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4章 这个同志不纯洁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4章 这个同志不纯洁

    作品:《官路弯弯

        郑春山把什么都算计好了,却没有算到陈凯明的想法。www.00ksw.org

        陈凯明身为县委书记,又处于上升的关键时刻,从他的角度来说,现阶段临沂县里要的是稳定,在稳定中前进!绝对不容许出现大的波折和不稳定因素。

        郑春山想搞搞震,请来了市里的联合调查小组,想对李毅下黑手,但是陈凯明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整垮李毅。笑话,把李毅整垮了,陈凯明靠谁来搞政绩来升迁?

        当武进向陈凯明通报调查结果时,陈凯明吃了一惊,据他所知,李毅办事一向严谨守法,不是这种没有谱的人啊?他当即要县委办主任庄春平通知各部门召开县委专题会议,同时要求武进等人在县委专题会议上当众提出这三点结论。他的想法是,这么敏感的问题,还是当着李毅同志的面提出来,当面讨论的好。

        此刻,看到这个结果,陈凯明欣慰的笑了,李毅同志,再一次没有让他失望。

        孙正阳的表情就要复杂得多。一方面,他既希望李毅能栽一次,另一方面,他也存着跟陈凯明一样的心思,临沂刚刚渡过多事之秋,好不容易迎来经济发展的春天,这个时候能不出事就最好不要出事情。

        “呵呵!”陈凯明笑道:“李毅同志,我觉得这种以工入股的方式值得我们大力推广啊。在我们临沂乡镇企业发展的初期,这种方法尤其是一剂良药。我本人是十分赞成的!群众的智慧真是无穷大啊!我们当领导的,要多下乡,多跟乡亲们交流,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

        孙正阳见陈凯明表了态,轻咳一声,说道:“我也觉得这是一个三赢的局面。一则,企业有更多的资金用于周转,二则,农民可以享受到企业成功盈利后带来的分红,再则,我们政府也要轻松许多啊!”

        李毅笑道:“最重要的是,乡亲们通过此举,成功的实现了身份转变,从单纯的打工者变成了企业的股东,这样一来,就能最大限度的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从而实现企业高速发展。”

        大牛等人欣喜异常,握住李毅的手,迭声的感谢。

        李毅沉吟道:“这个事情办好了,是一件利厂利民的好事,可是,如果被人恶意利用,变成了非法集资,然后卷走资金,那就是害民了。因此,我们政府部门务必加强监管,对那些非法集资者要进行严厉打击!乡亲们,你们也要擦亮眼睛,不是咱们政府主导的企业和工厂,你们不要盲目投资!”

        陈凯明和孙正阳都同意李毅的说法,当即要求相关主管部门加强金融和企业的集资管理。

        “武进同志。”李毅说道:“对这个问题,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武进阴沉着脸,轻声说道:“没有问题。”

        他现在有些明白过来,自己被人带了笼子!

        督查组在调查过程中,那些所谓随机抽取出来的采访对象,都是经过人特意安排的!而当武进问他们有没有领到工资时,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说没有领工资,然后就没有做更多的说明。

        他们的确没有领工资,可是,他们都把工资当股价,存进了临沂县煤矸石制砖厂里,到时就可以享受不菲的分红。

        太狡猾了!

        武进摸了一把下巴,终年打雁,却不想被雁啄瞎了眼!

        武进明白,这次联合督查,是郑春山向市委讨要下来的。那么,这一切很有可能是郑春山安排的。这个家伙,居然把市委玩弄于股掌之中!

        可是,武进虽然明白,却也无能为力。郑春山说的没有错,农民确实没有领到工资。谁叫你们联合督查组没有调查清楚就胡乱下结论呢?你能怪谁?

        “没有问题那就好,麻烦你把你们那份错误的结论给我改了!”李毅背负着双手,傲然说道:“武进同志,我早就给过你数次机会,要你多调查三天,可惜啊,你太过自负,不愿意听我的。当然了,现在改也不晚,你要是把这份报告交给了市委,到时市委得知了事情真相后,你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武进冷哼一声:“这一点,我改便是!你也别得意太早,还有两个问题呢!我看你如何自圆其说。”

        李毅道:“第二条是什么来着?跟南岭煤矿的合同是吧?我会给你一个明明白白的说明。请稍等。”李毅喊过东沟子乡政府的同志,说道:“乡亲们都辛苦了,每人发一包香烟,这个钱,我个人来出。”

        孙正阳道:“每人发一包香江牌烟吧,从县财政里出。”

        司婧马上应声道:“好,我记下了。”

        李毅也没再坚持。

        乡亲们听说有烟得,都十分高兴,虽然是最便宜的湘江牌香烟,但这可是县里发的香烟啊!长这么大,谁得过县长亲自己发的香烟?

