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4章 什么人牛B哄哄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4章 什么人牛B哄哄

    作品:《官路弯弯

        “好!我喊兄弟们来,把他们带回去审理!”

        陈翔没有丝毫犹豫,汪洋的话一落韵,他就紧跟着说出了这句话。www.00ksw.org

        李毅微微一笑,心想自己又多了一个兄弟!

        陈翔根本就没有过多考虑,或许,早在之前,他心底就已经有了一番权衡。

        伍彬的父亲虽然是副市长,但在市政府里的话语权并不大,分管的工作也不是什么实权大权衙门。

        胡斌的伯父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虽然是市局的,但因为是副局长,还不是常务副,说起权力来,甚至还不如他这个区局局长。区局虽小,管的是一个局,在这里,他说的话是最大的。

        陈翔也是个善于钻营的主,经过这些时间的努力,他已经顺利升为所在区的区委常委、区政法委书记,级别上又上了半个台阶,话语权也就更重了。

        杜鹃市公安局的局长并不是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兼任,所以级别只是一个正级,副局长的话,也只是一个副处级别,而陈翔现在升了区委常委、区政法委书记,也是副处级别,跟市局的副局长是平级的。

        而市局一个平常的副局长,又不是分管刑警等大支队,手里的实权有限。平常见了面,陈翔对那个副局长还是爱理不理的。

        正因为如此,陈翔才敢接下这桩案子。

        何况,汪洋的父亲,是副省长,职权比起那两个小子的父亲来要大多了。

        至于李毅,他都能跟省委书记说上话呢!应该也有些来历。从汪洋对待李毅的态度就可见一斑。

        这些想法,在陈翔脑海里只是一闪而过,权衡出轻重之后,他就果断的接下了汪洋的话头。

        伍彬等人自然听到了汪洋和陈翔的话,他们都是又惊又怒,胡斌也停止了打巴掌,喘着粗气问道:“不用抓我吧?我又没有犯法!”

        陈翔道:“犯没犯法,去了局里,自有分晓!”

        伍彬肿了半边脸,先骂胡斌道:“操你老母!你怎么只打我一边脸?搞得我一边脸重一边脸轻,好不习惯!”又大喊道:“我爸是伍建民,我看你们谁敢抓我!我要打电话给我爸!”

        陈翔目询李毅。

        李毅掏出自己的手机来,淡淡的道:“打电话可以。我来帮你拨号,你说号码吧。”

        伍彬还以为报出自家老子的名号,李毅就心生惧意了,好不得意,扬着半边面包似的肿脸,口齿不清的说了一个电话号码。

        李毅拨通之后,沉声说道:“是伍副市长吗?”

        伍建民愣了一下,答道:“我是伍建民,请问哪位?”飞快的在脑海里检索这个声音,结果认定为完全陌生。

        李毅道:“我是李毅。”

        “李毅?”伍建民心想李毅是谁?没听说过啊!正要说你打错电话时,猛然想起一人来,立时紧张的问道:“你是李毅同志?你好。”

        李毅道:“你儿子在我身边,他说有话要跟你说。”

        伍建民道:“什么事情?李毅同志,他没有亲口向你道歉吗?”

        李毅心想,果然是伍彬他老子给他施了压,他才肯这么乖乖的来向自己认错。只是伍建民又是受了来自哪方的压力呢?

        难道昨天晚上一夜之间,这几个人的老子都受了某种巨大的威压,逼得他们不得不命令自家儿子前来求取原谅?

        什么人这么牛B哄哄?

        可以令得这几家人同时低头俯首?

        这种能量可不是吹出来的!

        李毅淡然说道:“现在不是道不道歉的问题,令公子涉嫌一桩买凶杀人案,他可能是主谋。但是令公子拒绝同公安部门合作,他口口声声大喊,我爸是伍建民,我看你们谁敢抓我!并强烈要求我给你打这个电话。那我只好打啰!请问伍副市长,可有什么话要跟令公子说的?”

        伍建民道:“李毅同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小彬这孩子我清楚,他虽然顽劣,但还不至于买凶杀人啊!”

        李毅冷笑道:“他要杀的人就是我!现在已经有了人证!市公安局胡副局长的侄儿作证,就是令公子买通了柳钢的货车司机邱童,想在我前往柳林任职的半路上将我撞死!证据俱在,就连邱童也在押,请问伍副市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伍建民轻嘶了一声,沉默良久,说道:“我没什么好说的。既然李毅同志以为足够证据起诉小彬,我无话可说。但是我会请最好的律师,为小彬做辩护。”

        “当然,那是你的权利!”李毅说完,挂了电话,对陈翔道:“伍副市长同意抓人!”

