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6章 乍暖还寒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6章 乍暖还寒

    作品:《官路弯弯

        车在招待所门外停下来,李毅本想叫钱多去请舒畅出来吃个饭。www.00ksw.org想了想,自己跟她光明正大,又不像别的领导那般,跟服务员有着掰扯不清的暧昧关系,怕什么呢?便下了车,迈步向招待所里走去。

        招待所所长刘光明正在前台和人说话,眼睛尖,看到外面停的车子,一溜烟的跑了出来,迎着李毅,点头哈腰地说道:“李县长,您好,欢迎前来县招待所检查工作!”

        李毅冲他点点头,说道:“我来看个朋友。你去忙吧。”

        刘光明呵呵笑着,走在李毅身边,略微侧着身子,做一个带路的姿势,请李毅往招待所里走去。

        领导叫你去忙,那是客套,你要认真了,真的离开领导,去忙自己的事情,那未免就显得太过实诚了。刘光明在官场也混了些年头,这些话,他还是领会得过来的。

        前台接待员认识李毅,双手放在腹部,微微弯腰,恭敬的喊了一声:“李县长好!”

        李毅轻轻点了点头。

        “李县长,不知道您朋友住在哪个房间?”刘光明笑眯眯地问。

        李毅笑道:“呵呵,她现在住哪个房间我还真不晓得啊。你帮我查查看吧。”

        刘光明道:“请问您朋友尊姓大名?”

        李毅道:“舒畅,就是我以前的服务员。”

        刘光明脸色一变,随即笑道:“舒畅同志啊,呵呵,您稍等,我这就去喊她来。”

        李毅摆手道:“不用,你告诉我她在哪里,我去找她便行。”

        刘光明道:“您是大领导,怎么能叫您亲自过去呢,小玉,你快去喊舒畅过来。”

        那个接待应了一声,往后面跑去。

        李毅的眼神何等厉害,刘光明刚才神形的变化,逃不过他的眼睛,心想这其中莫非有什么隐情不成?当即迈开步子,跟着那个小玉往里面走去。

        刘光明还要伸手来拦,钱多伸手按在他肩头,轻轻一扳,刘光明顿时感觉到有如一把钢钳钳住了自己的肩膀,浑身动弹不得。

        刘光明偏过头,痛得呲牙裂嘴地喊了一声:“同志哥,怎么了?”

        钱多面无表情,冷冷的道:“你再敢向李县长伸一下手,我就把你那爪子给剁下来!”

        刘光明连连点头道:“我明白了,同志哥,我再也不敢了,我只是怕李县长劳累了。”

        钱多冷哼一声:“用不着你来操心!”快步跟上李毅。

        刘光明揉着发痛的肩膀,苦笑连连,撒开脚丫子跑了上去。

        后面有两条路,一条通向李毅住过的后园小楼,另一条通向招待所的员工宿舍区。

        招待所的员工,大部分是合同工或者临时工,既没有行政编制,也没有事业编制,也就算不得正式的国家职工。

        这个时代,能有一个正式国家职工的编制,比腰缠万贯更令人羡慕。因为腰缠万贯有穷时,国家职工财不断。

        既然不是国家职工,他们的住处就很不讲究了,低矮潮湿的平房,天晴像个蒸笼,天雨时分,外面落大雨,里面滴小雨。

        难怪服务员们都盼望着要到后边小楼去当领导的服务员,和领导同吃一锅饭菜,同睡一个套间,工作轻松,闲时还有电视看。对她们这种从农村里走出来的穷苦女孩而言,比起这种员工宿舍来,那边小园的生活,已经是令人羡慕无比的奢侈生活了。

        小玉在前面小跑着,见到李毅等人跟了上来,只得放慢脚步,快进宿舍区时,大声地喊了起来:“舒畅,舒畅!”

        一个在宿舍休息的女职员应声道:“舒畅早就病了,这会正躺在宿舍睡觉呢!”

        李毅问她道:“什么病?”

        那个女职员并不认识李毅,随口答道:“感冒发烧吧。很久了,前段时间天气太冷,她负责洗工作服和床单,连续洗了三个月,又没有热水,能不感冒吗?”

        李毅皱起眉头,连续洗了三个月的冷水衣服?那岂不是自己搬走后,她就开始洗衣服了?

        “同志,你们这里的工作服和床单,都是一个人负责清洗的吗?”李毅沉声问道。

        刘光明已经跟了上来,站在旁边,微微喘息,说道:“李县长,我们这里的工作服和床单……”

        李毅不等他说完,犀利的眼神瞥向他。

        刘光明心里一咯噔,马上就理智的闭上了嘴巴。

        那个女职员一听到李县长三个字,伸手掩住嘴巴,又放下来,向李毅弯了弯腰,叫道:“李县长好!”

