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1章 思有邪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1章 思有邪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踏进司婧家门后,有一丝的犹豫,还以为她会在家里开一个生日派对呢,没想到只请了他一个人。www.00ksw.org

        司婧正在布置餐桌,鲜红的玫瑰插在花瓶里,包装精美的蛋糕摆放在桌面上。

        “李县长,你来了!”司婧打开门的刹那,看到李毅站在外面,莞尔一笑,迎他进去,说道:“我中午就把菜都切好装了盘,现在只要炒一下就能吃,你先坐一下。看电视吗?”

        李毅摸了摸下巴,问道:“你弟弟没有来?”

        “他要上课。”司婧笑道。

        “哦。你没有请局里的同事?”李毅在沙发上坐下。

        司婧打开电视机,笑道:“请了几个同事,可能要过一会儿才来吧。”

        李毅神情一松,笑道:“哦,你去忙吧,我看一下球赛。”

        门是虚掩着的,当菜香四溢时,门被推开,走进来几个县财政局的同志。

        他们一见到李毅在场,都哎哟了一声,慌忙上前来见礼。

        李毅只得起身,跟他们一一握手,搞得跟办公室会见似的。

        李毅淡淡笑道:“大家都请坐啊!”说完后觉得不妥,搞得自己跟主人似的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同志看着桌面上的蛋糕,笑道:“我就说嘛,我们只要带张嘴来吃就行了,鲜花和蛋糕自会有人准备的嘛!”

        李毅认得她是县财政局的副局长陈清凡,微一怔忡,再看大家望向自己的眼神,明显不同了,这才醒悟过来,敢情他们都以为这两样东西是自己买给司婧的?

        蛋糕也还罢了,可是这鲜红的玫瑰,却显得极端的暧昧了。

        李毅嘿嘿一笑,指着桌面上的东西说道:“这些东西……”

        陈清凡笑道:“是李县长买给司局长的?司局长真是好福气啊!呵呵。”

        司婧从厨房出来招待同事,听了这话,瞄了李毅一眼,没有解释。

        当着司婧的面,既然她没有主动坦白这些东西的来历,李毅也不好说是她自己买的了,那会让她在同事面前没有面子。

        这么漂亮的妞过生日,居然没有男士送鲜花和蛋糕,这对女人来说,多少有些丢脸吧?

        或许,这一切,她都是有意为之吧?

        知道李毅不会主动买这两样东西,她自己却先行买好了,摆放在家里。有意造成一副有人送给她的假象。

        至于别人要怎么猜测,她怎么管得着呢?李毅又怎么好意思去怪她呢?

        真是有心计的女人啊!不过,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她就算耍一点心计,似乎也无可厚非吧?

        陈清凡等人都掏出红包来,塞给司婧,说了一些祝她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之类的祝福话语。

        李毅暗暗叫苦不迭,既然答应人家来吃生日宴会,怎么能不准备礼物呢?

        连红包都没有准备啊!

        原来以为就是普通朋友过生日一般,大家聚在一起,热闹热闹也就罢了,却没有想到,这官场中的生日,哪有那般随便的?

        司婧笑意盈盈地道:“大家都坐,先吃一点瓜子花生,饭菜一会儿就好。”

        陈清凡道:“今天你是寿星,怎么能让你下厨房呢?李县长,你说是不是?”

        李毅刚才那些鲜花蛋糕的事情还没有解释清楚,这又添了新的乱子。

        陈清凡仗着自己是老资格,现在又是下班时间,说起话来也就有些没有忌讳,拿话来激李毅。

        李毅心想自己正好没有带礼物,就展露一手厨艺,当是送给司婧的生日礼物了吧!

        于是,他笑着起身,说道:“寿星,你今天就安心坐着等吃吧,我去煮菜!”

        司婧连忙道:“这怎么好意思啊!李县长,怎么能麻烦你去做菜呢!”

        李毅径直往厨房走去,笑道:“我许久没有下过厨了,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手艺啊!做得不好吃,大家可要多多担待。”

        陈清凡笑道:“我们这些小干部,若不是搭帮司局长的福气,哪辈子能吃到县长大人亲手做的饭菜啊?李县长今天就算做出一锅夹生饭,我们也要拼着肚子把它吃下去!”

        大家哄然叫好,气氛一下子就热烈起来,跟刚进来见到李毅在场时判若两样了。

        司婧跟着李毅进了厨房,低声道:“李县长,今天委屈你了,我不知道他们会这般八卦。”

        李毅笑道:“我两手空空而来,这餐饭,就当是送你的生日礼物吧!”

        司婧道:“这个礼物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收到的最珍贵最值得纪念的礼物!我真舍不得吃,想把它供起来,时常看上几眼。”

        李毅瞥了她一眼,笑道:“你以为这是御赐的呢?还供起来!这饭菜供久了,还能吃吗?呵呵,你这张嘴巴啊,还真甜!”

