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52章 露出尖锐的獠牙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52章 露出尖锐的獠牙

    作品:《官路弯弯

        曹永泰道:“最近西州市发生了好几起事故,虽然事态最终都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影响是极其恶劣的,我觉得马红旗同志全局掌控能力不足,不能胜任现在的职务。www.00ksw.org另外,纪委的同志对马红旗同志进行了一番调查,还查出来不少问题。”

        温玉溪神色如常,说道:“既然纪委做过了调查,那就请纪委说说调查结果吧。”

        曹永泰看着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严斯和,说道:“严书记,麻烦你说一下具体的情况吧。”

        严斯和是个清瘦的人,五十多岁年纪,或许是工作的关系,一直是铁青着脸,好像人家欠了他几十万没还似的。不知道他职业的人,见了他多半要绕着走。事实上,知道他职业的人,多半人是躲着他走的。严斯和在南方省官场,以严苛著称,出了名的黑面神,这个人不群不党,不属于任何一系,办起案子来不铁面无私,不偏不倚。因此,人们在背地里戏称他为严公。

        正因如此,他调查出来的案子,办出来的事情,才更加的令人信服。贪官污吏们,若是听到严斯和到了地界上,多半会吓得双腿发软。

        温玉溪偏过头,看着严斯和:“斯和同志,你说吧。”

        严斯和略一点头,说道:“举报马红旗同志的信件,内容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生活作风方面。马红旗同志在西州宾馆,长期包养了一个女服务员。这个女服务员,在马红旗同志初到西州上任时,曾经担任马红旗同志的房间服务工作。后来两人发展成为了地下情人关系。女服务员跟了马红旗同志后,还结过一次婚,后来被男人知道了她的丑事,两个人就协议离婚了。自此,女服务员就一直做马红旗同志的地下情人,这种关系,已经保持了数年之久。”

        温玉溪脸色凝重,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发言。

        这种生活作风问题,无人查你时,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一旦有人查你,那这个问题就成了重要的攻击点。

        当官的,最难管的,就是自己的第三只手和第三条腿。能管好这两样东西,离好官就不远了。

        严斯和继续道:“经过我们省纪委的调查,这件事情基本属实。举报信反映的另外一个重要内容,就是马红旗同志行贿、受贿。”

        温玉溪眉毛微微一皱,如果只是生活作风问题,那还比较好办,只要是两情相悦,并无强迫之举动,就算捅出来了,也触犯不到法律法规,顶多有些违纪,受一个党内处分也就够了。可是如果牵涉到行贿受贿,那问题就严重多了。就算温玉溪有心包庇,也难掩天下悠悠众口。

        严斯和说道:“马红旗同志为了包养情妇,先后挪用了三十万公款给情妇挥霍。这个情妇家里新建的楼房就是从这些公款中得来。他的情妇为了跟男人离婚,补偿给了男人一万块钱。另外,马红旗同志还利用职务之便,安排情妇的两个哥哥到市政府相关部门工作,还替他们解决了行政编制。以上所述,皆有证据可查。”

        严斯和说到这里,就住了嘴。他虽然铁面无私,但也是官场中人,也懂得察言观色,也会看风向行事。不然,只凭着一味的蛮干,你越铁面无私,只怕会死得越快。

        马红旗是温玉溪的人,纪委却在没有通知温玉溪的情况下,私下里对马红旗进行调查取证,这行为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当然,在这一点上,严斯和还是占理的,纪委办案有一定的独立性,既然接到了举报,又有省委副书记的关照,他们调查一个市委书记,也就顺理成章了。至于没有通知温玉溪,他也可以解释为,马红旗是你的人,不通知你,也是为了让你避嫌,躲开那些没有必要的麻烦。

        但是,他只是陈述调查结果,并不做出处理结论,这便是他的高明之处了。这样一来,既不得罪温玉溪,又不得罪曹、唐两人。

        温玉溪沉吟着,没有说话。

        曹永泰却是一副义愤填膺的神情,伸出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说道:“这两个问题已经十分严重,我建议立即对马红旗同志实行双规!追回他贪污的账款!”

