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2章 英雄是怎样炼成的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2章 英雄是怎样炼成的

    作品:《官路弯弯

        孙正阳阴沉着脸,说道:“现在的问题,就是要给我们县委县政府扯一块遮羞布!先把我们的短处盖住了再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谈吧!”

        他的潜台词是,现在是我孙正阳当县长,只要老百姓不骂我就行,至于我高升之后,别人来当县长了,怎么做,那就是别人的事情了!

        这件事情,关系到政府的名声,尤其是执政者本人的官声和名誉,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会影响到自己日后的升迁!

        临沂县频繁出事情,县里的一把手和二把手,是要被问责的!

        这也就是陈凯明为什么要遮羞的原因,也是孙正阳力挺他的原因!

        这两个人,很少有合拍的时候,今天在前途面前,却是出奇的一致了!

        李毅微微一叹,知道自己一个人的反对,是无法改变这个局面的。www.00ksw.org

        事关自身的前途,他们这些人,只会拼命的坚持自己的错误!

        官官相护,有些时候,并不是这些官员之间有什么深情厚谊,也不是他们之间存在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或者交易,只是因为,官与官之间,都有一根无形的线牵扯着,在某些时候,会让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在不得不保你时,就算明知你是错的,上面也得保你。

        这也算是官场中的一种深深的无奈吧!

        李毅冷笑道:“我们这么多常委,放下工作,坐在一起,居然就是为了商讨怎么样遮羞!我觉得这件事情本身,就太具有讽刺意味了!我本人持反对态度!坚决的!”

        孙正阳道:“这件事情,关系到咱们县委县政府的形象,必须遵照书记的意思来执行!同志们,切不可意气用事!”他这是在敲打众常委了,这事情啊,跟各位的前途也都有关联啊,你们千万想清楚了。

        李毅蹙额不语。

        陈凯明见李毅沉默了,开口说道:“大家想出什么办法来没有?”

        解明珍说道:“我还真是头一回碰到这种事情,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统战部长吕智鹏和人武部长边建军都摇了摇头,表示对这种东西很外行。

        城关镇党委书记匡融眼珠一转,嘿嘿笑道:“这个事情,还真的很难圆谎啊!主要是伤的部位太碜人了!我是没辙。”

        陈凯明和孙正阳互相望望,看来,这大主意还得自己拿啊!

        陈凯明想了想,对坐在一边做记录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庄春平说道:“春平同志,你有什么好的意见?”

        庄春平咬了咬笔杆子,笑道:“既然要挽回声誉,那就干脆来个厉害的!”

        陈凯明哦了一声,很感兴趣,说道:“说来听听。”

        一众常委便都望着庄春平。

        庄春平呵呵笑道:“就说在一次抓捕罪犯的行动中,郑书记亲临前线指挥,一直奋战在一线,连续工作了数个日夜,没有来得上合一下眼皮子。这天,县公安机关展开了最后的收网行动,郑书记身先士卒,第一个迎着敌人冲了上去。悲剧在这一刻发生,没有想到歹徒手中有枪,对着郑书记开了一枪,很不幸的,郑书记被夺走了男人身上最宝贵的东西。”

        静!

        常委会议室里一片安静,常委们都看着庄春平,没有吭声。

        庄春平讪讪一笑,说道:“太过了,编得太过了,有些像电影里面的情节了。呵呵,主要是我没有水平啊!嗯,我再想想,一定能想出一个完美的情节出来。”

        陈凯明忽然一拍桌子,大声道:“这就是完美的情节啊!还有比这个更感动人的吗?没有了!春山同志的正面形象马上就凸显出来了,还有啊,我们县委县政府的形象,也马上就提升上来了!”

        常委们又都看向陈凯明。

        李毅更是惊讶得无以复加。

        这样子都可以啊?

        黑的可以说成白的,死的可以说成活的,郑春山同志给说成英模了?

        庄春平道:“书记,真的可以?”

        陈凯明道:“可以啊。我觉得可以!同志们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没有人说话,常委们并不是认为庄春平的故事编得好,可是,如果自己否定了他的故事,而自己又编不出更好的故事,那怎么办?既然如此,那就同意庄春平的好了。

        陈凯明笑眯眯的看了众人一轮,说道:“既然都没有不同意见,那就是全票通过了!”

        李毅冷冷地说道:“这就通过了?我再次表明我的立场:反对!”

