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5章 眼前无路想回头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5章 眼前无路想回头

    作品:《官路弯弯

        黄书琪拉住李毅的胳膊,谄笑道:“李兄弟啊,我实在是无路可走了啊,我的事情,只能来求你帮忙了。www.00ksw.org我今天陪完老板后,就马上赶了过来,知道你忙,也没敢去打扰你,就问清了你住的地方,到这里来蹲点,专门等你回来。兄弟啊,你不帮我,就没有人能帮我了。”

        李毅心想这么着在外头干耗着也不是个事,说道:“我们进去说。”打开房门,请他进去坐了,说道:“黄处,你且放宽心,你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

        黄书琪不再是那个什么也不懂的愣头青,当了这么久的省委书记秘书,对官腔有了一定的了解,听到李毅这么说,就知道李毅不过是在打官腔而已,想哄他离开。黄书琪装出一副苦瓜脸,说道:“兄弟啊,我大老远的赶来了,你不帮我支个招,我是不会离开的。”

        李毅心想你还能住在我这里不成?我愿意,你也没有这个空闲啊。呵呵笑道:“黄处要是喜欢我们临沂,我代表临沂县上百万老百姓表示热烈欢迎啊。不管你住多久,我们都管吃管住,还包你玩得痛快。”

        黄书琪苦笑道:“兄弟,你就别拿我开心了。我是诚心诚意前来讨教的。”说着,掏出一个信封来,塞给李毅:“这是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李毅变了脸色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黄书琪道:“兄弟,我来得匆忙,不曾买水果,就当是水果费吧。这走门串戚的,不都兴这个吗?”

        李毅虎着脸,生气地道:“黄处,我当你是朋友,这才请你进来坐,你要再这般,我就要轰人了!”

        黄书琪见李毅真的生气了,连忙揣起信封,不好意思的笑道:“是我市侩了,兄弟莫见怪。”

        李毅脸色一缓,说道:“黄处,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我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帮你说这个话啊!温书记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我要是贸然前去说情,效果只怕会适得其反呢!我又不经常在省城,不像你成天守着温书记。隔着这么远,我哪里知道他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不高兴?这么重大的事情,我难道还能一个电话打过去,叫他放你一马?那不成我命令他了吗?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这件事情,只能徐徐图之。”

        黄书琪道:“不行啊,这事不能拖啊,拖上一天两天没事,拖上三五几天,纪委的审案结果就会呈上来,那时被老板看到了,那我不死定了?兄弟,麻烦你明天就去一趟省里,帮我说说好话求求情。”

        李毅道:“我去找温书记帮你说好话?你觉得这靠谱吗?他本来不知道的,也会变成知道了。你别急,容我想想。你既然在纪委有熟人,干脆拜托他们帮忙把跟你相关的那段审问记录给抹去了呗!或者另外改个名目,你把钱还上去,一万三就一万三,权当施舍了。”

        黄书琪苦笑着摇摇头,说道:“若真能这样,我便是倾家荡产也愿意啊!可惜的是,我认识的那个纪委同志,只是马红旗专案组里的一个小干事,不然,他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把这么重要的情报通知我?还不是为了火中取栗,万一我不倒,便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想着我日后拉他一把呢!抹去记录,偷换名目的事情,借他三胆,他也不敢去做啊!”

        李毅点头道:“那这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黄书琪道:“我想来想去,也只能求你帮这个忙,你说的话,老板或许还能信上三分。就说我是被动接受的这个手机。是马红旗趁我不在,放在我抽屉里的。你看这样行不行?”

        李毅道:“如果这样就能解决问题,你自己直接跟温书记去说好了,他也能够相信你。”

        黄书琪坐在沙发上,捶胸顿足地唉叹道:“兄弟,我真的是后悔死了,我怎么会拿他那个破手机啊!唉,我被他害惨了!老板知道后,一定会把我打入冷宫。我坐了几年的冷板凳,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可以为老板服务,现在却被自己的一时贪念毁于一旦啊!不然的话,我再跟老板两三年,外放出去,少说也能捞个正处级实权职位,要是老板高兴了,赏我一个副厅级位置,那就更是一步登天了!唉!”

