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84章 改革要踩的地雷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84章 改革要踩的地雷

    作品:《官路弯弯

        罗正浩放下报告书,并没有急于发表看法,顾左右而言他,跟李毅聊了一阵子,问道:“李毅同志,我听说省委温书记曾经当面褒奖过你。www.00ksw.org”

        李毅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次,揣度其用意,谨慎地回答道:“不瞒罗书记,我跟省委温书记有些渊源。”

        罗正浩是省委副书记曹永泰提名的人选,李毅不知道罗正浩现在到底是不是曹系人马,这么回答,也有试探罗正浩的用意。

        如果罗正浩只是曹永泰正在极力拉拢的人,而罗正浩并不看好曹永泰的话,那么,自己将是罗正浩和温玉溪之间的一架桥梁,可以拉拢他们两个。罗正浩要是投入温氏旗下,那西州之地,几年之内将彻底成为温系的天下。

        罗正浩轻轻哦了一声,却又抛开这个话题,说道:“李毅同志,你的报告我看过了,原则上我是支持你的。但在具体的试行过程中,请你们临沂县委县政府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破坏社会的稳定发展,更不能违背农民企业家的意愿。在这两点基础上,你们可以尽力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乡镇企业的发展,谋划出一条光明的前景,也为农村人开创出一条新的致富之路。我预祝你们取得好成绩!”

        李毅微微一怔,心想他这是同意我的报告了?而且愿意支持?

        罗正浩谈话的思维跳跃性很大,好在李毅也百炼成精,懂得揣摩别人谈话之间的用意了,很多看似没有联系的话语,仔细一想,其实是互相关联的。

        看了报告之后,罗正浩并没有急于表态,是因为他想探查一下李毅跟温玉溪的关系,然后才好根据这种关系来进行判断,是支持李毅还是随便勉励几句就完事。

        从他支持的结论可以看出来,他对李毅和温玉溪的关系是感兴趣的,当然,短时间内,他还不想做出投靠温系的决定。

        作为一个颇有前途的青年官员,他此刻的官途正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他明白,一个官员,做对多少事情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跟对人,只要跟对了人,再做出几件对的事情来,那才能获得晋升。

        李毅设身处地,想通这一关节后,明白了罗正浩的处境。说了几句保证完成任务的话,并说一定会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抓好这次乡镇企业改制,带领临沂人民走出一条致富路。

        令李毅欣慰的是,市里拨款200万元,用于临沂县乡镇企业改制试点。

        没有几天,省乡镇企业局传来好消息,李毅的报告获得了局党委的一致好评,决定将之列为本年度省乡镇企业局的重点项目加以扶持,拨款500万元!

        意外得了700万元的改制基金,令李毅有些喜出望外,有了这笔钱,他的计划就能够更加顺利的实施了。

        就在李毅如火如荼地准备启动临沂县乡镇企业改制试点工程时,县里各方面的大手都伸向了李毅要来的那700万元巨款。

        巨款啊!

        97年,700万元,对临沂县这个小小的县城来说,相当于全县全年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

        叫那些头头脑脑们如何不眼红?一时间,各种电话、秘书、批条一起涌向县财政部门,目的只有一个:要钱!

        司婧终于撑不住,跑来向李毅诉苦:“李县长,那些钱放在我们县财政局里,只怕保不了好久啊,陈书记、孙县长、郑书记等县委领导个个都来找过我,问我要钱呢!”

        李毅沉声问道:“实际到账的钱有多少?”

        司婧道:“市财政拨付200万元,实际到账的有190万,省财政拨付的500万,实际到账的只有450万。总共有640万。”

        李毅轻轻摇摇头,市里有罗正浩和薛雪等人亲自盯着,还是被他们截留了10万元,这算是极低的了,省里的人更加张狂,直接截留了十分之一!真正的雁过拔毛啊!

        司婧见李毅一副肉疼的表情,笑道:“李县长,这算是好的了!有一次国家的三农补贴拨款,从中央发出来,等到了咱们县里时,已经被扣了十之七、八!再往下面发,真正到农民手里的,基本上就是一笔可有可无的小钱了。”

        李毅道:“别的我不管,这笔钱你要给我守好了!除了我亲笔批示的条子,别人一律不许动!”

        司婧为难地道:“陈书记和孙县长批的条子也不给钱?”

        李毅道:“不给!如果他们有意见,叫他们来找我!”

        顿了一顿,问道:“他们批的条子,都是干什么的呢?”

