胡朗同志,如果你们真心为李毅同志好,就请你们配合好武进同志的问话,他问什么,你们就答什么,一定要如实回答,不要歪曲事实,也不要添油加醋!武进同志才好进行判断。你们的回答,武进同志都会写进报告之中,呈送给市委领导观看,所以,请你们注意文明用语。”

        胡朗等人这才安份了下来,老老实实接受武进的问询。

        田新勇站在旁边,听着这些人发自内心的对李毅的爱戴和维护,再看看远处那个有些孤独的高瘦的背影,内心轻轻一叹。今天的所见所闻,真的给他上了人生最重要的一课。

        什么是官?当官为什么?怎么样当官?

        作为一个政府官员,田新勇曾经不止一次这样问过自己,可是,他得出来的答案,跟自己的实际行动,总是背道而弛。

        人生的理想,总是迷茫在自己的**之中。在现实的社会里,我们渐渐失去了纯真的自我和善良的本心。

        他鼓起勇气,向着那个高大却有些孤独的身影走了过去,无视周围人的眼光和喝叫。

        “李县长。”田新勇恭敬的叫了一声,掏出自己的烟来,抽出一支,双手托着递给李毅,说道:“请抽我一支烟吧。”

        李毅并没有理他,也没有转过身来,连头的姿势也是纹丝不动。

        田新勇并没有放下双手,略微弯腰,保持着敬烟的姿势,恭敬的说道:“李县长,我知道错了!如果你还能给我一个机会,就请你接下我的这支烟吧!”

        李毅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淡淡地问道:“你有什么错?”

        田新勇道:“在柳林时,我不该背叛你。今天在临沂县委会议室,我应该听从你的指令,帮助你脱离困境。”

        李毅轻轻说道:“新勇同志,你并没有错。不论是在柳林还是在临沂,你的选择都是对的。在柳林时,你为了更好的职位,选择到市委工作,这是好事,我很支持你。而在临沂县委会议室,你身为联合督查组的人,当然要维护督查小组的权威。你的坚持也是正确的。你并没有错,为什么要向我认错?”

        田新勇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只是保持着这个姿势,顽固的站在李毅身边。

        司婧走了过来,轻声说道:“李县长,那边问话已经结束了。”

        李毅嗯了一声,丢掉烟头,转身对田新勇道:“新勇同志,好好工作吧!机会总会有的。”

        看着李毅大步向前走去,田新勇迷惑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李毅是什么意思,是原谅了自己,还是没有?

        司婧走了两步,见田新勇还傻站着不动,回头说道:“喂,李县长的话,你听不明白吗?”

        田新勇摇摇头。

        司婧笑道:“傻瓜!”甩头走了。

        只留下田新勇满头雾水,伫立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