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9章 有好戏看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9章 有好戏看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话有如投了一颗手榴弹,嘭的一声巨响,炸开了花。www.00ksw.org

        常委们个个拉着脸,却又无法反驳。李毅的话固话把他们都给骂了,但也把他自己给包括在其中,让他们无话可说,何况,李毅说的话并没有错,下面都打起来了,火烧眉毛了,他们这帮领导还坐在这里开会研究。

        匡融居然头一个支持李毅:“我觉得李县长一针见血,说得很对!我们这里会没开完,只怕下面已经打得昏天黑地,血流成河了!”

        解明珍道:“李毅同志说得好哇。情势是千变万化的,我们坐在这里讨论,又怎么能预料到事态朝哪个方向发展呢?”

        陈凯明黑着脸说道:“那依李毅同志高见,该如何处理?”

        李毅道:“我只有一点不太成熟的建议,我们是不是立即赶往东沟子乡,竭力控制住事态的进一步扩大化?只要他们还没有造成流血冲突,这事情都好处理。先把村民们劝住了,我们再来开会研究具体的处理方法不迟。”

        孙正阳道:“李毅同志的建议很好,我建议,我们全体常委全部下去,都到东沟子乡去。当前第一要务是阻止村民到方南县去。”

        李毅道:“我觉得吧,这个事情还得由政法部门来唱主角,没有有效武力的威压,仅凭我们几个文弱书记,是无法劝阻群情汹涌的数百民众的!可惜的是,姜浩同志暂时被双规中,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啊!我觉得政法委不能没人主持工作啊!”

        陈凯明暗骂道:“这个李毅,口口声声,大义凛然的样子,说要众常委下去乡里主持大局,我还以为他有多高尚呢!原来商量来商量去,还不就是为了政法委书记的人选!”

        孙正阳说道:“政法委书记姜浩同志虽然已经被双规,但还没有具体的结果,姜浩同志是去是留,现在还不好说啊。”

        陈凯明道:“现在政法委的日常工作,是由副书记袁俊兵暂代,有他主持大局,应该能镇得住场面。”

        李毅道:“不是我说俊兵同志不好哇,我只是就事论事,俊兵同志我了解过,他是军转干,从部队回地方后,一直在党口工作,没有局级一把手的资历,也没有主持过局里的具体工作,叫他去指挥公安局那帮跳皮蛋子,只怕难以服众。”

        孙正阳道:“李毅同志多虑了,正职不在,由副职暂代,这是一贯的规矩。何况俊兵同志一直在政法口工作,有什么难以服众的?”

        一二把手联合起来,硬生生把李毅要提姚鹏程的话给堵住了。

        李毅微微一扬眉毛,说道:“事不宜迟,那就请俊兵同志前来,听听他的高见吧!谋而后动,部署完毕后,我们就出发前往东沟子乡。”

        陈凯明吩咐县党委办公室的人,叫他们立即通知袁俊兵前来。

        袁俊兵来得很快,可以看出来,他脸上有一种异样的兴奋情绪。这可是临沂县的常委会议啊!现在县委办通知他来参加常委会,是不是意味着姜浩一去不复还了?自己可以扶正了?

        “陈书记好,孙县长好,各位领导好!”袁俊兵呵呵笑着,一一打招呼。

        陈凯明道:“俊兵同志,现在政法委由你暂时主持工作,现在有一桩事情,急需你们政法口的同志出个主意。姜浩同志不在,就由你来参谋一下吧。”

        袁俊兵恭敬的说道:“陈书记请说,我们政法委一定配合好党委的工作。”

        陈凯明点点头,把东沟子乡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问道:“俊兵同志,你对此事有什么好的建议?”

        袁俊兵满脸的激愤,冷哼一声,说道:“有这种事情发生?这帮刁民,敢拿我们县委的禁令当儿戏!陈书记请放心,我马上回去部署,集中力量,一定把闹事的人群都赶回家去!”

        他这大炮仗一放,常委们众皆愕然。

        陈凯明和孙正阳有些脸皮子发红,心想这袁俊兵还真是不经抬举,还以为是在部队里,语言粗鲁不说,用词更是不妥当!

        李毅微微哂笑,说道:“俊兵同志,闹事的可是咱们临沂县的百姓,刁民这个词语,用在这里不恰当吧?被百姓知道了,是要骂娘的!俊兵同志刚才说要集中力量把群众赶回家去,请问你怎么个赶法?如果村民不听劝阻,跟警方起了冲突怎么办?你打算使用武力驱逐还是暴力抓捕?”