        司婧道:“什么的都有。有发教师工资的,有拖欠农民补贴款要发放的,有下面乡镇公务员工资要发的。还有一些是县直机关的报销单。”

        李毅听了,皱起眉头道:“工资?难道咱们县里连工资都发不下去吗?”

        司婧道:“大部分地方还是可以的,只是有一小部门偏远乡镇暂时还没有发下去。”

        李毅讶道:“有这么严重吗?我们县这几个月农产品卖得都不错,财政收入应该还可以吧?怎么会这么严重呢?”

        司婧说道:“这个嘛,要从咱们市和县的财政体制说起。今年,西州市人民政府对我们临沂县确定的财政体制,是分税制和递增包干上解双轨运行的财政体制。市里核定我们临沂县去年递增包干上解基数为466.9万元,年递增率为7.5%。城市维护税上解,城市维护建设税当年比去年增长部分的40%上解市。”

        “什么意思?”李毅对财政这一块的确是门外汉,虚心求教。

        司婧道:“简单一点说,咱们县里今年的财政收入,要上解502万给市里。这还不包括城市维护建设税等其它费用。”

        李毅道:“那咱们县里是怎么管理下面乡镇的财政呢?”

        司婧道:“我们县里对乡镇实行的是‘划分范围,核定基数,超收分成,短收倒赔’的超收分成财政体制。”

        李毅道:“你不要站着,坐下来,给我具体说说这个财政体制,我以前还真没有对这个进行过深入研究呢。”

        司婧微微一笑:“那我就斗胆,为李县长讲解一番吧。”

        李毅笑道:“闻道不分先后,达者为师!我洗耳恭听。”

        司婧把超收分成财政体制仔细讲解了一遍。

        超收分成财政体制的主要内容有以下几点:

        1、乡镇的收入范围:属乡镇辖区内的乡镇、村、组办企业及其联营企业、私营企业、城乡个体工商户划归乡镇收入范围。按划分的范围将营业税、增值税(地方25%)部分、企业所得税(不含国有企业)、个人所得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城市建设维护税、房产税、车船使用税、印花税、屠宰税、耕地占用税、农业税、农林特产税、遗产与赠与税、工商税收款滞纳金、工商税收罚款收入划归乡镇财政收入。

        2、乡镇的支出范围:凡属乡镇辖区内财政供养人员的经常性支出(不包括事业发展专项经费)全部下划给乡镇。

        3、收支基数的确定:收支基数的核定上本着积极可靠、留有余地的原则,做到既保县本级,又要让乡镇有活力,有利于调动乡镇财政增收积极性出发来核定收支基数。

        4、超收分成的结算:按收入实际完成数减去包干基数计算分成,凡收入实绩超过当年包干基数的,按一定比例分成;收入实绩未完成当年包干基数的乡镇将相应扣减支出。各乡镇的超收分成主要用于发展生产,弥补各项事业经费不足以及改善办公条件和城镇建设等。

        5、农业税纳入乡镇财政收入范围,按当年下达征收任务征收,其考核办法不变,年终结算,实行专项上解。

        李毅听得很认真,完了问道:“我明白了,下面乡镇如果完不成县里划分的任务,不但分不到县里的钱,还要赔钱给县里?那么,咱们县现在的收支情况如何?”

        司婧道:“我是去年接手县财政局的,我做过一个统计,去年,咱们县的可用财力是3,518万元,地方财政支出是3,672万元。”

        李毅飞快的算了算,说道:“这么说,我们县去年还亏了154万?入不敷出啊!”

        司婧道:“这种情况,也不是咱们一县独有,寅吃卯粮的事情,在各个内陆市县,只怕都不同程度的存在。”

        李毅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踱步。他兼任了经开区的党工委书记和主管委会主任一职,在经开区也有一间相当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但他更喜欢在县政府这边办公,经开区那边,只是偶尔去一趟。

        司婧知道李毅在思考县里的财政大事,转过身子,面对着李毅,说道:“李县长,我们县财政供养的人员有4,125人;财政补助人员有3,586人。这笔巨大的人员开销,是无法减免的。我们的县财政支出,大部分都花在了这些人员的身上。”

        李毅点点头,说道:“你说得不错。在现行财政体制下,财权与事权不匹配;我们县级政府可支配财力少,刚性支出难以保障;要改善这种情况,我们除了开源,就只有节流!”

        司婧一惊,说道:“李县长,你是说要精简政府机构吗?这个地雷,你可千万碰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