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5章 你很无能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5章 你很无能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沉声问道:“你们两个话事人都跑到这里来了,那东沟子乡谁在安抚群众?没有闹出什么大事情来吧?”

        龚武道:“我们来县里的时候,村民们正堵在路口,不准施工队动工。www.00ksw.org傅乡长领着党政办的同志在跟他们理论。”

        李毅说道:“你们这两个同志啊,有事情你不会打个电话来跟我汇报嘛?非得跑这一趟,还两个人一起跑来!下面不用做事的吗?朱枫同志,你们乡镇企业改制办,很清闲吗?煤矸石制砖厂筹备之初,没有事情做吗?”

        朱枫和龚武都垂着脸,大气不敢吭。

        李毅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重,这副不怒自威的模样有多么的吓人!

        见他们低头不语,李毅挥手道:“马上准备去东沟子乡!”

        龚武踟蹰道:“李县长,这个事情吧,很不好弄。我上午打了你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听,这才跑到县里来了。我们两个来县里,一是向你做个汇报,二是想到县公安局喊几个公安同志下去帮帮忙。”

        李毅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没有电了!心想自己错怪他们了,面色一缓,但是听到龚武说要喊公安局的同志一同下去,又板起脸来,说道:“怎么?出了什么大事情,你们乡里的干部和派出所都搞不定场子了?还要跑到县里来搬救兵?”

        龚武道:“我怕村民把事情闹大。”

        朱枫道:“我们来县城时,傅乡长为了劝阻村民们,好像跟他们起了冲突。”

        李毅道:“什么意思?什么叫起了冲突?打了起来,还是吵了起来?”

        朱枫道:“这个嘛……情况还是挺复杂的。”

        李毅心想这两个家伙,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呢!虎着脸,疾声说道:“你们现在可以瞒着我,可以骗我!但是,当我到了下面,我看你们还怎么自圆自说!不出事就好,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头一个就拿你们两个开刀!”

        龚武苦着脸,果然不敢再行隐瞒,说道:“李县长,今天一大早,村民们就跑到修路处,把施工队存放在那里的材料一把火给烧了。存放在附近村民家里的水泥,也被激怒的村民给毁了!”

        李毅道:“后来呢,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龚武道:“傅乡长带人去找他们理论,双方言语之间都有些过激,结果,傅乡长被他们给打伤了!”

        李毅霍然起身,问道:“谁先动的手?”

        龚武道:“是对方村民,傅乡长根本就没有还手。”

        李毅道:“嗯。平顺同志伤得重不重?”

        龚武道:“伤得不重,额头被打开了一道口子,缝了五针。”

        李毅拿起公文包就要走,说道:“还好,事态还没有完全演变得不可控制。我们赶紧下去!”

        两人都不动。李毅讶道:“怎么了?还想在我这里喝杯茶再走?”

        朱枫和龚武相望一眼,嗫嚅着不肯说话。

        李毅冷笑一声,放下公文包,说道:“是不是还有‘后来’没有说完呢?”

        龚武连忙说道:“不敢相瞒啊,李县长,当时乡政府的同志们听说傅乡长被村民给打了,一个个都气愤填膺,冲动之下,自发组织起了几十个人,一起找打人者报仇去了。我劝不住,就喊了朱枫同志前来,朱枫同志建议到县里来找人过去帮忙。”

        李毅指着他的鼻子,大声道:“荒唐!可笑之极!你刚才说什么?报仇?你们是东沟子乡的父母官!你们工作没做好,反过来还要去找人家报仇?龚武同志,我真的怀疑,你们东沟子乡的党委干部是怎么管理的?你们这些乡领导,称不称职?”

        李毅训完话,抓起公文包,往外就走。

        朱枫和龚武暗自摸了一把汗,赶紧的跟了上去。

        龚武道:“李县长,现在情况还不明朗啊!不知道乡里的同志跟乡亲们有没有争吵起来。我们是不是喊县公安局的同志一起下去?”

        李毅瞪了他一眼,说道:“真要出了事,你这个乡党委书记,就等着回家卖红薯吧!”

        龚武神情一滞,无奈的叹了一声。

        龚武和朱枫是坐乡企办的一辆旧面包车来的,仍旧坐了那辆车,跟着李毅的车屁股后边往东沟子乡开去。

        龚武忐忑不安地道:“朱科啊,这个事情可怎么办?李县长好像很气啊,你没见他刚才骂我们时那个样子,狠不能将我给生吞活剥了呢!你是李县长的老同学,肯定不会将你怎么样,我就惨了啊!非被他给撤职了不可。”

        朱枫笑道:“龚书记,你多虑了。李毅这个人,我比你了解他。他现在还有兴趣骂你,证明你这个人还有值得他重视的地方!如果他连骂都懒得骂你好了,那你就要好好掂量掂量一番了!”

