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7章 我有女儿就嫁李毅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7章 我有女儿就嫁李毅

    作品:《官路弯弯

        陈凯明心想,我们故意打岔子,就是想把这事情给搅和了,不让郑春山的奸计得逞,你倒好,还主动提出来要去弄清楚这件事情。www.00ksw.org

        孙正阳和武进也都存了这个心思。武进说道:“这个就没必要了吧?三条问题,已经顺利解决了两条,这足够让我相信,你们临沂县这两个重点工程,绝对不会存在任何问题!说句老实话,我了解得越多越深,对你李县长,那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啊!”

        李毅没想到这个武进居然是个性情中人,颇有些古代大侠的风范。

        但是,李毅还是坚持道:“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好,那就永远是个问题。今天我们这么多的人,已经来到了这里,那就顺便把这个也给澄清一下吧。反正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就在回去的路上,到临沂县煤矸石制砖厂那里就行了!”

        司婧心想,李县长葫芦里又卖什么药呢?

        田新勇一直站在外围,但十分留心的看着和听着,此刻内心那个悔恨啊!哎,早知如此,刚才在临沂县委会议室里时,就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帮李毅说几句好话啊!他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还新勇呢,一点勇气都没有!白白辜负了李毅同志对他的一番殷切期望!

        可惜的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

        一个人总要为他的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面临选择时,我们总是会犹豫不定,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回首那些我们已经选择过的坎,我们会发现,不论我们选择了什么,都会有无尽的后悔,总想着选择另一个东西,我们可能会有更多的收获。

        其实,我们只要本着自己的内心,知道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照着这个目标去选就行了,就算选择错了,我们也不会后悔。

        而田新勇,却因为一时的利欲之念,再一次的放弃了他内心的选择。

        看着李毅和那位美得冒泡的女下属钻进了车子,田新勇轻轻叹息一声。

        车队缓缓掉头,往临沂县煤矸石制砖厂开去。

        这时,前方忽然出现一辆小车,见到这边的车队,马上打着车前灯闪了闪,示意有情况。

        这次李毅的车子没有打头阵,而是姚鹏程安排的一辆警用开道车,警车上的人看到有车子挡路,只得停下来,飞快的向后面的姚鹏程通报。

        姚鹏程开门下车,看到前面那几辆小车也停了下来,从车子上走下几个人。

        那边的人迎着姚鹏程走过来,大声笑道:“请问是临沂县的哪位领导在此?”

        姚鹏程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是谁?”

        “呵呵,我是南岭煤矿的矿长古德清啊。”来人一边跟姚鹏程握手,一边掏出烟和槟榔来散给姚鹏程,说道:“你是姚局长吧?我上次见过你一面。”

        姚鹏程一听是矿上的领导,笑道:“我们县很多领导都在这里。”

        古德清道:“我听到有人报告,说矿下面来了一溜排的小车,还以为是县里的领导来了呢,下来一看,原来是隔壁临沂县的。呵呵!”

        姚鹏程道:“咱们县领导到这里来逛逛,看看贵县的风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领导还忙,我们先走了。”扭头就走。

        古德清叫道:“慢着!”

        姚鹏程回头道:“怎么?古矿长还有什么事?”

        古德清笑道:“姚局长,你误会了,我想请问一下,李县长在不在这里?”

        姚鹏程眉毛一扬,说道:“你找李县长?有什么事情?”

        古德清道:“没有什么事。我以前跟李县长谈合约时认识的,很敬佩李县长的为人,只想找他叙叙旧,聊聊天。”

        姚鹏程还在判断这个人说的是真是假,以及他身份的可信度。这时李毅看到外面的情景,已经走下车来。

        古德清伸出双手,迎了上去,呵呵笑道:“李毅同志,你好哇,好久不见了。”

        李毅跟他相握,说道:“德清同志,你好。你这是?”

        古德清道:“听人说来了大领导,我就下来看看,一看是西州的车牌,就猜测是你们临沂县的领导来了。呵呵,李毅同志,你们来矿上,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呢还是随便逛逛?”

        李毅淡淡地道:“带几个市里的同志过来看看煤矸石生产基地。”

        古德清笑道:“哦,李县长,你看正好是饭点了,我请大家吃个便饭吧!”

        李毅笑道:“古矿长,我们这一行人,可有好几十个,你就算是招待一个便饭,也不是个简单数字哦!”

