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4章 钝刀子割肉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4章 钝刀子割肉

    作品:《官路弯弯

        等闲杂人等都出去了,陈凯明这才语重心长地说道:“春山同志,有件事情,我要跟你好好谈谈。www.00ksw.org”

        郑春山正满肚子的疑问呢,这变化来得太快,变化的幅度也太大,他这上了年纪的脑瓜子,都跟不上趟了。

        见到陈凯明这般严肃的说话表情,他直觉是出了大事。

        “陈书记,你有什么话请直说,我承受得住。”

        陈凯明说道:“春山同志,县委宣传部的人,请了市电视台的同志,来对你做一个专题采访,估计明天上午就能到。”

        郑春山脸色大变,整个人都在轻轻发抖,身子里虚空虚空的,跟一个被人抽走了气的充气玩偶一般。

        电视台来采访我?采访我什么?陈凯明,合着你今天大张旗鼓的来医院,是来看我热闹呢?

        陈凯明见郑春山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这才一拍额头,心想自己说得太快了,前面的铺垫还没有说完呢,这话说出来岂不是拿钝刀子割他的肉嘛?于是说道:“春山同志,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公安局的同志执行一项特殊任务,抓捕一个逃犯,在行动过程中,你身先士卒,带领公安局的同志们,冲锋在最前面,不料歹徒手中有枪,慌乱之中,对着你就是一枪,于是,你就受了这等重伤。这种英勇事迹值得我们全县干部学习啊!我们县委常委会经过研究决定……”

        “什么?”郑春山的脑细胞明显不够用了,猛力的眨着那双小眼睛,一时之间有些转不过弯来,这是什么意思啊?

        玩我也不是这般玩法吧?用得着编这么大篇故事来忽悠人?

        陈凯明笑意吟吟,喊道:“请公安局的同志进来一下。”

        马上就有两个事先安排好的公安同志走了进来,向众位领导敬礼,向郑春山敬礼问候。

        陈凯明说道:“这两位同志,就是那天执行任务的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同志,具体情况,是他们通报给县委的。春山同志,你英勇无畏,是我们全体临沂干部的学习楷模啊!”

        其中一个公安大声道:“郑书记,那天晚上,你奋勇向前,挨了歹徒一枪,我们县公安局的兄弟们,都很敬佩您!我们一定以您为榜样,加强训练,强壮身体,成为保卫临沂人民的安全屏障!”

        郑春山有些发晕,心想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他使劲的甩了甩头,眼神里满是迷茫。

        孙正阳这时说道:“春山同志,你受了伤,头部也受到重创,有些记忆,是不是模糊了?”说着,冲他眨了眨眼睛。

        郑春山不是傻子,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后,很快就明白了陈凯明和孙正阳话里的含义。

        他心头一阵狂喜!

        这是天佑我郑春山啊!

        县委居然决定保我?

        哈哈,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他真诚的说道:“陈书记,孙县长,我脑子有些昏沉,具体的事情记不太真切了。啊哎,麻烦同志们都跑来看我,我于心不忍哪,我给党和政府添麻烦了!”

        常委们有一半的人嘴角抽筋。

        陈凯明呵呵笑道:“你现在可是咱们临沂县里的英雄人物呢!我们来看望你也是应该的嘛!你安心养伤,一切事情,都有我们来办。”

        郑春山道:“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同志们的关爱!”

        陈凯明点点头,说道:“请医院的同志都进来一下吧!”

        院长简东平和主治医生等人被请了进来。

        陈凯明再一次把那个故事说了一遍,这一次说得比较大概,比较省略。完了之后,说道:“医生同志啊,春山同志是我们临沂干部中的英雄人物!你们务必尽最大的努力,把春山同志的病治好,千万不能让他有任何后顾之忧。”

        主治医生听得满头雾水,他是学医的,对这些体制内的弯弯绕,哪里理得清啊,整个人跟泥雕木塑似的,想了一阵子,才明白一个事实,敢情这个没有了小**的郑县长,还是一个抓捕逃犯的英雄人物,这小**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被歹徒开枪嘣没了的!

        这可能吗?郑书记送过来时,那地方切口整齐,明显是被人用利刃所割啊,怎么就成枪伤了?

        还有啊,现在抓捕歹徒,连县委副书记都要亲自上阵的吗?还跑在最前面?那县公安局的同志干什么吃的?

