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2章 车震出来的暧昧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2章 车震出来的暧昧

    作品:《官路弯弯

        车队进入东沟子乡在建公路后,车身明显颠簸得厉害,忽然一阵剧烈的震动,车子跟过山车似的摇晃。www.00ksw.org

        司婧微微呀了一声,整个人都倒向李毅怀里,情不自禁的伸手,往李毅身上扶去,无巧不成书,正好抓在李毅最敏感的部位。

        李毅怕她摔倒,伸手搂住她的腰,只觉那腰柔软纤细,盈盈一握。

        有些女孩子,胸部最怕痒,有些女孩子,腰部最敏感,而司婧偏偏是属于这一类的。而且,狼族中有一个传说,腰部敏感怕痒的女孩子,床笫之欢也最能令男人**蚀骨。

        李毅的手刚刚搭上她的腰,司婧便是全身一软,发出一声轻轻的嘤咛,媚眼如丝,勾人心魂的看向李毅。而那只手,在李毅下身上忽然紧了紧。

        李毅只觉血脉贲张,有一股难以自持的冲动。搂着她腰身的手往自己身上用力,司婧顺从的依偎的李毅怀里,将俏丽的脸蛋靠在李毅肩头,火烫的呼吸吹打在李毅脖子上,痒痒的却又不是那种皮肤上的感觉,而是发自内心的那种难以忍耐的痒痒。

        司婧的腰肢受了刺激,不安分的轻轻扭动,像水蛇在清辙荡漾的春溪里欢快的游动,曼妙多姿。

        李毅的手往下移去,抚摸过凹凸有致的小蛮腰,轻轻搭在她紧实的翘臀上,轻轻的摩挲,虽然隔着布料,却依然能清晰的感觉得到,她肌体富含惊人的弹性。跟小时候玩过的那种塑胶弹跳球一般,轻轻按下去,就能跳起来,超过人的头部,让人抬头仰望,目光中充满了惊喜。

        司婧的呼吸更加急促,微微有些意乱情迷,纤手放在李毅下体,离开一下,又压上去,又觉得害羞,再次拿开,如此反复数次,李毅那里已经不听使唤的一柱擎天。她感受到他的巨大,更是羞涩,身子动得更是欢快。

        嘎的一声,车子停住了。

        前排的钱多依旧面无表情,仿佛对后排的一切视若无睹。

        “怎么回事?”李毅问道。

        “李县长,到地头了。”钱多有些无奈的说道,耸耸肩膀,表示自己不是有意打扰他们。

        司婧离开李毅的怀抱,坐正了身子,伸手轻拂发际,有些羞涩的红了脸庞。

        李毅道:“我问你刚才怎么回事?车子颠得那么厉害,差点惊吓了司婧同志。”

        钱多道:“路上不知道谁放了一根木方,车子要蹍过去,自然就有些摇。”心想不正好成全你们两个咩?

        众人都陆续下车,出发之前,陈凯明建议,先别惊动东沟子乡的人,等到地头后,再突然把相关人员召集起来,这才能问出真正的实情来。众人也都同意他的这个提议。

        车子一溜儿排开在东沟子乡政府外面的大坪上,这边车子一进来,乡政府里马上有眼尖之人看到了,通知到了龚武和傅平顺等乡领导,不一会,整个乡政府里的人都相跟着迎了出来。

        龚武和傅平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十分惊慌,一路上一边小跑,一边交流着眼神,但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迷惑和不解。

        县里的领导全部到齐,这是自从去年跟方南县闹事之后的头一遭啊!

        龚武和傅平顺迎着众位领导,一一握手问候。

        两人跟李毅相握时,低声问道:“李县长,这是怎么回事?事先没有一点风声,忽然下来这么多人,我们中午饭都不好安排呢!”

        李毅淡淡地道:“不好安排就别安排。”

        傅平顺轻声问道:“李县长,什么大事啊,劳动大驾?”

        李毅道:“马上召集参加乡村公路和制砖厂建设的所有乡亲们,两个项目的负责人也必须到场,赶快!”

        龚武和傅平顺这才看到市联合督查小组的同志又跟了下来,听了李毅的话,暗叫不妙,只怕这些家伙真查出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来坑人了!

        他们不敢怠慢,分头行事,去通知人员前来。

        乡党政办的同志们请领导们到会议室就坐奉茶。因为下来的人太多,小小的会议室里坐不下,除开县委常委和市里的同志外,其它人自觉的没有入座。乡党委们马上请这些同志到旁边的办公室里奉茶。

        一杯茶堪堪喝完,不一时,龚武进来报告,说相关人员已经悉数到场,全部在外面坪地里等着。

        陈凯明点点头,率先往外面走。众人鱼贯跟上去,来到外面。

        乡亲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聚集在乡政府的大坪里,议论纷纷,听到有人说:“开什么会啰,连活都给耽搁了!”

