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8章 贴面礼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8章 贴面礼

    作品:《官路弯弯

        阿酷的女朋友被当官的搞了?难怪这家伙如些痛恨那些风流官员!

        李毅道:“还有这等事情?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凭阿酷的身手,难道就没有找那个当官的去报仇?”

        梁雄道:“你知道什么!你以为是你们这种县城里的小官吏呢?人家是省城里的大官,出入都有特警护卫!酷哥再厉害,能跟人家当大官的去顶?”

        李毅暗暗吃惊,出入能配备警卫员的省城大官?那得是什么级别?现任省领导中,谁会把阿酷的女人抢走呢?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喂,你能不能开快点?”梁雄喊道。www.00ksw.org

        李毅笑道:“要快还不容易嘛!”出了村公路,上了县级公路之后,李毅油门一踩,那车子就跟打了屁股的骏马一般,往前飞奔。

        “前面就是西州地界,是不是到这里就可以了?大哥,我还是挺听话的吧?”李毅呵呵笑道。

        “不行,西州我有些怵!你送我到莲州那边去!”

        “为什么怵?你在那里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了吗?”

        “关你什么事,少啰嗦,快!”

        “好,大哥想去哪里,我就送你到哪里!”李毅脚底油门却是一踩到底!

        “突!”车子跟追杀猎物的豹子一般,凶猛的一声吼,向前开去。

        “喂!慢点!”梁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李毅一个急刹车,硬生生的将急速前进中的车子踩停了!

        嘭的一声,梁雄整个人从后座上翻滚过来,跌入前排的空隙当中,手中刀坠落到座椅底下去了。

        李毅飞快的解快安全带,一掌劈在梁雄的颈部!

        “啊!”梁雄在碰撞中受了伤,一时之间动弹不得。任由李毅连着打了十几下。

        “你做什么!”梁雄大着舌头说。

        李毅嘿嘿笑道:“不好意思啊,大哥,踩错脚了,刹车当油门,油门当刹车给踩了!”掏出手机,拨通了县公安局的电话,叫他们到西州边界来抓人。

        孙薇开着车子,一直尾随在后面,见到前面李毅的车子停了,朱枫急道:“出事了,肯定出事了!”

        孙薇瞪眼道:“你能不能说点吉利话?”

        朱枫道:“我也想吉利啊,可是,这个情况分明很那个嘛!”

        孙薇伸手拧了一把他大腿:“李毅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休想我嫁给你!”

        朱枫道:“我们结婚,跟李毅有什么关系嘛!”

        车后座坐了三个东沟子乡的派出所民警,其中之一说道:“先下去看看李县长吧!”

        几个人下了车,快步跑到李毅的车前,只见李毅正悠闲的吸着香烟,而那个梁雄则跟死猪一般,横倒在车子里面。

        孙薇惊喜地问道:“李毅,你没事?”

        李毅开门下车,笑道:“我像有事的人吗?”

        孙薇一把抱住李毅,在他脸上吧嗒一声,亲了一口,兴奋地道:“太好了!李毅,谢谢你!”

        朱枫看得两眼都直了,嚷道:“喂,你都没有亲过我呢!怎么就亲李毅了?李毅,放马过来,我要跟你拼命!”

        李毅摸着下巴,说道:“我很无辜啊!”

        孙薇瞪朱枫一眼:“喂,不许吃醋,不许生气!你要是这么小家子气,就趁早打退堂鼓吧!”

        李毅笑道:“对啊,这叫友谊之吻,跟外国友人的贴面礼一样。”

        朱枫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道:“我也就是说个笑话,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李毅,你真是高明啊,怎么抓住那小子的?”

        东沟子乡派出所的民警把梁雄押下车子,拿出手铐给铐了。

        临沂县的警车很快就到了,李毅对带队的警官说道:“好好审一审,这个家伙在西州犯了什么大案子,一并要挖出来!”

        梁雄叫道:“什么?原来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西州犯的案?你忽悠我?你这个大骗子,还说是什么大县长,还说从不撒谎骗人!你分明就是一个大骗子!”

        李毅笑道:“兵不厌诈!梁雄,我有两件事是真的没有骗你。一件事情是,阿酷真的送过礼物给我,不过,这礼物不是什么好玩意。另外,坦白从宽,拒绝从严,我会告诉县里的公安同志,只要你交待得好,就算你是自首,从轻处理!”

        梁雄耷拉着脑袋,被押走了。

        一场闹剧,有惊无险的渡过。

        只有朱枫扭着头,很不高兴。

        孙薇忽然凑过去,在他嘴唇上轻轻一点,笑道:“好了吗?爱吃醋的小器鬼!”

