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7章 操蛋的世事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7章 操蛋的世事

    作品:《官路弯弯

        姜浩这夯货,居还没有反应过来,嘴里嚼着槟榔,一边散烟散槟榔,一边笑道:“原来是市纪委的干部啊!是不是要抓人?我们县政法部门一定配合你们的行动!”

        姜浩一进门,纪委的两个同志就把门给关上了,守在门口。www.00ksw.org

        王有才没有接姜浩的烟和槟榔,而是站起来说道:“姜浩同志,我们奉省纪委命令,对你施行双规,请你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

        姜浩愣神之后,把手中的烟和槟榔顺手一扔,大嚷道:“你们没搞错吧?省纪委不是在调查李毅吗?你们怎么不去抓他,反倒来抓我?”

        站在门口的两个纪委同志走上前,一左一右夹紧姜浩的胳膊,防止他逃脱或者意外伤人。

        王有才道:“姜浩同志,如果你不想吃苦头,就请配合我们的工作,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陈凯明原以为姜浩会大吵大闹,至少也会暴力抗拒,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看清形势之后,马上就不反抗了,抖了抖双手,哈哈一笑道:“一直听说纪委的茶很好,可惜没得机会去品尝,今天你们既然盛情相邀,那我就勉为其难,前去喝一杯吧!”

        陈凯明听了,皱起眉头,抽着嘴角,心想这家伙莫不是气疯了?

        姜浩指着陈凯明道:“陈书记,你苦着一张脸做什么?你也莫羡慕我,这杯茶,你将来也有得喝!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你们迟早有一天会进来陪我的!哈哈!”

        陈凯明铁青着脸,没有出声,王有才挥了挥手,几个人带着姜浩走了出去。

        姜浩并没有逃跑或者反抗,只是一路上都在嚷嚷,逢人就说出一起喝茶的话来,他的嗓门很大,很快整个县委大院都被惊动了,每个办公室里都有人跑出来瞧热闹,一见到姜浩被人带走,有人暗暗拍手称快。

        陈田野好像提前知道姜浩会在这个时间被抓走,早就在楼梯门口等着,一见到他被带下来,就指着他数落:“苍天开眼咧!姜浩,你也有今天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活该啊你!”

        姜浩冷哼一声,顿住脚,似乎想干点什么,但一个纪委的同志推着他快速的上了小车,王有才单独坐了一辆车,其它三个人押着姜浩上了一辆车,毛成功坐前面,其它两个同志夹着姜浩坐在后排。

        看着车子驶出县委大院,陈田野还在仰头大笑。

        县委和县府两幢大楼的走廊上都站着人,目视两辆乌黑的小车缓缓驶离。

        有人并不清楚出姜浩到底犯了什么罪,只知道他被纪委带走了,物伤其类,难免有些慽慽然。

        那些知道些真相的,都挂着一种凛然的表情,向县府行政大楼的三楼某个办公室投去敬畏的一瞥。

        这间办公室里,李毅端坐在办公桌后,看着几这几天积累下来的文件。

        孙正阳的电话很快就打了过来,请李毅过去一叙。

        李毅批完了几份要紧文件,这才踱步过去。

        孙正阳的脸色十分难看,请李毅坐下,说道:“李毅同志,姜浩同志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李毅道:“知道,他嗓门那么大,我关紧了门窗,还是听到了他的嚷嚷声。”

        孙正阳道:“姜浩同志其实还是蛮务实的,就是有些时候脾气冲了一点,说话可能会有些不知轻重,容易得罪人。人谁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对待我们自己同志,我觉得不应该像秋风扫落叶一般,那样太过无情了。”

        李毅心想,孙正阳这是在替姜浩向自己求情吗?于是淡淡说道:“我相信纪委的同志自有一套办案程序,他们不会放走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孙正阳微微不悦,但很快就把这个话题撇开来,说道:“李毅同志,东沟子乡的事情有些棘手啊!工作组下去几天了,暂时安抚住了群众的情绪。工作小组的人正跟村民代表进行谈判。村民们都强烈要求恢复南岭的煤矿采挖。这么下去,只怕很快就会谈崩啊!李毅同志,你对此事有什么建议?”

        李毅道:“我暂时还没有想到成熟的建议。南岭的煤是肯定不能再挖了,这是底线。”

        孙正阳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缓缓说道:“我也知道。可是,如果不答应村民们的条件,他们要是闹起来怎么办?你是分管工业和政法维稳工作的副县长,这个事情,还得你来出个主意。”

        李毅心里冷笑,一出事情就全推到我身上来了?早知道我就在省城多玩几天,等你们处理完了这边的事情,我再回来!我既不是救火队员,也不是活雷锋,凭什么一有难事就都叫我去处理?你才是这个县的主官啊!

