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36章 斯文面具禽兽本质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36章 斯文面具禽兽本质

    作品:《官路弯弯

        郭小玲的注意力也被拉了过去,起身张望,说道:“李毅,快过去看看,好像出事了。www.00ksw.org”

        李毅道:“好像是周子琪跟人吵起来了。”

        两人快步过去,散开在江边玩耍和烧烤的同学们也都跑了过去。

        周子琪正跟几个二三十岁的成年男人理论,对方的气势很嚣张,马建华等人则在旁边义愤填膺,不时的帮周子琪说上几句话。

        李毅听了一会,明白过来,原来,这几个男子,是附近烧烤摊位的员工,见到有人在江边搞烧烤,就过来驱赶,说这片地方,都是他们承包了的,想要在这里搞烧烤,必须征得他们的同意。

        马建华跟他们交涉,问他们所谓征得同意是什么意思时,男子明确告知马建华,说要缴纳100元每小时的场地使用费,人多的话,可以给个优惠,也就是按人头来算,10块钱一个人,二十四小时内可以尽情玩,不限时间。

        马建华不同意他们的要求,说这个桔子岛,从来就是免费开放的,以前在南方大学读书时,经常到这里来游玩烧烤,怎么从来不见有人收费?现在我们同学聚会,再回到这里来怀旧,你们怎么就要收费了?

        那几个男人态度很恶劣,一再表示,要么交钱,要么走人。还威胁说,如果再不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无法保证。

        周子琪听到后,就过来帮忙理论,她毕竟是政府部门的人,一开口就质问那些男子,问他们是哪个部门的人,是不是桔子岛公园管理处的?

        那些男子哪里是什么公园管理处的啊,只不过是帮私人老板打工的,这次前来要钱,等于是打秋风的性质。这些人在这一带厮混久了,什么人没见过,也不怕周子琪,直接回答说不是又怎么样?叫你交钱你就必须交钱,不交钱就滚蛋!

        周子琪大怒,问他们有什么权利赶人?这里是杜鹃市政府管辖的地盘,所有市民都可以前来休闲娱乐,市政府都不收钱,你们好大的胆子,敢拦路抢劫吗?

        那几个男子说,这片地方,是他们老板承包了,专门用来烧烤用的,所有来这里烧烤的人,都必须缴纳一定的场地使用费。

        李毅心想,这真是无理取闹,拦路打劫了!

        这时,几个零散游客,也围了过来,一听是这事,就说道:“三年前还不用收费的,就是这几年搞起来的,搞得这个桔子岛,跟他们私人家的土地似的,我们上次来这里烧烤玩,也交了200块钱呢!”

        几个男子就得意的对马建华和周子琪道:“你们听到没有?每个人都是必须交钱的!我们老板承包了这一片,不管是在这里烧烤,还是钓鱼,都必须交纳场地使用费。这个规矩,已经执行三年了,不可能对你们例外,也绝对不是针对你们。”

        刘明明帮着周子琪道:“喂,你们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谁?我的钱,你们也敢收?”

        一个带头的花衬衫男子打量了刘明明几眼,摇头讥讽道:“小满哥,恕我眼拙,认不出你是哪路神仙!不管你是谁,只要来到这里,使用了我们的场地,就要交钱。这是死规矩。”

        刘明明生气道:“我告诉你,我爸爸是市政府办公厅的副主任刘易阳!别说你们这些小小的承包商,便是这个桔子岛公园管理处的领导,见了我爸,也得毕恭毕敬的!”

        花衬衫一脸的不以为然,哈哈大笑道:“哟,看不出来,还是一个公子哥。呵呵,可惜的是,我们并不认识你那个威风八面的老爸啊!所以,他的面子,我们就可以不卖。今天,漫说是你,便是你爸爸亲自来了,也得入乡随俗,缴纳这个场地使用费。总之一句话,我们也是花了钱承包下来的,不可能免费给你们使用。”

        刘明明见他们言谈之间,完全不把自己和老爸放在眼里,顿时大怒,公子哥脾气上来了,说要打电话去告这些人。

        花衬衫无所谓的摊开双手,说道:“你想告只管去告,告完之后,我们还是要收费的。这是规矩!”

        郭小玲是本次聚会的总负责人,站出来说道:“喂,你们就算承包了一些土地,也不可能把这么大的江边全部承包了吧?看看你们的烧烤城,还在那边很远的地方呢,离这里差着几里地,你们怎么着也管不到这边吧?”

