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0章 阿酷的传说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0章 阿酷的传说

    作品:《官路弯弯

        孙薇道:“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家伙不会躲到公安局去了吧?”

        沈歆瑶说道:“虽然没有躲到公安局里去,却藏身到查书记家里了。www.00ksw.org那几天,查书记天天都在外面主持工作,儿子在学校寄宿。只有他老婆一个人在家,她硬是没有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据说,阿酷在查书记家里住了三天才走!”

        朱枫道:“怎么可能呢?肯定是阿酷的手下为了神化自家的老大,故意放出来的烟幕弹。”

        沈歆瑶道:“你们别不信,阿酷临走时拿了他老婆的一绺头发,还偷了他老婆的一条底裤,第二天就把这两样东西寄给了查书记。整个西州市的政法系统,在那一天都被查书记骂了个狗血淋头!”

        李毅心想,这事情就算不是真的,只怕也**不离十。

        阿酷在查书记家里住了三天,那应该不可能,传说的成分居多。但要偷他老婆两样东西,一般的盗贼都能做得到,如果阿酷的身手真有那么厉害,还不是手到擒来?若是钱多去办,多半也能轻易成功。

        花小蕊想象力更加丰富,轻轻笑着说道:“会不会查书记的老婆被阿酷睡了三天?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

        沈歆瑶抿嘴笑道:“这就不晓得了。反正自那之后,阿酷在西州市里更加肆无忌惮,查书记投鼠忌器,怕阿酷跑到家里去伤害自己的家人,再也没有对阿酷进行过专项严打了!”

        朱枫冷笑道:“我就不信了,一个市的政法书记,对付不了一个流氓头子?”

        钱多淡淡地说道:“那要看是什么人,草莽之中多英豪,古代那些侠客,禁宫之中取帝首级的事情都有发生呢!”

        朱枫道:“那只能证明那个朝代的官方,太过无能了!一个人再强悍,终是肉身凡胎,怎么可能对抗政府之力量呢?”

        钱多冷冷一笑,并不作答。

        李毅说道:“这个问题,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这个阿酷,还是有些本领的。不然,也不会令西州警方这么头痛。”

        孙薇道:“问题是他们现在要转到咱们临沂来了,肯定是盯上了我们省级经开区这块肥肉,觉得有利可图,想到这边来发展黑势力。”

        李毅冷笑道:“只要他敢进来,我就要叫他有来无回!”

        沈歆瑶道:“李毅,这个阿酷,手段还不止我上面说的这些。”

        “哦?他还有什么本事?”李毅问道:“都说来听听。”

        沈歆瑶道:“我听说他有一手飞镖的绝活,有一次打黑行动中,一个公安同志瞄准他的大腿,准备开枪时,不料被阿酷发现,就扔了支飞镖过来,那个公安同志还没来得及扣下扳机,手腕就被那飞镖给射中了!”

        “有这么神奇吗?”孙薇瞪大眼睛问道:“那不成传说中的小李飞刀了!”

        沈歆瑶道:“当然啦,我也是听别人这么传的,没有亲眼目睹过。这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在西州这么久,连他的面都没有见过。这种人跟平常百姓的生活并无交集,市面上跟他有关的言论,都是传出来的,真正见识过他庐山真面目的,只怕并没有多少人。”

        李毅心想,练飞镖的人,世上很多,这项技能,并不罕见。

        既然传言说有个公安同志被阿酷飞镖所伤,这事情多半假不了。传言虽有加工的成分在里头,但总有几分根据的。

        沈歆瑶说道:“关阿酷,还有一桩传说,听说他不涉毒,跟天龙帮的那场战争,就是因为天龙帮派人到西州来贩毒,闯进了阿酷开的场子里,被阿酷的人抓了个正着,当场就把那天龙帮的手下打了个半死。天龙帮的老大震怒之下,亲自率领上百个兄弟,来到西州,叫嚣着要把阿酷给灭了。”

        李毅道:“沈小姐,你对阿酷的事情,知之甚详啊!”

        沈歆瑶笑道:“我们在电视台里,平日没事时,就坐在一起聊八卦,这些事情,都是听同事们说的。”

        孙薇问道:“瑶瑶,那后来他们两个帮派之间,谁赢了?”

        沈歆瑶摇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不管是谁赢谁输,反正阿酷就是那一战成名的。”

        花小蕊道:“肯定是阿酷赢了呗,不然,他还能在西州立足?”

