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5章 攻守同盟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5章 攻守同盟

    作品:《官路弯弯

        郑春山眼见奇招凑效,得意的瞥了李毅一眼,心想:“小子,你继续装你的淡定吧!我看你能淡定到几时!”

        李毅同志眉毛一扬,闪过一抹冷笑。www.00ksw.org

        跳梁小丑,在所多有!

        郑春山清清嗓子,继续对李毅的炮轰。

        “同志们,我听外面有人在传言,财政局里那几十万款子,已经少了二百万!这乡企改制还没有看到影子呢,就平白无故的少了二百万了!这件事情,难道不值得我们大家深思吗?”

        孙正阳说道:“春山同志,你从哪里听来的言论,无根无据的事情,不要乱说,有伤同事之间的感情。”

        李毅马上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孙正阳一眼。

        孙正阳这话,看似为李毅澄清,其实是在指使郑春山,叫他摆出证据来!

        其心可诛!孙正阳怎么会对自己发难?难道他见不过自己太过强势吗?

        这也是常理之中,哪个县长愿意有一个跟自己平起平坐,甚至还更强势的副手?

        郑春山果然精妙领会了孙正阳的话里含义,说道:“这话可不是我胡谄的,我也是听几个同志闲聊时说起的。这几个同志是县财政局的老同志,绝对不会信口开河,我当时为了维护县委的声誉,还警醒过他们,叫他们不要乱说话,但他们拍着胸脯保证,说自己所言,句句属实,绝对不会给领导身上泼污水。”

        孙正阳道:“当初这笔钱下来时,我曾经向财政局打过条子,要他们批一点钱出来,把教师工资给发了,但司婧同志说,除非李毅同志开口签字,否则一律不给钱!呵呵,司婧同志这关把守得真严啊!连我这个县长都要不到钱啰!”

        郑春山道:“是啊,现在财政上的钱,也只有李毅同志能够动用,这笔钱不见了,那就肯定是李毅同志弄没了的!”

        常委们听着孙正阳和郑春山的对话,人人心中存疑。

        财政局那笔钱管得严,众人都知情。陈凯明在常委会上更是严厉指出过,不得动用这笔专项资金。

        怎么转过身子,这笔钱就无故失踪了?

        陈凯明微讶,问李毅道:“李毅同志,这件事情,你可知情?”

        李毅说道:“陈书记,我知道,这二百万,是我动用的。”

        郑春山马上冷笑道:“大家瞧瞧,我没有说错话吧?某些人就是这样,对待同志那是秋风扫落叶般无情,对待自己却是春风潜入夜,搬钱细无声啊!”

        宣传部长席如松跟李毅一向走得近,此时声援李毅道:“或许李毅同志有急用吧!我们且听李毅同志说说这钱的去向。”

        郑春山道:“急用?县委书记和县长要发工资,还不急?他都舍不得拿出来花,现在能有什么事情,能急得过发干部工资的?分明就是挪用!”说到后一句话时,郑春山重重的敲了一下桌面。

        这话把陈凯明和孙正阳拉向他那边。

        陈凯明和孙正阳都点点头,显然很同意郑春山的话。

        孙正阳道:“这事情有些异常。二百万资金啊!那可不是小数目!够我们全县一个多月的财政收入了!这要是被人贪污挪用了,绝对够得上枪毙十次了!”

        众常委都是一凛,心想孙县长好大的火气啊!

        以前他跟李县长不是挺和气的吗?经常帮着李毅说话,现在怎么变得磨刀霍霍了?

        李毅却是明白孙正阳的转变。

        孙正阳一定以为,市长杨烈之所以被纪委调查,是李毅在里面搞的鬼。

        省里那里常委会上的事情,已经传入了孙正阳的耳朵里,当时李毅在场的传言,更加佐证了孙正阳的猜测。

        孙正阳虽然为了避嫌,跟杨烈划清了界限,但是并不代表他不记仇。

        杨烈对他有知遇之恩,提拔之德,现在杨烈被李毅给害了,孙正阳心里肯定会恨上李毅。

        加之在县政府这边,李毅的权势日益增大,不但开发区孙正阳伸不进手去,连体现县长最大权威的财政局,也一度被李毅控制。

        孙正阳想联合其它常委,制衡李毅,也就在常理之中。

        二百万不是小数目,常委们都看着李毅,想听他的解释。

        陈凯明语气严厉地说道:“李毅同志,当初说要专款专用,不也是你的主意吗?现在怎么回事?你必须给常委会一个解释!”

