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40章 潜规则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40章 潜规则

    作品:《官路弯弯

        这个马跃程,还真是个酒中狂徒,色中饿鬼,人家喝红酒是一口一口的品,他喝红酒比喝水还快,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连味道还没有砸摸明白,就进了肚子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www.00ksw.org

        那几个女艺员长得都还可以,但要跟柳若思相比,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了。马跃程一直在劝她的酒,柳若思以保护嗓子为由,每次都只是轻轻一抿。马跃程喝完一瓶红酒了,柳若思手中的那杯酒,还是满的。

        马跃程拂然不悦,黑着脸对潘世杰道:“你瞧瞧你招的都是些什么人?连酒都不会喝!怎么跟制片人拉关系?”

        潘世杰马上就好言相劝柳若思:“柳小姐,你不能这样啊!马董敬你的酒,你也敢不喝?做人不能这样子啊!你懂一点规矩好不好?”

        柳若思道:“对不起,我真的不会喝酒。”

        马跃程说道:“女人天生就有三两的酒量呢!就算你完全不会喝,喝下这杯红酒,也醉不死你!要么喝,要么滚!”

        那个导演王健翔听了,连忙说道:“马董,这个姑娘条件十分优秀,长相清新秀气,很上镜,加之又能唱会跳,多才多艺,新片子里有个配角,很适合她演。您看我面子上,饶她这一遭吧。”

        马跃程瞪眼道:“饶她可以,喝完面前这杯酒就行!”

        柳若思俏脸微寒,说道:“马董,我真的不会饮酒,而且我前日就感冒了,嗓子本来就有些痒,要是再喝了酒,我怕喉咙发炎,影响到今后的歌唱事业。”

        马跃程冷笑道:“有我们公司包装你,你还怕什么影响?你放心,只要你喝下这杯酒,你今后的事业,就包在我马某人身上了!新戏那个配角,就交给你来演!”

        其它艺人都流露出十分艳羡的眼神,对柳若思心生嫉妒,有人就冷嘲热讽地道:“一杯红酒都喝不了?骗谁呢?分明就是不给马老板面子,有意托大呢!还没出道呢,就把自己当腕了!今后要是红了,那还得了啊?”另一个艺人搔首弄姿的说道:“啊哟,真是啊!这样的人还能红起来的话,那母猪都能上树了!”

        李毅平静的坐着,端着酒杯,轻轻的啜饮,双眼透过杯沿的上方,射出两道犀利的眼光,看向柳若思。

        这个前世的梦中情人,原本以为再也不见的,没想到奇妙的缘分却让他们再次在这里相遇。

        此刻的她,正秀眉微蹙,看着手中的杯子,纠结的想着一个问题,喝还是不喝?

        尊严与前途,选择哪个?哪个更重要?这杯小小的酒,在别的艺人看来,只是一杯普通的酒,甚至是笼络马老板的一块跳板,可惜的是,对柳若思而言,却是尊严的坚持与放弃。

        她还是轻轻的放下杯子,羞怯的但是执着的说道:“对不起,马董,我真的喝不下去。”

        这句话不只让那些艺人吃惊,便是李元逍等人也无法理解。你既然进了这个圈子,陪老板喝杯酒,那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何况还能得到那么好的一个演出机会!他们一致认为,这女的要么在装纯,要么在自抬身价。只有李毅明白,她是真的在坚持心里的一种原则,她在纯粹的追求艺术,也在追求纯粹的艺术。

        马跃程松垮垮的脸整个的拉了下来,脸上弥漫着一股黑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柳若思这句话说出来,既不给他面子,又让他下不来台,等于是在当众抽他的耳光!

        “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今天这杯酒,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马跃程霍然起身,大声尖叫道。

        柳若思显然被他的这种盛气凌人的发飙给吓住了,美丽的眸子,不由自主的看向李毅,这里面,她唯一相熟的人,也只有李毅。可是,他会帮自己说话吗?上次他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可是我却一再伤了他的心,他可能再也不会理我了吧?要不然,他明明认识我,却为什么要故意不理我?

        李毅还是在淡淡的坐着品酒,似乎并不在乎这间包厢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若思闪过一抹深深的失望,但她还是用清甜的声音,干脆地拒绝了马跃程:“对不起,马董,我不会喝酒。”

        潘世杰也变了脸色,起身说道:“喂,我说你怎么死脑筋啊?你知道你为什么连着换了几家演艺公司,都没有人肯重用你吗?就是你的臭脾气给闹的!现在有一个走红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要不好好抓紧了,几十年后,你一定会后悔的!”

