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0章 好苗子就该拔一拔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0章 好苗子就该拔一拔

    作品:《官路弯弯

        陈凯明等同志们都表完态后,说道:“我当然清楚,李毅同志是担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最佳人选。www.00ksw.org同志们的心情,我也很理解。问题是,李毅同志太过年轻啊,我没有记错的话,李毅同志从涟水县的柳林镇党委书记任上调过来还不满一年时间吧?这么短的时间里,连着两次升迁,就算报上市委,市委能批准吗?如果市委通不过,另外派一个人下来,这对我们临沂县开展工作十分不利。”

        郑春山道:“我的顾虑跟陈书记是一样的。如果李毅同志被驳回来,我们县委就会十分被动,开发区如果被一个外来干部当家作主,这个新来的同志要是好说话还好,要是脾气冲一点,那我们县委怎么管理开发区?这对我们县里的共它老同志,也是十分不公平的嘛!”

        陈凯明道:“所以,我想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想一个稳妥的法子?”

        郑春山道:“我建议多增加两个人选,报给市委后,东边不亮西边亮,总有一个能获得通过,保险一些。”

        陈凯明道:“我以为春山的同志的建议十分可行!那就增加两个人选吧!”

        其它常委们看着他们两个一唱一和,搭档得十分完美。比起那些心有灵犀的恋人来,简直不遑多让。

        李毅心想,说了那么多,还不就是自己眼热,想来抢我的胜利果实?你们既然如此贪心,那就叫你们彻底死心!不陪太子爷读一回书,你们不晓得太子爷的厉害!当即语含讥诮的道:“要不这样吧,陈书记加上郑书记,正好两个人,你们又都是本县的元老级人物,无论声望还是级别,都符合条件,我看这两个差额人选,也不用到处去挑了,就选两位吧!同志们觉得怎么样?”

        陈凯明和郑春山没有想到,李毅居然主动提名他们两个,明知李毅话里含着揶揄的意味,但那个职位的诱惑太大,令得他们无暇多想,一个个都是喜上眉梢。尤其是郑春山,他只是一个副处级别的县委副书记,虽然离正级只有半格之遥,但要想扶正,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这道沟壑,多少人迈不过去,最终倒在这条路上!如果能兼任经开区管委会的党工委书记或者主任一职,马上就能升级到正处,完成官路上的一个大跳跃!

        他笑得一脸的褶子,脸上的笑容盛开如一朵快要枯萎的菊花,说道:“呵呵,李毅同志这个提议深得我心啊,我也认为陈书记是上佳人选!”

        陈凯明笑道:“春山同志客气了,你才是当仁不让的最佳人选啊!”

        这两个人彼此吹捧,也不嫌臊,宣传部长席如松皱着眉头,做了个恶心想吐的动作。看得李毅一阵发笑。

        孙正阳说道:“那就这样吧,报三个人的名字上去,由市委去做决定吧。”

        郑春山眼珠子一转,说道:“是不是这样保险一些:我们把党工委书记和主任分开来,那不就有两把正处级椅子吗?成功的希望就更加大了。”

        陈凯明点头道:“这个主意妙!就这样吧!接下来,我们再议议其它职位。”

        其它人反正不想这两个头衔,也懒得跟他们去争。李毅心想决定权在市里,你们在这里说得天花乱坠,也是没有用的!三个人就保险?那还不如把常委全报上去,让市委领导抓阄来挑选呢!

        接下来商议经开区的其它人选。

        临沂经济开发区是省级开发区,虽然不比县级政府,但麻雀虽小,却是五官俱全。

        内设机构有办公室,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规划建设局,经济发展局,财政局,社会事务管理局,还有质检、工商、规划、国土等部门的分局。直属机构设置有技术服务中心,征地拆迁办公室,人才交流服务中心,创业服务中心,政府采购与招投标办公室,投资评审中心,机关服务中心等。等于是一个缩小版本的县级政府。

        如果能在经开区兼任党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不但在开发区享有绝对的话语权,就是在县委里,权力也要提高不少。无怪乎连陈凯明这个县委书记都有些心动。

        接下来的人事争夺战,李毅并没有凶猛的参与,权力总是要均分的,这个道理他懂,也不会傻到企图一手遮天。他坚持的一个原则是,现在跟着他的那批人,必须得到擢升和重用。过河拆桥的事情李毅做不出来,同志们跟着你拼死拼活,有了好处你不念着他们,会叫他们寒心的。

