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3章 找牛也是一门特长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3章 找牛也是一门特长

    作品:《官路弯弯

        几个谈话的局长一听到李毅说话的口气不对,马上识趣的告辞。www.00ksw.org

        李毅冲他们点点头,看着他们出门走了,语气一厉,对着电话说道:“我马上赶到,你们务必控制住局面!”

        “是,李县长,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顶住。”梁宁帆下了保证。

        田源正好拿了一份报表进来,看到李毅布满寒霜的脸,打了一个机灵,小心的问道:“李县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李毅升正处级后,原本可以配备一个专职秘书,县政府办公室已经向他提出过这个问题,但是李毅觉得没有必要,就一直没有答应。田源还是李毅的文字秘书。

        李毅道:“田秘书,你来得正好,你马上打电话给县安公局,叫他们赶紧派人到经开区去,那边有市民围攻厂区。”

        田源微微一惊,心想难怪李县长这么着急上火,原来是出了这等大事情,恭敬的应了一声:“好的,李县长,我这就打电话。”

        李毅已经起身,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给钱多备车。

        田源打完电话给县公安局后,想了想,拨通了经开区办公室的电话,问了问那边的具体情况,听说有数百个村民,分成很多部分,分别堵住了七八个厂子的大门口。

        田源心想这么大的场面,单靠县公安局能够出动的警力,只怕难以镇住场面,于是自作主张的打电话给临沂县武警中队,以李县长的名义,发了一道命令,叫他们派人去经开区支援。

        李毅赶到闹事厂区时,场面已经失控了,梁宁帆再拼命,也只有一个人,挡得了一家工厂的大门,挡不住另外几家厂门口。

        其它副主任和管委会委员们,有的胆小怕事,不敢站出来说话的,有的就算站出来了,也只是毫无意义的挡在市民和厂门之间,说几句没有营养的话语,有的干脆生气的恐吓市民,叫他们不要闹事,公安局的马上就到,会抓他们进班房。

        群众从来就不是被吓大的,你越是吓他们,他们反而仗着人多,越发的不惧怕你,闹腾得更加凶火。

        场面最失控的是梁宁帆顶力守住的那家肉联厂,肉联厂丢的冻肉很多,金额比较大,抓住盗贼后,打得最是凶猛,肉联厂的工作人员,力气大,又天天与血腥为伍,个性比较急躁,下起手来,没个轻重,把两个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子打成了重伤。

        伤员的家属们抬了伤员,摆在肉联厂的门口,叫嚷着要肉联厂交出打人凶手。这些人都是临沂县本地人,亲戚关系错杂复杂,家里有人被打,马上就组织起五六十人的队伍,围堵在肉联厂门口。

        肉联厂方面,刚开始还派了一个公司的经理出来,跟家属们理论,说他们打的是小偷,打了也就白打了,没有交给派出所处理,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如果你们再这般闹事,肉联厂就要诉诸法律,把那些小偷全部抓起来。

        家属也有理啊,你们说抓小偷,有什么证据?既然是抓了小偷,为什么不送法究办?私自动刑,就是犯法!

        双方争执不下,家属中有人动手打了那个经理,经理怕吃亏,逃走了厂里,现在把大门给给关上了。

        问题是关上大门也不管用,家属们可以翻院墙进入里面。

        梁宁帆和几个管委会的同志,正苦口婆心的做这些家属的工作,叫他们不要犯法,擅闯工厂打人,有理也变成无理了,一切等公安机关前来处理。

        家属说道:“公安局的人肯定是帮他们工厂,哪里会怕我们平头老百姓?趁着公安没有来,打他们出口气再说!要去法院理论,也要先挣回面子来!人不能白白让他们打了!”

        梁宁帆说得嗓子冒烟,也没有用,几个男人不知从哪里搬了竹梯过来,架在院墙上,准备翻墙进去。

        李毅赶来时,这场“攻城战”正在上演,几个男人已经爬到了墙头。

        “都给我下来!”李毅高声喊道:“我是临沂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李毅!是经开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这里的事情,由我做主,你们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跟我提!不要知法犯法!你们跳下这座墙,你们就迈出了犯法的第一步!你们的家人和妻儿,就有可能眼睁睁看着你们进班房,你们白发苍苍的父母,就要给你们送牢饭!”

        李毅的话起了镇慑作用,家属们听说来了县长,也喊墙头上的家人下来。

        那些男人其实也不敢跳下去,因为肉联厂那边见到有人爬墙,几十个员工,在经理的带领下,已经准备了家伙什,站在厂区里面,只等上来的人一跳下来,就要猛揍。

        一个平头男子喊道:“我们就站在这上面,你有什么话,就这样跟我们说吧!”