        乡政府的同志带领大家前去领烟。

        李毅对武进道:“武进同志,请上车吧,我带大家去看看。”

        武进道:“看什么?”

        李毅道:“事关制砖厂,我们当然要去看制砖厂了。”

        武进道:“制砖厂我们早就看过了。”

        李毅道:“有些东西,我如果不说透,一般人是看不明白的。”

        武进愠怒道:“你这是说我蠢吗?”

        李毅淡然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陈书记,孙县长,请吧。我在前面带路。”转身朝小车走去。钱多飞快的走过去打开了车门,请李毅上车。司婧嘻嘻一笑,也跟了上去,再次跟李毅坐在后面,笑道:“李县长,太棒了!这招反击真是绝妙啊!”

        李毅无奈的一笑:“好险,我当时听到那些乡亲说没有领到工资时,都快要抓狂了!”

        司婧道:“李县长,可是这二十年合同的事情,可是白纸黑字写得明白,你又打算怎么忽悠他们?”

        李毅瞪她道:“你以为我在忽悠他们吗?这些事情都是实打实的,是什么就是什么,我没有必要忽悠任何人。”

        司婧笑道:“不要这么凶嘛!我知道你最是怜香惜玉了。我还是猜测不出来,你会如何解释这个合同期限的问题?”

        李毅躺在后排座位上,说道:“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给他们解释。”对钱多道:“往方南县那边开,开慢一点,先到煤矸石制砖厂,再开到方南县南岭煤矿下面。交给你一个任务,把中间这段路程给我记下来,要准确到米,消耗的油量也给我算一下。待会我要用这些数据来告诉武进同志,我为什么要选择这里建厂,为什么要选择同南岭煤矿签这么长的合同。”

        钱多道:“明白。虽然有些难度,但我会尽量计算准确。”

        司婧眨着美丽的眼睛,笑道:“我明白了。”

        李毅笑道:“你明白没用,要武进同志明白才行。这个人现在是市委的钦差大臣,他的意见,可以说一言可以毁我临沂,一言可以褒我临沂。我不仅要他消除对我临沂的坏印象,还想利用他,把我们临沂的某些举措带回市里,借他之口,宣传我临沂。这比我自己去唱上一百遍赞歌还要管用。”

        司婧笑道:“李县长,既然你想利用他,刚才你还对他那么凶?”

        李毅道:“有些人生得贱,你不凶一点,他没有感觉。你非得拿鞭子抽他几下,他反而记得你的好了。”

        司婧眨着美丽的眸子,妩媚的笑道:“怎么这么S.M啊!”

        李毅头皮发麻,说道:“你这个同志,不纯洁,连S.M都知道啊!”

        钱多头了不回的问道:“S.M是个什么东西?”

        李毅道:“小孩子别问这么多,专心开你的车。”

        钱多道:“李县长,我的年龄可不比你小吧?什么词语这么神秘,连我都要瞒着?难不成是你们之间的秘密?”

        李毅彻底无语,自己要是跟司婧有这方面的秘密,那就……呃,太爽了。

        司婧早就笑撑了,捂住肚子说道:“太搞笑了。钱师傅,这个S.M,是虐恋的意思。”

        “虐恋?”钱多更加疑惑不懂了:“什么意思?恋爱不是美好的嘛?怎么成虐待了?”

        李毅道:“司婧,你别跟他解释,越解释越扯不清楚。

        司婧抿嘴而笑,果然不说这个词的意思了,只道:“点到即止,再说下去,就是少儿不宜了。其实,你能说出虐待两个字来,离这个词语的本义也差不离了。”

        钱多想了想,说道:“从字面意义来理解的话,是不是虐待恋人的意思?可是,为什么要虐待恋人?恋人不是用来爱的吗?”

        李毅道:“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专注开你的车,计算好路程和油量。到时报不出来,我叫你用你的双脚来丈量一遍。”

        司婧轻轻捅了捅李毅的腰,笑道:“他说的很对啊,理解得也很透彻啊。”

        李毅情不自禁去捉她的手,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

        司婧反问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李毅嘿嘿一笑:“听来的。”

        “我也是听来的。”司婧的手指在李毅的手心轻轻抠了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