        “真的?”龚武呵呵笑道:“这么说来,我还不至于下岗?”

        朱枫笑道:“上苍保偌,乡里没有发生大的冲突吧!”

        前面车子上,钱多嘿嘿一笑,说道:“李县长,我怎么觉得你不像一个当官的!”

        李毅瞪眼道:“怎么这般说我?”

        钱多嘿嘿笑道:“当官的不都是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喝茶看报吗?我看你啊,跟一个救火队员似的,到处乱扑,哪里有火哪里有你!”

        李毅道:“我们当政府官员的,就是要这个救火队员的意识啊!现在,我们的社会,还处于改革开放的初期,很多事情,我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在改革中学习!这样一来,也就难免出现许多难以调和的矛盾和冲突。我们政府不当这个救火员,那谁来扑这些火?你真以为,靠一个或几个黑侠,就能令得这世界靖安吗?”

        钱多点点头,道:“所以说,你是一个好官吧!”

        李毅道:“好不好官无所谓,只要问心无愧就行!男儿生于天地间,仰不愧天,俯不愧地!”

        钱多暗暗叫了一声好。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东沟子乡,龚武叫司机加速超过李毅乘坐的小车,在前面带路,来到了事发村组。

        原先的简易公路,已经硬化了半边路,车子只能在半边泥土地上行驶,还好天公作美,这段时间很少下雨,路况还算可以。

        李毅下了车,看到一群人正围在公路的尽头,大声的扯皮,几个年轻后生,更是争执得面红耳赤。

        钱多一见这阵式,连忙跟在李毅身边,随身保护。

        乡镇干部们见到李毅到来,气焰更是嚣张,对着对面的村民指手划脚,其中一个更是大喊:“咱们李县长来了,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李毅阴沉着脸,快步走过去。

        傅平顺额头上缠着绑带,正在相劝两边的人。但是,往往是拉住了东家,又跑了西家,两边的年轻人和妇女叫骂起来尤其凶狠。

        傅平顺见到李毅到来,有些恼火的看了一眼龚武。

        龚武说要去请李毅前来帮忙,傅平顺是反对的。身为一地长官,不能每次一出事情,就拉上级来救驾吧?这样的次数多了,会给上级领导留下一个坏印象:你很无能!

        但是,龚武一意孤行,他也没有办法。龚武说修路之事,李县长十分关注,既然有这么硬扎的后台,我们为什么不借用一下呢?李县长随便发一句话,比咱们讲一箩筐话都要管用呢!还自作主张的叫上李县长的老同朱枫同志,一同跑到县城去了。

        看到李毅铁青着的脸,傅平顺心里一阵唉叹,跟龚武这个人做搭档,有好也有坏啊!好处自然是龚武这个人,急义好义,什么事情,都会替你着想,不会让你过于为难,还很热心帮助人,搭档以来,龚武一直把傅平顺当亲兄弟对待,两个人从来没有争吵过。坏处就是龚武有些胆小,很怕出事,经常跟傅平顺念叨的一句话就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让傅平顺很是无可奈何。

        “李县长,您好!您怎么亲自来了?”傅平顺迎着李毅,说道。

        “我倒是想省心来着,可是你们不让我歇着啊!生怕我坐久了,身子发福了,像个贪官了!”李毅半是严厉半是玩笑的说道:“平顺同志啊,你们东沟子乡,怎么又起火了?你们这些当官的,是怎么搞的?”

        “给李县长添麻烦了!”傅平顺心里一阵发苦,心想哪个乡镇里没有点子事情啊,只不过我摊上了龚武这个怕死鬼,凡事向领导汇报,搞得我们东沟子乡天天在领导眼皮子底下曝光,我们这里起一点火,您老人家马上就知道了!

        李毅沉声问道:“情况如何?”

        傅平顺道:“我这一砖头没有白挨,对方见打伤了乡长,气势收敛了许多。我们一直在谈判。”

        李毅板着脸道:“怎么回事?你如实给我说说!”

        傅平顺道:“这附近村子里,有一家人姓梁,生了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大儿子老实巴交,在家里种地耙田,小儿子却在西州当混混。梁家人本来是同意了我们的补偿协议的,但是他家小儿子回来,听说了这件事情,想要讹诈一笔钱用用,就和几个领居商量了,怂恿他们前来闹事。打我之人,便是这个小流氓!”

        李毅并没有可怜他,而是冷冷地说道:“你很无能啊!平顺同志,堂堂一个乡长,居然被一个小流氓打得血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