        陈凯明淡淡地道:“本次常委会,县委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缺席,实到九人,八人赞成,一人反对,七比一,通过。”

        陈凯明这是代表常委会做了最后决定。

        李毅表情一滞,没再说话。

        孙正阳道:“既然春山同志是为了工作受伤,我们是不是应该对他有所表示呢?”

        陈凯明道:“是啊,这两天我们忙着自己的工作,没来得及去看望春山同志,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啊,对自己同志照顾不周。明天大家都抽个空隙去问候一下春山同志吧。春山同志是个好同志啊!”

        孙正阳道:“去看望他,那是肯定要的。另外,我们是不是还要宣传一下,造一下势?把春山同志这种勤勉工作、不畏歹徒的英勇事迹,广而告之。我们县最近都是负面消息,是时候报道一些正面的、光辉一面的消息出来,正确引导我们县的社会风气往良性上发展。”

        他这是在点宣传部的将了。

        被县长再次点名,席如松幸何如之?

        席如松说道:“嗯,正阳同志的意思,是要把春山同志树立成一个典型人物?”

        孙正阳道:“是啊,现阶段,咱们县里正好需要这样一个人物来进行正面的宣传。我们不仅要把春山同志塑造成一个好官的典型,还要给他颁发一个奖状,以资鼓励!”

        李毅彻底无语!

        席如松轻轻一笑,撇嘴说道:“那是不是还要请西州电视台的同志们过来宣传一下?就春山同志舍己为国的英雄事迹,拍一个专题报道什么的,最好请几个公安部门的同志配合演一下戏,那就更逼真了。这专题要是在电视里一播出来,那绝对能激起非凡的反响啊。”

        陈凯明点头赞成:“这个主意好!”

        他伸出一根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说道:“如松同志的建议十分之好。不过,在这之前,一定要先跟公安方面的同志交待好,沟通好,不能出岔子!”

        席如松原来是反唇相讥,以讽刺这出闹剧的无理性,没想到这么出格的建议,陈凯明居然同意了,还拍手叫好!叫他怎么能不错愕万分?

        陈凯明显然很看好席如松的这个提议,继续说道:“还有,我们今天的决议,必须跟春山同志说一下,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别等记者进了病房,他还不晓得出了什么事情,那就闹乌龙了!”

        席如松机械的点点头,看了李毅一眼,眼角闪过一抹无奈的苦笑。

        李毅拿出烟来,点了一根,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着。

        解明珍忽然说道:“李毅同志,麻烦你散根烟给我。”

        李毅一愕,解明珍可是从来不吸烟的啊!

        但他并没有询问,按住桌面上的香烟和火机,用力一推,香烟载着火机,像坐滑梯一般,在光洁的桌面上轻轻滑了过去,正好停在解明珍的面前。

        解明珍拿起来,点着了一根,吸了一口,呛得她连咳数声,用手扇着面前的空气,说道:“我是第一次吸烟啊,嗯,这烟怎么这么臭啊?本来就是这个味道?真搞不懂,你们男人怎么都这么喜欢这玩意,到哪里都是烟不离手。既难闻,还有害健康呢!你们看看,这香烟虽然包装得很精美,看上去很名贵,但吃进嘴里,还是能闻到它的本质味道。名字虽然叫香烟,但臭的终究是臭的,变不成香的。”

        李毅暗暗点头,解明珍这是借物讽人呢!

        解明珍吸了两口,依样画葫芦,又把东西给推了回来,但准头就可差了,只推到吴开林面前就停住了。

        吴开林笑道:“解部长也想叫我尝尝李毅同志的烟吗?看这包装,比我抽的要高档好几个级别啊!”也拿起烟盒,点着了一根,抽了两下,笑道:“哈哈,还是一股烟味嘛!看来,多么精美的包装,也掩盖不了腐朽的本质啊!”

        席如松哦了一声,说道:“你们都抽上了,我也犯烟瘾了,给我一支尝尝。李毅同志的烟,那可都是好烟啊!”

        吴开林笑着把香烟和火机一起推了过去。

        席如松慢条斯理的点上一根,缓缓吸了一口,享受的闭上眼睛,让烟雾在肺里绕上一圈,这才慢慢的吐出来,淡淡地说道:“电视里经常看到这烟的广告啊,宣传搞得再好,也难掩这烟的本质!烟的本质是什么?不就是烟丝嘛,变不成糖粒子!呵呵,不过,李毅同志,你这烟还行,不亏是名烟,不像有些烟,虽然广告打得响亮,声势造得很足,但吸进嘴里,满口的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