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9章 请将不如激将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9章 请将不如激将

    作品:《官路弯弯

        肖文山笑道:“那是当然。www.00ksw.org嗯,小同志贵姓?”

        李毅来之前打听得明白,知道这位局长大人叫肖文山,说道:“免贵,姓李。肖局长可以叫我小李。”

        肖文山道:“李同志,不知道汪省长对这篇报告有什么看法?”

        李毅道:“汪省长说了,文章不错,叫乡镇企业局酌情办理。”

        肖文山再次翻开文稿,每一页都看了一遍,确认没有看到汪国志的任何亲笔签字,心中疑惑,问道:“汪省长既然把报告转给我们局里,我们自当奉命办理,只是这上面没有汪省长的签字,这个办理的度,我不好把握啊!”

        李毅道:“怎么?你们对文件的处理还有很多种方式吗?”

        肖文山轻笑道:“李同志,你也是在政府部门当差的,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吧?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这种调研报告,我们通常是阅毕即完。下面每年都会有很多这种报告呈上来,我们局里没有那个时间精力去一一审核。何况,这种官样文章,跟天下文章一般模样,也是一大抄啊!虽然每篇文章都不相同,但仔细考较一番,就会发现这些文章其实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李毅道:“那肖局觉得,这篇文章如何?也是抄出来的吗?”

        “不,”肖文山道:“这篇文章言之有物,分析精辟入理,提出来的方法虽然大胆,但在改革转型时期,也算是难得的可行之策了。不然,汪省长看了后也不会转给我们局里处理吧?”

        李毅道:“刚才听肖局说的是一般文件的处理方法,可果是特殊一点的文件,你们又会如何处理呢?”

        肖文山笑道:“如果是上级领导关照过的文件,我们局党委就会开会讨论,认真研究,分析这份报告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基础,并探讨其可行性。如果觉得确实具有可操作性,我们局里会派出调研小组,到相关地方进行调研,实地核查,确实可行的话,我们会批准这份报告,并且会从技术和资金方面,提供必要的帮助。”

        李毅心里一动,他原本只不过想在临沂县开始乡镇企业改制试点之前,取得省市部门的政策许可和支持,这样一来,接下来的工作才能顺利进行,不然的话,如果贸然私自开展这种过激的改制行为,要是被政敌利用起来,还不知道会酿出什么大祸事。

        国内情况就是这样,就算你有再好的改革措施,如果没有得到上级党委政府的认可和支持,你若是擅自施行了,如果上纲上线起来,后果会十分严重。为了不节外生枝,李毅这才跑到省城来找相关部门,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现在听到肖文山说,如果搞得好的话,乡镇企业局里还可以提供技术和资金方面的支持,这就令他喜出望外了。

        “肖局,实不相瞒,这篇报告,是汪省长一个得力手下鼓捣出来的,汪省长也有意在临沂施行这种新型改制。你也知道,汪省长初管农业这个大摊子,需要相应的政绩来获得省委的认可。而乡镇企业局又是他分管工作下面的,他看到这篇发展改革乡镇企业的报告后,就动了这个心思。可是,这份报告是汪省长线上的人弄出来的,他若是亲自过问,怕人说闲话,这才叫我拿过来,请肖局拿个主意。沿海地区,相关的乡镇企业改制工作,早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我们内地省份,也不能太过落后不是?而且,这工作要是做好了,很容易出成绩,这对肖局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李毅天花乱坠的乱说一通,心想你一个小小的处级局长,还能去找汪省长核实不成?我先唬住你,拿到政策支持再说。

        肖文山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显然正在权衡什么。

        李毅见他有些犹豫,便伸手去拿那份报告,淡淡地说道:“肖局看来很为难,那就算了,当我没来过。我去省工业厅看看,能不能走那边的路子。我们很多的乡镇企业,也不全是农林产业,也有轻工业和制造业嘛,我相信省工业厅也能接受汪省长的这份好意吧?”

        肖文山伸手压住那份报告,呵呵笑道:“李同志说笑了。我能有什么为难的?我只是在考虑这份报道的可行性而已。请李同志放心,这份报道我们局党委一定会认真讨论的。”

        李毅本就是欲擒故纵之计,趁势收回手来,说道:“可是,我刚才听肖局话中之意,左要开会,右要商讨,还要下去考察调研什么的,这些程序走下来,岂不是要等到花儿都谢了?难道在贵局当中,肖局一个人还做不了这个主吗?”

