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8章 县官不如现管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8章 县官不如现管

    作品:《官路弯弯

        **过后,郭小玲像死鱼一般躺在男人的身下,带着几分嗔怪地道:“今天怎么这么猛?是不是受了静殊的刺激?我都被你搞得虚脱了!”

        李毅心疼的爱抚她,笑道:“都怪你离我这么远,要吃一回,真不容易,憋得久了,休养生息够了,战斗力自然就持久。www.00ksw.org”

        郭小玲脸上潮红未褪,额头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整个人有一种春潮泛滥后的慵懒魅惑,她微微冷哼一声:“你要是憋不住了,可以去找你那个妖精也似的未婚妻子啊!”

        李毅大汗,连忙叉开话题道:“何记者没有怪罪我吧?我要不要去跟她道个歉?”

        郭小玲道:“我跟静殊是一组出的采访,下去了两天,这种天气,在下面地方洗澡又不方便,回来后就想着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报社宿舍又没有热水,我就喊她过来洗澡。没想到,倒便宜了你!”

        李毅笑道:“你多帮我说几句好话吧。小玲,好些了没有?我还想要。”

        郭小玲轻轻的嗯了一声,虽然感觉很累,但两人这么久才见一次面,自然要尽量满足心爱的男人,于是婉转承欢,接受李毅的又一轮风暴。

        第二天是星期一,李毅起来得很早,在小区下面的走道上跑了一圈,出了一身微汗,回到家里,冲了个凉,换好衣服出来,郭小玲已经买了早餐摆放在餐桌上。

        何静殊和郭小玲坐在餐桌边,等着李毅前去用餐。李毅向何静殊歉然的一笑,见她低着头吃东西,理也不理自己,便觉无趣,吃过早餐,对郭小玲道:“亲爱的,我今天办完事情后,下午就回临沂了。”

        郭小玲道:“嗯,我有空就去临沂看你吧。”在李毅脸上亲了一下。

        李毅带好公文包,下了楼,开车来到省政府附近,找到南方省乡镇企业管理局。

        南方省于1972年3月成立省社队企业局。1984年改称南方省乡镇企业局。

        南方省乡镇企业局是属于南方省农业厅直属机构,级别为正处级。

        李毅进了乡镇企业局办公楼,找到三楼的规划统计科,敲了敲门,里面半天没有人答应。

        李毅还以为里面没有人,推开门一看,却见里面坐了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正围在一起谈笑风生。

        李毅问道:“请问负责人在吗?”

        一个穿蓝色夹克衫的男子抬起头来,瞥了李毅一眼,语气严厉地问道:“你是谁?怎么门都不敲就进来了?”

        李毅道:“我刚才已经敲过门了,可是没有人答理我。我是西州市临沂县的常务副县长,我叫李毅,我这里有一份关于乡镇企业发展的调研报告,想找省乡镇企业管理局的领导汇报一下。”

        夹克衫道:“临沂县?你直接向你们西州市乡镇企业管理局的相关领导去汇报吧,他们会按程序报上来的。”

        李毅道:“我已经咨询过市局的相关领导,他们觉得这份报告很好,据他们说,如果按正规程序上报的话,只怕没有三、五个月是没有回音的。但是我们临沂县的乡镇企业改制,迫在眉睫,所以我才冒昧前来,想找省局的领导商量一下,能不能特事特办,尽快审批我的这份报告?”

        夹克衫不耐烦的道:“每个来办事的人都说他自己的报告很急,每个人都是十万火急的,都要求我们特事特办,那我们还制定组织章程做什么?干脆开一个大窗口,跟银行办理业务一般,来一个就办理一个得了!”

        李毅道:“你还挺明白的,我觉得就应该这么办理业务!如果有一天我们所有的机关部门都像银行办理业务那般,实行窗口化管理,微笑化服务,我相信,我们省、我们国家的明天,将会更加美好!我们改革开放的步伐,必定能长足猛进!”

        “哟,还是个会讲报告的主!等你哪一天当了省长或者省委书记,你再来教我们怎么办公吧!”夹克衫哈哈大笑:“官职不高,口气倒挺大!”

        那个穿红衣服的妇女笑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毛毛躁躁的,总想着自己是对的,所有人都应该围绕着他来转!他也不想想,自己有几斤几两!想出政绩?想升官?世上事情,哪有这么容易的?”

        李毅皱眉道:“请问哪位是负责人?”