        朱枫的脸色马上转阴为晴,呵呵笑了。

        东沟子乡这次村民闹事,本就是由梁雄挑起来的,现在梁雄已经伏法,其它人自然就散了,这场事故也就闹腾完毕。东沟子乡的四级公路继续往下修。煤矸石制砖厂的筹备工作也在紧张的进行之中。

        郑春山这个从悲剧转向喜剧的悲催人物,一直躺在医院养伤。

        他的夫人在得到官方解释后,也就原谅了他,又跑到医院的病房里来照顾他。

        她也看透了,转过念头一想,郑春山现在成了这副模样,未必没有好处啊,天天看着两个美丽如天仙的护士,却只能看不能吃,这种情景,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和讥讽吗?可以说,从今而后,这个老公,就是她自己一个人的老公了!

        西州电视台的采访组很快就下来了,对英勇的郑书记进行了专题采访。

        跟商量好了似的,这天,所有的常委们没有一个人到场,只派了县委办和县府办的几个同志负责接待和安排。

        沈歆瑶采访完毕后,找到李毅,问道:“你们县里的领导一个个都很高风亮节嘛,这么好的出风头的机会,都不肯露脸,要不,给你拍一段?”

        李毅连忙摆手道:“千万别!沈小姐,这个事情吧,我奉劝你一句,能不播,千万别播!”

        沈歆瑶讶道:“怎么了?这么好的典型人物,正是需要大力宣传呢。”

        李毅笑道:“你听我的,准没错。非得要播,这个节目你最后回避一下。其实,我本来还想打电话告诉你,叫你别下来,别接这个活的。可是转眼一想,你要是不下来,我到哪里去欣赏这么票亮的美女呢?就忍住了没给你打电话。”

        沈歆瑶俏脸微红,说道:“李县长,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说道?能跟我说说吗?”

        李毅摇摇头:“我不能说啊!不过,你多少也听到过一些传言吧?”

        沈歆瑶道:“我在西州呢,能听到你们临沂的什么传言呢!你不说算了,我去找孙薇问问。”

        李毅笑道:“也好,你看她告不告诉你吧!”心想孙薇只怕也不太清楚这其中的关节吧?

        李毅正式接大学时班长郭小玲同学的电话通知,周六在省城召开同学聚会,请李毅同学勿必到场一聚。

        李毅叹道:“小玲啊,你怎么这么晚才通知我呢?今天都星期五了!明天就是聚会日了!我要是万一被事情拖累,抽不开身,那这么重要的聚会,我岂不就要错过了?”

        郭小玲笑道:“我们同学聚会筹备小组有个规定,通知同学,要按照职务级别的高低来进行排序通知,级别越高,通知的时间就越晚。谁叫你级别这么高呢!没办法,只能是最后一个通知你啰!”

        李毅道:“小玲,你们还成立了一个筹备小组哟?不错,可是,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领导级别高,那就更加需要时间来安排空档,应该最先通知嘛!”

        郭小玲道:“我们这个同学聚会,所有的同学都必须要参加!级别低的呢,需要提前准备时间,金钱,你们这些当大官的,车子是现成的,钱也不缺,随时通知一声,你马上就能赶过来,是不是这个理?”

        李毅不得不承认,她的这种说法很有道理啊!

        “在哪里聚会啊?”李毅问了一句。

        郭小玲笑道:“考虑到很多同志家庭条件并不宽裕,我们的聚会活动,选择在香江的桔子岛屿上。主要活动内容是烧烤,聊天,晚上呢,唱歌跳舞。在旅馆里休息一个晚上,第二天爬山,逛公园!正好两天时间。”

        桔子岛是香江中的一个小岛,因为形状像一个桔子而得名。

        李毅笑道:“你们安排得很好,费用是怎么算的?”

        郭小玲道:“大家集资!每人两百,多退少补。”

        李毅沉吟道:“这个,两百块钱,对许多同学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小玲,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个钱就由我出了。”

        郭小玲道:“我知道你有钱,可是,会不会太伤同学们的自尊了呢?仿佛我们看不起他们一般!”

        李毅道:“你考虑得也周到。那我今天晚上就过去,你洗完澡等我吧。”

        郭小玲笑道:“你来可以,不过,不能再上错床了哟!不然,我要割掉你的小**!”

        李毅暴寒,问道:“怎么回事,何家妹子还住在我们家呢?”

        郭小玲笑道:“我把客房租她住了,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每个月我还能多得一点零花钱呢!”

        李毅知道她不是想赚一点零花钱,而是一个人住,实在是很寂寞无聊。心想这样也好,有个伴陪着她,晚上不也会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