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19章 天雷一响闪亮登场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19章 天雷一响闪亮登场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微微一惊,钱多的本事,他是极其清楚的。www.00ksw.org

        刚才这一局,长发青年使的是左手,而钱多用的是右手,就算钱多胜了,也不能说明钱多就比对方强大!

        这个人是谁?

        猛然之间,李毅有几分猜测到这盘子里盛的是什么东西了!

        长发青年虽然败了,并不气馁,眉毛一扬,说道:“怎么,不敢看还是咋的?”

        钱多目询李毅。

        李毅淡淡地道:“揭开吧!”

        钱多点点头,伸手揭开了那个盖子。

        盖子一揭,小二茶楼里马上天雷滚滚!震晕了所有的人,就连那些事先知道里面物事的几个人,此刻亲眼目睹之后,还是无一例外的狂晕加狂吐!

        饶是钱多镇定非常,但等到他看清盘子里的东西后,还是吓了一跳,手臂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做出一个呕心想吐的举动。

        盘子里装着的,居然是一件男人的宝贝!

        那样子要多丑就有多丑!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李毅却是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神色如常,并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眉毛轻轻一挑,轻轻的讥笑了一声,说道:“这种玩意,上不了台面,拿下去吧!”

        钱多向来佩服李毅,但那些都是学识和才能方面的敬佩和自愧不如,自信在肚量和定力方面,自己要胜过李毅一筹的,可是,今天看到李毅如此镇定的表现后,他才知道李毅的能量,实在是非凡啊!远非他所能比拟!

        面对这种呕心东西,还能如此淡定,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长发青年微微颔首,向李毅竖了竖大拇指,说道:“算个人物!这个东西,我手下的兄弟看到后,没有一个不吐的!你比他们都强太多了。单凭这份镇定功夫,你就值得我亲自来跑这一趟!”

        李毅心念一动,淡然说道:“西州阿酷!这案子原来是你做下的!”

        长发青年正是西州一虎,阿酷!

        阿酷在江湖中是一个传说,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姓氏和名字,因为他长得帅气,处事酷毙,遂有了这个外号!

        阿酷眼中精光一现,自己跟这个年轻的县长大人,今天是第一次相见,他在不知道自己底细的情况下,只带了一个司机,就敢单刀赴会,一见面就能猜出自己的身份,这个能耐不简单,加上之前对那个“宝贝”的反应,足见此人之不一般啊!说道:“不错,我就是阿酷,这案子也是我做下的!”

        李毅冷笑道:“你送这个玩意给我,是在挑战咱们临沂县的公安系统吗?还是讽刺咱们临沂县委县政府的无能?”

        阿酷嘿嘿一笑,说道:“我没有那些复杂的想法。我的用意很简单,这个东西,是送给你的见面礼。”

        “你我并无交往,谈不上礼。”李毅冷哼道。

        阿酷道:“虽无交往,但神交已久。我听说临沂地面上,来了一个人物,年纪轻轻,手段超凡,就起了结交之心!”

        李毅可不想跟他结交,转移话题道:“你为什么割下他的这个玩意?你跟郑春山有仇?”

        阿酷摇头道:“我跟他无怨无仇。但是我知道,他是你的政敌,而且,他还试图伤害你的小情人。”

        李毅眼神一厉,说道:“你知道的事情还蛮多啊!可惜,有些时候,知道多了,对你并无好处。你要是歪解了这些事情,还妄想加以利用来对付我,那你就更加错上加错!”

        “哦?我只是想跟你做笔生意罢了。”阿酷哈哈一笑,说道:“没有要利用你的想法。”

        “道不同,不相为谋!”李毅冷哼道。

        “李县长,你不想听听我的生意?”阿酷道:“在你想来,我能做的生意,无非就是开夜场,设赌场,放高利贷,是不是?”

        李毅讥讽道:“难道不是?”

        阿酷笑着摇摇头:“不知道李县长想不想听我讲几句真话?”

        “真话?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吗?”李毅骂道。

        听到老大挨骂,旁边有几个人霍然变色,拍案而起。

        阿酷冷喝一声:“坐下!谁敢对我的客人无礼,就是跟我阿酷过不去!”

        那些人应了一声:“是!酷哥!”都坐下了。

        李毅淡淡地道:“那我就听听你能说出怎么样的惊人之语吧!”