        他们在这里讨论西州阿酷,那边的廖老板跟皮衣男子已经起了争执。

        廖老板是临沂县城人,在这里有些亲朋好友,也有一批酒肉兄弟,街坊四邻也都是他的老相识,因此并不怕事,这边一闹起来,马上就有十几个男男女女围了过来,声援廖老板。

        廖老板见有人撑腰,胆子更壮了,指着那个皮衣男子,大声喝斥,说再不付账,就要打断他们一条腿。

        对方人虽然多,但皮衣男子并不害怕,他咬定一条,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些人都是有家有业的,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因此,他一直十分放肆,一副不把这些临沂人放在眼里的架式。

        李毅看得有些奇怪,他们不过四个人,难道真的不怕临沂人动手打他们吗?他们到底有什么倚仗?还有,他们闹这一出,有什么目的?就是为了省几个饭钱?

        廖老板见说话不管用了,就伸手去推搡那个皮衣男子,抓住他的衣领,嚷叫道:“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再不给钱,休想囫囵个离开这里!”

        皮衣男子伸手一推,将廖老板推开,另外三个年轻人马上就围住廖老板,伸手推他,嘴里一边不停的叫嚣:“你想做什么?你想做什么?想打人吗?呃?想打架吗?”

        廖老板的朋友见状,有几个不怕惹事的就上前帮手,双方的人互相推搡,场面几乎就要失控。

        孙薇说道:“李县长,再闹下去,就要打起来了,这可是在经开区,影响不好。”

        李毅看了看时间,嘴角闪过一抹冷笑,说道:“从公安经开分局到这里,只有五分钟车程,算上他们出警的准备时间,顶多十分钟也该到了吧?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还不见踪影!”

        说着话,站起身子,往门口走去,钱多和孙薇都紧接着起身,跟了上去,花小蕊也只晚了一步,就反应过来,跟了上来。

        朱枫和沈歆瑶毕竟不是体制里的人,反应没这么快,等反应过来时,李毅他们已经走到门口了。

        李毅背负双手,冷声大喝道:“住手!”

        他这一声喊,中声十足,把两边的人都给镇住了。

        廖老板和皮衣男子正扭在一起,此时都望向李毅。

        皮衣男子下巴一扬,问道:“你又是哪根葱?敢来管我刀疤哥的闲事!”

        李毅平静地注视着他,冷笑道:“刀疤是吧?带个话给你们阿酷,趁早打消来临沂的想法!临沂只要有我李毅在,就绝不容许任何黑恶势力存在!不管他是什么人,见一个打一个,往死里打,打死为止!”

        刀疤左眼猛的一跳,松开了廖老板,哼声道:“原来你就是打掉帽子帮的李毅?呵呵,帽子帮算什么东西?能跟我们酷哥相提并论?你的话我会带到!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刀疤手一挥,领着三个手下就要走。

        “慢着!想走?先把饭钱付了!”李毅沉声说。

        刀疤掏出一叠钱来,显了显,讥刺的说道:“大爷我不是没有钱,我只是想逗你们临沂人玩玩!”拿出一张一百块钱的,丢给廖老板,大声道:“不用找了!多余的给你买药吃吧!”

        见他们要走,钱多上前半步,低声问道:“毅少,要不要教训他们一顿?”

        李毅没有表态。严格说来,这些人并没有犯法,饭菜钱也给了,没有理由不放他们走。

        钱多却已经明白了李毅的意思。

        刀疤得意的扬扬头,冲李毅竖了竖中指,意含轻蔑。

        但他的中指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不知从哪里飞出来一根竹筷,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他的中指,那根竹筷速度和力度出奇的快而且准,打中他的手指后,劲道不减,直接弹向他的面门,刀疤根本避无可避,正好打中他的脸颊。

        哎哟一声,刀疤只觉得右手中指完全失去了知觉,脸上火辣辣的,跟火烧一般的疼痛。

        他也是打过架的人,知道平常人是达不到这种力度的,惊骇的扫视一遍在场众人,握住右手,阴沉的剜了李毅一眼,一声不吭的挥挥手,低着头,灰头土脸的走了。

        廖老板拿着那一百块钱,说不出来是得意,还是失意,无奈的抖了抖手中的钞票,往收银台走去。

        这个时候,警笛声鸣响,一辆警用面包车开了过来。

        车子上跳下来几个民警,懒洋洋的走进店铺,领头的那个人打了一个哈欠,有气无力的问道:“哪个报的警?”

        收银员连忙说道:“公安同志,是我报的警,刚才有流氓闹事。”

        “流氓呢?”领头的民警问。

        “走了。”收银员如实回答。

        “那你们这算是谎报警情!念在你们初犯,就不跟你们计较,下不为例!”民警大摇大摆丢下这么一句,转身就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