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5章 奇怪的官员评分表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5章 奇怪的官员评分表

    作品:《官路弯弯

        听完李毅的话,众人都陷入了深思。www.00ksw.org

        李毅笑道:“大家不必急着回复我,可以回去想清楚,随时来找我,或者找乡镇企业改制小组的同志都可以。”

        一个敦实的精壮汉子问道:“李县长,这个临沂煤矸石制砖厂,是由政府控股,还是由我们民营企业主控股?”

        李毅认得他,这个人叫胡朗,是临沂县最大的民营制砖厂的老板,冲他点点头,说道:“政府不会投资,更不会控股,我们只为你们的企业发展和成长提供合适的土壤和环境,能让你们在市场的大潮中冲击到更高的顶点。”

        胡朗道:“除了我们在座的这些人外,政府还会邀请其它投资商入股吗?”

        李毅道:“会!所有的临沂人都可以入股!当然也欢迎临沂县以外的投资商入股。”

        胡朗说道:“政府在这方面,会有些什么优惠举措?”

        李毅说道:“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这个企业将被打造成为临沂县龙头乡镇企业,政府方面,会为这家企业保驾护航,所有的政策和优惠,都会向它倾斜。”

        胡朗想了想,第一个举手表态说道:“李县长,我同意入股!”

        胡朗是临沂制砖界的老大,他率先表态同意,有些持观望态度的企业家也就有了参照物,纷纷表示同意入股。

        只有三家小企业,因为是家族兄弟合伙开的,这次会议只来了一个代表,难以决断,要回去商量之后才能做出决定。

        这个结果已经达到了李毅的预期。

        前期工作完成之后,后面的事情就丢给了乡企改制小组去办,李毅画好了框架,他们只需要按照大纲去完善就行了。

        领导者劳心不劳力。既要放会放权,又要学会收权。

        李毅虽然把办事的权力下放给了乡企改制小组,但这个乡企改制小组的人事大权和财务大权,却紧紧抓在李毅自己手心,只要牢牢掌握了这两项权力,就不怕手下这些人蹦达到哪里去!

        这天,朱枫来到李毅办公室里,踟蹰了良久,才开口说道:“李毅,承包商和下面的同志,总往我那里送东西啊!这些东西,我收还是不收?”

        李毅停下笔,套好钢笔的笔帽,抬头笑道:“是什么东西?”

        朱枫道:“有烟,有酒,还有钱。”

        李毅道:“你是怎么处理的?”

        朱枫道:“钱呢,我没敢收,退了给他们,他们也拿走了,但是烟酒这两样东西,他们都坚持要留给我。我拿了吧,怕违反纪律,不拿吧,又怕伤了同志们的心,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啊!”

        李毅呵呵笑道:“你处理得蛮不错嘛!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友,干部也是人,正常的人情来往还是必要的嘛,只不过,不要违法犯罪就行了!”

        朱枫道:“这个度不好把握。你平常是怎么处理那些东西的?”

        李毅笑道:“我啊,根本就没有人敢送东西给我。因此,我也就没有你说的那些烦恼。”

        朱枫道:“我现在也明白了,不只送礼的要为怎么样送出礼物而烦恼,收礼的人也要为怎么收这个礼物而伤脑筋啊!既然大家都烦,为什么大家都要送呢?李毅,你又是怎么做到不收礼的?”

        李毅呵呵笑道:“礼多人不怪,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了,要改变十分之难啊。你托人办事,总不能空着手前去求情吧?至于我为什么没有人敢来送礼啊,还得从我初到临沂时说起。”

        朱枫道:“有什么故事?快说来听听,我也好学上一招半式的。”

        李毅道:“我刚到临沂时,分管工作刚刚议定,每天都有很多人跑到我的住处去送礼。那时,我还住在招待所里,所里给我安排了一个专职服务员。我就吩咐她,叫她帮我挡驾,而且,谁来过,就把谁的名字和单位给我记下来。”

        朱枫点点头:“记下来后,又做什么用呢?”

        李毅从抽屉里翻出一张表格来,看到这表格上面娟秀的字体,顿时想起舒畅那小妮子。那天晚上,自己梦魇中把她当成了郭小玲,抱在怀里恣意爱怜过一番,那水蜜桃般的酥胸,捏在手中的舒服感觉,此刻仿佛从这些字里行间跑了出来,重现在他手中。

        朱枫凑了过来,看了一眼,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李毅递给他看,说道:“这是来给我送过礼的人员名单,我叫她都记了下来。”

        朱枫接过去看了看,问道:“这后面的数字是什么意思?打分?”

