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9章 男友和闺友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9章 男友和闺友

    作品:《官路弯弯

        这天晚上,李毅来到省城,进了家门,看到何静殊坐在沙发上磕瓜子看电视。www.00ksw.org

        她穿着一套米黄色的睡衣,头发湿松,看样子是刚刚洗过澡。

        何静殊见到他进来,穿起拖鞋,一言不发,就往客房里走。

        李毅喊道:“站住!”

        何静殊扭头看着他:“你叫我咩?”

        李毅笑道:“这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是在走动的吧?”

        何静殊道:“有事情?”

        李毅笑道:“想跟你说说话。”

        何静殊道:“小玲正在洗澡,你等她出来吧!”

        李毅指了指沙发,走过去在沙发中间坐下,说道:“来,坐下来,何记者,我就想找你聊聊天。”

        何静殊轻轻的走过来,在侧沙发上坐下,问道:“李毅同志,有何见教?”

        李毅问道:“你为什么见了我就跑?我是猫,你是鼠吗?”

        何静殊道:“不是。”心想这家伙好坏,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偏偏还明知故问,想挑起我的记忆,主动说出来,好羞辱我吗?

        李毅道:“嗯,我想跟你聊聊小玲的事情。”

        何静殊道:“小玲的事情?你怎么不找她去聊?”

        李毅道:“有些事情,旁观者清嘛!”

        何静殊道:“你想了解小玲什么事情?”随即笑道:“是不是想知道有没有男人追求他?有!有好几个!”

        李毅道:“是不是有个叫谢锦鸿的富商公子,还有一个是小玲的男同事?”

        何静殊讶道:“你什么都知道啊?呵呵,你这么淡定,难道就不吃醋?”

        李毅笑道:“为什么要吃醋啊?有人喜欢她是好事情嘛,如果她去喜欢别的男人了,我才该吃醋呢!我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因此我就不怕她会变心。其实呢,一个女人只要不变心,她就会一心一意的对待你,可是,如果她变了心,那你再苦求也是没有用的。好马不吃回头草,我觉得这句话对女人更适用。女人绝情起来,比男人更胜百倍,要不怎么说最毒妇人心呢?”

        何静殊点头道:“开明!知礼!”

        李毅哈哈笑道:“何记者,我想问的不是这方面的事情。我想问问你,小玲在晚报,工作情况怎么样?”

        何静殊笑道:“这个,不好说啊,工作上的事情,还不就那样呗!”

        她拿起茶几上的一把牛角梳,慢慢梳理着头发。

        李毅道:“你怎么不吹干头发?”

        何静殊道:“吹风机坏了。而且吹得太多了,头发很枯,像丛树林似的。”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我想知道小玲在晚报里,工作得愉不愉快啊,顺不顺利啊!我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比较短,每次都是周末来,看不到她工作时的状态。你是她的同事,又是她的闺蜜,应该比较了解吧?”

        何静殊道:“嗯,还算可以吧。我们报社,不比政府部门,要想升级别,当然没有那么快。有些老记者,做了几十年的记者了,也只是获得一个高级记者或者资深记者的头衔,待遇方面,也就是工资上加了几十块钱罢了。你如果想让小玲有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像你一般坐着火箭的速度升职的话,最好帮她调动一下工作单位,到政府部门或者事业部门过渡一下,都要好过在报社混资历。”

        李毅听得很认真,频频点头,说道:“我也有这个想法,但是小玲不会同意啊。你知道她的人生理想和目标是什么吗?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了了,偶像一般都是刘天王或者张天王吧?可是她不同,她对这些明星完全无爱,她的偶像是意大利的著名女记者奥里亚娜?法拉奇!”

        何静殊笑道:“我的偶像也是她啊!奥里亚娜?法拉奇,1950年任《晚邮报》驻外记者,1967年开始任《欧洲人》周刊战地记者,采访过越南战争、印巴战争、中东战争和南非动乱。1980年8月来我国采访过南巡首长。两次获圣?文森特新闻奖,一次获班卡瑞拉畅销书作者奖。出版过数本小说,她的《风云人物采访记》是我最喜欢看的书之一。法拉奇被誉为‘世界第一女记者’和‘文化奇迹’。这些荣誉,是我人生的追求目标呢!”

        李毅听着她珠玉落盘似的,一口气说出奥里亚娜?法拉奇的简介,啧啧赞叹两声,错愕的道:“难怪你们能成为这么好的朋友,原来共同爱好是如此之近!”