        贪字多一点就成贫啊!利令智昏者,比比皆是。古往今来,世人都说当官好,当官可以耍威风,当官可以坐轿子,当官可以白银铺地,当官可以锦袍加身。却看不到那断头台上有多少乌纱,那牢狱之中有几多锦袍。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李毅心里想着,自己若没有得了这重活的金手指,走上这条官路之后,会不会也会像黄书琪一样,陷入贪念之中?转念一眼,黄书琪陷入的是钱财贪念,自己脱不离的却是情根欲海啊!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何尝又不是自己官路上的一点贪念?有了林馨这个天仙也似的未婚妻,兼有郭小玲这种如花似玉的有情人,在柳林养一个千娇百媚的花小蕊,偶尔还盼望着能占有纯洁温婉的柳若思,见了成熟性感的薛雪,还要调戏一番。这种对情与色的念想,何尝不是一种贪痴?

        这么一想,李毅不禁有些同情黄书琪了,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帮你想想办法,我先联系一下几个朋友,看看他们能不能帮上忙,可以的话,我明天跑一趟省城。”

        黄书琪得到李毅的承诺,大喜过望,说道:“兄弟,你真是好兄弟!你放心,我一定忘不了你!日后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帮忙的话,只管开口,我绝不推辞。”

        李毅道:“你先别高兴得太早,成不成还两说呢!夜深了,你还要赶回省城,明早温书记见不到你,更起了疑心,反为不美。”

        黄书琪道:“好,兄弟,那我走先了。明天你要是来省城,先打个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李毅道:“你的时间由不得你做主,你就安心的忙你的事情吧,我既然已经答应帮你,就自然会帮你到底!”

        黄书琪千恩万谢,这才出门。李毅送他到门口,黄书琪一再相拦,叫他不必相送,李毅到底还是送他到了楼下,看着他上车而去。

        李毅回到房里,心想这件事情还真的很棘手,既不能去找温玉溪明说,又能找谁帮忙呢?想来想去,也只想到左晓霞。

        自从那次从左晓霞宿舍去过后,他便有些不大愿意跟左晓霞有太多的来往。自己一身的情债,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和偿还,如果再惹上这个精明多情的玉女,那更是罪孽深重了。

        然而,这件事情除了找她之外,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李毅摸出手机,拨通了左晓霞宿舍里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左晓霞才接起来,听到是李毅的声音,笑道:“我刚做梦,还在怪你,说李毅这家伙,有事才来找我,没事就从来不见踪迹,哈哈,看来你还真不经念叨!一说你就来电话了!怎么?又想说故事哄我入眠了?”

        李毅真正有些汗颜,说道:“被你猜中了,我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呢!这么晚打扰你睡你的美容觉,的确是有事要找你帮忙。”

        左晓霞笑道:“李毅,我要是变得难看了,将来嫁不到好人家,我可要找你算账的!咯咯,逗你玩呢!我还没睡觉,刚回来,想洗个澡,刚脱完衣服,你就打电话来了!”说着就打了个喷嚏。

        李毅连忙道:“你先去穿衣服。别光着身子接电话,现在春寒料峭,小心着凉。”

        左晓霞啐道:“你怎么知道我光着身子接电话?你没有千里眼吧?哼,我告诉你女朋友去,叫她挖出你那双色眯眯的招子来!”

        李毅暴汗!说道:“我要是有千里眼,我早就把你看光光了!是你自己说刚脱完衣服的嘛!”

        左晓霞道:“好啦,是我冤枉你了,你没看到就好了!你有什么事快说吧,我裹了被子来,现在好多了。”

        李毅却恶趣味的想象着她光着身子裹着被子的样子,有些心猿意马,收敛心神,笑道:“你最近在忙什么案子呢?”

        左晓霞道:“你是想问马红旗的案子吧?怎么,你跟他有什么瓜葛不成?”

        李毅心想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成?怎么我想什么,你都知道哩?当即说道:“我跟他没什么牵扯,左大科长,你就放心的办你的案子吧。”

        左晓霞道:“哦,那就好,马红旗的问题其实并不大,问题是上边有人打了招呼,要整整他。所以,你最好别跟他沾什么边!”

        李毅心想,听温玉溪在那天常委会上的口气,分明是想保马红旗,难道他还没有跟纪委的打过招呼?可是,那天严斯和也应该听明白了温玉溪的话吧?应该不会太过为难马红旗才对。那这个打招呼的人,会是谁?这么跟马红旗过不去?更深入的想一想,这个人或许并不是跟马红旗过不去,而是想利用马红旗来打击温玉溪!拔出萝卜扯出泥,难道他还想通过查马红旗的账,挖出温玉溪的什么不是来?

        “喂,想什么呢?不说话我可要走了。”左晓霞催道。

        “这个打招呼的人是谁?”李毅脑中有所思,嘴里就顺口问了出来,话一出口,才惊觉不该问,但却收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