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5章 梦魇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5章 梦魇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微微一笑,心里还真的有这个念头,这是成为正处的最快捷的道路!

        他轻轻摇头,说道:“这话可不能乱说。www.00ksw.org我才来临沂多久啊?哪里够资格升正处级别啊?有两年的红线压在前面呢!我到临沂连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呢!这个事情太不靠谱了。”

        梁宁帆道:“李县长,古人说,能者多劳,又说有德者居之!现在中央和省委都有意实现干部年轻化。以李县长的能力和水准,别说当一个小小的管委会主任,便是当一县之主也是绰绰有余啊。现在上头那两位,哪个能比得上你?别看你来临沂时间不久,但是你赢得了干部的心,也赢得了民心啊!我头一个顶你上位!”

        李毅摆手道:“老梁啊,你这话,也就当着我的面,当着你家人的面,说着玩玩,切不可到外面去乱说。处级干部的任免权,不在县里,我们谁也不能打这个包票。”

        梁宁帆道:“话虽如此说,可是,你是分管副县长,理应顺利上位才对啊!再说了,任命权虽然在市里,这个提名权还在我们县里吧?市里也不会从别处调人过来啊!”

        听到这话,李毅忽然想到些什么,沉吟着道:“未必不可能啊!老梁,我实话跟你说吧,你现在心里想的什么,我多少也明白一点。你放心,我会尽力帮你争取的,但是,结果如何,却不是我能做主的。”

        梁宁帆连连点头称是:“反正我只要跟着李县长的步子走,那就对了!”

        李毅举起杯子道:“来,我们碰一个!”

        在梁宁帆家里吃完酒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洁白的雪,映着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朦胧不清。桔色的路灯发出暗淡的光芒,照耀得这清冷的夜晚有了丝微的暖意。

        李毅紧了紧衣领,向招待所走去。

        钱多陪桑榆回西川老家了,已经向李毅请了假,可能要明年春节后才能返回。

        招待所门口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干净,招待所所长刘光明正站在迎宾台前,和两个女职员**,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好笑的段子,逗得那两个女服务员张大嘴巴,哈哈大笑。

        刘光明瞥眼看到李毅,呵呵笑着迎上来,笑道:“李县长回来了!吃过饭没有?”

        李毅点点头,径直往里走,刘光明跟了上来,伸手来接李毅的公文包,李毅假装没看见,没有理他。

        刘光明笑道:“李县长,我叫人打热水给你洗脸泡脚吧,天冷,洗个热水脚,睡起来舒服。”

        李毅摆手道:“舒畅会做的,不劳刘所长操心。”

        刘光明笑道:“那是,那是。”

        李毅刚走到门口,舒畅就打开门,甜甜一笑,迎了出来,接过李毅的包,很自然的扶着李毅的胳膊往里面走。

        进了房门,刘光明还待跟上去,李毅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刘所长还有事?”刘光明连忙摇头:“没事,没事。李县长请休息。”

        李毅脚跟一挑,嘭的把门给关上了。

        刘光明热脸贴上冷屁股,也不敢发火,只是摇着头,转身就走,心想这姓李的真会装!还不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妈的,老子怎么就没生个漂亮女儿呢?要不也能走走女儿路线,好歹提上半级,也不用老待在这鬼地方,天天看人脸色吃饭!一边咕哝着一边走了。

        舒畅打来热水,拧了毛巾给李毅擦脸,又去打了热水来给李毅泡脚。

        李毅脱掉袜子,把脚放了进去,说道:“小舒,你坐,我有话跟你说。”

        舒畅哦了一声,在李毅旁边坐下来,问道:“李县长,你有什么吩咐?”

        李毅双脚在脚盆里互相揉搓,说道:“小舒,再过两天就要放假了,你也回家去吧,我过年不住这。另外,县里其实早就腾出房子来了,我打算明年一来就搬进楼房去住,你可以不用服侍我了。”

        舒畅轻轻哦了一声,轻轻咬了咬嘴唇,问道:“李县长,是不是我服务不周到啊?”

        李毅笑道:“谁说的?你服务很周到啊!哦,我刚才忘记跟刘所长说了,明天早上我跟他讲一下,叫他帮你评一个优秀员工奖。”

        舒畅呶了嘴巴道:“那你为什么不要我?”

        “要你?”李毅耳根一阵发麻,这姑娘,不会也想着以色易权吧?

        舒畅低着头,双手十指交叉,不安的扭动着,小声地说道:“是啊,我听姐妹们说,以前在这里住的领导,如果喜欢一个服务员的话,就算领导搬走了,也会带这个服务员一块走。”

        “带走?为什么要带走?”李毅呵呵笑道。

        舒畅抬起头,偏着脑袋,看着李毅笑道:“李县长,就算你住进了楼房,也还是需要女服务员的啊,总要有人帮你扫地啊,洗衣服啊,你累了的话,也要有人帮你打洗脚水吧!”

