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15章 媚惑入毂饶若曦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15章 媚惑入毂饶若曦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虽然与郑春山并不对付,可是既然坐到了一张桌子上,场面上的事情还得应付。www.00ksw.org但他的表情,至始至终,都是冷淡的,并没有跟郑春山聊上几句话。

        酒过三巡,饶若曦借口补妆,起身去了洗手间。

        不一会,李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李毅接听之后,听到饶若曦的声音传来:“老板,你知道郑春山跟我说什么吗?”

        李毅呵呵笑道:“你好,好久不见了。嗯,你说。”

        饶若曦把郑春山跟自己说的话给李毅说了一遍,问道:“老板,这件事情,我怎么回答他好呢?”

        李毅嗯、嗯了两声,说道:“可以啊,那件事情,完全可以嘛!一切都可以答应啊,当然,重要的是,要留下一份文件,将来才好进行相关操作。呵呵,好的,那就先这样了。”

        挂了电话,神色如常。

        郑春山等李毅挂了电话,说道:“李毅同志,你们县招待所卖了个好价钱啊!”

        李毅淡淡地道:“县招待所是国家的财产,它值多少,我们就卖多少!卖再多钱,都是国家的。”

        郑春山老脸微红,嘿嘿笑道:“那是,那是!李毅同志的办事能力之强,在咱们临沂县城,你要是算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啊。”

        李毅忽然问道:“不知道春山同志还记得临沂县招待所的舒姑娘吗?”

        郑春山神情一怔,眼皮跳了跳。他对后来发生的事情,并不知情,刘光明忙着自己的前途,也没有顾得上向他汇报。

        听到这话,郑春山这才明白,自己的那点丑事,已经被李毅知晓了!

        “嘿嘿,舒姑娘嘛!不就是一个小妞嘛!”郑春山故作不屑的挥挥手,心想你既然知道了,我再推诿也没有用,不如光棍一点,承认有那么回事。

        他心念电转,心中有了计较,说道:“我知道李毅同志也曾经喜欢过这个小妞,可是在你嫌弃她之后,她又反过来,无耻地向我投怀送抱,想要找我做她的情人,谋取转正的机会。我怎么可能那么傻呢?当即就拒绝了她。没想到她居然爬上窗台,以跳楼相威胁!唉,若不是众人及时赶到把她救下,我这个黑锅,可就背定了!”

        “嘭!”一声筷子碰撞桌面的巨大声音响起来,把郑春山吓了一跳,看过去时,只见钱多黑着脸,正瞪着自己看。

        钱多冷冷哼了一声:“狗屎!”

        郑春山变了脸色,心想你一个小小的司机,也敢骂我?

        李毅轻轻咳嗽一声,怕钱多忍耐不住,在这里动手伤了郑春山。

        要说这个郑春山,以他的为人和做出来的事情,便是挨一顿打,也算是轻的。可是,这个人毕竟是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身份地位摆在那里,打他一顿容易,但这善后的工作就有些难。

        李毅不是不想对付郑春山,只不过,要寻找时机,一击而中,让他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那才叫爽快!

        虽然只是一声轻咳,但钱多却领会了李毅的意思,当即眉毛一挑,说道:“这家的菜太难吃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厨子做的!”

        李毅道:“我觉得还可以啊,就是清淡了些。你最近吃辣椒菜吃多了,冷不丁吃一回清淡菜,可能有些不习惯吧!”

        钱多轻轻哦了一声:“可能是吧。特别是这炒猪心啊,炒得发黑了,没有放味精,又放少了盐巴,淡而无味!”

        李毅暗暗偷笑,心想这个钱多,真是越发可爱了!知道借物喻人了!

        郑春山刚想发作,听到此话,只得作罢,黑着脸,跟桌面上那盘炒猪心一般颜色。

        他重重的冷哼一声,若不是等着跟饶若曦谈事情,他多半要拂袖而去了。

        三个人喝着闷酒,彼此都不说话。

        饶若曦回来,笑道:“哟,大家怎么了?”

        李毅笑道:“没有了女人的酒宴,就跟失了声的百灵,了无趣味。”

        饶若曦道:“哟,原来我的作用还有这么大啊!吃也吃饱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我还有事要办,是不是散了?”

        郑春山连忙道:“饶小姐,我请你去唱歌吧,我还有事情想跟你单独谈谈。”

        饶若曦道:“郑书记,你有事就在这里说吧,我回去还有事情要做呢。”

        郑春山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起身道:“正好,你们谈事情吧,我去上个洗手间。”伸手在钱多的肩膀上点了三下。走了出去。

        若是别人,多半以为,李毅刚才那个动作,是叫钱多跟他一起出去。

        但钱多却并没有起身,因为他明白,李毅这个举动是想叫他留下来。

        如果李毅想叫他一起离开的话,根本用不着多此一举,只要李毅一起身,他自然就会跟上去。

        郑春山瞪着钱多,心想这开车的,什么素质啊!还不知道起身离座?

