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0章 三人成虎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0章 三人成虎

    作品:《官路弯弯

        东沟子乡政府党委书记龚武领着一行人在路口迎接。www.00ksw.org

        龚武三十多岁年纪,有些矮胖,脸皮跟腊肉一般呈金黄色。雪花还在飘,落在他的头发上,像结了一层白霜。

        陈凯明并没有下车,摇下车窗,问道:“情况怎么样?”

        龚武显然在外面站了很久了,跺着双腿,双手不停的互相摩擦取暖,吐出来的热气呵成白白的烟雾:“傅乡长领着人跟村民们过去了。”

        “平顺同志跟村民们到哪里去了?”陈凯明皱眉问道。

        “村民们都去方南县了,我们怎么拦都拦不住,傅乡长就带人跟了过去。”龚武弯着腰,凑近车窗说道。

        陈凯明厉声道:“那你为什么不跟过去?”

        “我们分了工,我负责接待县委来的领导们……”

        龚武的话还没有说完,陈凯明已经摇上车窗,说道:“通知前面的车子,去方南县!快!”

        前面那辆车子是警用开道车,秘书很醒目,出发之前,就想到了路上可能会出状况,要跟前车联系,所以留了前车的电话,此刻一个电话过去,警车就转了方向,往方南县开去。

        后面的车子自然跟着前车走,一溜小车相跟着启动,缓缓加速,往方南县方向而去。

        李毅的车子经过龚武身边,看到冰天雪地之中的龚武,脑门上居然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趁着车速还慢,李毅推开车门,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上来!”

        龚武如梦初醒,吩咐身后的人:“都去方南县!”紧跟着车子跑了一段,好不容易才把有些胖的身体塞进车子里,抹了抹头上的雪水,有些讪讪地说道:“李县长,你好。”

        李毅下乡镇时,曾经跟龚武打过交道,龚武自认为是陈凯明线上的人,对李毅爱理不理的,今天他被陈凯明冷落,却被李毅捡上了车子。面对李毅的以德报怨,他感到头皮有些发烧。

        李毅微微偏过头,问道:“龚武同志,具体怎么回事?你知道详情吗?”

        龚武拘谨地说道:“县里的工作组一撤走,村民们就有些蠢蠢欲动。昨天晚上下起了大雪,有些人家里没有了烤火的煤炭,就冒险上山,其它人见了,也有样学样。总共有两百多个人上去了,上山之后,看到很多富饶的窑洞都被人给封了,只余下几口窑洞,村民们一拥而入,不料里面被人装了机关,很多人都受了伤。”

        李毅道:“村民们没带照明设备?”

        龚武道:“戴了矿灯,可是因为进去时人很多,太过拥挤,大家又只顾着往前去挖煤,谁也没留意洞壁和地面。有些机关还装在窑洞顶部,防不胜防啊!”

        李毅问道:“都有些什么机关?”

        龚武道:“地面上埋的,大都是捕兽夹,专夹人脚。装在顶部的,是那种很锋利的射杀野物的暗弩,扯了线埋在地面,人一踩上去,触动机关,就会有尖锐的竹箭激射下来。”

        李毅皱起眉头,问道:“这么专业的东西?那是猎户才有的吧?”

        龚武道:“南岭山以前有很多野物,连野猪都有。现在虽然没有了野猪,但野兔子什么还是常见。附近有很多山民家里都备有捕兽器。”

        李毅问:“那村民们的受伤情况怎么样?”

        龚武道:“有几个人被竹箭射中了脑门和后颈,都出了血,还有十几个人被捕兽夹给夹伤了脚,伤势虽然都不很严重,却激起了村民们的共愤。尤其是有一家的老爹受了伤,他家有五个儿子,个个都以勇武闻名于村里,他们家族又是大家族,各门亲戚加起来,有五六十人,这五六十人再有各种亲戚,再加上其它受伤村民的亲朋好友,聚集起来就有好几百人了。”

        李毅道:“有什么证据能表明,是方南县那边的人做的?”

        龚武道:“这还用什么证据啊,除了方南县那边的人,谁会这么缺德?也犯不上这般害我们这边的人啊。”

        李毅道:“一切都是村民们的猜测?你们当领导的,怎么不善加引导?就算是方南县那边人搞的鬼,你们也应该第一时间安抚受伤村民,然后跟方南县那边进行沟通啊!怎么能放任村民自发组织前去寻仇呢!这件事情,你们东沟子乡的干部没有处理好!”

