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7章 心悸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7章 心悸

    作品:《官路弯弯

        王晓月无缘无故挨一顿骂,真是有些莫名其妙,委屈得快要哭泣,李毅过去搂了搂她的肩膀,冷笑道:“人有三六九等,有些人没有自知之明,又死鸭子嘴硬。www.00ksw.org这种人是不配做你朋友的,我们走吧,警察马上就到。”

        正说着,警车鸣叫声就响了,不一会,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下来两个民警,看到摩托男,一个带队的就喝道:“又是你小子!真会犯事啊,每次都落入我手里。”

        摩托男耷拉着脑袋,乖乖认罪。

        配合警察做了笔录,李毅这才送王晓月回家。

        王晓月还担心胥楚的安全,想要李毅送她回去。对她这番泛滥的爱心,李毅真正无语了,只好拦了个的士,帮着给了路费,送胥楚上车。这回胥楚没再拒绝,只是倔着脸,不理人。李毅微微一笑,道了声:“保重!”就重重关上门。

        王晓月这才满意,跟李毅上了车,但一路上都不高兴。

        李毅问:“怎么了。”

        王晓月道:“楚楚太可怜了,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她一定很难受,我很想陪陪她。”

        李毅伸手摸摸她的头,笑道:“她没事的,她只是觉得在我们面前出了丑,丢了脸,不好意思而己。你真的很在乎她的友情?”

        王晓月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学校老是交不到朋友,就只有楚楚和苒苒跟我玩。”

        李毅心想,就这两人,还都是不拿你当朋友看待的,心里有些可怜她,可是也无可奈何,问道:“知道同学们为什么不跟你交朋友吗?”王晓月想了想道:“可能是我不太爱说话吧。”李毅笑道:“你还不爱说话?我怎么觉得,你在我面前,跟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差不多。”

        王晓月扑哧笑了:“真的吗?”

        李毅道:“是啊,你只要跟同学们在一起时,也这般活泼可爱,一定会交到很多朋友的。”

        王晓月嗯了一声,很大胆地望着李毅:“李毅哥哥,你今天表现得太棒了!像英雄一样!”李毅从她眼里看到一些别样的火苗,心里一突,笑道:“我是你哥哥嘛!当然要保护你了,你的朋友,我当然也要保护。”

        王晓月还待说些什么,李毅却问起她学习上的事情,想了想,觉得自己给她辅导英语,只怕不妙,这小女孩正是豆蔻年华,青春萌动,可不要引起她的某些好感,那就不好了,对她说道:“这样吧,我给你找一个专职英语老师,给你做家教辅导,这样,你的成绩就会提高很快。”

        王晓月不高兴地道:“你不是答应要亲自给我上课吗?”

        李毅嘿嘿笑道:“我才想起,这段时间工作很忙,没时间陪你。等我有空了,一定来陪你读书。”

        王晓月显然不高兴,说道:“别的老师吗?我也不需要!我爸爸会辅导我。”

        李毅笑了笑,没再接话。

        送到学校门口,李毅让她下车。

        王晓月扁嘴道:“你不去我家坐坐?”

        李毅道:“太晚了,我回去还有些工作要做。替我问王老师好。”

        王晓月嗯了一声,拿着李毅给她打包的食物,忽然偏过头,飞快地在李毅脸上轻轻印了一个吻,害羞地道:“李毅哥哥,这可是我的初吻哦!拜拜!”下了车,低头跑了。

        李毅摸着半边脸颊,只觉一阵火烧般烫,心想这丫头情窦初开,可千万别爱上我啊!不然怎么对得起王老师呢?

        校门口不远处,王海波和何楠正面面相觑。他们出来散散步,顺便想着接接女儿,看到李毅的车子时,就打算上前打招呼,但后来的发展出乎两人的预料,就退回到了暗处。王晓月的举动震撼了两人脆弱的心灵。

        “海波,这可怎么办?”何楠急了。

        “别紧张,可能没你想象得那般严重。”王海波尽量平静地说。

        “我想象得严重?难道你就没点想法?晓晓可不是小女孩了!”何楠的声调一下高了八度。

        “轻点!叫他们听见了,大家都尴尬。”王海波掩了何楠的嘴。

        “不行,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审审那丫头!”何楠转身就走。

        “这事先别说,本来没什么的事,别被你搅大了。”王海波皱了皱眉。

        “没事?没事会亲他?想当初,你追了我三年,我都没有亲你一下!女孩子的吻,有那么容易得到吗?”何楠瞪他一眼。

        “这不是时代不同了嘛!”王海波嘿嘿笑着,搔了搔头。

        “时代不同了,也不允许这么早恋!你别管,我去套套话,若是没什么就罢了,若是有什么……有什么的话,我们怎么办?”何楠一时也没想好,只好期待老天保佑,女儿王晓月很懂事,很清纯,不需要他们额外操心。