        夹克衫道:“我就是这里的负责人!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一切要按程序来办。你回去打报告给你们市里的乡镇企业局吧!他们报上来,我们自然会处理。”

        李毅道:“你们现在左右无事,何不乐于助人,帮我看看这篇报告,如果觉得可行,麻烦你签个字盖个章子!”

        夹克衫挥手道:“没时间看你的报告!走吧。”

        李毅冷冷地道:“如果你没有时间看,就帮我盖个章也行。一分钟时间,不耽误你聊天。”

        夹克衫腾的就上火了,大声喝道:“真是不知好歹啊你!这个章子是随便可以盖的吗?我的字是随便可以签的吗?这都是有章程规定的!”

        李毅道:“我倒要请问了,哪条章程规定,上班时间可以闲聊呢?”

        红衣妇女道:“小伙子,有你这般说话的吗?上班不聊天,怎么打发日子?单位又规定不准打麻将!”

        李毅彻底无语,转身就走,来到四楼,径直找到局长办公室。

        省乡镇企业局的局长名叫肖文山,圆脸,酒糟鼻,梳着大背头,正坐在办公桌后看报纸,听到敲门声响,并没有立即喊请进,而是等声音连续响了七八下,这才淡淡地说了一声:“进来!”

        李毅推门进去,见到肖文山头也不抬,还是埋首看报纸,心想这省直机关的干部,一个二个都很有派头啊!小的会赶人,大的会晾人!今天我还就不主动跟你开口说话了,我看谁憋得过谁!

        李毅瞥眼看见旁边有开水瓶,盘子里倒扣着几只玻璃杯子,便走过去,翻过两只杯子,倒了一杯水,摇晃着洗了洗,倒在另一只杯子里,然后拿起茶叶筒,放了一点茶叶,再倒满了一杯水,端过来,在办公桌前面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好整以暇的把杯子放桌子上一放。掏出烟来,点了一根,慢慢地吸着。

        肖文山良久不见人说话,便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年轻人大摇大摆的坐在对面,居然还泡了茶水,自在的吸着烟,那模样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问道:“这是哪里来的小同志,怎么跑到我办公室休闲来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李毅悠闲的吐出一个烟圈,淡淡地说道:“当然知道啊!不知道我还懒得来呢!”

        “哦,那你是专诚来找我的啰?有什么事?”肖文山强忍下心头怒火,他毕竟是老机关,在摸清对方底子之前,不会轻易发怒。

        “你先看看这个吧!”李毅从公文包里拿出自己写的报告,递给肖文山。

        肖文山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看了一眼标题,说道:“这是临沂县的乡镇企业调研报告,怎么会在你手里?你又是什么人?”

        李毅道:“有人把这份文稿投给了汪副省长,汪副省长叫我拿来给你们看看。”

        李毅知道,最新的省长办公会上,唐春强对各个副省长的分工进行了调整,汪国志同志现在主要分管农业工作。他这是想借汪副省长的势,来压一压这个省乡镇企业局的局长!汪国志可是省农业厅的分管省长,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拿他的名头,比省委温玉溪还管用!县官不如现管嘛!

        “哦!是汪省长转来的文件啊,我仔细看看。”肖文山果然不敢怠慢,正儿八经的看起来。

        官场中不成文的规矩,只要不是很正式的场合,一般称呼副职领导时,都不带副字。这是对副职领导的一种尊重。从肖文山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他显然很怵汪国志同志。汪国志治吏极严,从不讲情面的。

        官场就是如此,你正儿八经的跟他们打交道,他们就会瞪鼻子上眼,自以为是大爷,不拿你当盘菜。你若是有板有度,拿捏起来,不把他们当盘菜时,他们反过来就会尊你是大爷了。

        人性之劣根性使然啊!势利眼的官员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欺下怕上!李毅在三楼时,自报家门,人家一听是小县城来的,虽然是个常务副县长,可他们仗着自己是省直机关的干部,优人一等,倨傲一些也就在所难免。

        到了这局长办公室,李毅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误,立刻转变方式方法,一副大咧咧的样子,装出一副不把这个局长放在眼里的架式,镇住了这个局长,果然收到奇效。

        花了二十分钟,肖文山这才看完李毅的调研报告,他合上文稿,并不急于发表意见,而是问李毅:“同志,你在汪省长那里,当什么差?我怎么没见过你?”

        李毅心想这也是老狐狸,不见兔子不撒鹰,在没有弄清楚汪省长的意图之前,他是不会轻易表态的。于是淡然反问道:“汪省长手下那么多人,难道局座大人全部认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