        柳若思仰起头,坚决地说道:“就算我这一辈子都红不了,我也必须坚持我的原则。我只想唱我喜欢的歌,并不想沦为三陪明星。”

        马跃程指着柳若思,怒形于色,说道:“好!你有种!我告诉你,你今天拒绝了我,我会好好惩罚你,在国内娱乐圈,我会封杀你,我要全国的娱乐公司,都不敢接收你,我要让你这一世,永远都出不了名!”

        “马董,你!”柳若思娇弱的身子轻轻的颤抖,像寒风中的一片叶子。但她并没有妥协,而是缓缓的起身,强忍住心头的委屈,轻轻地说道:“对不起,我走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马跃程一拍桌子,大声道:“你进我们公司,是签了合同的,在合同到期之前,你休想离开!”

        柳若思沉默一会儿,缓缓说道:“那你还想怎么样?”

        马跃程狞笑道:“要么赔偿合同上规定的五十万损失!要么陪我睡一觉,以肉偿债!”

        听到马跃程说出这般露骨的威胁,李毅的瞳孔倏地放大,脸色像冰一般凝结。

        柳若思虽然很生气,却是无法可想。只恨自己,恨不得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华泰公司,也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些人,此时此刻,她羞愧得连死的心都有了。她很快镇定下来,回答道:“可是合同上也没有规定,我必须陪人喝酒!你们当初可是说好了的,会培养我成为歌星,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也不见有什么动静。这也算是你们的失约!”

        李毅轻轻点头,看来她还没有丧失理智,人也不傻,知道跟人家掰道理,虽然这种掰道理是扯不清楚也赢不了的。

        “呵呵,那你要不要跟我打官司啊?”马跃程一副骄横无赖的模样。

        李元逍等人在玩着自己的骰子,聊着自己的天,这些局外事,与他们无关。他们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更不是那种随便就会替人强行出头的愣头青。柳若思也好,马跃程也罢,跟他们都没有关系。他们只是过来玩耍的一个过客。

        那些艺人见到柳若思吃了憋,反而个个欢喜异常,还有人在添油加醋地道:“马老板是什么人啊,在这四九城里,那可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上可通天,下可入地,什么人敢得罪马老板?真是吃饱了撑死的!”

        柳若思委屈得眼睛发酸,为了走上这条星途,她已经付出了很多,背井离乡,独自漂泊到京城之地,工作换了不知道多少个,钱却没赚到几个。

        那些老板都跟她明说了,要想红,就必须听他的话。佛祖都说了,要舍得。舍得,舍得,要有舍才有得。你只要肯舍得脱光了躺到他床上去,一觉醒来就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东西!看起来你似乎舍弃了什么东西,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少。这就是女人混娱乐圈的先天优势,也是终南捷径。

        可是,柳若思却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她追求的是理想,不是恶俗的三陪。有段时间,她实在走投无路,没钱开饭了,只好到某家酒吧里去驻唱,但很快就发现,那里更加的黑暗,也更加的邪恶。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要想在这滚滚浊流里独善其身,是何其的难!

        她有时走在街上,会没来由的想起投河自尽的屈原。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

        或许,这种想法,正是她后世投海的一种苗头。

        每每此刻,她就会想起那个叫李毅的男生,在离开她之前,曾经给过她的忠告,不要相信任何人,尤其是那些想要带你进入演艺圈的男人。于是,她多了几个心眼,并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原则,那就是滴酒不沾!她听过太多的故事,多少清纯有原则的女孩,最终都是因为一杯酒,被人突破了第一道防线,进而自暴自弃,从而误了终身,堕入了罪恶的深渊。

        马跃程嘿嘿笑道:“怎么样?柳小姐,想清楚了没有?是留下来陪我喝酒呢?还是赔我的合同损失费?”

        “你休想!”柳若思冷冷的说道:“我就算死,也要死得清白!”

        马跃程走到柳若思面前,端起柳若思的那杯酒,冷笑道:“喝下去,我就放你走!”

        柳若思却明白这杯酒自己要是喝下去了,只怕就真的走不了了,她坚持道:“不喝!”

        马跃程把手一伸,把杯子伸到柳若思的樱唇前面,厉声说道:“你喝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