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2章 险胜一着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2章 险胜一着

    作品:《官路弯弯

        庞红华道:“斯和同志,没证没据的,你这说了不等于没说嘛?齐来山同志是堂堂市委副书记,有必要去操纵一个小镇的副镇长选举?”

        严斯和冷笑道:“因为那个副镇长是一个大企业家,有钱了就想当官,贿赂了他十万元!当然,这是举报信上所写,不过查无实据!真有证据的话,他早被我们给双规了,还能等到现在?当然了,我说的事情都是查无实据的,会不会对这两个同志造成什么负面影响,那就要看各位常委的意思了。www.00ksw.org”

        庞红华道:“你都那样说了,就跟那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一般,不是那什么,也是那什么了!”她是妇女同志,这句俗话说到了一半,觉得太过恶心,就用“什么”来替代了。

        严斯和道:“我们纪委办案,跟司法机关办案不同。司法机关办案,用的是无罪推定,又叫做无罪类推,简单地来说,就是指任何人在未经证实和判决有罪之前,应视其无罪。无罪推定所强调的是对被告人所指控的罪行,必须有充分、确凿、有效的证据,如果审判中不能证明其有罪,就应推定其无罪。我们纪委办案,用的是有罪推定,也就是说,不管你有没有犯罪,只要想调查你了,先判定你有罪,再去找证据和证人来证明你真的有罪。呵呵,我这么说,不知道大家听明白没有?”

        李毅听得明白,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言论,心想难怪人人都怕被双规,因为只要你被双规了,不管你有没有罪,先就成了犯人!除非纪委真的找不出你任何瑕疵来。问题是,有几个官员经得起认真的调查呢?就算你不贪不腐,灰色收入、人情往来总要有吧?一次两次不打眼,日积月累下来,那也是一笔庞大的数目!而这些财产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庞红华沉默半晌,说道:“既然如此,我收回我的提议,齐来山同志退出三江市市长竞选!”

        李毅听了暗暗点头,同样是常委,庞红华这个女人的胸襟气度,比起蒋则立来,要强多了。干脆而直爽!

        五去其二,只剩下三个人选。

        温玉溪微笑道:“斯和同志,这次又让你做恶人了啊!怎么样?还有没有要说道的?”

        严斯和道:“按理说,这人事任免,可不关我们纪委的事情。刚才这番话,可都是你们逼我说出来的,你们看我前轮投票选举时,说过这些话没有?没有吧?这两个同志日后要是怨恨上我,我得找你们来说理。”

        温玉溪道:“好,有我们常委会给你做主,你就把心安在肚子里吧。斯和同志发表完了意见,接下来,我们再听听组织部的看法吧。欧阳部长,对剩下来的三个人选,你有什么看法?”

        干部的任命程序,是要由组织部进行考察,然后再提交常委会或者人代会讨论,有的人事,还要上党代会讨论,通过后才能进行正式的任命。今天事出突然,谁也没有料到,居然把西州市的一二把手一锅烩了。空出这么两个炽手可热的空缺来,常委们见了自然眼热,所以事急从权,当即热议起来。

        温玉溪如此问,也算是走一走过场。事实上,南方省的大部分重要人事,都是由书记办公会决定的,书记办公会通过之后,再上省委常委会上过一下程序,基本上就算是定了。

        欧阳吉道:“这三个同志,在组织部以往的考察中,表现优良,可以进入投票程序。”

        温玉溪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投票表决吧!这一次我们还是举手表决呢?还是搞不记名投票?同志们有什么意见?”

        唐春强道:“就举手表决吧,这样快速,直接!开了大半天的会,肚子早就饿了,快点搞掂,早点回去吃饭!”

        温玉溪笑道:“那就举手表决。三个人,一个是组织部的副部长蔡民亮同志,一个是西州市的副书记常同文同志,第三位是省水利厅副厅长张庆林同志。同意蔡民亮同志出任三江市长的同志请举手。”

        欧阳吉率先举手。废话,他提议的人选,他不举手,谁举手?

        温玉溪也举起了手,他和欧阳吉两个人算是同盟,私下里走得也很近,不管结果如何,他都是必须支持欧阳吉的。其实,温玉溪和欧阳吉的人选,不论是谁中选了,对温玉溪来言,都算是好事。

        其它常委陆陆续续有几个人举了手,省委组织部长,实权还是蛮大的,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

        蔡民亮最终获得六票。

        温玉溪宣布的第二位,是唐春强提出来的常同文同志,结果跟比他一轮多出一票,得了七票!

