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85章 深入浅出的关系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85章 深入浅出的关系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笑道:“你太高看我了,我一个常务副县长,虽然是高配正处级别,但在县党委里,哪里能有那么大的话事权啊?就算我想趟这个地阵雷,只怕一众常委也不会给我这个机会啊!”

        司婧吁了一口气,用小手拍了拍自己挺翘的酥胸。www.00ksw.org

        她笑道:“李县长,我还以为你真的想要搞精兵简政呢!哪怕你只是提出这个调子来,马上就会被人当靶子打个稀巴烂!”

        “哦,是吗?”李毅淡淡一笑。

        司婧:“我听说雁阳市下面有一个县长,锐意改革,想要精简机关工作人员,结果没到三天时间,就被调职到了一个冷衙门!可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啊!前车可鉴啊!”

        李毅的眼光随着她洁柔的玉手在她身上移动,想起那天晚上可能存在的美妙,就一阵阵的暗悔,如果那天晚上真的跟这个尤物发生了什么深入浅出的关系,而自己却全然没有相关滋味的记忆,那不是太可惜了吗?

        司婧发现李毅目光的异样,并没有抵触,反而大胆的瞄了他一眼,极尽妩媚风情。

        李毅丝毫不为所动,收回目光,没事人一般,踱步至椅子坐下,淡淡地说道:“司婧同志,你对财政体制方面的认识很深刻,专业知识掌握得非常扎实,值得表扬啊!我建议你可以组织财政局的相关同志,对咱们县的财政体制改革,进行切脉,找出病症,对症下药,求一剂良方出来。”

        司婧眨着眼睛问:“这算是李县长交给我的任务吗?”

        李毅笑道:“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话锋一转,说道:“节流的事情,不是我现在能操心的。我现在只想开源,把咱们县的整体经济提上去,工业发达了,农业产业化了,农民口袋里都有钱了,我们的财政税收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

        司婧道:“那我就听李县长的话啰。不管是谁来问我要钱,我都推到你身上来。”

        李毅点头道:“你的压力会很大,你要有思想准备。”

        司婧笑道:“从接到那几百万开始,我就做好准备了。”

        李毅心想这真是一个七窍玲珑的女人。

        在权益面前,某些人做出来的反应,超过了李毅的预计。

        陈凯明连发几道命令,但县财政局都用李毅当挡箭牌给拦了回去。他派秘书拿他批字的条子去找司婧,司婧也是咬紧钱袋子,一律不给钱。

        这一来,可就惹火了这个临沂县的一把手。陈凯明心想,你李毅再有背景,但走遍天下,凡事都抬不过一个理去!你既在我临沂县,那就要服我陈凯明的管束!财政局还不是你的一亩三分地呢,你就敢如此这般严防紧守?就敢不把我这个县委书记放在眼里了?

        他风风火火找到李毅,要求李毅马上叫司婧拨款,解决部分公务员的工资问题,还有一大堆县直机关需要报销的发票。

        李毅并没有跟他顶牛,而是一脸茫然的道:“陈书记,你是不是找错人了?孙县长向来是咱们临沂县的财政一支笔,我哪里敢管那摊子事情啊!再说了,你陈书记发了话,财政局的人还敢不听从?这事怎么算,也算不到我头上来啊。”

        陈凯明冷笑一声,心想你就装傻充愣吧!说道:“李毅同志,财政局的人现在只怕连正阳同志都不认啰,只认你李毅同志的笔迹呢!麻烦你给我签个字吧!”

        李毅假装惶恐地道:“哎呀,陈书记,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要是传入孙县长耳朵里,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一向奉己守法,不是我的钱,我一分不拿,财政局那边的事情,我生怕人家怪我手长脚长,对此我是不闻不问啊。难道这也有错?县财政自己的钱,县里想拿来做什么,自有县委常委会和县人大决议,我一个小小的副县长,怎么可能做那么大的主呢?”

        陈凯明道:“李毅同志,你别装了。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县财政的钱——县财政哪里还有钱啊!”

        李毅轻轻一笑,说道:“那我就不懂了,陈书记指的是哪里的钱?”