        袁俊兵听了李毅的话,看见众常委都是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额头马上就冒出冷汗,知道自己刚才说话太冲了,连忙补救道:“我这嘴,平时刁惯了,一时没改过口来,我下次一定会注意文明用语。老百姓哪里敢跟官斗啊?只要我们公安民警一到场,警笛一鸣,喇叭一叫,他们还不乖乖的回去睡觉?”

        陈凯明道:“这样吧,那就由俊兵同志回去紧急部署,半个小时后,我们出发!”

        一把手定了调子,众人都不好再开口,李毅也缄口不言了,只是微微冷笑了一下。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为了拉姚鹏程上位,李毅对县政法委的两个副书记都做过一番比较,觉得这两个人,都没有姚鹏程那种能力,所以才敢力挺姚鹏程。

        袁俊兵马上以主持政法委工作的名义,跑到县公安局,紧急召开相关部门会议,以一把手的姿态,对相关负责人发号施令。

        姚鹏程等人提出不同意见时,被袁俊兵否决了,一意孤行的按照自己的方案进行了部署。

        半个小时后,县委和县公安局一长溜车队准时出发,前往东沟子乡。

        皑皑白雪,把天地间装饰得粉妆玉琢,路上行人稀少,只有道路两旁的大棚里,可以见到村民们劳碌的身影。

        这季大棚菜得到大丰收,而且都卖了一个好价钱,大部分村民都有余钱过年了,这也更加刺激了他们多种大棚的渴望。

        很多在外地打工的村民,听说在家里种菜就能赚得比他们还多,都有些不相信,跑回来一看,果不其然!于是都不外出务工了,安心留在家里,把家里的山田土地,全部利用起来,搞种植养殖。

        这个时代,村里人口还算多的,没有像后世那般,到处是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

        故乡若得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像候鸟一样四处飞翔,却没有一个落脚的窝!

        父亲是农民工一代,儿子是农民工二代,孙子是农民工三代!世代受尽城里人的白眼,用双手和血汗建设起了一座座高楼大厦,几代人奋斗下来,却连一个给儿子入学的城市户口都赚不到!

        李毅看着车窗外闪过一片片雪白的大棚,心绪起伏。重活后,但愿能凭借前世的记忆,在实现自己理想的前提下,尽可能来改变社会上一些不公平的状况!

        电话忽然响起,李毅接通之后,传来姚鹏程焦急的声音:“李县长,袁书记怎么安排的?那不是瞎指挥吗?这样子搞,非引起群众冲突不可!出了事情,我可负不了这个责任啊!李县长,你是不是跟袁书记沟通一下?”

        李毅沉声道:“他是书记,你现在还只是一个副局长!市局连你的局长位置都还没有批准呢!你急个啥?听你的还是听他的?我告诉你,他教你怎么做,你们公安局的同志就怎么做,不得擅自行动!听清楚了没有?”

        姚鹏程急道:“李县长,不是我不想听指挥啊,这种事情我以前也遇到过,还不止一回两回。群体**件,不是这么个处理法啊!照他那般搞法,估计要出大乱子!你们这么多县领导都去了,群众闹起事来,要是不小心伤到了你们,我这个副局长是要负责任的!”

        李毅道:“你也知道这么多的领导都下去了。有他们做主,你这个小小的副局长,你急着跳出来做什么?枪打出头鸟的话,你不懂吗?再说了,袁俊兵同志是陈书记亲自点的将,暂代政法委书记一职,行使的是政法委一把手职权,你敢不听他的话?明白了吗?”

        李毅虽然有些话没有明说,但也暗示得够清楚了,真要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反而不美,也显得李毅太过用心计,更显得姚鹏程这家伙无能了,这点理解能力都没有。

        姚鹏程一愣之后,幡然大悟,立即笑道:“请李县长放心,我保证听从县委和政法委的统一部署,坚决执行袁书记的工作安排,绝对不搞小动作!”

        李毅微微一笑,心想孺子可教也!

        钱多坐在驾驶位置,专心开车,但也听着李毅说的话,见他挂了电话,便问道:“毅少,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啊!怎么对一个小小的袁俊兵还畏首畏尾起来了?”

        李毅笑道:“你没看明白吗?”

        钱多摇头:“没看明白。怎么,毅少,你又安排了什么好戏不成?”

        李毅冷笑道:“不,这出好戏,是人家安排的。我们只管看。你现在虽然不明白,但等你看过后,就能明白了。这也是你需要学习的地方。”

        钱多哦了一声,心想毅少越来越高深莫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