        另外,这个人,连小**都木有了!还谈什么后顾之忧呢?

        他已经彻底的没有了后顾之忧了!唔,说前顾之忧,是不是更合适一点呢?

        他想不明白,不代表简东平想不明白。

        简东平毕竟是临沂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对体制内的事情比较清楚,略微一想,立即领会了上级领导的意图,呵呵笑道:“请陈书记放心,我们医院一定照顾好郑书记,绝对不会让我们的英雄书记吃一点苦,受一点痛!”

        陈凯明缓缓点头,说道:“不只是你要明白,你们整个医院,都必须明白……照顾春山同志的重要意义!”

        简东平大声说道:“是,我一定召开全院干部大会,向大家传达县委的指示精神,把工作落到实处,动员全院干部职工,照顾好英雄书记。”

        陈凯明点点头,很满意简东平的表现。

        这时,那个主治医生才幡然醒悟!心想难怪简东平能当上院长,而自己却不行,看来自己跟他之间,的确还差得远哪!跟着简东平连连点头,说道:“请领导们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照顾好郑书记。”

        陈凯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哪,自己随便说上一句,大伙儿就都明白了!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县委领导们在医院稍事停留,谢绝了简东平等医院领导盛情的挽留,一行人打道回府。

        李毅回到办公室,回想起刚才在医院里发生的那一切,苦笑着摇摇头。

        这几天经历的事情,真的有如一出精妙的好戏啊!

        朱枫和龚武同时走了进来。

        朱枫有些着急地道:“李县长,我们找你半天了!”

        李毅道:“哦,我到医院看望郑书记去了。”

        朱枫道:“我知道,所有的县领导都去了嘛!”

        李毅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朱枫道:“李县长,这修路的事情,遇到麻烦了!”

        李毅道:“什么麻烦,你们先坐下,慢慢说。”

        朱枫看了龚武一眼,说道:“龚书记,你来说吧。”

        龚武点点头,说道:“当初为了方便,我们设计到制砖厂的公路时,就设计成了直线。”

        李毅笑道:“这是肯定的嘛!小学生都知道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是最短的。”

        龚武道:“这样一来,就严重偏离了原来的简易乡村公路,要占用一部分村民的田地。”

        李毅点点头,表示理解,说道:“你们一定要做好被占用田地村民的工作,也要做好相应的赔偿和补偿,一切都要以农户的利益至上!在这些方面,不该省的钱,绝对不能省!”

        龚武道:“李县长,这个事情,你早就三令五申,我们哪里敢不听你的话啊,当初跟被占地村民谈好了的,合同也签了,连补偿款都付了一半,手续齐全,我们才破土动工。”

        李毅嗯了一声,知道他接下来要说重点了。

        龚武道:“现在公路修了一小半,中间路段有几户村民却突然反悔,说我们的补偿款太少了,补偿不合理,要把土地收回去!这怎么可能呢,现在路都修了一半了,你说要收回去就收回去啊?那我们前期工程投入的钱不是白费了?”

        李毅轻轻哦了一声,并没有发表意见,而是看向朱枫。

        朱枫道:“李县长,我的意思是,既然村民签了合同,就该严格按合同办事!合同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就算我们是政府,也不能由着村民骑到头上来欺负我们吧?”

        李毅嗯了一声,看向龚武。

        龚武道:“现在的问题是,这几个村民撒泼耍赖,就是不愿意把田地让给我们啊!其中还有一家人,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天天疯子一般,拿着一把镰刀,站在自家田地里,说是谁敢填他家的田地,他就割了自己的脖子!我们是政府部门,虽然是照章办事,也有合同在手,可是,真要是闹出了人命官司,那也不好收场啊!”

        李毅道:“你们两个说的,都很有道理。龚武同志,你们了解过没有,他们为什么出尔反尔,不愿意让出土地了?”

        龚武道:“我问过,他们只说补偿的钱太少了。”

        李毅道:“是不是所有的村民都是一个补偿价钱?”

        龚武道:“是啊。我们的补偿标准是一样的,那片田地都是良田,我们给他们的补偿自然是一模一样的啊!当初他们也是同意了的。”

        李毅道:“这可奇怪了,他们为什么要反悔呢?那么,他们提出来的价钱是怎么样的?”

        朱枫抢先答道:“很吓人,问我们多要一倍的补偿!这简直就是打抢嘛!”

        李毅眉毛一扬,心想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