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8章 比想象中严重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8章 比想象中严重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当晚就回来了,告知李毅,郭小天还留在省城,说是不求得姐姐回心转意,就无颜回来见李毅。www.00ksw.org

        李毅心想他们姐妹也许久没见面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说,郭小天这次回来,肯定也要回三江市去探亲。

        钱多说起此去省城的经过,说道情况不容乐观,郭小玲并不卖郭小天面子,反而把郭小天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说别人为了求财是卖女,郭小天为了前程,不惜卖姐!骂得郭小天好不尴尬。

        李毅摸了摸下巴,笑了笑,说小天难得回来一次,就让他多陪陪姐姐吧。

        因为李毅自己定下的规矩,县里对投资考察团采取的是高规格迎接,低成本接待。每天只举行一次茶话洽谈会,由李毅亲自主持,投资商有什么疑问和顾虑,都可以向李毅提出来,由李毅当面解答。

        大部分时间里,就由管委会的副主任孙薇,陪同他们到处考察。

        这些人都是商场中摸爬打滚过的,投资之前自然无比谨慎,对所谓的招待餐,有没有都并不看重,临沂的做法,还让他们觉得这个政府是做实事的政府,不是那种千方百计拉来投资,但投资一落地就狠宰你或是不管你的人。

        他们在乎的是投资环境。

        投资环境,一个是软环境,一个是硬环境。

        软环境方面,就是政府的重视和支持程度,从临沂县对他们的迎接仪式上可以看出来,临沂县领导班子对投资商是十分重视的,而且,不管他们有什么事情,需要找各个部门的负责人时,总能第一时间找到,而且服务态度也十分友好。

        分管副县长李毅更是态度亲切近人,办起事来雷厉风行,说话风趣幽默,思想观念超前创新,和投资商们很合群。

        硬环境方面,他们考察的范围很广,并不局限在临沂一地,甚至也不局限于西州一市,他们做的是大买卖,需要考察的方方面面也就很多。

        这些商人很精明,他们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在周游考察上,很会节省时间,他们二十几个人分成几个小组,分别到各个县和省城做考察,然后把各种信息汇总,共同探讨,进行投资的可行性分析。

        就在他们考察期间,一个利好消息从天而降,省里由各个相关部委组成了一个考评小组,来到临沂进行省级经开区的资格审评。

        李毅知道,这是温玉溪在背后使大力气了,有了温玉溪的帮忙,这个省级经开区的牌子,一定可以拿下来!

        省级经开区考评小组里面,大都是收受了临沂方面好处费的干部,加之省委有人打过招呼,这些人下来之后,真的是认认真真走了一遍过场,由管委会的人陪着,围绕着经开区转悠了一遍后,就把考评结果给写了出来。所有小组成员一致认定为达标,可以获得指标。

        这个消息一传开来,整个临沂县委大院里立时一片欢呼沸腾。

        这时,在外面考察的投资商正好回来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更加坚定了在这里投资的信心。

        接下来的时间里,李毅忙着跟这些投资分别接洽,商谈具体的投资事项,最后决定投资的投资商有二十三个人,其中有十一家企业投资将过千万,另外几家也承诺将陆续加大投资力度。

        这样一来,李毅承诺的三点要求,基本上是可以达到了!

        郑春山再见到李毅时,一般情况下都是侧身而过,不敢与之对视。

        这一切忙完下来,已经到了农历小年。

        小年这天,南方省内普降大雪。

        郭小玲和郭小天都回家过小年了,童军也回家去了。

        李毅本想去三江市一趟,和郭小玲好好谈一谈,但临出发前,接到县委办公室的电话,说是半个小时后,召开紧急常委会议,所有在家常委都必须参加,无故不得缺席。

        李毅的行程只好作罢,心想这次的常委会,多半就是商讨东沟子乡的村民闹事事件,常委会召开得如此紧急,看来是出大事了。

        本次常委会议,除姜浩缺席外,其它常委都到齐了。

        陈凯明最后一个走进会场,他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镇定,急匆匆进来,坐下之后,就大声说道:“同志们,东沟子乡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们派下去的工作小组,一直驻扎在乡里,稳定村民情绪,他们的工作也一直开展得很好,这半个月来,村民们似乎想通了,已经没有了闹事的迹象。因为今天是农历小年,工作组的同志们就要求撤回来,回家过年。我想再过几天就是农历新年,马上就要放假了,也就同意了他们的辙离申请。”

        常委们都正了正身子,知道接下来就是正事了。

        陈凯明黑着脸,沉声说道:“就在刚才,我接到东沟子乡政府打来的电话,说村民们不顾阻拦,突破路障,进山挖煤去了!”说到这里,他顿住打了一个喷嚏。

        常委们都以为他的话讲完了,马上开始了自由发言。

        县委副书记郑春山道:“陈书记,这大雪天的,他们愿意去挖,就去挖呗,能挖几担煤出来?过年还要发个福利什么的,就当是给他们过年的炭火费了呗!”

