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6章 雪夜惊魂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6章 雪夜惊魂

    作品:《官路弯弯

        舒畅倒了一杯茶,端给李毅,看着李毅喝完了,又拿了块毛巾过来,坐在床沿,帮李毅擦拭额头和脸颊。www.00ksw.org

        “谢谢你,小舒,我没事了,你去休息吧。”李毅微微一笑,对她说道:“刚才的事,我向你道歉。”

        “李县长,我没事。”舒畅羞涩的说了一声,拿着毛巾走到门口,回身说道:“李县长,有事喊我。”

        李毅摆摆手,看着她走了,披衣起床,静坐了一会儿后,拨通了郭小玲的电话,连拨了几次,但郭小玲并没有接听。

        李毅只好拨了郭小天的电话,拨到第三遍时,郭小天起床接听了。

        李毅道:“小天,你姐呢?”

        郭小天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打着哈欠道:“姐夫,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还在想我姐呢?”

        李毅道:“她在哪里?”

        郭小天道:“她在睡觉啊。要不要我去喊醒她?”

        李毅道:“我估计刚才已经吵醒她了,但她就是不接我的电话。”

        郭小天道:“姐夫,我已经劝过她很多次了,她就是叫我小屁孩,不懂别乱说!叫我不要管她的事!这事情我是真的帮不上忙了。现在我爸爸妈妈还都不知道,要不我去请他们出来帮忙劝劝?”

        李毅道:“先别!小天,你悄悄的到你姐房里去,把电话给她,我跟她说几句话。”

        郭小天答应了,走到郭小玲房间外,拧了拧门锁,却推不开,心想姐平素睡觉都不锁门的啊!便轻轻的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郭小玲的声音:“我现在不想听他的声音,如果是他打来的电话,就说我睡了!”

        郭小天笑道:“姐,谁的电话啊?我有事找你。我饿了,你帮我泡碗面吃。这么晚了谁还打电话找你不成?莫非,你背着姐夫在外面有人了?”

        郭小玲拉开门,发火道:“你胡说什么呢?分明是他在外面有人了好不!”

        郭小天嘘声道:“小声,别惊醒爸妈!姐夫外面有人,那也是迫不得已啊,这也不能怪他,是不是?喏,你情人的电话。”把手机往她手心里一塞,就关门跑了。

        郭小玲摸着电话,很想把它扔掉,踩烂!但心里又有一种渴望,想听听那个人的声音,于是把手机放在耳朵边,却不说话。

        李毅道:“小玲,我知道你在听我说话。我真的是太想你了,刚才做梦,梦见你不理我了。吓出我一身冷汗。起床后马上就打电话给你,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郭小玲用手紧紧捂住嘴唇,强忍住没有哭出声来。但眼泪却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手机里,李毅还在不断的倾诉相思之情。

        “小玲,直到此刻,我才明白我到底爱你有多深!你想去米国,我陪你去!我工作不要了,这官不当了,就算把我爷爷气死,我也在所不惜了!林馨的婚,我会跟爷爷说,把这门亲给退了!我们逍遥江湖,做一双神仙眷侣!你等着,我现在就过来,我们明天就订机票,离开这里,飘洋过海,到大洋彼岸去!”

        “……”郭小玲再也忍不住,扑在床上哭出了声。

        李毅看看时间,凌晨四点!从临沂到三江要一个半小时车程。

        李毅想也没想,出了门,开上车子,就往三江市赶去。

        郭小玲停止了哭泣,再次把手机拿起来,却发现李毅已经挂断了。

        她躺进被窝,拿起自己的手机,很想给李毅拨过去,手指在绿色按键上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按下去。

        她就这么躺在床上发呆,也不知过了多久,手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想了想,却把电话给摁掉了!

        然而,电话顽固的响着,她连摁三次后,郭小天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一只手拿着一只手机,脸上却挂着晶莹的泪水。

        她还是接听了电话,大声喊道:“你还有完没完?我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了!”

        电话里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音:“小姐,您好,请问你认识一辆车牌号码为香#######的车主吗?”

        郭小玲一愣,心想这不是李毅的专车吗?问道:“你是什么人?”

        对方道:“小姐,您好,我是汇口镇派出所的民警,请问你认识一辆车牌号码为香#######的车主吗?如果您认识他本人或者他的亲朋好友,请回答我。”

        郭小玲的芳心猛的一跳,从床上坐了起来,急急问道:“他出什么事了吗?”

        李毅是临沂县副县长,如果遇到一般的事情,一个小小的汇口镇派出所民警,是不会打电话到她这里来的。

        那个傻瓜刚才还说要到我这里来着,莫不是?莫不是?