        龚武道:“当时闹得很凶,又是半夜,我们乡政府得到消息时,他们的人已经集合完毕,这时天也快亮了,更多不相关的人也参与进来凑热闹,那场面就更加混乱。我们几个最先赶到的乡干部,哪里忙得过来啊!顾得东边顾不了西边。”

        李毅心想几百村民闹哄哄的场面,的确很难控制。

        前面的车子忽然停了下来,钱多回头说道:“李县长,前方有很多人,可能就是闹事的村民。”

        李毅向前一看,前面车子上的县委领导都已经开门下车,便也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马路本就很窄,前方堵了一条长长的人龙,把路面堵了个严实。

        一个东沟子乡的干部跑了过来,对陈凯明道:“陈书记,你们可来了!再不来,就真的打起来了。”

        陈凯明伸手指了指他,问道:“你说说情况,怎么回事?”

        那个干部说道:“我们这边的人一路走来,大喊大叫的,说要杀光方南县严塘村的村民!严塘村有些早起的人听到后,就赶忙回去喊人来了,很快就聚集了上百村民,围堵了过来,两边的村民在这里相遇,就僵上了。现在那边还在不停的来人!”

        陈凯明道:“有没有发生冲突?”

        “暂时还没有,傅镇长跟其它同志站在中间拼命的拦住了。”

        陈凯明道:“走,我们去看看。”

        前面的村民忽然发出一声声暴喝,声震山岗。

        南方省内,十里三音,李毅对当地方言不是很懂,一时没听清,不知道他们在喊什么,那个本地干部却是失色道:“不好,打起来了!”

        陈凯明大步向前,几个公安同志赶紧跑到前头去,分开村民们,让出一条路来,护卫县委领导们过去。

        好不容易挤到前面,人群的汹涌声潮更加壮大,前面的村民甚至举起了手中的锄头和木棒,还有些人手中拿着铁锹和菜刀!

        县委领导们看得惊心动魄,袁俊兵更是紧张得满头大汗,偶的个亲娘啊!这要是打起来,还不跟冷兵器时代的群战一般,尸横遍野?尤其是有这么多的县委领导在场,要是伤到其中某人,这份责任就重如泰山了!

        袁俊兵跑前窜后,指挥警力保护县委领导安全,陈凯明却不管不顾,第一个冲到了最前面。

        中间地带很窄,完全是东沟子乡的干部们硬行撑开了一道人墙,两边的村民正互相用手里武器互相攻击。

        还好,此时他们还都有理智,没有真正的打到人身上去,只是让农具和棍棒在空中交织,打得啪嗒啪嗒响。两边挤在前面的都是精壮后生,精血旺盛,嗓门粗大,一边挥舞手中的兵器,一边大声喝叫。

        傅平顺等乡干部站在中间,双手用力撑开,嗓子早就喊得嘶哑了,还在那里啊啊啊的嚎叫,但那嘶哑的声音,混合在这么多人的呼喊声中,就跟一滴水滴进了江河,马上就被淹没了。

        袁俊兵站到一个土坡上,拿起高音喇叭,对着严塘村的人大声喊话:“我们是临沂县公安局!我们是临沂县公安局!”

        高音喇叭的威力不容小觑,公安局毕竟是国家暴力机构,在村民们心中威力很大,这话一喊出来,双方的人马上就停止了打斗,也停止了叫喊。

        袁俊兵一阵得意,心想这些农民还是怕政府的嘛!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公安局的人一出马,场面马上就得到了控制。

        他得意洋洋,继续喊话:“严塘村的村民们,请你们立即放下武器!自动疏散!严塘村的村民们,请你们立即放下武器,自动疏散!”

        他重复这句话,一连喊了四五句,生怕严塘村的村民听不明白似的。

        李毅听到他居然如此这般喊话,暗道要糟糕了!

        果然,严塘村的村民大声喊道:“凭什么叫我们疏散?这里是我们严塘村的地盘!”

        还有人叫道:“临沂县的公安,也帮着那帮野崽子来打压我们严塘村吗?你们是不是想把南岭的煤矿占为己有?”

        “对,他们临沂县肯定就是这般想法,大家看看,他们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来了!分明就是来夺我们煤矿的!”

        “临沂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亲自带队,来我们方南县抢煤矿了!”

        谣言总是在不停的传播途中变换着版本,加之三人成虎。

        传到后面,已经变成了:“临沂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带着几百个公安和几千个村民,来抢我们的煤矿了!”

        严塘村的村民,大都是靠南岭山的煤矿吃饭,有些人是矿里的工人,有些人还在山上挖着私窑,几乎家家的金钱进项,都跟南岭山的煤联系在一起,这些黑煤,可是名副其实的乌金啊!哪里能容得别人来抢夺?

        后面的严塘村村民哪里知道底细,听到这些经过变异的谣言,一个个大声喝叫着往前挤压,都要冲到前面去,誓死捍卫自己这边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