        很多人难得休息一下,或蹲或坐在水泥坪上,吸着自制的卷烟。

        陈凯明大声道:“乡亲们,今天叫大家过来,是有些事情,想当面向大家求证一下。请大家配合我们县委的工作,都站好啰!”

        农民们并不给他这个县委书记面子,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或站或坐或蹲,都拿眼睛瞪着陈凯明看。

        这情形就跟一个人戏台上在卖力的表演,台下的观众却是死活不肯配合,没有掌声,也没有喝彩,更别说互动了。

        陈凯明的热情劲儿一下就没了,有些意兴阑珊,示意李毅,叫李毅来主持会议。

        李毅点点头,上前半步,大声说道:“乡亲们啊,今天辛苦大家跑这一趟,实在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大家不要急,磨刀不误砍柴工嘛!这个简短的会议,耽搁不了大伙多少时间。”

        乡亲们看到李毅,都笑道:“李县长,是你要开会啊?你有事尽管说吧,我们都听着,便是开上三天三夜,我们也自备干粮来听你演讲!”

        李毅呵呵笑道:“多谢乡亲们的盛情啊!春耕工作都完成了吧?”

        大伙都很自觉的站好了,围在李毅身边,露出质朴的笑脸,七嘴八舌的回答李毅的问话。有人说春耕都完成了,有人说生态种养有些难题,还要请教李县长,有人说现在这个季节种大棚效果明不明显?

        李毅耐着性子,一一给他们做着解答。这样花了小半个时辰,等得那些县委领导个个不耐烦起来,一个个侧目而视,看着李毅跟乡亲们这种亲密无间的互动。

        陈凯明摸着脑袋,无奈的想道,自己跟李毅还是有差距啊,坐在办公室里,大家都不知道,还以为我陈凯明是临沂县委的一把手,事实上,得民心者得天下,这话自古皆然,李毅虽然不是名义上的一把手,但这种得民心的程度,便是一把手也自叹弗如啊!

        郑春山等人看到李毅这等亲民行为,则撇了撇嘴,不屑的冷笑数声。心想这种亲民的鬼把戏,是个当官的都会玩!现在这里一没记者,二没电视台,你玩得这般欢快做什么呢?演给谁看呢?

        殊不知,李毅的亲民,已经成了一种工作和生活习性,不用表演给谁看。

        或者可以这么说,人在做,天在看!民心更在看!农民是很朴素,也是很实在的。谁能给他们带来实惠和好处,他们就认谁。谁真心的对待他们,他们也还还以更大的真心实意。

        这群看客中,有一个人的感受不同寻常,那就是田新勇同志。

        当他看到李毅亲切自如的跟乡亲们探讨农活时,自己仿佛之间又回到了在高山村的那段日子。那时的自己,没有名利的牵绊,没有**的侵蚀,那时的自己,还很热血,很有激情,那时的自己,满心满眼想着的都是跟着李毅,把大棚和生态混合种养搞起来,让一方百姓走上致富路。

        而今一年多时间过去,回首看看,自己已经变了,变得连自己都觉得陌生了!

        他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跑上前,跟李毅说说话,重温那段不眠不休也要解决生态混合种养难题的日子。

        他迈了迈步子,但终究还是没能走过去。

        李毅一一解答了众人的问题,这才笑着说道:“乡亲们啊,今天请大家来,是有要紧事情,想请问大家。”

        司婧留意到,陈凯明等人跟乡亲们谈话,用的是“叫”“喊”这些字词,而李毅则是用“请”,一字之差,天渊之别,代表了乡亲们在这些领导心目的地位和分量完全不同。

        乡亲们道:“李县长,你甭跟我们客气啊。有什么事,你发个通知就行,我们一定照办!哪能辛苦你大老远的跑下来呢,你工作也忙,管得事情多,不像我们,除了修修地球,也就没球事了!”

        “哈哈!”同志们都笑了。

        孙正阳扯了扯嘴角,心想李毅真的就这么得民心嘛?他才来临沂多久?他为什么这么快就能跟农民们打成一片?他用了什么方法?为什么我在临沂兢兢业业工作了数年之久,也没有赢得这些人的好感?只怕这些人里头,有多半人根本就不认识我是何方神圣吧?

        一念及些,孙正阳顿时感到巨大的危机。

        李毅呵呵笑道:“诸位父老乡亲,我先请问大家,你们有没有参加乡里公路的修建和煤矸石制砖厂的建筑?有参加劳动的同志,请你举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