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5章 征服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5章 征服

    作品:《官路弯弯

        林馨是聪明的,她善于抓主要矛盾。www.00ksw.org更会曲线迂回。

        她与李毅之间的主要矛盾是什么?

        现阶段来说,并不是李毅与自己的感情。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凭借自身的优势,身材、外貌、气质、风度、家世、背景、学识以及留给李毅的印象分,只要有时间相处,共同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要获得李毅的好感甚至感情,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一点,她对自己有着十分的自信。

        她对自己缺乏自信的就是,李毅在她之前,先认识了郭小玲,并与郭小玲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这是她的情敌,也是劲敌。

        所以,她此次来南方省的主要目的,也就是要对付情敌:郭小玲!只要郭小玲退却,让步了,她和李毅就顺理成章了。

        平常人走一步看一步,看一步算一步。

        聪明人走一步看三步,看一步算十步。

        这也就是棋盘上业余与专业的差别。

        跟林馨相比,郭小玲无疑是业余的,是平常的。她为人单纯,她的生活简单。她的世界里,黑白分明,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所以她才喜欢记者这个行业,因为这个行业可以让她把黑白分得更加分明。从善如流,嫉恶如仇!

        短暂的相处后,郭小玲认为林馨不但是好人,而且好到了极端!

        林馨是李毅名义上的未婚妻,这般来算的话,那自己岂不成了第三者?林馨对自己这个第三者,不但不见外,不排斥,不谩骂,反而主动的跟自己拜了姐妹,结了好友,对自己亲密无比,相谈甚欢,在自己面前,林馨从不故意与李毅亲热,来伤害自己。

        这一切,让郭小玲以为,林馨大方端庄,美丽温柔,从而把她当成了知己,毫不设防,无话不谈,把与李毅相处的点点滴滴,把自己知道的有关李毅的一切,都告诉了林馨。

        林馨听了伍彬等人曾意图对郭小玲造成伤害后,她马上就义愤填膺,说要替郭小玲出这口气!其实,有些情况她早就了解了。

        当着郭小玲的面,她打了一连串的电话,给林家的当家人林老爷子,给自己的爸爸,给自己在中央党校结识的一帮子朋友以及自己以调动起来的一切关系,多方施压,给伍彬这几个小子的父辈施加了难以承受的重压!从而导致了那一幕好戏的发生。

        如此一来,郭小玲对林馨更加的敬服!

        她不知道,这一切,固然有林馨拉拢她的成分在里头,更多的是林馨对待情敌的一种策略。目的就是要让郭小玲充分感知到,她林馨的优越性比郭小玲要强大,她对李毅的感情要比郭小玲深厚,她能帮助李毅的能力和手段比郭小玲更多更有用!

        不管林馨是无意还是有心,她的目的都达到了,现在的郭小玲,完全以为,林馨才能配得上李毅!她的聪明才智,她的家世能力,她的美丽温柔,她的深情厚义,连她这个情敌都被征服了!

        由此可见,林馨之不简单!

        林馨更厉害之处,是让李毅认识到了她的厉害之处。

        虽然她并没有说这件事情是她做的,但她相信,李毅一定能查出来的。

        最难消受美人恩!

        李毅现在就是这种想法。

        站在香江边,李毅和郭小玲面对面的交谈。

        林馨和李元逍夫妇在不远处。她看着江景,眺望着江对岸的香鹿山,江风吹起她长长的秀发,苗条高挑的身子,飘逸出尘,惊世绝艳。

        李毅看着心爱的郭小玲,柔声道:“小玲,我和林小姐订婚,真的是一个意外,我也是和你同时得知这个消息的。”

        郭小玲道:“李毅,你不要解释,我明白。我也相信你对我的感情。只是,我觉得林馨妹妹比我更适合你,真的。我没有闹小孩子脾气,也没有故意拿话堵你的意思,她才是你的良配!你要好好珍惜她!不要再辜负了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毅皱了皱眉头,伸手去拉她的手。

        郭小玲将手一缩,看了看不远处的林馨,说道:“不要这样,李毅,这样对林馨妹妹不公平。”

        李毅恼火道:“你什么意思?你傻瓜啊,对你才不公平!你才是我的女朋友!”

        郭小玲默默的摇头,低下了俏丽的容颜,乌亮的秀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脸。

        李毅伸手轻轻撩开她额前的黑发,看到她已经流出了眼泪,问道:“你怎么哭泣了?是不是打算放弃我了?我们那天在车子上说的话,你忘记了吗?我们说好的,不分手,不放手!”

        “我心好乱。李毅,我曾经以为,我能做得到。就算看到别的女人对你好,爱你胜过我,我都能接受,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我不是神,也不是仙,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也有我的嫉妒,我也有我的憎恨!我的心也会痛!我的情感也会崩溃!”

