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4章 病急乱投医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4章 病急乱投医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正陪一干领导视察经开区,闻言连忙走到一边,问道:“黄处,怎么了?”

        黄书琪着急上火地道:“李毅老弟,只有你能救我了!你要是能救我这一次,下半辈子,我给你做牛做马,报答你的大恩大德。www.00ksw.org”

        李毅吃惊道:“黄处何出此言啊?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你莫着急,慢慢跟我说。”

        黄书琪道:“老弟,你先答应帮忙,我才好跟你说。”

        李毅道:“到底什么事情?你总要先跟我说个明白,我才能心中有底,能帮忙的我自然帮。”

        黄书琪道:“现在神仙都难救我,只有你老弟可以救我一命。这件事情,我真的是冤枉的啊,都是马红旗害的我!”

        李毅微微皱眉,马红旗已经被双规,至于在双规期间说了些什么,牵扯到些什么人,李毅并不知情,也不想去打探。没有想到,黄书琪居然被马红旗供了出来,扯进了这堆烂泥里。

        这种事情李毅并不想插手,淡淡地说道:“黄处,你太抬举我了,我只是边远山区的一个小小副县长,比你的官阶还要小呢!我怎么能帮你的忙啊?”

        黄书琪说道:“李毅老弟,你莫哄我,你的能量通着天呢!我的事情,真的只有你能帮上忙啊。我以前瞎了狗眼,没认出真神,对你多有得罪之处,请多海涵。”

        李毅道:“黄处,你真的求错人了。你应该去找大老板啊!”

        黄书琪苦笑道:“我在大老板面前,哪里说得上话啊!这种事情,大老板要是知道了,还不直接休了我!李毅老弟,我可是知道你的厉害之处,你向大老板推荐几个人,大老板二话不说,就把他们全部安排到了高位。单凭这份能耐,南方省里能有几个人做得到?我的事情,在我而言,那是关系身家性命的大事,是比登天还难的难事,对你老弟来说,还不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这个忙,你无论如何得帮啊!”

        李毅听了,心下冷笑,心想原来是这个黄书琪泄漏了消息,自己写的那张名单,肯定是被他无意间看到了,然后泄漏出去的。

        这个事情,如果只有当事人知道还好,葛贺民和薛雪都是受益人,也是信得过的人,知晓之后,只会对李毅心存感激。可是,要是被曹永泰和唐春强等人知道了,他们会做如何想?将来会如何对待自己?西州市这两个职位,他们是拼命力争的,却被李毅这个小小的副县长虎口斗食抢走了,他们心里能好受吗?

        李毅不愿意帮黄书琪,还有一个原因,是觉得这个人不堪造就,无甚前途,没有结交的必要!守着温玉溪这么好的老板,不知道经营自己的前途,也不知道如何讨好温玉溪,整天做一些无所谓的事情,就连李毅这个偶尔接触的局外人,都看不上眼,你叫温玉溪如何肯保你?

        黄书琪在电话里连声哀求,连“李爷爷”这样的恶心话语都喊了出来。李毅心想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问道:“你到底收了马红旗多少好处?会被他扯进来?”

        黄书琪呼天抢地道:“天地良心啊!我几时受过他什么好处了,我连他一分钱都没得过!我跟在老板身边,自然知道洁身自好的道理,除了一些人情来往的烟酒外,我连一个红包都不敢收。别的秘书,就说跟曹副书记的那个小刘吧,只要人家敢送,他就敢收,收了还不帮人做事,混到现在还是滋滋润润的,啥事没有。我呢,苦巴巴的过着穷日子,却摊上这档子事情,真是冤枉呢!”

        李毅道:“你不说就算了,我这里忙,先挂了。”

        “别!千万别啊,我的亲爷爷啊!你好歹拉我一把啊!”黄书琪说道:“我说还不行吗!我就收了他一个手机,还是他硬塞给我的!我说不要吧,他说不值钱的东西,也是人家送他的,就扔在我抽屉里了。这怎么能怪我呢?是不是?现在他却跟省纪委的同志说,那个手机是贪污公款买来的,送给我了,花了一万三千多块钱!这破手机,顶多也就六千多块,他转过身就加了两倍还不止啊,这不是存心坑我吗?”

