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83章 暗通款曲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83章 暗通款曲

    作品:《官路弯弯

        肖文山本想到门口去迎,但见李毅和汪洋等人都没有起身,若是自己表现得太过势利,反倒被他们小看了,于是也端坐着没有动。www.00ksw.org

        这里面最淡定的,要数王海波和王晓月,这两个人压根就不是体制内的人,对所谓的等级观念最为淡薄。

        “呵呵,哎呀,李毅兄弟,我来迟了,该罚三杯啊!”黄书琪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肖文山站起身,去跟黄书琪握手,呵呵笑道:“黄处,你好,我是省乡镇企业局的局长肖文山。”

        黄书琪看不都看他一眼,直接向李毅伸出手去。

        李毅跟他握手后,这才介绍众人相认。

        等李毅正式介绍完肖文山,肖文山再次伸出双手,黄书琪才轻轻的跟他握了握。

        李毅吩咐上酒上菜。一个穿着唐装的古筝老师走进来,弹起清越嘹亮的古曲。

        王晓月有些失望地道:“怎么是个男人啊?我还以为会是个姐姐呢!男人也会弹古筝呢,真稀奇。”

        王海波笑道:“小月,你这就外行了,在古代,这些乐器都是男人弹的。筝乃真秦之声也,故而历来就有秦筝之名,这曲香山射鼓,是一首陕西秦筝音乐风格的创作曲,是陕西师范大学的曲云教授创作的。描绘了陕西关中一年一度的香会活动。并以深沉、内在、具有浓郁陕西地方风格的旋律,表现的是香客们的虔诚和高远空旷虚无缥缈的意境,以及鼓乐阵阵,咏唱轰鸣,进山朝拜的人群熙来攘往的活动盛况。”

        李毅笑道:“王老师,你的学识真渊博啊!小月,你还要多多学习才行哦!”

        王晓月哦了一声,仔细的聆听。

        李毅端起酒杯,笑道:“王老师,以前我是学生,不敢和你一起喝酒,现在我参加工作了,一定要敬你一杯。”叫服务员拿了几瓶店里最好的茅台酒过来,给众人满上。

        李毅现在的酒量今非昔比,这几年在乡镇和县里,酒局饭局不断,酒量慢慢的也锻炼出来了,喝上一斤白酒,也不会醉倒。同样锻炼出来的,还有劝酒技巧,对付王海波这种很少喝酒的斯文教师,那就更加不在话下了。不一会,就劝着王海波对饮了两杯酒。

        劝酒的最高境界是啥?把对方放倒了,自己还能站着笑。李毅无疑做到了这一点,虽然对象有些迂腐,胜之不武。

        何楠平素对王海波管得很严,不准他沾酒,但是今天却一反常态,并没有劝阻。她自己也陪着喝了一小杯。

        黄书琪笑道:“李毅兄弟,来,我敬你一杯。”

        李毅笑道:“黄处,你这杯酒,得有个说法,我才能喝。”

        黄书琪道:“我若说感谢的话,你定然不爱听,那就为了我们的友谊干杯!”

        李毅就笑着说友谊好,我们大家都是朋友,那就一起来干一杯吧。

        这场酒喝得尽兴,李毅也有些喝高了,虽然现在还没有查醉驾的行动,但李毅为了安全着想,车开得很慢。这两天钱多放假,周五下午就去了桑榆家乡,李毅自己一个人来的省城。送王海波一家人回到南大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王海波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李毅和何楠两个人扶着他进了家门,扔在床上。

        王晓月拿小手扇着鼻子,皱着眉头道:“臭死了!我爸爸臭死了!”

        李毅对何楠道:“师母,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单位上的事情,你就放心吧,那个宫磊落再也不敢找你麻烦的。”

        何楠毕竟是科员,层次不够,没法理解上面这种暗通款曲的活动,心想你请肖局长吃一餐饭,就能免去我的麻烦吗?但也不好说,只是嗯嗯应了两声,送李毅出了门,嘱咐他开车小心一点。王晓月大叫着叫李毅下次过来玩。

        李毅本想今天就回临沂的,现在看来已经不行了,心想又可以给郭小玲一个惊喜,于是驾车往两人爱的小屋开去。

        在小区停车场停了车,李毅摇摇晃晃上了楼,轻手轻脚的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客厅里熄了灯,晚上十一点多,这个时间,郭小玲早已经上床睡觉。

        轻轻拧开睡房的门,李毅没有开灯,借着窗外的微光,脱光衣服,摸上床,双手一伸,紧紧抱住那具柔软温暖的**,两只手掌很自然的攀上那两团高耸的**,微微用力揉搓,双峰在他的爱抚下,很快就变得饱满坚挺,两颗蓓蕾在李毅手指的挑逗下,慢慢变硬。

        女人在梦呓中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李毅腾出一只手,滑过她的小腹,停留在她那双**中间,撑开小内裤,伸进去摸了一把,只觉触手光洁如玉,嫩如豆腐,却是一根耻毛都没有。心想小玲什么时候把下面毛给剃了?昨天晚上**之时都还在的啊!