        李毅嗯了一声,语气一缓,说道:“同志,你不要拘谨,请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这个,那个……”女职员手足无措的站着,看看李毅,又看看刘光明。

        刘光明官职虽小,但县官不如现管啊!刘光明可是招待所的一把手,李毅在这里,他跟一条虫似的,一旦李毅离开,那他就生龙活虎,威风凛凛啊!由不得她不害怕。

        李毅冷笑道:“刘所长,怎么了?你这小小的县招待所里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刘光明叫苦不迭,对那个女职员大声道:“你结巴了啊?李县长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快回答啊!”

        女职员连忙说道:“李县长,我们这里的工作服和床单以前是怎么洗的,我也不晓得。我是新来的。”

        从她怯懦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这话中的水分有多重。

        李毅并没有为难她,瞪了刘光明一眼,问那个小玉道:“小玉同志,你说吧。我记得你跟舒畅同志是好朋友吧?”

        小玉怯怯的望了刘光明一眼,说道:“工作服和床单以前是有专门的保洁工负责的,一般都是一些粗手粗脚的农村老妈子,她们一般都不畏冷水。而且,太冷的时候,还会掺杂热水洗。”

        李毅的脸色更加阴沉,问道:“那么,为什么轮到舒畅同志去洗衣服和床单了?她不是楼层服务员吗?”

        小玉摇头道:“李县长,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我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啊。”

        李毅缓缓偏过头,看向刘光明:“刘光明同志,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嘛?”

        刘光明啊啊了两声,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现在正是乍暖还寒的春季,他额头上却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迎着李毅阴沉的脸容和杀人的眼神,刘光明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李县长,这个都是革命工作嘛,分工不同而已,洗衣服的工作,也是需要人去做的啊……”

        李毅眉毛一扬,当场就要发作。

        小玉很会看人眼色,连忙低声说道:“李县长,我们还是先去看看舒畅吧。”

        李毅重重的冷哼一声,说道:“小玉,你前面带路。”

        走进一间层高很低的房间,李毅眼前顿时一暗。

        这间房间原本是有窗户的,但被两张双层铁架子床铺给挡住了,房里没有开灯,房间里就显得十分的昏暗。

        李毅慢慢的适应了房间的黑暗。

        小小的的房间里,摆满了双层单人床,房间中央,摆了一张木桌子,漆迹斑驳,有些年代了。

        除开这些东西外,空隙仅够一人过身。

        小玉走到一张双层床前,伸手推了推上铺睡着的一个人,轻声喊道:“舒畅,舒畅!李县长来看你了!”

        李毅看到一蓬乱乱的枯发露在外面,床上人整个脸都埋在被子里。心想这是舒畅吗?那个活泼可爱,一头乌发的舒畅?

        “嗯?”床上的病人发出一声轻轻的哼声,显然意识有些模糊,并没有听懂小玉说的话。

        刘光明喊道:“舒畅,李县长来看你了!你快起来啊!感冒而已,谁没有过啊?有这么严重吗?”

        李毅走到床前,轻轻问道:“舒畅,你还好吗?”

        舒畅听到李毅的声音,有如吃了一副灵丹妙药,人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呢喃道:“李县长,真的是你啊?”

        李毅笑道:“当然是我啊!呵呵,忽然想起你,就过来看看,你身体怎么样?要不要上医院去?”

        舒畅强打起精神,却不肯露出头来,只道:“李县长,你们先出去,我起床来洗个脸再去见你。好吗?”

        李毅知道女人都爱美,现在的样子肯定不喜欢被外人看见,便理解的笑了笑,说道:“好,那我就在外面等你。”

        众人都退了出来。

        李毅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问道:“刘光明同志,你们所里对员工的待遇是不是可以稍微提高一点?刚才我数了数,这么小一间房,要睡十二个人啊!”

        刘光明道:“李县长,我倒也想给她们改善生活条件,可是财政不允许啊!这些宿舍,还是五十年代修建的,那个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再说了,现在外面打工的,哪个厂里不是睡集体宿舍啊?哪个宿舍不是睡八个人或者十二个人啊!”

        李毅道:“住房条件无法改善,但这个住房环境可以稍微弄好一点嘛!那房里湿气太重了,又终年见不到阳光!还有这外面,你看看,都乱成什么样子了!”

        刘光明道:“是,李县长的指示,我们县招待所一定遵照执行,一定克服困难,改善职工生活环境。”

        听了这种没有营养的官面话,李毅回以轻轻一哼。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来,舒畅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