        李毅缓缓说道:“梁宁帆同志是老资格的正科级干部,在担任经开区管委会主任时,兢兢业业,为开发区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上升一步,成为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这是对他的工作和成绩的一种认可。”

        郑春山又跳出来反对了:“梁宁帆同志现任开会区管委会主任,具体工作还是做了不少的,但是这个同志毛病也不少,譬如说很喜欢打牌,有些时候还跟人诈金花!数额很大!这算是赌博的一种吧?一个县的高级领导干部,怎么能沾染此等陋习呢?黄赌毒,此三者,是一个官员腐化堕落的诱因,所以我以为不妥。一家之言,权供参考。”

        李毅有些惊讶,倒不是为郑春山的反对。郑春山唱反调,已经是家常便饭,哪天他要是不唱反调了,那反而有些不正常了。他惊讶是为郑春山说的话,梁宁帆喜欢打牌吗?李毅还真没有听说过,跟梁宁帆在一起共事,也有大半年的时间,很少见他打牌啊!是他在自己面前隐藏得深呢,还是郑春山信口开河,故意找借口诋毁他?

        解明珍说道:“我们看一个同志,不能以偏概全嘛!梁宁帆同志既使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他的优点也是很多的,更何况,打牌吸烟喝酒,这三样东西,有几个在行走官场的不是精通此道?要是真的不懂这三行,只怕在官场上是寸步难行啊!我们在座的同志,有几个不爱打牌搓麻将的?这是个人爱好问题,消遣而已,又没有酿成什么大祸事,我们总不能因为一个同志打牌就不提升他了吧?组织章程里也没有这一点规定啊!”

        李毅说道:“我认为解部长说的话十分中肯。姑且不论梁宁帆同志打不打牌——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他打牌。就算他有这方面的业余爱好,也是他八小时外的自由,我们无从干涉,更不能因为他喜欢打牌,就断定他将来有**的倾向,这个不好推断。万一人家要是一不留神,玩牌玩成了世界赌神呢?这个也不好下结论。只要他不影响本职工作,不贪不腐,把工作认真做扎实了,那就是一个好同志!”

        孙正阳道:“梁宁帆同志以前在工业局时,的确喜欢玩牌,但自从进了经开区之后,工作充实,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哪里还有时间去玩牌啊?呵呵,我觉得梁宁帆同志这一年来进步很快!值得提拔。升迁机会,还是要留给认真做事的同志嘛!”

        其它几个常委一一表态,支持梁宁帆的人数居多,他的提名,有惊无险的通过了。

        当李毅提出要重用孙薇时,再次遭到了陈凯明和郑春山的极力反弹。

        陈凯明道:“孙薇同志才多大年纪?升副科才多久?就提拔?这叫别的同志怎么想?”

        陈凯明力挺郑春山,也指出孙薇的升迁速度过快,并说,这对她本人的发展并不是什么好事,李毅这是在拔苗助长。

        李毅说道:“是好苗子,就应该适时的拔一拔!我提议孙薇同志当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她绝对能胜任!”

        郑春山道:“能胜任的人海了去,李毅同志,你不要只盯着你那一亩三分地,也要给别的同志一个机会嘛!管委会办公室主任一职,十分重要,工作量也不小,孙薇一个小姑娘,能照顾得过来?”

        李毅道:“孙薇同志在管委会副主任任上,管委会各项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这次省经开区的指标能争取下来,她更是功不可没。提她当一个管委会办公室主任,我还觉得太大材小用了,若不是组织原则摆在那里,她就算担任一个管委会副主任,也是绰绰有余的!”

        陈凯明道:“孙薇同志资历尚浅,还是先当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吧,磨练一阵子,再提不迟。我们还是先议一下其它管委会副主任的提名吧。一共要配置三名副主任,现在还只有一个提名。考虑到有的同志可能会被刷下来,所以,我们最好提名五人,交由上面审核。我提议县交通局局长常利华同志。”

        孙正阳和郑春山也分明提出了人选,还有一个名额是由组织部提供的。

        这场会议开了很久,对各项人事进行了反复讨论,最终确定了主要干部名单。还有其它许多小的职位,就交由将来的管委会自行任命。

        通过李毅的据理力争,常委会最终还是通过了孙薇的管委会办公室主任一职。

        与此同时,西州市内也正进行一场权力的洗牌。新上任的市委班子,对下面的人事进行了调整。

        李毅专诚赶到柳林,跟温可嘉进行了一次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