        阿酷说道:“李县长,我知道你很痛恨社会上的组织团伙。”

        李毅道:“你错了,我是十分痛恨那些涉黑团伙!对为人民服务或者学习性的组织,我是十分欢迎的。”

        阿酷挥手道:“随便怎么个说法吧,反正我说的就是我们这种人。可是,我要跟你说句实话,不管你如何痛恨,这个社会上,像我们这种人,总是存在着的,而且很难根除。你今天灭了一个帽子帮,明天又会生出来一个蝴蝶帮!不知道李县长认不认同我这种说法?”

        李毅皱眉道:“出来一个打死一个!绝不手软!”

        阿酷道:“我相信李县长会这么做,我现在只是请问你,认不认同我刚才的说法?”

        “现在正处于社会的转型期,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各种矛盾和副产物,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某些副产物,我们是绝对不容许他们冒出苗头,更加不会容许他们做强做大!这是原则问题!”李毅冷笑道。

        阿酷微笑道:“李县长,到底是读书人,分析出来的道理就是不一般,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我阿酷,只不过是社会转型期的副产物罢了,是不是跟那个什么一样,就是说杀了一头猪,猪下水啊,猪大肠什么的啊,是不是?真是可悲啊!”

        李毅道:“副产物也分很多种,蚌的副产物,却是珍珠!这就要看你自己愿意当装粪的猪大肠呢,还是想当人人喜爱的珍珠!”

        阿酷一愣,抽了抽嘴角,说道:“高明!看来我斗嘴是休想占你上风了。但是,你也不能不承认,总会有一些被生活逼迫走投无路的人,还有一些好吃懒做的人,更有一些铤而走险的人,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李毅说道:“你倒很直白。”

        阿酷道:“入行久了,我对这个职业看得很清楚。都说模特和演员吃的是青春饭,我倒觉得,我们这一行的人,吃的才真正是青春饭,过的是刀尖上舔血的生活。”

        李毅心想,这个人居然是个明白人啊!

        又听他说道:“既然李县长也承认我的观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无法根除这些社会团伙和势力,那么,李县长可否想过,除了一味的严打,你还有什么好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李毅道:“这个问题,轮不到你来操心,我也犯不着跟你商讨。”

        阿酷抽了抽嘴角,微愠道:“你就不能把我当朋友一般,坐下来聊聊天吗?非得把我当成阶级敌人来看待?戴着有色眼镜来看我?”

        李毅道:“你瞧瞧你做的那些事,配当我李某人的朋友吗?”

        阿酷道:“好吧,你是官,我是民,那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子民来看待吧,好好的跟我说话,别整狗眼看人低的那一套!也别跟我打你的官腔。”

        李毅道:“你喊我来,就为了讨论这些国家大事?那你还不如去找几篇政府工作报告来看呢!”

        阿酷道:“对不起,我看书或者开会,都会睡着的。”

        李毅道:“你很实诚嘛!干什么不好,非得为贼呢!受人唾骂。”

        阿酷听了这骂他的话,并没有生气,反而笑道:“李县长,我们要不要去做个民意测验,看看老百姓骂官员的多,还是骂我们小混混的多?西州市有四、五百万人口吧?我们小混混能害几个人?你们当官的害起人来,那可是上百万的害!”

        李毅一时有些无语,这个家伙,随便一枪,就戳中了官员的要害部位啊!

        骂官的百姓多,还是骂流氓的百姓多?

        流氓的危害大,还是贪官的危害大?

        这两个问题,根本用不着回答,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歪扯!强词夺理!”李毅说道:“你们是人身上的脓疮,不割掉,病疼难除!”

        阿酷说道:“脓疮是很疼,但是死不了人。你们官员好比人的脑子,脑子要是坏掉了,那死起来会很快的!李县长,我现在有一剂良方,想向政府提个建议。听说你是个好官,面且是个年轻的好官,我相信你的观念不比那些腐朽昏愦的官员,能接受我这个点子,这才冒了很大的风险,又经过一番周密的部署,更是讨你所好,弄了这份见面礼来,目的就是为了请你出来商量国家大事。”

        他居然轻轻一叹,很是失望的道:“今天一见,叫我大失所望哩!才知道见面不如闻名啊!你跟那些自私保守的官吏,又有什么区别呢?”

        “哟,你说起大道理来,还一套一套的啊!说得我好像成了古代的昏君似的。”李毅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真的很有一套,混迹在混混堆里,有些大材小用了,说道:“我现在就以官对民的方式,听听你有什么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