        “民警同志,你快说,李毅是不是出事了?”郭小玲紧张的再次发问。

        “小姐,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派出所刚接到有人报警,说看到有一辆车子侧翻在离我们派出所不远处的公路旁边的沟里,我们接到报警后,马上就赶了过来,发现车主手里紧紧的攥着这个手机,可能是想要拨出你这个号码,但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不醒,所以并没有拨出去。我想车主在事发后能首先想到你,那你和车主肯定关系不寻常,所以就冒昧的打了过来。请问你认识车主吗?”

        “认识!认识!他叫李毅,他情况怎么样?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救活他,他是西州市临沂县的常务副县长,他是我的男朋友!他不能死的!”

        “小姐,请冷静,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的身份如何,我们都会尽全力施救。但是现在车主被车子卡在驾驶室里,车子又是侧翻,我们就是想救人,一时之间也无能为力。现在天气这么寒冷,他人又昏迷过去了,时间一久,就算没死,只怕也差不多了!我们这边正在联系镇上的医院,并组织村民前来帮忙抬车子,你如果有空的话,就过来一趟吧,或许,还能跟他见上一面。”

        “什么叫见上一面!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救他,他不能死的!”郭小玲珑大喊道。

        “小姐,我要去忙了。”

        “喂,你说的那个汇口镇在哪里?我现在在三江市区,不知道去啊。”

        “汇口镇就在三江市的东南边,靠近西州方向,离三江市区大约有四十分钟车程,你走219省道过来就对啦。好啦,我要去救人了,你尽快赶过来吧,我们会叫医护人员护住伤者,先所扎伤口,制止流血。尽量等到你赶过来。”

        挂了电话,郭小玲再也顾不得会吵醒父母了,拉开门跑出去,疯了似的猛擂郭小天的门:“小天,小天,快开门!”

        郭小天刚躺下睡了一忽儿,又被吵醒了,听到姐姐带着哭腔的声音,也不敢发牢骚,连忙起来开了门,揉着眼睛问道:“姐,怎么了?”

        “你姐夫,你姐夫他……”郭小玲说了两句话,就泣不成声。

        郭兴国和梁萍都披着棉衣起来了,慌慌张张的跑出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小玲,怎么哭了?小天,怎么回事?”

        郭小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是李毅打电话跟姐姐说清楚了,两个人友好分手了,所以姐姐才这般的痛不欲生,当着爸爸妈妈的面,他也不好说,只答道:“我也不知道啊!爸,妈,没事的,你们去睡吧,我劝劝我姐,可能是做恶梦了。”

        郭兴国道:“瞎说!做恶梦能有这般哭法?小玲,快跟我们说说,到底怎么了?”

        梁萍抱住女儿,轻轻拍着她的背,问道:“怎么回事?宝贝女儿,你别吓妈妈。”

        郭小玲毕竟坚强,很快就停止了哽咽,说道:“爸,妈,李毅,李毅他出事了!”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他贪污被纪委抓了?不可能啊,他可是有钱人。”郭兴国讶道。

        郭小天一听李毅出事了,脑门就嗡的一声响,他从姐姐那里听说了李毅的身世,知道李毅并不是寻常人,那可是有着大背景的太子爷!他能出什么事?除非是出了意外!

        他也急了:“姐,你说清楚啊!”

        郭小玲急得跺脚道:“李毅的车子在汇口镇翻车了,掉到沟里去了!李毅现在被卡在车子里,昏迷不醒,还流着血呢!天气这么冷,只怕挨不过多久了!”

        郭小天急道:“这大雪天的,你怎么能叫姐夫过来呢?路上结了冰啊!开夜车很危险的!姐夫又急于见到你,肯定开得很快,所以才滑入沟里去了!姐,不是我说你,你使性子也得有个限度!吵闹也不是这般吵法吧?都闹出人命来了!姐夫要是死了,我看你还怎么活!”

        郭兴国和梁萍听得心惊胆颤。

        郭家能有今天的体面风光,全亏了李毅帮忙,女儿找了这么一个乘龙快婿,居然不知道珍惜,还跟人家使性子,闹别扭?

        这么冰天雪地的,叫人家李毅深更半夜的从临沂大老远赶过来?这不是害人家性命吗?

        “郭小玲,你为什么要使小性子?”郭兴国抡起手掌就要扇女儿:“你要把李毅的命给害了,我非打死你不可!”

        梁萍和郭小天连忙一人拉一个,把父女俩分开了。

        郭小玲拉住郭小天,哭泣道:“小天,快去开爸爸厂里的车,送我过去!去晚了,只怕,只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