        司婧忽然调皮的伸了伸舌头,说道:“你又没尝过,怎么知道我的嘴巴是甜的?”

        看着那瓷白的细牙和鲜红的舌头,李毅心神一荡,做了个吞口水的动作。

        司婧咯咯笑道:“李县长,你思有邪了!”

        李毅瞪眼道:“快出去陪你的同事吧!我这里不需要你,碍手碍眼的!”

        司婧嘻嘻一笑,右手食指拄着下巴,说道:“同事送了红包,我是要回礼的,可是,李县长,你的这份礼,我怎么回呢?等你生日那天,我也跑到你家去帮你做一顿饭菜?”

        李毅道:“拜托,千万别,我未婚妻会吃醋的!”

        司婧表情明显一滞,讶道:“李县长,你年纪轻轻的,就订婚了?”

        李毅淡淡地说道:“是啊,年前就订婚了。”用眼角的余光看她的反应。

        司婧微微有些失望的表情,被李毅看在眼里,心想她果然对自己有些意思?今天说出有未婚妻的事情来,正好绝了她的念想。

        不料司婧眼睛里闪过一抹异彩,促狭地一笑,说道:“李县长,既然我上门去帮忙做饭回礼,已经是不切实际了,那我就当场回了礼吧!”

        李毅扭过头,看着她:“怎么回礼?”

        司婧笑道:“你先闭上眼睛。”

        李毅手中拿着锅铲,笑道:“你想搞什么名堂啊?”

        司婧有些撒娇似的说道:“今天我是寿星,我最大,你必须要听我的。”

        李毅道:“好好好,我闭上眼!”说着,真的闭上了眼睛,忽然醒悟过来时,嘴唇上已经被司婧印上了轻轻的一个吻。

        一股淡淡的体香袭入李毅鼻子里,他睁开眼睛,司婧却咯咯一笑,转身跑开了。

        “这……”李毅苦笑着摇摇头,心想重活一回后,怎么艳运不断啊!

        哪个捣蛋鬼在捉弄我不成?

        这想法要是被好心帮他忙的黑白无常得知了,多半能气得吐血!

        世间罕见的桃花运给了你,你还在这里编排小鬼的不是?

        司婧来到外间,同事们都赞叹着说,司局长,你可真有福气啊!交了李县长这么好的男朋友。

        司婧既不反驳,也不承认,只是笑道:“你们别乱说!”

        陈清凡道:“你放心,我们都是你的铁杆,你和李县长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到外面乱说的。”

        司婧呃了一声,有些跟不上陈清凡的思维,随即嘻嘻一笑,说道:“你们别乱猜测了!”

        陈清凡道:“哟,司局长,你还想隐瞒呢?说句你不爱听的,你这么年轻,就坐上了这个位置,还不是得了李县长的提携?从这件事情上,我们就能猜测个**不离十了!”

        司婧淡淡笑道:“大家吃瓜子。”

        菜都是切好装盘的,炒起来风快的,李毅炒好后,喊司婧进来,一起把菜端了出去。

        看着这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陈清凡等人自然不吝溢美之词,确实的又把李毅夸了一通,直把李毅夸成了天上少见地上仅有的五好男人,说谁嫁了他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份。

        李毅没想到这些老同志如此健谈,尤其是发现李毅没有拿捏县长架子后,这些同志更是百无禁忌,在酒宴上什么话都敢说出口。

        吃完饭,吃蛋糕时,不知谁喊了一声砸寿星,那些只吃了一两口的蛋糕就都向着司婧脸上砸过来。

        司婧尖叫一声,轻巧的一跳,躲到了李毅身后:“李县长救命啊!”

        李毅来不及开口,几块蛋糕一齐砸了过来,把他砸了个满头满脸。

        同事们哈哈大笑着,陈清凡直夸李毅懂得怜香惜玉。

        司婧看着李毅一脸的蛋糕,捧着脸笑弯了杨柳细腰。

        李毅眼睛被蛋糕盖着,一时睁不开眼,伸出手道:“司婧,还不快去拿毛巾给我擦擦!”

        司婧笑道:“我带你去洗洗吧,来!”伸出柔软的小手,握住了李毅的大手,往洗手间走去。

        陈清凡向同事们使了个眼色,笑道:“大家都闹够了,也该回去辅导孩子功课了!走了吧!”

        大家发出一声长长的哦声:“走吧!回家教孩子学习去。”

        司婧还想出来相送,他们早就一窝蜂似的出了门,陈清凡最后一个出去,顺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嘭的一声轻响,门板和门框来了一个亲密吻合。

        喧哗散尽,热闹消去,只剩两个人的房间,顷刻间显得格外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