        李毅接到郭小玲的电话,说她回来了,在家里等他。

        李毅马上赶到两人爱的小巢,开门进去,听到淋浴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李毅特意轻手轻脚的走进来,一进门就开始脱衣服,心里想着郭小玲那玲珑浮凸的**,雄性激素剧烈分泌,男性体征不受控制的越变越明显。

        临近浴室门时,李毅已经脱了一地的衣服,只剩下最后一个裤衩没有脱了。透过浴室的磨砂玻璃门,看到里面苗条的身体正在洗头发,低头弯腰时,可以看到胸前两团模糊的硕大。

        李毅拧开浴室的门,飞快的钻了进去。

        浴室里面弥漫着浓浓的水雾,她正驼背洗头发,听到有人进来,眼睛被水眯了,睁不开,正要开口询问,身子一凉,一个坚强的男人身体从背后猴急的扑上来,紧紧搂住了她的身子,美臀下面被一根粗大的棒子顶住,两只大手从胁下穿过来,一手一只,握住了她的肉团,背上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男人的唇在她的后背上不乱的乱吻。

        “啊!”她发出一声惊叫,剧烈的挣扎着:“流氓啊!非礼啊!”

        李毅一听这声音,一下子就懵了,不是郭小玲啊?那会是谁?女人的长头发还披垂着,李毅看不见她的脸。

        此刻,郭小玲正躺在主卧室的床上,等待着爱郞李毅的到来,忽然间听到浴室传来的惊喊声,哎唷一声,暗道不好,趿上拖鞋,拉开房门走了出来,看到外面客厅里满地都是李毅的衣服裤子,苦笑不止,心想这色急的猴子,一定是闯祸了!也怪自己没跟他说明白!

        不等她走进浴室,里面冲出来一个赤身**的女人,李毅则一脸无辜的站在里面,显然被这出突发事故弄懵了。他一度怀疑自己进错家门了!可是,钥匙可以打开房门啊!那就证明这是自己家里,可是,自己家里的女人,怎么不是郭小玲呢?

        “静殊,别怕,是李毅。”郭小玲扶住何静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对呆呆看着何静殊身体的李毅叫道:“喂,呆头鹅,还没看够呢?快拿浴巾出来啊!”

        李毅看到郭小玲,又听郭小玲喊出静殊两个字,这才明白过来,这个身材曼妙的女人,是何静殊,郭小玲的同事兼好友。

        李毅拿了一条浴巾出来,递给郭小玲。郭小玲瞪他一眼:“还看!”

        李毅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是你在洗澡呢,你也没跟我说,何记者在我们家里啊!”说着,走进了卧室,回想着刚才那**一刻的滋味,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强大的快意感觉。

        何静殊拿浴巾抹了抹头,围着身体,颤栗着身子道:“丑死人了!小玲,你要赔偿我!我连男朋友都还没有过呢,就被你男人搂过了,叫我以后怎么嫁人啊!”

        郭小玲笑道:“好啦,李毅也不是故意的。你叫我怎么赔偿你啊?要不,我也脱光了衣服叫你抱一下?”

        李毅在房里听到这句话,脑海里想象着她们两个不穿衣服搂抱在一起的情景,差点没流出鼻血来!

        何静殊道:“哎呀,你胡说什么呢!”

        郭小玲笑道:“对了,你对女人没有兴趣,嗯,要不你进去抱抱李毅?也就挣回来了,不吃亏了。”

        何静殊双手不停地打着郭小玲的胳膊:“你讨厌!还取笑我!我不理你了!我回宿舍去算了。”

        “喂,宿舍里不是没热水吗?快进去冲凉吧!我保证他再也不会进去了!”郭小玲笑着推她进浴室。

        “她再敢进来,我就……咔嚓了他!”何静殊凶狠狠的比划了一个剪刀的手势。

        “嘻嘻,好啦,快去洗澡吧。我已经帮你铺好被子了,待会你就睡客房,今晚就不要回宿舍了。”郭小玲笑着带上浴室的门,回到卧室。

        刚进门,李毅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几步就走到床边,把郭小玲扔到床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三秒钟就将最后一条内裤也脱了,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郭小玲全身脱了个精光,趴了上去,骑在她身上,抱住她的头就是一阵狂吻。

        “唔!”郭小玲伸手握住他的阳物,语焉不详的道:“你进错地方了!”

        李毅根本没有时间来回答她,像一头发情的雄狮,威风凛凛的只想把身下的女人来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