        县长孙正阳马上接口道:“那可不行,我们县里已经明文下令,禁止私自上山挖煤,这不是视我们的禁令为儿戏吗?此风绝不可长!这样下去,是要养出一帮刁民来的!”

        李毅没有发言,他知道陈凯明还有话没有说完。看陈凯明的脸色就知道,他正为被郑春山打断了话头而恼火呢。

        这一议论开,几个常委就七嘴八舌的各抒己见。陈凯明只是黑着脸静静听着,也没有打断他们的话。

        组织部长解明珍接过孙正阳的话说道:“县委的权威当然要维护,可是老百姓也得有钱过年吧?这个问题不解决好,始终是个老大难。”

        人武部部长边建军有些怜悯农民,说道:“现在的农民也不容易,不能把他们逼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挖几个煤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算了。”

        纪委书记吴开林又不同意了:“这样任由他们挖下去,不用多久,又会冒出第二个洪天贵,第三个洪天贵来!现在这个洪天贵的案子还没审明白呢,我手里还捏着一大叠举报信,还没来得及处理。再冒出第二第三个来,怎么办?”

        宣传部长席如松道:“我看还得加强农村素质教育,县里是不是考虑拨一笔经费,我们宣传部的人辛苦一点,多下去跑跑,宣传相关的法规政策。堵不如疏嘛!疏的源头就在于改变思想。”

        一听说有钱拿,统战部长吕智鹏马上就说道:“我们统战部的人正好很闲,可以帮忙做这件事情,县里也拨一点款子,够同志们打牙祭就行。”

        城关镇党委书记匡融没有发言,他一直留意李毅的举动,见李毅安坐若素,他也稳坐如山。

        陈凯明见没有人说话了,用手指头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击,引起大家的重视后,这才说道:“同志们!现在不是他们私自挖煤的问题了!如果只是这个问题,小过年的,我也不会紧急召集同志们开这个会议。现在的情况比这个还要严重得多。”

        匡融看了一眼成竹在胸的李毅,心里的感佩更浓了,心想李县长真沉得住气啊!

        陈凯明继续说道:“据东沟子乡的龚武书记所说,方南县那边似乎早就知道我们这边的村民会上山挖煤,把那些荒置了一段时间没有用过的煤窑全给填实了,却偏偏留下四五口不封,但在里面装了很多的捕兽装置,窑洞里本就很黑暗,东沟子乡的村民进去之后,就被伤了很多人,现在村民们闹起来了,集中了数百人,准备到方南县那边去讨个公道!”

        “什么?”常委们个个震惊无比,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李毅轻轻叹了一口气,事情发生的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他还以为顶多是乡领导前去劝阻,跟村民发生了肢体冲突呢,没想到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这涉及了两个市的两个县,情况就变得十分复杂,而且,谁又有证据去证明那些捕兽器是方南县的人放的?就算是他们放的,他们在自己山上放几个捕兽器,也不妨碍别人啊!而且还放在那么深的洞里!谁叫你们临沂县的人起了贪心,想去偷采人家的煤呢!

        这个理,怎么去争得过人家?

        孙正阳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何处理?”

        郑春山道:“那是得好好开会研究研究!”

        吴开林道:“我听从党委的指挥!”

        其它人跟着吴开林道:“我听从党委的指挥。”

        这种事情,不论是到现场去劝架,还是同方南县那边去沟通,都不是一件容易事情,所以常委们都把解决问题的权力交还到陈凯明手中。

        县里的党委可不就是陈凯明?

        只有李毅还是淡然的表情,一语未发。

        陈凯明最近有些感冒,头痛很久没见好,此刻听了众人推磨似的推缷责任,更加的头痛欲裂,他看了看李毅,问道:“李毅同志,你有什么看法?”

        李毅冷笑一声,说道:“老百姓都说我们政府会多,会山会海,酒山酒海!说我们当干部的,除了开会,喝酒,就什么都不会做!我以前还不相信,现在我信了!下面都要开火打架了,我们还坐在这里磨牙!这个会开着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