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4章 豆蔻梢头二月初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4章 豆蔻梢头二月初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再次修改后,又拿到南方大学,找到钱宁校长,请他看了一遍。www.00ksw.org钱宁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还是组织了学校方面的专家,给李毅提出了几点修改意见,令李毅受益菲浅。

        李毅来省城,住在三江重工的九楼,开着那辆宝马车出来的,这辆好车,也就是他来省城时能有机会开上几次,平时就锁在三江重工的车库里。

        郭小玲不喜张扬,平常总是走路上下班。昨天李毅就来到了省城,不巧的是,郭小玲又出去采访了。郭小玲在电话里好言安抚李毅,说回来后加倍补偿他。

        拜访完钱宁,李毅驾着那辆拉风的红色宝马出了学校,缓缓经过南大校门时,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声叫了一声:“李毅哥哥?”

        李毅停车,看了一眼,笑道:“晓月,你好啊。许久不见了。”

        王晓月抱着几本辅导书,一脸羞涩的看着李毅,紧走几步,来到车前,低头问道:“李毅哥哥,你毕业后,在哪里工作?怎么一直不来我家玩呢?”

        李毅闻到一股淡淡的好闻的香味,迎着她娇嫩的脸蛋,微笑道:“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你初中快毕业了吧?”心里一阵愧疚,对一个敬重自己的小女孩撒谎,真是不应该。

        “哼,我都初中毕业啦!我考上了市一中。”王晓月显然对李毅记错她的学龄很不高兴,小嘴轻轻嘟了起来。

        “哈哈,真是对不起,我们的小晓月,都是高中生啦。我还没买礼物给你呢,说吧,想要啥?”李毅连忙补救,他对王海波还是很有好感的。

        “嗯,你上次送我的钢琴,就是最好的礼物啦!”王晓月马上就开心道:“不过,你要是能请我吃一顿肯德基,那我就更高兴啦。”

        “杜鹃市现在有那玩意吃吗?”李毅似乎没印象,这个洋玩意,自1987年11月在京城前门开了第一家店后,此后二十年内,在国内市场迅速增到两千多家,但这个年代,就开到杜鹃市来了吗?

        “有啊,就在中心广场那带,新开业的!”王晓月激动地道:“我们班上的胥楚和冉苒她们都吃过啦。”言下很是羡慕。

        李毅摇头道:“那玩意是洋快餐,既无营养又难吃,还不如买两只鸡,一只煲汤喝,一只烧烤吃呢。”

        “那就算了。”王晓月露出十分失望的表情。

        李毅无奈的打开车门:“上车吧,看来你不吃过,是不相信那玩意有多垃圾的。”

        “好啊!”王晓月瞬间又笑容满脸,坐了进来,一张小脸因喜悦而发出红光:“就算是垃圾,我也要吃!谁叫它是洋垃圾呢。”

        李毅发动车子,才想起来:“要不要跟王老师说一声?这么晚了,你不回家,他们会担心的。”

        王晓月道:“不用。我今天去逛书店了,说了要晚点才回家的。”

        李毅还是不放心,拿出大哥大拔通了王海波家的电话,将遇到王晓月的事说了,王海波倒是不好意思说了声谢谢,又叫李毅有空去玩。李毅很爽快的答应了。

        王晓月一直很紧张地听着李毅通话,完了问道:“他们没反对?”

        “没。”李毅笑道:“不过,王老师说了,如果你不听话,就叫我打你小屁屁。”说完就哈哈大笑,半晌没听到回应,偏头一看,小丫头早已羞红了脸,低头不语。

        李毅意识到她虽然是个小女孩,可也是个高中生了,说打小屁屁的话,的确有些不雅,便收了笑,问道:“你在一中怎么样?成绩跟得上吗?”

        王晓月轻声道:“成绩还可以,我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可就是英语不行。”

        李毅笑道:“我英语还不错,有空我指点你一下,你就不怕考试了。”

        “真的?君子一言?”王晓月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李毅,乌黑的眸子里都要放出光来。

        “什么马都难追!”李毅俏皮地一笑。

        王晓月好奇的打量着车子,笑道:“这车子好漂亮!李毅哥哥,你先带我去兜风吧!我看电视里那些人,整天说兜风怎么好玩儿,我好想试试呢!”

        李毅道:“现在兜风啊,有些冷哦。也行,我开慢点就行。”打开敞篷,发动车子,驶出南大停车场,慢慢地往街道上开去。

        王晓月激动的闭上眼睛,享受着迎面吹来的风,十分的惬意,她站起身子,举起双手,去抓那些低矮的林阴树枝。说道:“李毅哥哥,能不能开快一点?”