        他这一摸,女人惊醒过来,这才发觉不是在做春梦,尖叫一声,猛然坐起来。

        听到这声无比熟悉的尖叫,李毅心想糟糕了,又闹出大事件了!

        床头灯啪的一声打亮了,郭小玲揉着惺忪睡眼,问道:“怎么了?静殊?发噩梦了?啊,李毅,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说今天回临沂的吗?”

        何静殊跳到床铺的另一端,拿被子裹住自己,大声喊道:“郭小玲,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算计我?不然怎么能这么巧啊!我不活了!呜呜呜!”

        李毅一脸无辜的耸耸肩,然后一头倒在床上,打起了鼾声。

        听着这如雷的鼾声,郭小玲道:“静殊,不怪他,他喝醉了。他也不晓得你会睡在我床上啊!别生气了,好不好?饶过他这一遭吧。”

        何静殊本来还想大闹一番,见到李毅这副死猪模样,闹起来也没意思了,跳起来,抓起自己的衣服往外走,一边说道:“郭小玲,我再也不相信你了!今天的事情,绝对是你们有预谋的!合起伙来欺负我。”

        “静殊!”郭小玲知道她在气头上,说什么也枉然。

        何静殊凶狠地对着床上睡着的李毅比划了一个剪刀手,冷哼道:“再敢有下次,我就把他给剪了!”抱着衣服,迈着两条光洁的**,跑到隔壁去睡了。

        郭小玲伸手去拧李毅的耳朵:“你还装睡!一犯错误你就装睡!”

        李毅嘿嘿一笑,翻身而起,搂住了郭小玲,说道:“刚才好险啊!你怎么跟她睡一床了?你们不会有那个趋向吧?”

        郭小玲下狠手拧了他一把:“你再敢胡来,不用静殊动手,我先把你给剪了!”

        李毅大喊冤枉,手却不老实的探了下去。

        “……唔!”郭小玲发出一声低沉的野猫一般的叫声。

        肖文山的办事效率比李毅想象中还要快,李毅回到临沂的第二天,就接到了何楠打来的电话。

        何楠在电话里对李毅大大的感谢了一番,然后十分高兴的告诉李毅,宫磊落被调到省乡镇企业局下属的南方省工业贸易学校任闲职去了,何楠被提升为规划统计科的副科长,任免公示已经贴出来了。

        听着何楠在电话里兴奋的声音,李毅淡淡一笑,权力不只带给男人掌权的快乐,也同样能给女人带去第二春。

        李毅并没有说什么,何楠这件事,本就是他有事安排的,其中固然存在向肖文山显示自己势力的意思在内,但更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帮助何楠。李毅是一个很记恩的人,得人恩果千年记,他重活后,最先感受到的,就是郭小玲的关怀,还有王海波的无私帮助。这样的好人,他希望他们过得快乐和幸福。

        有了省乡镇企业局的批文,李毅再次来到市乡镇企业局,找到农村第三产业指导股,进行了相关备案和沟通,又找了市里的相关领导,请求政策和资金上的支持。

        罗正浩调到西州任职市委书记后,李毅还没有正式去拜访过他,几次接触,都是在非常正式的工作场合,趁着这次机会,李毅到罗正浩的办公室去了一趟。

        对李毅的来访,罗正浩并没有摆什么架子,跟接待一个普通朋友似的,脸上含着微微的笑容,从办公桌后面转了出来,跟李毅握手,两个人在旁边的会客沙发上坐下,聊了一会儿天。

        李毅把来意说明,呈上自己关于乡镇企业发展调研报告的副本,请罗正浩指导。

        罗正浩接过来,先是大致翻了一下,脸露思索之意,继而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从他时而蹙眉时而点头的表情来看,他看得很用心。

        罗正浩是南方省青壮派的代表人物,四十岁左右年纪,就当了一个地级大市的市委书记,如果能看清形势跟对人,好好发展下去,十年之内完全有可能进入省部级序列,后续发展动力十分强劲。

        罗正浩虽然年轻,在三江市任上却是十分稳重,稳打稳扎,步步为赢,这一点,是马红旗这个老大哥所不及的。

        然而,正因为他太过沉稳,令李毅有几许担心,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官场新贵,对自己这种锐意改革措施,会持何等态度。

        罗正浩是西州市的一把手,他的态度,基本上决定了李毅这项改革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