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32章 考较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32章 考较

    作品:《官路弯弯

        温玉溪刚刚在看书,鼻子上架了一副老花镜,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多了几分书生气质。www.00ksw.org

        他一边往下走,一边摘下老花镜,揉了揉眼眶,走到沙发上坐定。

        李毅起身,恭敬的叫了一声:“温书记好,李毅给您拜个早年。”

        温玉溪呵呵笑道:“你这孩子,还叫我温书记?几时改口?”

        他是拿李毅和林馨的婚事说笑呢!

        李毅淡淡一笑。

        温玉溪忽然说道:“临沂最近不安宁啊!”

        李毅道:“您是指东沟子乡和严塘村发生的事情吧?这是我们小地方发生的事情,怎么还上达天听了?”

        温玉溪嗯了一声,语气一缓,说道:“小毅,我要谢谢你啊!”

        李毅有些诚惶诚恐的道:“这话从何说起?”心想有些大领导很喜欢说反话的,温玉溪莫不是在怪自己算计他们父子吧?

        温玉溪微微一笑:“小毅啊,你坐下来,在自己家里,不要这么拘谨。”

        李毅便在自己座位上坐了下去,坐得很端正,虽然没有像某些人那样只搁了半边屁股在上边,但他上身挺直,略微前倾,一副虚心聆教的模样。

        温可妮泡了茶端过来,这小妮子居然只泡了两杯,一杯端起了温玉溪,一杯端给了李毅,偏偏把温可嘉给拉下了。温可嘉瞪起眼睛问道:“妹妹,都说女生外向,也没有这么个外向法吧?”

        温可妮扮了个鬼脸,说道:“谁叫你小气吧拉的!哼哼!想喝茶,自己动手去倒。”

        李毅笑着把自己的茶推了过去:“可嘉,喝这一杯,我不渴。”

        温可嘉笑道:“不用,我跟妹妹经常这样闹别扭,外人看了,都以为我们不和,其实,这是我们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不然怎么能显得我跟她之间的关系与众不同呢?”

        李毅笑道:“有妹妹就是好!”

        温玉溪笑道:“好啦,小妮,乖乖的坐下来,不要打扰我们大人聊天。”

        这句话明显刺激到了温可妮,她嘟起嘴,叫嚷道:“爸,什么叫你们大人?难不成我还是小孩子不成?”

        温可嘉和李毅几乎同声答道:“你不就是个小孩子!”

        温可妮好不郁闷,撅嘴生气的坐在一旁。

        温玉溪不理她,对李毅道:“有两个事情,第一个是你给我那三本账簿,帮了我大忙,第二个事情,是上次你们县和方南县起了冲突,你帮我处理得完美啊!”

        李毅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想了想,他注意到温玉溪刚才的话里面,用了两个“帮”字!这两件事情明明发生在临沂县,处理这两件事情,是临沂县当仁不让之责,怎么能算是帮了温玉溪的忙呢?

        这么说来,自己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这两件事情都不简单,并不是单纯的群众闹事。

        李毅酙词酌句地答道:“我们临沂县委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在这两件事情上,我们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姚鹏程可谓居功至伟,这两次风波,都是他帮着搞掂的。”

        温玉溪点点头道:“姚鹏程,这名字你在我面前提了两次。怎么,你觉得这个人很不错吗?”

        李毅没想到温玉溪比想象中还难对付,不仅将自己的小小心思看得通透,连记忆力也是这般的强悍,上次只不过偶尔带出了姚鹏程的名字,温玉溪就给记住了。当下说道:“此子堪用!”

        温玉溪的眉头微微一扬,想起李毅初次参加工作时,自己曾在他被人打下去的档案上签了四个字,也是这:“此子堪用!”没想到李毅对姚鹏程的评语,居然跟自己对他的评语一模一样!而且李毅神色镇定,思维有条不紊,比起自己年轻时更多了几分英气和沉稳。

        温玉溪微微颔首,说道:“这两件事情,都有什么说道,你们两个给我说说看。”

        他说到这里,看向儿子温可嘉,显然是要考较温可嘉。

        温可嘉知道父亲如此动问,那两件事情就肯定没有表面上那般简单。临沂的事情,他虽然没有全程参与,但耳闻目睹,在家里也常听父亲提起,对这两件事情还算知之甚详,但是他看问题显然没有李毅那般深刻,他能想到的也就是临沂县与方南县之间,顶多是西州市与莲城市之间的权力平衡。

        温可嘉说道:“临沂的事情我听说了,尤其是后来东沟子乡跟严塘村的冲突,据说是有人在幕后策划和组织,其意图很明确,就是要挑起临沂县和方南县的矛盾冲突。”

        温玉溪问道:“为什么要挑起这两个县的冲突?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他这是在循循善诱,教导儿子把眼界放宽阔。

        温可嘉道:“临沂县现在基本上市长杨烈的地盘,可能是马书记不满意了,想要杀杀他的威风。”

        温玉溪微微摇头,又问道:“马红旗跟杨烈是个市的党政主官,出了这种大事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马红旗没有必要害自己吧?”