        多出的这一票是严斯和投的。严斯和或许是为了缓和一下在常委们心目中的形象,每个人他都投了一票。

        唐春强对这个结果算蛮满意了,接下来就看温玉溪提名的人选了。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或许大家觉得温玉溪此次常委会收获够丰盛了,还是觉得不能让他一家独大,也可能是对温玉溪提出来的人选太不熟悉,反正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温玉溪最终只得了七票!

        等于是跟常同文的得票数持平!

        面对这个结果,李毅多少有些无语。看来,省委常委会上,还没有谁能够真正的做到一言堂啊!

        温玉溪还是不愠不火,淡淡的说道:“既然是持平,那就再投一轮票吧!这一次只有两个人,我们十三个常委,用不记名投票的方式,每个人只能投一票,票多者获胜!”

        唐春强应道:“好!那就再投一次票吧!”

        温玉溪的左手一直压在李毅给他的两张纸条上,这时他故意拿开了手臂,把两张纸重叠起来,放在桌面上。

        唐春强就坐在他身边,瞥眼一瞧,就看到那张纸上的名单,最后一名写着周军鸿的大名!

        唐春强脑袋嗡的一声响,暗叫不好,心想温玉溪接下来,是不是想拿莲城市市长开刀?这个周军鸿,真是叫人不省心!千叮嘱万嘱咐,叫他不要贪,贪多一点就变成贫!他还是贪了!

        想到这一点,唐春强顿时有些意兴索然,莲城是他的老根据地,他是从莲城发家,一路升上来的,周军鸿是他的得力爱将,如果莲城被温玉溪给占了,那就算争下三江市的市长,又能于事何补?自己还是输了!输得彻底!

        忽然,温玉溪拿起钢笔,在周军鸿的名字上连着画了三划,把那个名字给划掉了!

        唐春强浑身一震,心想温玉溪这是什么意思?却见温玉溪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唐春强猛然醒悟过来,温玉溪这是在向自己做一笔权力的交易!如果自己愿意放弃三江市长的追逐,那温玉溪就放周军鸿一马!

        唐春强想通这一点,脑子里飞快的衡量了一番,微微点了点头。

        温玉溪这才微笑着,把那两张纸收了起来,朗声说道:“好了,同志们,大家都考虑得差不多了吧?接下来,请投出您手中神圣的一票吧!”

        工作人员早就准备好了投票箱。大家飞快的写好各自属意的人,把纸片投进了投票箱。

        不一会,工作人员把统计结果公布了出来,省水利厅副厅长张庆林同志以七票当选为三江市新任代市长!

        这个结果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更令温玉溪和李毅捏了一把汗,因为如果不是耍了这么一点小聪明的话,这个三江市的市长是拿不下来的!

        试想想,如果唐春强那一票投给了常同文的话,那常同文就可以得到七票!那么,胜出来的,就是常同文了!

        唐春强看到这个结果,很是纠结了一阵子,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理智的接受了这个结局。

        后来,唐春强问过周军鸿,而且是很严厉的质问他,有没有收受洪天贵的钱财,周军鸿赌咒发誓,把十八代祖宗都拿出来做了赌注,以证明自己的清白。直到那个时候,唐春强才明白过来,自己中了温玉溪的计策了!那个时候,他也只能感叹温玉溪的沉着冷静,老谋深算,的确非自己所能及!

        这次常委会,温玉溪可谓大获全胜,心情大好,邀请李毅到家里去吃了晚饭,在饭桌上,温玉溪说了这么一句话:“李毅,今天如果是你坐在我这个位置,只怕你玩得比我还要轻松!你的智慧和计谋,就连我也要佩服三分啊,若不是以前见识过你的厉害之处,今天看到你的表现,我多半要怀疑你的真实年龄!古人云,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可是,我这个老头子,却应该捧着三国好好研究一番啰!呵呵,小毅啊,今天算是我托了你的福啊!”

        李毅连忙起身,说道不敢。

        温玉溪这番话,完全不吝溢美之词,夸得李毅上了天,温家人听了,自然目瞪口呆,尤其是温可妮,看向李毅的双眸里,更是两眼冒星星。

        李毅听了却是出了一身冷汗。

        自己今天的表现,确实有些过头了!有些锋芒毕露。李毅并没有做多少事,也没有说多少话,却给了温玉溪这种感觉!虽然温玉溪并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可是这终究不是一件好事情。

        在温玉溪这等精明的谋略家面前,献丑不如藏拙。

        李毅如是告诫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