        钱多也回瞪着他,一点都不畏惧。

        郑春山也没将钱多放在眼里,心想一个小车班的司机,能懂什么呢?见他傻傻的看着自己发呆,嫌恶的挥挥手,心想由你去吧!你爱听就听呗,反正我说出来的话,你也听不明白!对饶若曦说道:“饶小姐,我们刚才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饶若曦沉吟道:“那件事情,我想了想,会不会风险太大?万一被人知晓了?怎么办?”

        钱多似乎听得无聊了,起身到窗口下面去吸烟。

        郑春山见他起身离开了,说起话来更是肆无忌惮,色眯眯的小眼睛,也不安分的在饶若曦玲珑浮凸的身子上瞟来瞟去,说道:“饶小姐,你多虑了。你尽管放心,我会把一切都做得滴水不漏!这可是双赢的局面啊!”

        饶若曦故意低头考虑了一会,然后轻轻摇头,说道:“郑书记,这个事情吧,我觉得还是风险过大。你想想,我又不是老板,我只是帮老板打工的,为了每个月一千来块钱的工资,冒这么大的风险,太不值当了。赚再多的钱,我又得不到,我凭什么这般拼命呢?”

        郑春山点头道:“饶小姐的顾虑,也不无道理啊!”看了饶若曦一眼,笑道:“饶小姐,要不这样吧,如果你真敢听我的话来做,我包你吃香的喝辣的,这辈子都不用打工了,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臭脸色行事了!”

        “哦?天底下有这等好事情?”饶若曦嘻嘻笑道:“郑书记,你莫不是哄我玩吧?这天上,怎么可能会掉馅饼呢?”

        郑春山被她这如花的笑容,吸引住了,看得两只眼睛都发直了,凑过头去,低声说道:“饶小姐,只要你肯合作,我们可以把多赚出来的钱,挪为己用,少说也能赚上两三百万!呵呵,那时,我们找一块洞天福地,过逍遥日子去也!哪里还用得着为尘世间一千来块的工资发愁呢?”

        饶若曦将身子向后躲了躲,避开他的脸,娇声道:“哟,郑书记,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文绉绉的,我可听不明白呢。”

        看到这娇媚如花,艳如桃李的美色,听着这糯软甜美的声音,郑春山心神一荡,使劲的咽了咽口水,低声说道:“饶小姐,只要你愿意合作,我们俩可以从中大捞一笔钱,一起过神仙日子去。”

        饶若曦轻一副刚听明白的样子,说道:“郑书记,这不好吧?你家里的老婆孩子怎么办?”

        郑春山完全被饶若曦给迷住了,还真的以为这个美貌秘书被自己开出的条件诱惑到动了心,脸上顿时菊花盛开,神采奕奕,有如来了第二春!

        他涎皮赖脸地道:“饶小姐,你放心,家里那个黄脸婆,我早就想一脚蹬开她了!至于孩子,早就长大成人了,只要给他一笔钱,就不会来烦我们的二人世界!”

        饶若曦只觉得一阵恶心,微微冷声一笑,说道:“郑书记,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郑春山道:“这件事情很好操作,而且保证万无一失啊!”

        饶若曦道:“你们县里又不止你一个县领导,你说的话能算数吗?”

        郑春山道:“你放心,别的事情我不敢打包票,但在这县委宾馆的事情上,我绝对可以做主!前边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县委宾馆里,大都是我的人,把账目做亏空后,我再向县委提出拍卖建议,接下来的评估和审计,我会安排我自己的人手,尽量把县委宾馆的标的价格,压到最低。”

        饶若曦想了想,说道:“你又怎么从中捞钱呢?”

        郑春山笑道:“所以,这才需要有你的配合啊。只要你肯演这出戏,捞钱的事情,这还不好办?你跟你们公司说明临沂县委宾馆的地理位置和优越性,说动公司来收购这家宾馆,并且说明可以低于实际价格500万来收购到手,只需要返回我这个中间人三百万!这样一来,我和你们公司,岂不就是双赢的局面?”

        饶若曦道:“可是,你怎么保证这标一定能叫我们公司中呢?你压低了拍卖价格,万一被别的公司买走了呢?”

        郑春山嘿嘿笑道:“我自有办法,只卖给你们四海集团!你不用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