        李毅心想,现在马红旗被纪委逼着询问贪污款项的去向,他惟恐想不起来,想起来了,自然要添油加醋的夸大金额,才好交待那些钱的去处。黄书琪也是时运不济,他那么好的位置,别说收一个手机,便是收一个手机商店,也有人愿意送他,只要遮掩得好,啥事也没有。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关键就在于温玉溪的态度,如果温玉溪肯保他,这么小的事情,大不了退回赃物,也就万事大吉了。可是,如果温玉溪不想保他,那这事情就有些麻烦,一万三千块钱的受贿罪,够黄书琪喝上一壶了!刑事责任不敢说,起码前途是一滑千丈了。

        李毅飞快的思考了一下利弊得失,说道:“黄处,这个事情我记下了,我尽量帮你想想办法,但是我也只能说尽力而为,能不能取得好结果,我可不敢打包票。你自己也要有个心理准备,多跑跑关系。”

        黄书琪见李毅答应下来,大喜过望,连声说道:“我也知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李毅老弟,真是多谢你啊,这事若是摆平了,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李毅问道:“这事情老板知道了没有?”

        黄书琪道:“应该还不知道,我也是听省纪委一个同志说的。他有意交好于我,这才向我透露了出来,这事情还在省纪委里面,应该还没有传开来。”

        李毅挂了电话,快步追上视察队伍。脑海里思考着黄书琪的事情。这件事情也不是不可施为,毕竟金额并不太大,活动一下,再向温玉溪扇扇风,说不定这事也就这样揭过去了。只是,他与黄书琪非亲非故,也没有特别好的交情,凭什么要帮他?帮了他对自己有什么好处?李毅在官场日久,遇到问题,思考最多的,也是利益方面的考虑。

        梁宁帆和孙薇正陪着省市领导们,向他们介绍经开区的情况。陈凯明和孙正阳等县委领导跟在后边,亦步亦趋。

        陆致邦边听边点头,说道:“不错,你们临沂这个点子真不错!农副产品深加工基地,这在咱们南方省还是头一家。现在中央很重视农业经济的发展,在近代和现代国家的国民经济中,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工业是国民经济的主导,农业和工业的发展带动了运输业、建筑业等的发展,然后商业和服务业也随着发展起来,就能带动整个地区的良性发展。工业与农业并举,共同依存,这是一个发展经济的金点子啊!”

        梁宁帆笑道:“这个金点子,是我们李副县长想出来!想当初,他来上任之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地呢,自从李副县长来到咱们临沂县后,县里的经济是一年三变样啊!现在农民在家里种田种菜,就是卖到这里的工厂里,收入也不比在外面打工差。不愿意种地的,可以到开发区进厂打工,赚一份工资。这个经开区的建设,对我县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成效显著啊。”

        陆致邦笑道:“李毅同志,呵呵,是个人才啊!”

        李毅在旁边听了,谦虚地笑道:“主要是凯明同志和正阳同志领导有方,制定了发展临沂的大政方针,我只是按部就班,遵照县委的决定行事。具体的事情,又都是梁主任和孙副主任在做,我个人嘛,也就做一些上传下达的工作。主要功劳,还是他们的。”

        陈凯明和孙正阳等人听了,觉得脸上倍儿有面子,腰杆都挺直了几分。仿佛李毅说的并不是客套话,而是他们真正做出了什么大贡献似的。

        陆致邦问道:“李毅同志,你怎么会想到建立这个农产品深加工基地?”

        李毅道:“我们一说到发展经济,就知道谈工业,谈城市建设。其实,在我国,农业才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农业人口总数占全国总人口比重的70%多,只有农业经济真正的发展了,广大的农业人口脱贫致富奔小康了,咱们国家才能算得上真正的国富民强。农业是工业的基础,工业反哺农业,走科技兴农之路。这是我们执政为民者,应该深思的!我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走了这条工业与农业相结合的道路。在发展工业的同时,带动农业经济的高速腾飞。”

        陆致邦听得很认真,感慨道:“李毅同志,有想法有闯劲,是不可多得的创新型领导人才!我们政府队伍里,就是缺少像你这样的好干部啊!”

        陈凯明和孙正阳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恢复正常。

        这天,开发区的工作人员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才收场。李毅已经正式搬出县招待所,住进了位于县政府后面的家属楼。

        李毅的房间在三楼东边。李毅提着公文包走上去,看到门口蹲着一个人,楼梯灯光有些暗,一时没看清楚是谁。那个人却很眼尖,一见李毅,就迎了下来,讨好地笑道:“李毅老弟。才下班啊!”

        “黄处,这么晚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李毅见到黄书琪,微微吃惊,心想这要是被机关里的人看到了,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