        古德清哈哈笑道:“李县长,我这个人生平最爱交朋友,一顿饭钱算得了什么?那边就有一家上好的酒楼,我们矿上的几个同志都爱在那里吃,保证是乡村里的原汁原味,菜叶子也保证是清洗干净了的!可以放心的吃。”

        李毅哈哈一笑,心想这家伙很有意思,对吃的门道也很清楚。便笑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对身边的司婧说道:“去请陈书记、孙县长和武主任下来。”

        司婧点头一笑,转身去了。

        古德清挤眉弄眼地道:“李县长,你配的这个秘书,硬是要得!胸是胸,腰是腰,屁蛋是屁蛋。”

        李毅道:“古矿长,你误会了,这位是咱们县里的财政局局长司婧同志。”

        古德清却更是吃惊。他是国营矿的矿长,行政级别相当于副处级,对政府部门里的那些门门道道十分清楚。

        司婧这么年轻就能当上财政局局长,这并不稀奇,有她那种姿色,只要肯舍得,当一个局长算什么?

        他吃惊的是,这个美女局长,居然对李毅这个常务副县长俯首贴耳,惟命是从!

        这里面的说道,就值得古德清琢磨了。

        每个县的情况都不尽相同,但万变不离其宗,一个县的财政大权,不是掌握在县长手里,就是掌握在县委书记手里,就看这两人谁的法力更大。

        看刚才的情形,临沂县的财政大权,莫非掌控在这个年轻的常务副县长手里?那这个年轻人的能量,就不容人小觑了!

        陈凯明等人听说南岭煤矿的古矿长来了,也都下了车,前来跟古德清握手问候。

        陈凯明呵呵笑道:“古矿长,不好意思啊,惊动大驾了!”

        古德清笑道:“陈书记,孙县长,都是稀客啊,既然来到了我的地盘,不要忙着走,总要让我尽尽地主之礼吧?”

        陈凯明道:“这个不太好吧,太过麻烦古矿长了。”

        古德清道:“哎,这有什么不好的。现在我们两家是合作的关系啊!各位来到敝地,也算是我们的贵客。来来来,快请。陈书记,看你也是昂藏七尺男儿,直快一点嘛,吃个饭而已!哈哈,我这个人,最爱交朋友了。孙县长,一起走吧。”

        陈凯明和孙正阳盛情难却,只得同意了。

        其它人当然是巴不得马上有饭吃,欣然同意。

        古德清请了众人,来到一家名叫好再好的饭店。

        这家饭店就在矿下的大路边,里面的服务员对古德清十分熟悉,老远看到他来了,就迎上来打招呼,请大家到二楼就坐。

        二楼有几个包厢和大厅,陈凯明建议就在大厅,大家坐一起热闹。古德清无可无不可,便在大厅里包了几桌,点了好酒好菜。

        席间,古德清对李毅是殷勤有加,对陈凯明和孙正阳等人反而没有那么恭敬。毕竟他是外县的官员,不服陈孙等人管辖,所谓县官不如现管,他虽是一个副处级干部,却也没有必要巴结陈孙二人。

        “李县长,对你我是一万个服气啊!”古德清三杯酒下肚,说道:“陈书记,孙县长,你们是不知道啊。当初李县长率人来跟我们进行谈判,那个劲头,那个口若悬河,令我十分敬佩啊!那翩翩风度,看得我这个老男人都动了心!我都在想啊,我要是有个女儿的话,就一定要把她嫁给李县长!”

        陈凯明和孙正阳陪着他呵呵的笑,说那是那是啊。

        古德清道:“还有一个插曲啊,我不说,你们当然不晓得。李县长,我说出来,不损你名声吧?”

        李毅淡淡地道:“事无不可对人言。”

        大家都看着古德清,想听听到底是什么事情。李毅在临沂县,那可算得上是一个风云人物,大家对他的八卦,还是很感兴趣的。

        古德清举起杯子,一口饮尽,这才哈哈笑道:“这可是一段风.流佳话啊!呵呵,我们县里为了提高一点供应价格,先是安排了人给李县长送礼,十万元的现金啊,堆叠起来,也有一个人头那么高吧?”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流露出惊讶神色,有的人还流出了哈喇子,只有李毅脸色不变。

        郑春山迫不及待的问道:“李毅收了这个钱?”

        古德清哈哈笑道:“换作你们,一定会心动吧?可是!李毅同志眼皮都不眨一下就拒绝了!呵呵,神人吧?敬佩吧?后来,我们又生一计,心想这年轻人不爱钱,总爱美女吧?于是,我们找了一个性感娇艳的大美女,往李县长房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