        请将不如激将,肖文山听了此言,眉毛一挑,硬声说道:“在省乡镇企业局里,我有什么事情不能做主的!李同志,我刚才已经看过了这篇报告,有理有据,分析透彻,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章,我现在就可以批复,签字盖章。”

        李毅一阵窃喜,说道:“肖局果然是好魄力。请问肖局,局贵可以给予多少资金的支持?”

        肖文山沉吟着说道:“我现在可以批复这份报告,但如果要从财政拨款的话,这个是一定要通过局党委开会研究讨论的,需要等些日子。”

        李毅要的是他的批复盖章,至于金钱,有则更好,没有也就算了,本来就是意外之财,并不在乎,便说道:“那麻烦肖局长先帮我批复了,我好拿回去交差。至于日后能批多少资金,那就要看肖局长的本事了。”

        肖文山在报告后面签字盖章。留下了一份复印件,用来向局党委提交讨论。

        手续办完后,肖文山笑道:“李同志,方便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李毅知道他说的是客套话,便笑道:“肖局,下次有机会,我再请肖局吧。谢谢肖局了。”

        肖文山道:“汪省长那边,还请李同志帮我美言一二。”

        李毅笑道:“那是当然。”跟他握手道别,肖文山居然起身,相送到门外。

        李毅走下楼梯,快到三楼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妇女声音带着哀求语调说道:“对不起啊,宫科长,我不是有意的,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下次我一定按时完成任务。”

        “给你多少次机会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你以为国家的工资就这么好拿吗?做不了趁早让位,自然有能够做好的人来做!”

        李毅走到三楼,向走廊那边看了一眼,只见规划统计科那个穿夹克衫的男人,面向自己这边,用手指着一个背向自己的妇女,大声的呵责,仿佛那个妇女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似的。

        李毅溜了一眼,便想转向楼梯走下去,却又听得那个妇女道:“宫科长,昨天晚上实在是家里有事情,太忙了,那份稿子我今天一定赶出来。”

        李毅心想这声音好熟悉啊!再仔细看看那妇女的背影,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便驻足下来,多看了两眼。

        “你知不知道这篇报告的重要性?我看重你,这才交给你去做,你太让人失望了!”夹克衫宫科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宫科长,你昨天临下班前才交待给我,说有两天时间,我就想着今天来完成的……”

        “两天时间,是两天啊,昨天一天,今天一天,不就是两天时间吗?”宫科长冷笑:“一篇简单的报告文件,你写了两天都没有写完,这样的办事效率,太让人失望了!我会如实向肖处长说明,是因为你工作不负责任,这才导致报告没有完成,你就等着受处分吧!”宫科长眼睛斜斜的瞥视,不好怀意的在妇女身上睃瞄着。

        “宫科长,这事情真不能怪我啊!你帮我在肖处长面前美言几句,好不好?”妇女声音有些低沉,显然有些怕受处分。

        李毅摇摇头,迈步往下面走去,刚走了两阶,忽然听到那个宫科长说道:“何楠,不是我不愿意帮你,我三番几次请你出来K歌,你都不给我面子,那我又凭什么帮你去美言呢?”

        李毅听到这个名字,再联想到那妇女的声音,恍然大悟,知道这妇女是谁了。何楠?不就是王海波的妻子,王晓月的妈妈吗?原来她在这里上班啊!看她的样子,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办事员吧?这个宫科长明显是在故意为难于她,所谋者,不外乎财和色,何楠一个小科员,肯定是无财可谋,那就是想谋色了!

        又听得何楠回答道:“宫科长,真是对不起啊,我家里事情多,没有时间出去唱歌的。晚上我女儿都要练钢琴,我要在旁边陪着。”

        李毅停住脚步,点点头,心想还好,何楠还没有给王海波戴绿帽子,看来是个守规矩的女人。

        宫科长冷笑道:“那就怪不得我了啊,何楠,你也知道,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我这就去向肖处长汇报工作。你就等着受处罚吧?你这个月的奖金,又要全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