        温可嘉陷入思考之中,想了一会儿,说道:“那也有可能是莲城市的人在算计西州市的某人!”

        温玉溪道:“莲城市的何人,算计西州市的何人?”

        李毅听他们父子俩的对话,有些心惊肉跳,心想温玉溪平时都是这般教子的吗?看来他是真心希望温可嘉子承父业,走入仕途了!这些话要是被外人听去,不知道做何想法啊?他们讨论这么重要的含着忌讳的问题,也不回避自己,从这一点来看,温玉溪还真拿我李毅当自家人了!

        从温可嘉和温可妮两兄妹此刻的表情来看,这样的问询,在温家是家常便饭的,不但温可嘉应对自如,就连温可妮也听得津津有味。

        李毅这是高看温可妮了,温可妮素来对政治殊不敏感,更无兴趣。生在这种家庭,对党委和政府里的官阶都搞不清楚,平时一听到父兄讨论这些事情,她就会躲出去玩,或者是到楼上去看书。今天之所以强忍着在这里听,忍受着哈欠连天的无滋无味,强迫自己听下去,只不过是因为想听听李毅哥哥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她常听父兄言谈之间谈到李毅,都说他是个人才,今天倒要看看,他在一向严苛的省委书记面前,到底能有什么出彩的表现。

        温玉溪在等待温可嘉思考的间隙,看了李毅一眼,说道:“小毅,你也好好想想。待会我会考你。林丫头没少跟我磨嘴皮子,叫我有空指点你一下,你那个媳妇,真正是女生外向呢!还没过门,眼里就只有你这个夫君了!”

        李毅应了一声:“是!”暗道原来是林馨跟温玉溪磨的牙!难怪温玉溪忽然对自己这般上心和严格了。

        温可嘉知道今天算是自己跟李毅的一次交锋和比试,谁的回答能切中问题的本质,谁就赢了。因此,他格外用心。

        自从认识李毅以来,温可嘉基本上就笼罩在李毅带来的压力里,开始的时候,他没有入仕,情况还好些,跟李毅之间只是普通朋友,见面之后,喝酒聊天,玩耍泡妞,好如兄弟。李毅强不强,厉不厉害,他都无所谓。

        自从他入了仕途,这才感觉得李毅带给自己的压力,是何等的巨大!人都有攀比之心,有超越之意,他在心里,也悄悄的拿李毅作为超越的对手。总在有意无意间,跟李毅比政绩,比能力。这么比下来,他发现了一个无奈的事实,李毅处处都要比自己高明一筹!

        柳林的政绩就不用说了,都是李毅的功劳。而李毅调到临沂之后,也是混得风生水起,不到一年时间,就把临沂的经济给盘活了。这份政绩可是实打实的亮人眼目啊。

        今天是扳回一局的大好机会,也是在父亲面前留下良好印象的大好机会!

        温可嘉思考已定,回答道:“我觉得是莲城市的市长周军鸿,在算计西州市市委书记马红旗!”

        温玉溪不动声色,再次问道:“为什么这般说?”

        温可嘉道:“我觉得,可能是周军鸿想当市委书记吧。他搞不过莲城的王书记,就想着来搞掉西州市马书记,从而博取自己上位。”

        温玉溪等了几十秒,见儿子没再说话,便问道:“完了?周军鸿凭什么断定,就算他的阴谋成功了,马红旗下野了,这个市委书记的宝座就一定会落到他头上?就算市长杨烈也负有连带责任,省委就不会从别的地方调人过去?”

        温可嘉皱起眉头,思索着。

        温玉溪这时转过头来,看着李毅,温和的问道:“小毅,你来说说吧。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就当跟几个朋友在讨论时局。这也是磨练自己眼光的最佳手段。我的仕途启蒙老师,就经常这样教我。”

        李毅点点头,说道:“那我就班门弄斧,放胆斗言了。依我之见,这件事情,不是周军鸿在暗后捣鬼,而是杨烈在背后挑起事端。这不是下面的权力争斗,而是省里的一场博弈!”

        温玉溪的眼睛倏地一亮,鼓励的点点头:“说下去。”

        温可嘉明显的不服,说道:“杨烈不可能害自己吧?他这般搞法,不是连自己也算计在内了?”

        李毅说道:“这正是他们手段高明之处!”

        温玉溪微微一笑,说道:“你且说出个子丑寅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