        唐春强马上接口道:“我同意永泰同志的意见,这样的害群之马,如果不立即采助行动,日后还会给我们党和政府脸上抹黑。”

        这场斗争,自始至终就是他们几个人在导演和推进。大部分常委只是带着耳朵聆听。

        严斯和也没有表态。曹永泰和唐春强的建议,是向温玉溪提出来的,这个决定,还得由温玉溪而下。

        温玉溪表情还是很冷静,他缓缓说道:“既然纪委已经调查出了结果,那就一切按照程序办理吧!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们不能纵容任何一个蛀虫留在党内!”

        严斯和点头道:“请温书记放心,我一定会遵从省委的决定,把事情办好。”

        唐春强和曹永泰相视一眼,就转过头去。

        曹永泰刚捅完一刀子,再次放出冷箭来:“莲城市南岭矿难发生这么久了,是不是也该给个结论了?”

        唐春强再次声援:“南岭矿难是我省建国以来发生的最大矿难之一,这起矿难事故,死亡人数众多,经济损失惨重,是该从严处理,给各地煤矿敲一记警钟!”

        组织部长欧阳吉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不是已经做出过处理了吗?相关的责任人员已经就地免职或者刑拘。”

        曹永泰说道:“就免了当地的一个乡党委书记和乡长!这样的处罚太轻了,达不到警示的作用。现在各地官员无视矿工企业的安全生产,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不怕!出了事故,拿下面几个小官吏,戴上一个玩忽职守罪、滥用职权罪的大帽子,判上三、五几年牢,就完事大吉,对死难者和公众就都有了交待!我觉得这种做法要不得!出了事故,我们应该层层追责,各级领导人都要负相应的责任!只有这样,才能引起相关部门对安全生产的重视。”

        唐春强道:“安全生产的老调子,我们年年唱,但安全事故年年发生。这的确成了难以解决的老大难问题。这个问题要解决,就要从根本上下功夫,要引起各级部门的重视。”

        省委常委、杜鹃市市委书记叶城风说道:“这是不是有些扩大化了?层层追责?这般说起来,我们在座的各位,岂不是个个都有责任?南岭矿难事故,还要追究到县长和市长甚至是省里的责任不成?”

        叶城风这话说得有讲究。他只提到政府一级部门,却没有提党委。具体的事情是政府在抓,出了事故,当然是政府的首要责任,这般算起来,层层追责的话,那唐春强这个省长也是跑不掉的。

        唐春强怵然一惊,叶城风的话提醒了他,自己差点就落入了曹永泰的圈套当中!曹永泰这是要一箭双雕!既打击温玉溪,又打击他唐春强呢!莲城市的市委书记王高阳是温玉溪的人,但市长周军鸿却是唐系的得力干将!如果真的要追责,王高阳和周军鸿两个人都难逃一难!一个党内处分是少不了的!弄得不好,就要被调职!

        好阴险的曹贼啊!连盟军都要暗算!

        想到此处,唐春强马上就转了话锋,说道:“这件事情嘛,也要一分为二的看,南岭煤矿就在当地的乡镇内,出了事故,当然是当地的乡镇领导人负有最重大的责任!不管什么事情,我们都把抓住主要责任人。无限上纲上线,那是要不得的!对干部同志也是不公平的。如果出一点芝麻大的事情,就要层层追责,那以后谁还敢做事情?岂不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那对改善机关慵懒的作风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处理结果很不错了。不需要再画蛇添足。”

        曹永泰刚刚露出尖锐的獠牙,就被唐春强识破,他也不恼,嘿嘿一笑,马上偃旗息鼓,说道:“我也就是这么一想,顺嘴这么一说,听了春强同志的分析,我也觉得之前的想法太过理想化了,有些不太切合实际,我收回刚才的建议。”

        温玉溪一直听着曹永泰唱大戏,见他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微微冷笑一声。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背里地使刀子的人。

        曹永泰果然拿南岭矿难来做文章啊!幸好东沟子乡的事情,因为李毅在场,处理得十分及时和妥当,要不然,还不知道要酿出什么样的祸事来呢!

        温玉溪端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茶水,轻咳一声。

        常委们知道他有话要说了,都正了正身子,望向他。

        温玉溪缓缓说道:“有个事情,我在这里要向大家通报一下。刚才说到南岭矿难,我才记起来的。就在南岭煤山的那一头,也就是西州临沂县的西沟子乡,发生了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情都是小事,但其中牵扯出来的,却是大人物!”

        常委们都抬起头,看向温玉溪,静听他说下去。

        温玉溪开始反击了!

        曹永泰隐隐有些预感到不妙,微微皱起眉头,飞快的算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