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46章 见招拆招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46章 见招拆招

    作品:《官路弯弯

        会议室的门打开来,县委办的同志请进来五个人。www.00ksw.org

        李毅看到其中一个人,眼光猛然犀利了一下。

        那个人顾盼间看到李毅在场,也明显顿了顿,随即低下头去。

        陈凯明起身相迎,跟领头的人握手,请他们入座,介绍道:“同志们,这位是市委督查室的武进同志,本次督查小组的组长。武进同志,请你向咱们临沂县领导介绍一下相关情况吧。”

        武进是市委督查室的副主任,是一个短小精悍的中年男人,虽然个子不高,但整个人看不去很精神,平头方耳,挺有官威。

        武进说道:“日前,市委督查室、市政府督查室根据市委、市政府领导提出的要求,对临沂县当前重点工程存在的问题特别是东沟子乡村级公路和煤矸石制砖厂项目推进中的突出问题进行梳理和交办。这次重要事项交办共有两件,交办单中对交办事项、责任单位、配合单位、完成时限、督查要求等都作了明确的要求。本次交办事项将严格按照‘问责制、销号制、评判制’要求,进行问责、销号、评判。市效能办、市委督查室、市政府督查室和重点办开展联合督查,并且已经于昨日21时结束。”

        李毅微微一讶,没有想到啊,居然下来了一个联合督查小组!这动静整得有些大啊!怎么县里事先没有得到一丝风声?就算薛雪不知情,来不及通知我,但葛贺民跟我关系也不错,这么大的行动,他不可能不知情吧?怎么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

        司婧和龚武等人,只知道来了一个调查组,但是这个调查组是什么性质的,具体检查哪些事项,他们并不清楚。这次的联合调查,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又是选择李毅不县里的这两天发难,其用意和目的不言而喻。

        李毅心念电转,事到如今,也只能见招拆招了,且听他们怎么说吧!

        武进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联合督查小组已经将督办结果告知陈凯明同志。应陈凯明同志要求,我谨代表市联合督查小组,向参加临沂县委常委扩大会议的各位同志做一个说明。”

        李毅看了陈凯明一眼,心想什么样的结果,陈凯明居然不能亲自说出来,还要请武进等人亲自前来说明?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这显然是有预谋的,今天这个县委专题会议,学习文件是幌子,这后面的才是重头戏啊!

        武进翻出一些文件来,一边翻那些文件,一边说道:“我先通报一下对东沟子乡公路工程的调查结果。本次乡村公路改造工程,临沂县投入资金200万,村民自筹资金,前后总共有285万,工程总投入485万,我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当地村民都是免费修路,义务劳动……”

        “慢着!”李毅皱皱眉头,打断武进的话,说道:“武进同志,我有一个疑问,据我所知,当初承包合同规定,所有参与修路的村民,必须是有偿劳动。这个问题,我也跟东沟子乡的龚武同志确认过,不可能是义务劳动。”

        武进有些不悦,说道:“我们的调查报告,都是经过实地取证的,不可能存在错误!”

        李毅道:“武进同志,我没有怀疑督查小组工作能力的意思。我只是想问问,你们是不是听信了某些人的片面之词?毕竟你们下来的时日尚短,对具体的情况可能了解得不是很清楚。”

        武进道:“我们这次行动,是突击检查,事先没有通知贵县相关单位,就连市里的某些领导也并不知情,难道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人弄虚作假吗?”

        李毅道:“那可就奇怪了,公路的承包合同,我这里就有一份复印件存档,上面白纸黑字写得分明,怎么可能有假呢?”

        武进冷笑道:“白纸黑字?那是写给领导看的,忽悠的也正是你这种自以为是,对着文件唱大戏的主角!我们的数据和证据,全都是实地考察得来的,时间虽然短,但我们求的就是一个突击效果,这样得来的东西才真实可信。”

        李毅平白无故的被这个家伙抢白了一顿,微微有些恼火,说道:“武进同志,我现在是在跟你讨论问题,你不要这么武断好不好?”

