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9章 惊魂夜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9章 惊魂夜

    作品:《官路弯弯

        看着郑春山那副邪恶变态的嘴脸,刘光明暗自皱眉,但郑春山的话,他又不敢不听,只是堆着笑脸,傻呵呵的陪着郑春山干笑。www.00ksw.org

        郑春山指着刘光明道:“我给你半个小时,马上去搞掂那个小妹子!”

        刘光明叫苦不迭,心想你跟李县长有仇,也别扯上我啊!你们神仙打架,我这池渔受殃啊!冤不冤哪我?

        没办法,刘光明再次找到舒畅,苦口婆心的劝慰了一番。

        但是舒畅学乖了,一开口就拿李毅来说事,堵刘光明的嘴巴。

        刘光明火冒三丈,却是无法可想,说道,李县长年轻帅气,走到哪里会缺少女人啊?他哪里还会记得你这个乡下小妞啊,你不要心存幻想了,还不如从了郑书记,以后就吃香的喝辣的,当书记奶奶了。

        舒畅回了一嘴,是二奶!

        刘光明就说,二奶也是奶啊!你别拿二奶不当回事啊!多少人想做这个二奶,还不得其门而入呢!

        舒畅也是逼急了,讥讽他说,你家不是有个妹妹吗?把她弄来,给郑书记当二奶呗!

        刘光明气得七窍生烟,差点动了手,若不是小玉等人听到响动过来劝住,舒畅那天还真要挨打了。

        刘光明咆哮着,把郑春山说的话给爆了出来,说你别不识好歹,郑书记看中的人,没有谁能逃得过!

        他气咻咻的回到郑春山房间,把跟舒畅的对话汇报了一遍,说自己实在是尽心尽力了,奈何那小妞太过贞烈啊!强扭的瓜不甜,郑书记,你还是另外选择一个妞吧,这人家穿过的破鞋,都被撑大了,还有什么好穿的,你把脚套进去,又大又松,实在不舒服啊?

        郑春山说,你这个猪头,说起黄段子来,倒是一套一套的,可惜就是没有本事,办不成事情啊!

        刘光明苦巴着脸说,郑书记,我真的尽力了,实在是没辙了。

        郑春山忽然说,你去喊那个妹纸来,我跟她说几句话,这件事情,就这么揭过去算了。

        刘光明还以为郑春山是怕了李毅,想跟舒畅合好,于是呵呵笑着说,好好好,我这就去。找到舒畅,把自己理解的意思跟舒畅说了一遍。

        舒畅心想既然郑书记肯和好,那就去一趟吧,人家毕竟是领导,虽然有点过错,但今后还要归人家管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于是,舒畅跟着刘光明再次来到郑春山的房间。

        郑春山把刘光明支使出去,笑呵呵地对舒畅说,原来你是李县长的人啊,真是失礼啊,不知道你跟李县长有一腿,我多有冒犯,特备了一桌酒席,专诚向你赔礼道歉。

        舒畅借口说不会喝酒,郑书记有什么话请直说,说完了我好回去休息,明天就是过年了,大家都很忙。

        郑春山冷笑着说,你这么不给面子吗?就喝一杯酒,能醉死你?

        舒畅倒不是不能喝酒,只是她在招待所里也待了一段时间,不再是初出山门的乡下妞,现在多少懂了一点事,怕他在酒里下药迷了自己,那自己就白白失了身子,还无处告他去。因此,这杯酒,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喝的。

        郑春山见劝不过她,便伸手来抓她,以灌酒为名,想来揩油。

        舒畅自小做农活,虽然长得白净娇俏,但力气还是有的,郑春山那幅被酒色掏干了的身子,被她用力推了一把,将他推翻在地。

        舒畅夺门要走,但发现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这才明白,自己中了郑春山和刘光明的计,被他们诓骗进来,竟然想行强暴之举!

        舒畅说到这里,用力的咬着下嘴唇,看那力度,似乎能咬出血来。

        李毅暗叫一声糟糕,这小丫头,莫非被人给强暴了?

        钱多也转动了一下眼珠,不自然的低下了头,端起桌上的茶杯,仰头干了。

        钱多只要跟李毅在一起,就从来不喝酒,生怕喝酒误事,这也是安保条例中最重要的一条。他在京城跟着李老久了,就养成了这个好习惯,每次跟李毅就餐,他都是以茶代酒。

        李毅曾一度怀疑,这小子,肯定是深藏不露,酒量绝对大得惊人,只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他不轻易显露出来罢了。