        李毅表面上不动声色地道:“这个嘛,孙县长,我工作时间短,处理这些事情的经验还不够,您是县长,参加革命工作的时间也比我长,一定有方法妥善处理此事吧?”

        孙正阳的额头弯成了一个川字,为难的道:“李毅同志,不瞒你说,我以前一直跟在杨市长身边,做的都是文秘活,也就是帮领导拎拎包,端端茶水什么的,硬要叫我写上一篇报告文章,憋上两三天,倒也能憋出一篇来,虽说不上锦绣,却也过得去。可是,这个村民集体闹事的问题,我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遇到啊。”

        李毅心里暗笑,嘴上却道:“孙县长,要不这样吧,上报给党委那边,看看陈书记能有什么好法子。要不就上常委会讨论一下,集思广益嘛!”

        孙正阳头痛的甩了甩脑袋,说道:“先看看事情的进展情况吧,不行了再上常委会过一下。”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李毅忙碌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临沂各个乡镇的地头,主要是了解当地乡镇企业的发展情况。

        他心中那个萌芽的想法,虽要具体的数据去完善。

        这天,对临沂县经济开发区来说,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一支从岭南省过来的投资考察团,在滨海市四海集团总经理童军的率领下,抵达了临沂。

        临沂县委县政府出动了最高规格的接待队伍,亲自把岭南投资考察团迎进了临沂县。

        欢迎酒宴过后,童军和郭小天找到李毅,互诉别后衷情。

        “小天,怎么样?那次的伤没有落下后遗症吧?”李毅笑着问道。

        “没有。姐夫,你看,我身子骨结实着呢!”郭小天呵呵一笑,比划了一下强壮的胳膊。

        听到这声姐夫,李毅心里好似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

        李毅沉吟了一番,说道:“小天,你去看看你姐吧,顺利帮我说说好话。”

        “怎么了?姐夫,你们闹别扭了?”

        “唔,这个事情很复杂。总之她是生我气了,不理我了。”在小天面前,李毅有些不好启齿。

        郭小天嘿嘿笑道:“这么好的姐夫她都不要?她真以为自己是金枝玉叶呢?我去找她理论去,姐夫,你别急啊,我这就去找她。”

        李毅道:“现在就去?”

        郭小天挥手道:“我不累!姐夫,借辆车使使。”

        李毅打电话给钱多,叫钱多送他去省城。他叫钱多送郭小天去,当然还有一层含义,是叫钱多留意一下郭小玲的反应和情况。

        送走郭小天,童军问道:“老大,怎么了?你跟嫂子之间还会有什么问题不成?你这样好的条件,连我这个男人都动心了,我就不信嫂子能丢下你?”

        李毅捶了他一拳:“去你的,我又不搞基,要你来喜欢。唉,我已经订婚了,新娘不是她。”

        童军惊得跳将起来,夸张的叫嚷道:“老大你订婚了?这么天大的事情,你居然不通知我?这也太不够哥们了吧?”

        李毅道:“连我自己都是前不久才知道的,我上哪里去通知你!”

        童军就懵了:“老大,这算怎么回事?你订婚了,你居然不知道?说出去谁信啊?”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世事就是这般的操蛋啊!我被家里人订婚了。”

        李毅的家世并没有向童军透露过,心想郭小天去了郭小玲那里,多半会从他姐那里知道自己的身世,再瞒着童军也没有必要了。就说道:“胖子,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现在说出来,你别太惊讶啊!”

        童军嘿嘿笑道:“我已经习惯了,在你身上就算发生天大的奇迹,我都觉得没啥稀奇。”

        李毅笑着把自己离奇的身世说了一遍。

        童军瞪圆了眼睛,打量着李毅。

        李毅笑道:“怎么了?我是外星怪物?”

        童军摇头道:“我说你怎么那么大能量呢,原来是元勋之后,难怪了怪怪了,不是寻常人啊!合着我跟一个元勋的后代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想想就太刺激了!喂,什么时候带我去试试枪?真枪,打靶子!我从小就特别的想。我这个愿望,你一定能帮我实现吧,老大!”

        李毅笑道:“好!下次我带你一块去京城逛逛。”

        “别下次啊,就这次,这次过年,你要回京,带我去玩玩吧!”

        “可以,前提是,你要帮我把那些投资商全给我搞定!”

        “老大有命,敢不遵从?得令!我这就舍胃陪客去!拼却半个胃,也要把他们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