        “我武断?还是你武断?”武进道:“我们五个人一同做的调查,又不是我一个人在这里毫无事实根据的胡说八道!”他的意思就是说,你这个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

        李毅道:“武进同志,我并不是说你在胡说八道,而是想提醒你,有些时候,你亲眼看到的,亲耳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尤其是这种政府部门的检查工作,你们这般走马观花似的走了一个过场,就想看到真相?我知道武进同志下来检查工作,辛苦了两天时间,做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目的肯定是为了咱们临沂县更好的推进这些重要工程,可是,如果被有心人利用起来,歪曲了事实,那就有违初衷了。”

        武进道:“谁说真话,谁说假话,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督查工作,自然分得清。”

        李毅道:“我以前在省政府工作时,也做过督办工作,对这里面的弯弯绕,多少懂一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觉得做督办工作的同志,更应该懂得大胆设想,小心求证这八个字的真谛,你们做出来的报告,是要给市委领导看的,而市委领导没有时间一一前去印证这报告的真实性,他们会选择无条件的信任你们的书面汇报。因此,我请求市联合督查小组的同志们,对咱们临沂县的重点工程,进行更加详细的调查取证,力求督办报告的公平公正。”

        武进虎着脸道:“你是哪位?有什么资格质疑我们的报告?”

        李毅淡淡地道:“在下李毅,正好是你们督办工程的总设计师和总负责人!”

        武进明显愣了一下,这才正眼打量了李毅两眼,说道:“你就是李毅?很年轻嘛!这么年轻就当了副处级领导干部,难怪你如此嚣张了!”心想自己比他大了整整一轮,但级别却是一样的!很令人郁闷,也让人心生嫉妒。

        不料,却听得李毅淡然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兼着临沂县省级经开区的党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行政级别早就调整到正处级了。”

        武进皱紧眉头,盯着李毅看了两眼,说道:“李毅同志,我首先要声明的是,我们展开这次行动,并没有针对任何个人的意思。这次的检查工作,我们是在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人的授意下进行的。我们的调查结果也绝对是公平和公正的。”

        李毅道:“我相信武进同志的话,也相信你们下来的目的和用意是极好的。但是,你刚才的报告中提到,所有参加劳动的农民,全部是义务劳动,这一点我不敢苟同。因为我也曾经到实地询问过农民,他们参加修路劳动,是有报酬的。”

        武进很笃定地说道:“绝对没有!我们调查结果显示,所有的农民工都没有得到一分钱的报酬!而施工承包合同上面,明明写着有偿劳动,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些工资款,被某些人贪污了?”

        一个是义务,一个是有偿,虽只一词之差,但结果却是天地之别!

        修路是一项需要耗费大量劳力的巨大工程,尤其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量更是繁重,需要的工人数量也就更多,这么多的人,开出来的工资数目也就极为可观。

        如果是义务劳动,那这么多的工资,绝对是被人贪没了!

        武进等人正是查到了合同跟调查结果的不同,所以才抓住了这一点大做文章。

        就算是有人在工程中做了手脚,贪污了公款,督查小组的同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是查不出来实质证据的。因此他们走了一条捷径,通过调查民工工资的方式,打开这个缺口,从而反证有人犯了贪污罪,然后再进行后续清查行动!

        而且,只要一旦有证据证实这两个重大工程出了问题,他们回去上报给市委,立马就可以责令市纪委立案侦查,那么,相关人员都有可能受到牵涉!因为纪委办案,讲究的是一个有罪推断,不管你犯没犯罪,只要纪委觉得你有问题,就可以先行调查,甚至双规!

        因此,纪委也就成了一把政治斗争的利剑,谁能掌握住纪委这把利剑,要对付并不强大的对手,只要祭出这把利剑,肯定通杀!

        一个干部同志,只要被纪委请去喝过几次茶,没问题也会被整有出问题来。就好像一个正常人,老是被警察请去逛局子,他身边那些并不很熟的人会怎么看他?还敢跟他正常来往吗?

        陈凯明这时发话了:“李毅同志,你有疑问请稍候再问,先请武进同志把话说完。武进同志,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