        “小妞,挺火辣的身材啊!”花衬衫摸了一把下巴,有些下流地眼神打量着郭小玲,说道:“只要你肯陪哥哥到舞厅里跳两支曲子,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你们一马!怎么样?这买卖划算吧?”

        “休想!我可告诉你,这个钱我们是一分都不会出,而且,这个事情我会进行持续的关注!”郭小玲拿出记者的派头来,说道:“我是南方晚报的记者,我怀疑你们非法收取游客费用,我会把这个问题如实反应给相关部门,叫他们严厉查处!”

        花衬衫细长的眉毛猛然收缩,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些人,虽然个个都很年轻,但显然已经不是学生了,还有一个是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的儿子,一个是南方晚报的记者!不管他们说的有几分可信,但是这气势就有些骇人。

        但他们也不是一天两天在这里收这个钱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识过?说道:“记者怎么了?记者就有特权了?记者到别人那里消费就可以免费了?我们这是正规收费,还怕你报道?你报道了我们也不怕,该收的钱,老子照收不误!就算告上法院,我们也有理有据,不怕你们记者拿笔杆子压人,更不怕你们拿权势来打击报复。”

        嗬,这家伙歪理能扯出一箩筐来啊!这么说,还是他们有理了,现在倒成了郭小玲拿记者身份逃避应该缴纳的费用了。

        刘明明早就被气得七窍冒烟,嚷嚷着要打电话告他们。

        郭小玲冷笑道:“你们再怎么牙尖嘴利,这个钱我们都是不交的。我们并不是没有钱,只是不该交的钱,我们一分钱都不会出!除非,你们能拿出收款依据,还要开出正规的发票!只要你们能做到这两点,该交多少钱,我们一分不少的交给你!”

        花衬衫歪了歪嘴,显然无法回复郭小玲的问题。半晌,揭下斯文的面具,露出禽兽的本质,恶狠狠地说道:“你们不交钱,就滚蛋,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刘明明跳起来,指着花衬衫道:“小子,我怕你呢?你当我是被吓唬长大的?我告诉你,今天我们一不走人,二不交钱,三嘛,还要整你丫的玩玩!”

        李毅本想站出来说几句,但此刻的情况,已经完全失控了,就算他站出来,也无非是说那些不痛不痒的调解话,但是这个情况下,调解是不可能的了。心想这几个男子好不嚣张啊,连市政府办公厅的副主任都不放在眼里,连南方晚报的记者都敢公开得罪,看来,这几个人背后的老板,不是一般的商人!

        花衬衫不惧不畏,面对这么多人围堵,丝毫不输胆色,用食指对着刘明明点了点,说道:“小子,我就在这里等着你,我看你怎么玩我?你要是玩不死我,我就必定玩死你!”

        刘明明也是受不得激的人,何况,他这个人极其要面子,刚才在借车那一局,输给了李毅,他本就有些愤愤然,此刻心想,不过是几个小混混,想趁机捞几个钱罢了,凭我在杜鹃市的人脉和关系,还治不住这几个小子?又想这是挽回自己在周子琪心目中地位的最好机会,当然不想错过,当即说道:“有种!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今天我不把你们那个什么烧烤城整得开不下去,我就不姓刘!”

        周子琪在旁边说道:“巨蟹烧烤城!”

        刘明明道:“对,巨蟹烧烤城,我今天就要把这巨蟹给清蒸了!”

        花衬衫冷哼道:“吹吧,小满哥,我就看你有多大的能耐,能吃得下这只巨蟹!别怪我没有警告你哟,要是被巨蟹反过来咬了手,那可是很痛的。”

        刘明明四下一瞧,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卖部,那里有公用电话,当即跑了过去。他明知道李毅有手机,但就是不愿意借他的。

        李毅似乎也明白他的心思,嘿嘿一笑,心想这刘明明虽然有些纨绔作风,但也傲气得可以!

        刘明明走到公用电话亭,直接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把自己在这边的遭遇说了一遍,当然有些添油加醋,把对方如何辱骂刘易阳的话也说了出来,说他们完全不把市政府办公厅的副主任放在眼里,还说就算是刘副主任亲自在场,他们也要照收场地使用费。

        又着重说自己今天是陪周子琪出来的,这个人丢不起啊!

        刘明明追周子琪,是老爸刘易阳点头同意并且力主支持的。因为周子琪的父亲,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副处长周济民。听说省委干部一处处长万恒同志马上就要外放,周济民很有可能接替处长一职。

        刘易阳在电话那头听了儿子的诉说,果然有些盛怒,当即表示,一定会找有关部门,严肃处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