        李毅道:“这样很危险,你快坐下来,系好安全带!”

        王晓月道:“我就想在极速中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

        李毅讶道:“你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怨气?”

        王晓月道:“你不知道,我们班上有几个女生,就爱欺负我!我恨死她们了!”

        李毅心想年轻人的心事你别猜啊!便笑道:“那好,你系好安全带,我开两分钟快车给你发泄一下情绪!”

        王晓月是第一次坐车,不知道安全带怎么系,弄了半天,还是李毅帮她系好的。

        李毅低头弯身时,闻到一股淡淡的好闻的香味,看到她胸前两个突起的小包包,跟装了两个小馒头在里面一般。抬起头,看着她娇嫩的脸蛋,便不由得想起一句诗来:“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这个年纪,才真的是如花似玉啊!

        随着车速的加快,王晓月发出一声尖叫,似乎把心中所有的不愉快都发泄在这声呼喊中。喊完之后,她又恢复了淑女的模样,说道:“我舒服多了!”

        很快来到中心广场,附近没有停车位,此时私家车尚少,路上开车的,非富即贵,司机大都是往路边一停,也没人来说三道四,交警一般也不会管。李毅老远就看到了那个米国老头头像,笑道:“还真有了。”停了车,带着王晓月前去。

        虽说肯德基是个快餐店,但很多国人都是当正餐来吃,特别是年轻人和小孩子,更是当奢侈餐来吃,它的卖价,相对这时的国情,也的确比较贵,像是快餐里的奢侈品牌了。现在的学生们,能上这里来吃上一餐,回到学校,的确是能吹上十天半月的,也难怪王晓月这小女孩受不了诱惑,非要来试上一餐。

        恰逢周末,又正是华灯初上时分,店里人很多,队伍排起老长。

        李毅叫王晓月去占座位,自己排队,王晓月本想跟他一起排队,好买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但看看店内的人气,也怕到时没有座位,只好去占座位,并对李毅再三嘱咐,她要吃哪几样。李毅笑着答应,并承诺这店里有的,他都买两份,一份在这里吃,一份让她打包回去吃,王晓月这才高兴的走开。

        王晓月找了个靠窗的两人位置,把书放在另一个座位上占着,高兴的看着店内热闹的人群。心里很是激动和兴奋,也充满了好奇。当然,最重要的是,她以后可以在班上扬眉吐气了,因为她是至今为止,班上第三个吃过肯德基的学生。

        想到可以在胥楚和冉苒面前抬头挺胸的说话,她就一阵得意,不防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你怎么在这里?”

        王晓月哇了一声,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起身笑道:“楚楚,苒苒,你们也来了。”

        胥楚和冉苒手拉着手,站在她面前,后面还跟着两个男生,男生手里拿着盘子,里面放着几样食品,几块鸡腿,两个汉堡包,还有一包薯条。胥楚薄薄的嘴唇翘了起来,讥讽道:“吃不起洋餐,过来看看,过干瘾吗?”

        王晓月的脸瞬时就通红了,嗫嚅道:“我是过来吃肯德基的。”

        胥楚假意大笑两声,对冉苒笑道:“听见没有?这死丫头是不是穷疯了?居然说过来吃肯德基?她买得起汉堡包呢?还是买得起上校鸡块?”

        冉苒接腔道:“这也难说哦,你别小看人家,虽然她只穿几块钱一件的衣服,说不定吃得起几十块的大套餐呢?人不可貌相嘛!”

        几个人一阵哄堂大笑。

        身后一个油头粉面的男生拿起一根薯条,轻佻地笑道:“看在是你们同学的面子上,我就请她吃两根薯条吧。”另一个男生会意的笑:“你身上只有一根,请她吃两根,是不是还要加上我那根啊?”

        王晓月愣了半天,也没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好笑,但也知道,他们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气道:“你们欺负人!”

        胥楚推了王晓月一把:“谁欺负你了?你又不吃,把座位让出来,这位置我们要坐。”

        王晓月道:“不行,我先来的。你们要坐,另外去找座位。”

        胥楚四下一望:“去找保安来,把这些占着茅坑不拉……占着位置不吃饭的家伙赶走,不然,我们这些消费者,怎么吃呢?”

        王晓月道:“楚楚,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来吃东西的?我,我哥在那边排队买东西呢!”

        胥楚冷笑道:“我可不信!看你带到学校来的饭菜,就知道你家里连肉都吃不起几餐,还有钱出来吃炸鸡?让开!”说着,就把那边座位上的书扫落在地,一屁股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