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56章 疯狂的想法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56章 疯狂的想法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就是这般的不知天高地厚,他在想,自己好不容易来到这座省委常委会议室里,这样的好机会,如果不抓住,不利用,那简直有违天和啊!

        温玉溪宣布休息十分钟。www.00ksw.org他并没有起身去休息,而是把他的右手搭在桌面上,中间三根手指,有节奏的上下起伏,轻轻的敲击着桌面,他显然正在沉思当中,今天的局面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断定,由谁来接手西州?心里正进行布局和盘算。

        其它常委趁着这个时间,肾虚的跑洗手间,口渴的跑茶水间,犯烟瘾的跑阳台。

        李毅有些着急,十分钟一过,会议重新开始后,温玉溪多半就会已经有了成熟的思考,对西州乃至全省的权力平衡,就会有了通盘的布局,那时自己更加没有机会插嘴。

        姚鹏程又是紧张,又是好奇,又有些无聊。他的心思远远没有李毅那般复杂,来到这里,有些荣幸,也有些身不由己。首长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不叫他做了,他就那么站一天也不会觉得累。

        李毅忽然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他拿出笔记本,飞快的在上面写上几个人名和几句话,然后把这页纸撕了下来,又叫姚鹏程把洪天贵交待的名单拿出来,令李毅意外的是,这份名单上并没有周军鸿的名字!

        李毅悄声道:“把周军鸿添上去。”

        姚鹏程讶道:“为什么?洪天贵的口供里面,并没有这个人名。”

        李毅道:“我叫你添上去,你就添上去!等下大有用途!”

        姚鹏程虽然疑惑不懂,但李毅的话,他还是听得进的,当下毫不犹豫的大笔一挥,在那张名单后头的空白处,添上了周军鸿三个字。

        这时,常委会休息时间已到,常委们陆续返回来就坐。温玉溪的手指也停止了敲击,收了回来。

        李毅知道温玉溪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但是,不论怎么样,都要试上一试,争权夺利这种东西,就跟追女人一样,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怎么样也要博上一博!

        李毅快步上前,赶在温玉溪开口之前,把两张纸片轻轻放在温玉溪面前的桌面上,轻声说道:“首长,这是洪天贵交待的名单!”

        李毅本来是把真名单放在上面,想了想,把两张纸分摊开在温玉溪面前。

        温玉溪果然并没有伸手去拿那两张纸,溜了那两张纸一眼,当看到李毅写的那张纸片时,微微蹙了蹙眉头,再看到周军鸿的名字上划了一条杠杠,若有所思。但他并没有跟李毅说什么,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李毅退下去,心里怀着忐忑,不知道温玉溪对自己的擅做主张,持着什么样的态度。温玉溪的城府很深,喜怒哀乐,不形于色,让人很难凭着他的脸色去猜测他的内心活动。

        唐春强果然有些紧张和好奇,看似随意的瞥了一眼桌面上的纸,温玉溪却恰好抬起胳膊,搭在纸上面,遮住了上面的字,然后开口说道:“同志们,我们继续讨论上一个议题。刚才我们听欧阳部长说,西州市有两个人选,一个是西州市委副书记孟哲同志,一个是西州市常务副市长葛贺民同志。这两个人选,大家有什么看法?都谈谈吧。欧阳部长,你是组织部长,对人事比较熟悉,还是由你先开个头吧。”

        欧阳吉显然趁着刚才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已经打电话回部里,取得了这两个人的简历资料,当即不慌不忙,打开面前的文件夹,说道:“孟哲同志,男,1952年3月出生,南方省吴康人。1969年入伍参军,1972年8月入党。历任……”

        这些简历就跟白开水一般,欧阳吉读起来毫无感情,众人听得也是乏味无比,但这又是题中应有之义,是必须的一道手续。

        李毅却是认真的听了听,对比了两个人的简历。

        孟哲年龄偏大,当然,四十五左右的年纪,对一个男人而言,正当壮年,如果这次能顺利当上正厅级领导,在官场中来说,也算得是青壮有为了!他学历偏低,高中还没有毕业,就去参了军,以后也一直没有考取什么学历。

        葛贺民只有三十八岁,有着专科学历,他这个年纪,若是能当上正厅级实权要职,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两个人都曾经在乡镇和县级城市担任过副职和正职,都是实打实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

        欧阳吉念完两个人的简历,说道:“我们组织部以前对俩人都进行过相关的升职考察,两人的评分都比较高。”

        他这话等于什么都没有说,因为温玉溪和唐春强等大佬都还没有表态,他这个组织部长不好偏向哪个人。说出来的话,只能是保持中立,一碗水端平,到时温玉溪等人表态了,他才好有所倾向。

        温玉溪还是没有着急表态,看向唐春强:“春强同志,你的意见呢?”