        李毅哦了一声:“别的领导那是有家有室,需要保姆,我可不需要。”

        舒畅马上就红了眼眶,很纠结的坐着,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李毅洗完脚,看了一会书,看着玻璃窗,看着外面那几竿修竹,被大雪压得弯下了身子。

        “这多像一个白发老人啊!骨瘦如柴,满头白发!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何其短暂!”李毅心里暗暗感叹。他还有许多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做,还有许多的工作没有完成,这一年却又要过完了,青春韶华,又减一年。

        昨天晚上林馨打电话来,跟他聊到了郭小玲的事情。她说,郭小玲说过完年,就要出国深造,攻读新闻传媒专业,或许要两三年才能回来。

        两三年,物是人非矣!她这是在逃避吧?

        或许,世间本就没有真正的天长地久,也没有相偕白头的两情相悦。

        如果你一定要选择自由的飞翔,那么,我就只好放手!

        真正的齐人之福!哼,在古代或者现代小说里或许有吧?现实里那些所谓享受了齐人之福的人,不就是用金钱包养了几个二奶吗?人家贪图的是你的钱,可不是真正爱你的人。

        爱是盲目的,也是自私的,是排他性的。

        林馨口口声声说无所谓,不介意,其实她何尝不介意?只是强颜欢笑罢了,在省城那三天,她若真不介意,就不会故意冷落于我吧?

        昨天晚上,听说郭小玲要走的消息后,她的语气不就变得格外温柔了吗?

        郭小玲要走了!李毅此刻坐在这孤灯夜下,看着寂寥的雪景,褪尽了喧嚣之后,这才认真的审视这件事情。

        他一根接一根的吸着烟。

        郭小玲本就不属于他,他穿越而来,意外的得到了她,那么,她原本的生活轨迹,岂不是被我改变了?那么,郭小玲原本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她会嫁给谁?怎么样生活?也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出国吗?

        这些问题毫无意义,但李毅就是忍不住要去想。

        难道天道恢恢,又要把这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拿走吗?

        郭小玲的性格,决定了她根本不可能接受所谓齐人之福的观点。她是热情的,是自强的,是独立的,是坚强的,虽然她是如此的渴望和李毅长相厮守,但她终究还是说服不了自己的内心!

        最终,她选择逃避。

        也算是一个无言的结局吧!

        一种深深的疲惫涌上身来,李毅打了个哈欠,掐灭烟头,关灯睡觉。

        李毅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做了一连串的怪梦,前世今生的许多人物,纷至沓来,都涌入梦中。

        一会儿是飞机的爆炸,一会儿是车辆的剧烈冲撞,一会儿是前世父母在向自己招手,一会儿又变成了李家老爷子威严的坐在藤椅上,注视着自己。

        一个女人不停的呼唤他,这个女人的脸,一下子变成林馨,一下子又变成小时候那个天桥上的楚怜心,一下子又变成了擦肩而过的柳若思!李毅拼命在内心呐喊:“快变成郭小玲,快变成郭小玲。”但这个女人就是不变成郭小玲!

        “小玲,小玲!”李毅大喊着,伸出双手乱抓,忽然间碰到一个女人的身体,是那般的香滑,有如郭小玲的皮肤,头发长长的,总是扎着马尾,走起路来,就会一甩一甩的,李毅跟她散步时,总爱从背后扯她的马尾,郭小玲就会笑着用马尾来扫他的脸。胸脯鼓鼓胀胀的,很有肉感,他曾多少次躺在这**之间,含着笑容睡去。

        “小玲,小玲!你终于回来了!”李毅猛然睁开眼,却见房内灯光亮着,怀里抱着一个女人,但她不是郭小玲,而是女服务员舒畅,要命的是自己的双手居然撩开了她的睡衣,一手一只,抓住了人家雪白的胸脯!

        李毅啊呀一声,松开双手,虎着脸问道:“你怎么在我房里?”

        舒畅羞愧地拉下被李毅推上去的胸罩,扣好松开了的睡衣扣子,眼角含泪,慌忙答道:“李县长,你半夜里忽然大喊大叫的,叫了好多声,我怕你出了什么事,就赶过来看看,结果,我怎么喊你,你都不醒来,我伸手摇你,你却一边大喊大叫,一边把我紧紧的搂住了,还,还……”

        李毅嗯了一声,有些无地自容的低下头去,轻轻叹道:“对不起啊,小舒,我昨晚发噩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