        郭小玲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看着李毅的眼,忽然扑上来,在他嘴唇上重重的印上一吻,然后轻轻的说道:“李毅,再见!你要保重!”

        预感到不妙的李毅,伸手去抓她,但她身子滑溜得很,一闪身体,就跑开了,直接跑到了马路边,招了招手,正好有一辆的士过来,停在了她身边,她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李毅追了上去,只听到她抹着脸面,吩咐司机开车的声音。然后,车子就启动了,汇入了滚滚车流。

        李毅怅然若失的看着沿江大道上的车水马龙,心剧烈的痛了一下。

        林馨走了过来,轻轻说道:“你放心,小玲姐姐没事的,她只是暂时难以接受。”

        李毅转过头,说道:“你满意了?你终于把她赶走了!”

        林馨轻轻咬了咬嘴唇,说道:“我并没有赶她走,我并不介意她的存在。”

        李毅讥诮的一笑:“你就没有女人的嫉妒心吗?”

        林馨道:“我有,但是跟心爱的人比起来,嫉妒心又算得了什么?人这一生,就算你成了这世界的领袖,也不可能事事圆满如意,所以,总要有所取舍,有舍才有得。当我爱上你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如果我不舍弃我那可怜的自尊心和嫉妒心,那我就不能和你长相厮守。于是,我就把嫉妒和小心眼都给扔了。”

        李毅看着她真诚的眼睛,这双眼扑闪起来,如最美丽的蝴蝶在优雅的扑扇翅膀,是那般的风情万种。

        “你说你爱我?”李毅问。

        “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秒钟。但是要忘记一个人,却需要一辈子。所以,你不要担心小玲姐姐,只要她心里还有你,我就能帮你把她找回来。”林馨温柔的说道。

        她说这番话时,并没有矫揉造作,也没有生硬呆板,而是很自然的,就跟一个丈夫在讨论今晚要吃什么菜一般自然。

        “你真的不介意?”李毅问。

        “介意,可是有用吗?就算我们结了婚,你就能忘了她?就能断了她?就不会背着我去找她?你能做到吗?我知道你做不到,与其到时候一个人在家里担心受怕,受着煎熬,猜测你这么晚回来是不是又去了她那里,我还不如索性大方一点,把她当成我的姐妹,把她留在我身边,起码不用那般的痛苦煎熬。”林馨的声音永远是这般的淡然,甜蜜中带着丝丝清香,就跟春天的杨柳风拂过脸面,捎着百花的淡淡香味,让人感到舒畅而温馨。

        “你真这般想?”李毅十分诧异。

        林馨拂了一下被江风吹乱的秀发,说道:“这是我妈教会我的。我爸爸也不只我妈妈一个女人。我妈妈跟我说,女人要学会一样本事,那就是留住男人的心。男人再花心,在外面再胡来,只要心里有你,你在他心里占据了大部分,那他最爱的人就会是你,不管在外面玩到多晚,都会回来陪你睡觉,因为他心里有你,知道你会怕黑。李毅,你会这样对我吗?”

        李毅在她面前,完全没有了反驳的能力,这样一个女子,若能得之为妻,此生夫复何求?

        林馨用美色和气质打动了李毅,用温柔和包容感动了李毅,用她的知识和手段征服了李毅。

        男人要的是征服这个世界,女人却只要征服这个男人。

        “能抱抱我吗?我亲爱的未婚夫!”林馨嫣然一笑,微晕红潮一线,拂向桃腮红,两颊笑涡霞光荡漾。

        李毅伸开双臂,将她拥入怀里。

        前世的宿命,今生的良缘。

        李毅抬头看天,天色忽霁!

        怀里的娇躯,柔软而娇媚,她将头倚靠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他的心跳初始时很平稳,一下一下的,像老僧敲木鱼,慢慢的就加快了速度,像战鼓擂鸣。

        林馨的双眼忽然就湿润了。

        李毅低下头,温柔地问:“怎么哭了?”

        林馨抬起头,梦呓似的说道:“李毅,我好怕你对我没有感觉,更怕你怪我赶走了小玲姐姐。现在,我明白了,你对还我还是有感觉的,因为你的心跳声很快,很有力,像在召唤我进去,与你合二为一!”

        李毅的感情这一刻完全无法控制,他低下头去,缓缓亲向她。

        她仰着脸,闭上双眼,长长的黑黑的睫毛覆盖在凝脂一般的脸上。

        两个年轻的恋人,在香江边完成了初次的接吻,林馨长长的白色风衣和飘逸的围巾,她秀气苗条的身段,配着李毅挺拔伟岸的身躯,美若画中人。

        旁边是香江的滚滚流水,远方,是巍峨秀丽的香鹿山。

        这一幕,构成了一幅绝美的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