        唐春强说道:“孟哲同志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埋头苦干,实事求是,为人低调,不事张扬,老成稳重,有着丰富的党口工作经验,我觉得由他来担任西州市委书记一职,还是能够胜任的。”

        他先肯定了孟哲,显然是不想在这个人选问题上同温玉溪相争,然后接着说道:“至于葛贺民同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升任西州市的常务副市长,时间还不太长。他个人能力还是很强的,但为人有些古板,当副手还是不错的,要当政府一把手的话,依我之见,还是先锻炼两年再说不迟。”

        唐春强先扬后抑,把葛贺民给否定了,既然否定了葛贺民,就证明他想在这个名额上争上一争。果然,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说道:“对于西州市市长人选,我还有一个更好的人推荐,这个人是西州市的副书记,名叫常同文,以前在县里当过政府一把手,后来调到西州市当了副书记,也有四年多时间了。常同文同志是老三届的高中生,恢复高考后,考取了省农大,有着专科学历,这样的老同志,我们是不是应该优先照顾一下?”

        温玉溪听得很认真,脸上波澜不兴,转向曹永泰道:“永泰同志,你是党群副书记,对人事问题,你的意见很重要,谈谈你的看法吧。”

        曹永泰心想,什么叫我的意见很重要?我的意见能代表省委的意见?但该争的,他还是要争的。争与不争,这是一个态度问题,至于能不能争到手里,那就不是他个人能左右得了的。

        他微一沉吟,说道:“我干党群工作,也有些年头了,既然玉溪同志见问,我就谈谈我自己的看法吧。我的想法,跟春强同志恰恰相反。我认为,老同志固然要照顾,可是,有能力有学历的年轻干部,才是党和国家的希望所在。我觉得,应该优先照顾这些敢想敢做,有想法有干劲的年轻同志。西州市长一职,我以为葛贺民同志足以担纲此任。”

        他这话是一记漂亮的回击,你唐春强刚才落井下石,对我穷追猛打,我现在也以牙还牙!

        唐春强脸色一沉,浓眉一皱,轻轻的冷哼一声。

        曹永泰继续说道:“说到孟哲同志,我对他还是比较熟悉的,孟哲同志为人谦谨,做事踏实,这一点是值得我们省委肯定的。但是,现在的党委工作,不比以前,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委和政府的工作重心,都转移到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和科学发展,必然、必须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是可持续地改进民生、推进社会发展、提升精神文明、实现全面小康和现代化战略目标的大前提和物质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党委提拔任用干部,就要以干部的个人能力为重要的考量标准。而这个能力,尤其要以推进经济建设能力为主,如果一个市委书记,只知道本分做事,不求开拓创新,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本身就是一种行政不作为!无功即有过!从一点上面来说,我倒觉得马红旗同志在任上时,做得很不错。”

        曹永泰不愧是搞党务工作的,说起大道理来,一套一套的。甚至又反过脸来,为马红旗说起好话来了。因为现在的情势,他也看得十分清楚,和唐春强的联盟,不攻自破,甚至反目成仇。如此一来,他就把一二把手全给得罪了,成了孤家寡人,这在政局中是十分危险的。所以,他亟需修复同温玉溪之间的关系,用来打击唐春强,从而加强自己的力量,争取自己的利益。

        曹永泰说了这么多,其实是为了接下来的话做铺垫:“可惜的是,马红旗同志犯了一点错误,要暂时离开西州这个大舞台。我倒觉得,有一个同志,很有马红旗同志的开拓进取精神,也是敢想敢干、勇于创新的改革派。这个人大家都很熟悉。他就是三江市市长罗正浩同志。罗正浩同志在三江市长任上已有三年时间,这三年来,把三江市治理得井井有条,国民生产总值连续保持较高速度发展。把一个在全省排名靠后的三江市,硬生生拉到了前八之内!有这种功绩,我觉得他足够胜任西州市委书记一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