        何静殊笑道:“所以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话呢,如果你想让小玲成为像你一样的高官显贵,自然要调动她到行政部门去任职,如果你只想让她发挥自己的长处,守着自己的爱好,任由她在记者这一行业发展的话,就不要管她,顶多给予她相应的支持便足够了。”

        李毅点头道:“你跟她是同事,我想问你一句真话,以你的专业眼光来看,小玲适合做一个职业记者吗?”

        何静殊道:“适合。小玲有种不畏强权的职业勇气,而且,她现在的采访技术和提问技巧,也日臻成熟,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她也能像法拉奇一样,去采访那些世界上的政要人物和风云人物了。”

        李毅道:“你们当记者的,是不是都特别想去采访动乱的地方?比如说中东地方的局势,南非的冲突问题,还有世界各国的政要和商界的风云人物?”

        何静殊笑道:“这是肯定的啊,哪个歌星不希望自己的歌声能飘遍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哪个记者不希望自己的足迹能走进每个国家的最高会客厅?这不仅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被世界认同的成就感。就跟一个画家的画作,能挂到人民大会堂会客厅里一样,我们记者如果能走进那些神秘的,代表着权力和政治的中心枢纽,采访那些能左右世界格局的风云人物,那绝对是一项无上的荣耀!”

        李毅道:“我相信,只要你们努力,就会有那一天的!既然你觉得小玲适合在报社发展,那我就尊重她的决定吧。另外,你认为在晚报的发展好一些呢,还是到日报去更好?”

        何静殊道:“如果是一般记者,肯定会觉得日报好,因为日报是省委的喉舌,是省委宣传部门重点关注的对象,在那里工作,接触到的领层人物的层次,采访到的新闻材料,能出席的会议,都比我们晚报要高。”

        李毅笑道:“你这么说,是不是表示你不是一般的记者?那么,你这个不一般的记者,又有什么非凡的见地呢?”

        何静殊俏笑道:“我个人以为吧,当晚报的记者,自由度更高,采访的自主权也更大。在日报里,能采访什么,不能采访什么,能登什么,不能登什么,管得特别严。但在我们晚报,相对来说,就要宽松得多,这段时间,我们晚报连续报道了很多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情,有些问题已经涉及到了政治敏感的边缘。这些事情,其实日报也有记者去采访过,他们写出来的文章,比我们写出来的更好,可是,他们的文章却不能见报!”

        李毅哦了一声:“你们晚报对事件关注的广度和深度更加宽泛和深入,这样也就更能体现一个记者的社会良知和职业勇气!对吗?”

        何静殊笑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日报更适合那些想往官场发展的人。晚报适合我们这些有激情需要燃烧的热血青年!”

        “聊什么呢?连燃烧的激情都说出来了?”郭小玲围着一条浴巾就走了出来,光洁的小腿泛着莹白的光芒,深深的乳沟,吸引人的目光往里面寻幽探秘。

        何静殊听了这话,笑道:“小玲,我跟李毅在探讨记者这门学问呢!你穿这个样子出来,不怕走光啊?”

        郭小玲走到李毅面前,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笑道:“一个是我男友,一个是我闺友,我怕什么走光呢?是他没见过还是你没见过?呵呵,便你的,他也见过了,喔,不止见过了,还摸过了!”

        何静殊起身道:“不跟你们扯淡了,我回房间去。”

        郭小玲道:“你不看电视了?这个电视剧你不是每晚都追着看的吗?”

        何静殊道:“看着你们两个这般亲热,我会受不了的!”

        郭小玲道:“受不了就一起上呗,呵呵,只要你放得开,我是无所谓的哦!”

        何静殊做了下个抓狂的表情,大踏步的走向客房。

        郭小玲捏住李毅的下巴,似笑非笑的说道:“都走进房里了,还有追着看!刚才跟她聊什么呢?她不是见了你就躲的吗?今天怎么聊得这么投缘了?”

        李毅心想,郭小玲心里明明有些醋意,却故意表现得这般开朗大方。对付她的这种小心眼,李毅一贯的策略就是转移她的注意力。拉她坐在自己腿上面,两只手攀上了她高耸的双峰,没有穿乳罩的双峰,在睡浴巾里饱满坚挺,呼之欲出。

        李毅的手轻轻一扯,把那块粉红的浴巾扯开来,郭小玲整个玲珑浮凸的曼妙身体,就呈现在李毅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