        李毅说道:“我问乡亲们,你们为什么来堵人家的大门?”

        一个年长老者,张开没牙的嘴,颤抖着手臂,说道:“他们打了我孙子,我要找他们拼命!有种就把我这把老骨头打死在这里!”

        李毅问道:“大爷,他们为什么打你孙子?”

        老者道:“我不晓得!反正打人就是不对的!”

        李毅看了看那两个受伤的年轻人,走过去,先看了看伤势,两个人都是鼻青脸肿,身上污垢不堪。问道:“你们感觉怎么样?”

        一个受伤的少年答道:“四身都疼,肚子疼,脑袋也疼。”

        另一个哼哼了两句,没有说话。

        李毅道:“他们的伤势比较严重,必须马上送医院治疗!”

        一个穿绿衣服的妇女双眼哭得红肿了,说道:“哪里有钱去医院啊!我可怜的龙宝啊!长这么大,阿妈都舍不得打你一下!被那些没良心的打成这副模样了,叫阿妈怎么活呢!”

        李毅道:“这件事情,由政府出面来处理。你们控制住情绪,我把厂里的人叫出来,大家商量一下,先把孩子们送到医院去治疗。”

        这时,那个平头男子跳了下来,说道:“钱怎么算?”

        李毅道:“现在,我们先不管谁对谁错,对和错,自有公安和法院去评判,人既然是厂里人打的,那就先由他们垫付。到时责任划分清楚了,该怎么处罚,怎么赔偿,那就由司法机关来判定,你们说好不好?”

        平头男子道:“他们打了人,肯定是他们的错!”

        李毅道:“这位大哥,你的亲人被打了,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这般无法无天的闹下去,对你们的孩子很不利,万一他们受了什么骨折和内伤,拖延了治疗时间,那就会落下一辈子的毛病!那就害孩子一生一世了!当务之急,是先把孩子送去就诊,我们再来谈别的事情!如果你们同意我的办法,就请大家后退三米,我请厂里的负责人出来,大家面对面的谈判,好不好?”

        平头男子犹豫了一下,看看痛苦哀号的孩子,说道:“好!只要他们厂里肯送我儿子和侄子去看病,我就同意跟他们先谈谈看!”

        李毅点点头,对梁宁帆使了个眼色:“快去请肉联厂的负责人出来。”又对身边的工作人员道:“快打120叫救护车!”

        田源随后赶了来,轻声说道:“李县长,我已经通知了县公安局,另外还通知了县武警中队。他们应该快来了。”

        李毅点点头,说道:“田秘书不错!”

        田源悄悄的退在一边。

        不一时,警笛声大作,几辆警车和武警车相继赶来,武警和公安民警们飞快的来到事发厂区,在领导的指挥下,迅速的控制住了相应的闹事民众。

        姚鹏程和县武警中队的中队长杨冬松同志,走到李毅面前,向李毅报道。

        李毅跟他们一一握手,说道:“姚局长,杨队长,辛苦你们了。”

        姚鹏程和杨冬松异口同声回答:“为人民服务,不辛苦!”

        李毅阴沉着脸,对姚鹏程道:“姚局长,你们公安经开分局是怎么回事?出事情这么久了,还不见他们来人?”

        姚鹏程道:“报告李县长,我来之前,询问过廖德阳,听他说,经开区另外一个地方出了点事故,他们的警力都调到那边去了。”

        李毅眉毛一扬,冷笑道:“是吗?出了什么事故?”

        姚鹏程明白李毅的用意,说道:“听说是近郊一个养牛户,跑丢了五头牛,民警们都派出去找牛了。廖德阳同志还请示过我,是不是应该赶回来。我说不必了,你们就安心找牛吧。”

        李毅强忍下怒火,淡淡说道:“找牛也是大事,民众麻烦无小事嘛。廖德阳同志爱民如子啊!这种人待在小小的公安经开分局,实在是委屈他了,我个人觉得,街道办事处更适合他这种人发挥特长啊!”

        姚鹏程心想,李毅果然要拿这个廖德阳开刀了!

        廖德阳仗着是郑春山的人,对姚鹏程当这个局长,是不服气的,因此对姚鹏程也就是爱理不理,平常有什么事情,总是阴奉阳违。

        借李毅这只大手,整整这小子也好!不然自己要想在局里掌握大权,还真有些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