        陈凯明几乎气结,吹胡子瞪眼地说道:“李毅同志,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啊!哪里还有钱来啊,不就是你从省里和市要来的那七百万乡镇企业改制资金。”

        李毅见话已摊开,也就不遮遮掩掩了,说道:“陈书记,你也知道,那笔钱,是我要来的!是用来进行乡镇企业改制试点的!省里和市里相关部门有明文规定,这是专款专用,不得挪用。如果陈书记是指这笔款子的话,对不起啊,我也无能为力,帮不了你的忙,因为我不能知法违法。除非你能请到省市两级相关部门的挪用资金批准书。”

        陈凯明白眼一翻,说道:“李毅同志,你不是不清楚我们通常的做法吧?这笔钱我们也不是拿去用了就不还,只是县财政暂时周转不灵,暂时借用一下。等财政宽松了,还是要还给你,让你去做专款专用的嘛!”

        李毅道:“这种事情我就是太清楚了。多少资金就是这么样从有变成没有的?戏法人人会变,只是各有巧妙不同而已!陈书记,这笔钱,谁也别想从我手里变走!”

        陈凯明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但他还是强行克制住了,语气冰硬地说道:“李毅同志,你也是咱们临沂县的干部,现在那么多的同志没有发上工资,你就不可怜可怜他们吗?”

        李毅蹙眉道:“陈书记,有同志发不上工资?原因何在?是不是因为我的工作没有做好?如果是我的责任,我不推托!如果不是我的责任,对不起,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替人背黑锅!”

        陈凯明握紧了拳头,良久又缓缓松开,扭过头去,语气一缓,说道:“李毅同志,我承认,我这个县委书记有失职的地方,没能兑现任职前对着党旗许下的誓言,没有能力把临沂县百万百姓领上富裕的道路。我惭愧啊!”

        李毅心想,陈凯明硬的不行来软的了!只是低着头,不吭声。

        陈凯明瞥了一眼李毅的反应,说道:“可是,咱们县底子薄啊!要想有所起色,实在十分困难。我们读书的时候,常常看到一句话,叫做幅员辽阔,人口众多。那个时候,我常常以这句话为荣,现在,我一看到这八个字,就心里打颤啊!”

        李毅讶然相望,显然不解他何出此言。

        陈凯明叹气道:“人口众多,也就意味着嘴巴多,要用钱的地方也多啊!幅员辽阔,也就是说我们这些当领导的,要管的地方大,你一天跑一个村,一个县跑下来,脚也断了,年也过完了!还是一事无成。”

        李毅觉得好笑,心想还有这么歪解成语的?见陈凯明确实是有感而发,便说道:“陈书记,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陈凯明道:“李毅同志,有话请直说。今天我们两个就当是朋友聚会,畅所欲言。”

        李毅道:“我们县,为什么这么穷?除了客观的、历史的原因外,我们就没有从自己身上挑挑毛病吗?”

        陈凯明的脸色刷的就变黑了。

        李毅心想真话就是这么难听啊!刚才还说朋友聚会,畅所欲言呢,这一言不对,马上就变脸色了!难怪古代那些善谏的忠臣,十个有九个都做了刀下游魂,忠言利耳无人听啊!也由此可知,要做一个兼听则明的领导者,是何其的难!自己内心那个叫自私自利的恶魔,就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

        李毅不管他爱听不爱听,继续说下去:“我不是针对某个人,我只是有感而发啊!我们临沂县,光靠财政养活的,就有近四千干部,我们四千个干部,管理全县一百万人口,也就是说,平摊下来,每个人要管250个人。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我们每天对一个人做工作,了解他的生活,解决他的难题,帮助他,勉励其努力奋发向上,一轮下来,都还剩一百一十五天空闲。

        我就不信了,如果我们每个干部同志,把全县每个人都当朋友,哪怕一年只当一天的朋友,去了解他,去鼓励他,一年下来,靠这些朋友,还养不活自己?二百五十个人养活不了一个人?除非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二百五!”

        李毅这套算术题目一算出来,把陈凯明愣在当场。

        这番话看似好笑,实则深入浅出,把执政为民的道理阐述得一清二楚,令人深思啊!

        全县四千个干部,都做了些什么?搞了一年的工作,结果连自己的工资都发不下去,你能去怪谁?

        陈凯明并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从刚才他能对李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就可见一斑。

        他咀嚼着李毅话里的味道,越想越汗颜。

        他是县委书记,主抓党员建设和干部工作,主持县委全面工作,参与县委的集体领导和决策,领导县委常委会工作。新时期,县委书记的主要工作,就是要推动经济快速发展、实现社会和谐稳定、完善民主政治建设、繁荣地域特色文化、推动党的建设进程。

        他扪心自问,自己做到了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