        李毅道:“是啊,每个人,每来一次,我就扣他十分!如果分数低于60分,那么,这个人在我眼里就是不及格的了!我以后就再不会重用他,有什么好事时,我也会优先考那些得分高的。”

        朱枫笑道:“分数最高的是梁宁帆?这不是经开区的梁副主任嘛!呵呵,90分啊!不错了!难怪能当上你的副手。”

        李毅笑道:“宁帆同志只来送过一次礼,被我拒绝后就再没有来过。”

        朱枫看得饶有趣味,边看边说道:“大部分是70分和80分啊!还真有人低于60分?这个人现在还在任上吗?”

        李毅淡淡地道:“早就被我发配到下面乡镇去了!”

        朱枫摇头道:“这也欠妥啊,李毅,你想想,人家三番四次向你送礼,证明人家是真心投靠你,也是真的有事情要求到你,你却拒人于千里之外,还弄这么一个破表格,把下属分成三六九等,这不是太伤人心了吗?你怎么去团结下属呢?”

        李毅道:“这个表格,我只是做一个参考,我真的要用一个人,或者是动一个人时,这个人的实际工作能力和业务能力,我也会做一番调查。就拿宁帆同志来说吧,当时比他业务能力较强的起码还有三个人选,但是,因为那三个人选在我这份表格上的分值太低,我就放弃他们了。

        一个干部,与领导之间,适度的交往,送礼,都是必要的,领导也是人,你不露露脸,领导认得你是谁啊?可是,如果一心只知道钻营,偷奸耍滑,那就对不起了,这种人,你能力再强,也是不合我胃口的。”

        朱枫道:“你弄这么一张表,就能把他们吓退?问题是,他们也不知道你弄了这么一个怪物啊!”

        李毅道:“我叫那个服务员,在适当的时候,点醒他们,说我弄了这么一张表格。那些送过几次礼的人,吓得再也不敢上门了!”

        “哈哈!”朱枫大笑道:“李毅,你也太损了!这一招看起来还真的很管用啊!不过,这种招数,也就你这种大领导用起来才顺手顺心,我本来就是一个小科员,还敢跟人家去评分?”

        李毅笑道:“我这个方法,的确也有不足之处,因为在你拒绝别人的同时,也为自己关上了一扇窗。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总而言之,你自己把握好度就行了,千万别踩底线!那是玩火**啊。”

        朱枫笑道:“你放心吧,我现在又不缺钱用,贪那点钱做什么?都说官场是座金字塔,我的人生目标,就是沿着弯弯曲曲的官路,在金字塔上越爬越高!”

        李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朱枫这个老同学,有些偏执狂啊!这样的人在官场上行走,是福还是祸?

        他忍不住忠告道:“朱枫,人们只知道金字塔的底部,人是最多的,却不知道金字塔的地下面,埋葬掉的人更多!相信你也知道一个数字,长城底下,埋葬了数百万的冤魂!”

        朱枫眼皮跳了跳,自然明白李毅话里的含义,呵呵笑道:“我也就发两句豪言壮语,升官这种事情,听天由命吧!”

        想了想,朱枫又笑道:“李毅,我还有一个疑问,那些从来没给你送过礼的,你怎么看?”

        李毅淡淡地回答道:“连礼都不会送,我会注意他吗?”

        朱枫哦了一声,深有感触。

        朱枫走后,李毅拿着那张表格看了看,忽然想起那个叫舒畅的小姑娘,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自己年后就搬到宿舍来住了,招待所那边再没有去过。想起舒畅年前曾经跟自己说起过,想继续过来给自己当服务员,自己却连一句告别话都没有留给她。

        虽然说自己是领导,要离开招待所,也用不着跟一个服务员去道别,但是舒畅这小丫头对自己还算蛮有情义的,在一起生活了近一年时间,多少也有些友情吧?

        下班后,李毅并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吩咐钱多,开到招待所去。

        钱多这家伙,也是个多情的伤心人,上回,他再到桑榆家乡去了一次,这一次,他是打定主意前去求婚的,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就来做个了结吧!

        从西川回来后,钱多整个人就跟蔫了的黄瓜似的,原本话就不多的他,更加的沉默寡言了。

        李毅不用猜也知道,势利的桑家人,肯定拒绝了钱多的求婚。

        据钱多后来说,桑榆那个女人,也不知道是否真心爱过他,反正是忍屈含泪跟他分了手,说了一些配不上他之类的狗屁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