        舒畅顿了顿,接着往下说。

        当时情况危急啊,舒畅虽然有些力气,但毕竟是女人,没有长力,稍微多用几次力气,四肢就软了。

        而郑春山是男人,身子又肥胖,再怎么不济,一再发起飙来,那体力还是有的。

        郑春山从地上爬起来后,扑向舒畅,伸手去扯她的衣服。

        郑春山也是个欢场中的老手,知道女人最在乎的就是外面这套衣服,只要这遮羞布一扯掉,她想逃也逃不了了!十之**就能乖乖就范。

        舒畅尖叫一声,在房间里四处乱窜,随手抓起什么东西,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乱扔,心里怀着极端的恐惧。

        钱多听到这里,有些不忍卒听,眼睛里似能冒出火来。

        钱多外表虽然冷漠,其实内心十分热血和有情义,不然,他也不会为桑榆爱得死去活来了。

        他平生最看不惯的,就是那种欺负女人的畜生。

        舒畅说道:“我围着餐桌转来转去,把桌上的碗啊杯子啊都朝着他扔过去,他躲过了大部分东西,又是暴怒,又是猴急,那个时候,他只想把我抓在手里好好地尽情蹂躏一番吧?

        忽然,他呯的一声,把桌子整个的掀翻了。我只好向房间的另一头跑去,跑到窗户下面时,我推开窗户,使劲的爬上了窗台。

        我站在窗台上,对着他喊,如果你再逼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死也不让你如愿!你是县委的高官,如果让人们知道我是半夜从你的房间里跳下去摔死的,别人会怎么看你?”

        李毅道:“你太冒险了,如果他真的不顾你死活呢?”

        舒畅苦笑道:“他还真的不顾我死活呢!他叫嚣着说,你跳啊,你跳啊,跳下去我就敬你是个贞洁烈女,我给你立贞洁牌坊!”

        “太没有良心了!”钱多恨恨地道。

        李毅看了他一眼,心想这钱多以往不是极为淡定的一个人吗?今天怎么如此失控啊?难不成,他失恋之后,遭受的打击太大,人变得有些疯狂了?

        舒畅凄婉地道:“李县长,你知道那间房是哪间房不?”

        李毅双眉一蹙,说道:“难道是冯芸芸跳楼而死的那间房?”

        舒畅点点头,说道:“正是那间房,我记得太清楚了!我当时就站在那个窗户上,朝下面看去,仿佛能看到冯芸芸在下面向我招手!”

        包间里忽然觉得有些阴冷,李毅抬头向空气中看了看,说道:“你别瞎想,鬼魂之事,那都是假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产生的幻觉。”

        舒畅道:“我当然知道啊,只是那一刻,我还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只想着,如果他再逼我,我就真的跳下去!就算摔死了,也死得清白。”

        李毅心想这小丫头原来真的这般的忠贞啊?自己那天晚上不小心的冒犯,只怕会给她造成很大的阴影吧?

        钱多忽然说道:“小畅,你别吓我们啊,你不会真的跳下去了,而且已经魂归极乐世界了,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会是一只女鬼吧?”

        李毅浑身一激灵!

        钱多的话不是没有可能啊!

        既然灵魂可以穿越重活,那是不是也可以以某种形态出现在人眼前?

        这种把戏,是恐怖电影里经常使用的桥段啊!

        钱多本来只是顺口说说而已,想调节一下气氛,但见到李毅这副表情,自己也被自己的话给吓着了。

        舒畅伸长舌头,双眼翻白,双手平伸,装成僵尸模样,阴恻恻地说道:“我是鬼啊……我是鬼啊……快还我的命来……”

        “呵呵,你这小丫头,还学会捉弄人了!”李毅伸手摸着舒畅的手臂,笑道:“你看看你的手,温暖如玉,还想扮鬼吓人呢!”

        舒畅收了舌头,恨恨地说道:“我要真是鬼就好了,我现在就飞过去,把那姓郑的给阉了!”

        李毅呵呵笑道:“刚才你们两个那表情,还真吓着我了!真是人吓人,吓死人啊!”

        钱多淡淡地道:“鬼神之事,难说得紧,说不定这姓郑的,很快就能得到报应,被鬼神给阉了呢?”

        舒畅轻轻的唉叹一声:“真有神仙就好啰!”

        李毅道:“你还没跟我们说,你那天是怎么逃出来的?”

        舒畅道:“办法其实很简单啊。我站在窗户上,扯长了嗓子大声地喊,强暴了啊,强暴了啊!当天晚上,还有很多参加团拜会的老同志,因为是从远地方赶过来的,都住宿在咱们招待所里,我这一发喊,把他们都给惊醒了,跑来看情况。郑书记一看这架式,马上就慌了,求着让我下来,还叫我不要声张。”

        钱多道:“我要是你,就不答应他!就是要把他的丑事告诉世人!”

        舒畅道:“我倒是想啊,可是,”她看了李毅一眼,说道:“他拿李县长和我的事情做威胁,说我如果捅出他的所作所为,他就把我跟李县长的事情宣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