        李毅淡淡地说道:“这两百万,我划到了县交通局账户上。”

        众人都是一惊,郑春山发出一声果然如此的冷笑。

        陈凯明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仿佛一个少女,纯洁的感情受到了纨绔子弟的戏弄,有些脸红。

        他曾经是被李毅说的那番大道理打动,并且力挺李毅的。

        现在,李毅却轻易的把两百万给划走了,而且没有跟他这个一把手商量过,也没有跟常委会报告过!

        陈凯明顿时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

        他皱眉问道:“李毅同志,这是怎么回事?你划两百万到县交通局,做什么用?”

        李毅说道:“这个事情,我一直想跟常委会通报一声。只是最近被开发区的事情给拖住了,没顾得上。趁着这个机会,我就把这个事情向大家做个汇报吧。”

        郑春山立马机关枪似的抢先说道:“我们抓住你的把柄了,你就懂得向常委会做报告了,以前怎么没见你做过报告啊?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划进县交通局账户了?”

        李毅不紧不慢地说道:“春山同志,你可以找财政局的司婧同志和和交通局的刘怀勇同志前来对质!这些钱都是有账可查的,什么时候出的账,什么时候入的账,两个局里的财务都会有记录!再不行,你可以去调银行的转账记录查看!看看有没有一分钱,经过我李毅之手”

        陈凯明摆摆手道:“大家都冷静点,话不说不明,理越辩越清。李毅同志说那两百万存入了交通局的账户,而郑春山同志又有些不信任,那这样吧,我们这就请财政局和交通局的两个负责人前来列席会议,当面澄清一下。县委办的同志,麻烦你们通知一下司婧同志和刘怀勇同志,请他们到常委会议室来。”

        县委办的工作人员马上前去打电话通知两个局的负责人。

        司婧接到电话县委办打来的电话,说要她前去参加正在召开的常委会,稍微一想就明白过来,可能是两百万转账的事情,在常委会上起了争执。

        李毅肯定又被人诟病了!

        她准备好相应的材料和报表单据,这才赶往县委大楼。

        县委常委会议室里,争执还在进行。

        李毅再次把话题拉回到经开区公安分局的人事问题上来,说道:“在等两位局长大人到来之前,我们还是先谈谈先前那个问题。我说要换掉经开区公安分局的人选,并不只是指廖德阳一个人!在这里,我向各位常委通报几个事情!我不知道大家最近有没有到经开区去视察过工作?如果有同志去过的话,一定也听到了相关的消息。”

        陈凯明道:“最近事多,还真没有去过那边,怎么?经开区出什么事了?”

        李毅慢慢地把近日来发生在经开区的事情说了一遍,着重说了饭店被砸和厂子被偷盗事件。

        郑春山听了,嘿嘿一笑,说道:“这就好笑了,李毅同志,你才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吧?开发区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应该由你这个开发区的党政一把手负总责啊!你怎么可以这般无耻,把自己的责任,推诿给公安分局的同志呢?这种作风,是要不得的!”

        李毅硬声道:“春山同志,我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该我负的责任,我从不推诿!这两件事中,我想请各位同志看看公安分局的表现!饭店事件中,事主打完报警电话差不多半个小时,警方才赶到!而事发地点离警局只有不到五分钟路程!”

        李毅语气一顿,看了一眼郑春山,凛然说道:“如果当时真的发生了流血冲突,半个小时能发生多少事情?简直不敢想象!这还是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吗?靠他们,能保护开发区人民群众的安全吗?”

        组织部长解明珍说道:“这样的人,怎么当人民公安的?怎么保证人们群众的平安?看来,蛇无头不行,政法委书记的人选,必须尽快定下来才行!”

        席如松点头同意:“将熊熊一窝啊!公安经开分局如此行政不作为,即是一种严重的渎职行为!”

        这两个人,十次有九次倒是支持李毅,隐隐之中,与李毅形成了三人间的攻守同盟。

        李毅继续说道:“刚才春山同志提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廖德阳同志寻牛,这件事情是真的,但是他有没有受伤,我不清楚。那天,正好是园区八家厂子被群众围堵的日子,至于为什么围堵,我在前面已经说过了,这里就不再表述。那天的情况有多危急?在场的同志都看得明白,群众和工厂保安,只差一点就打上架了!”

        李毅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个时候,公安分局的人在哪里?我和县公安局以及县武警中队的同志赶过去时,事情已经发生四十多分钟了,而整个公安分局的人,没有一人到场,悉数找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