        伍彬顿时全身凉透,嘶喊道:“不可能!不可能!我爸不可能不管我的!”

        陈翔打电话回局里,喊属下来押人。公安来人十分迅速,很快就把四个人全部都押走了。

        汪洋道:“闹了这么大半天,可把我给饿坏了!美丽性感的秦老板,快点上菜吧!”

        秦思媚笑道:“好,马上就来。”

        李毅忽然说道:“秦老板,我知道那个康平可是你们吴老板的人,我们今天这般对付他,你们吴老板知道后不会生气吧?不会在菜里下毒药来害我们吧?”

        这话说得几个人都是暗暗吃惊,天龙帮虽然已经洗白了上了岸,但暗地里还是做着不少买卖的,吴知秋若真个犯起混劲来,这种事情不是做不出来。

        陈翔变了脸色道:“我们还是换地方用餐吧!”

        秦思媚连连摆手道:“啊哟,这种话可不好乱说啊!我们打开门来做生意,招的是四方财八方客,怎么可能在菜里下毒药呢!那个康平嘛,不过是跟吴老板合伙做了一点小生意,早就分开了。现在吴老板跟他没有关系了。你们可否满意了?汪少,你也替我们满园说句公道话啊!”

        汪洋笑道:“康平的确跟吴老板断开关系了。这一点我可以作证。康平这样的人,手眼高低都分不清楚,怎么配跟吴老板合伙做生意呢?”

        李毅笑道:“那就没事了。”

        等秦思媚出去后,李毅道:“汪少,以后约我们吃饭,最好换一家店子,不要到这里来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公门中人,老在这等地方出入,被人看见了,终究不太好。”

        汪洋笑道:“好,一切听毅少的。”

        整个过程中,只有肖剑飞始终是不动声色,沉静如水,让人很难捉摸他内心的想法。不管是李毅对付康平等人,还是李毅提到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吴老板时,他都是面不改色。

        李毅对这个人的好奇心越来越强了,总觉得这种人背后一定有十分精彩的故事。

        吃过饭后,李毅带着层层疑问回到三江重工,找到李元逍,把今天赴宴会时发生的故事说了一遍,然后询问他:“叔,是不是你在幕后策划的?”

        李元逍一脸的震惊,说道:“小毅,你在南方省还发生过这许多事情?我都不知道啊!你有没有跟爷爷或者大伯说起过?”

        李毅道:“虽然我没有说,但爷爷对某些事还是知道得很清楚。当然了,还有一些事情,就算是他们有特殊渠道去了解,也不可能知晓。譬如说车祸这件事,外界只怕很少有人知晓。”

        李元逍道:“不行,我得跟老爷子聊聊你的事情,太恐怖了,万一你真出了什么事故,那可怎么办?我估计老爷子能活活气死!”

        李毅还想阻拦,但李元逍已经摸出电话拨通了京城李家的电话。

        李毅听了两句,松了口气,还好,李元逍只是跟大伯通报了这些事情。

        然而,李毅没有估到的是,大伯比李元逍还紧张他,从弟弟这里听到消息后,马上就一通电话挂给了父亲,把李毅在南方省的遭遇全部反应了上去。

        反倒是李老爷子比他们想象中都要淡定,他缓缓问道:“小毅还活着?”

        李政宇一愣:“活着!”

        李老爷子又问:“对手呢?”

        李政宇道:“听说都抓起来了。”

        李老爷子嗯了一声:“不错!”就挂了电话。

        李政宇略一琢磨,就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

        李毅终究是要长大的,将来是要独当一面的,许多事情,要让他自己学会去处理。许多风波险恶,要靠他自己去化解。只有一路不停的化险为夷,才能真正成长为参天大树。

        李毅心中的疑惑还是没有解开,这个人会是谁?如此有能力,还能不遗余力的帮助自己!

        三江事情一了,李毅陪着李元逍等人在省城游玩了两天,把省城内的大小名胜古迹都游历了一遍。

        郭小玲也请了假,全程陪同林馨,她们两个反倒成了形影不离的亲密朋友,李毅这个未婚夫和男朋友,却被丢到了一边。

        逮着机会,李毅把郭小玲拉到一边,问道:“你跟林馨都聊什么呢?”

        郭小玲幽幽一叹,说道:“什么都聊啊。她把我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还有你的事情,事无巨细的都了解清楚了!哎,李毅,我以前觉得这世上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林馨妹妹爱你,胜过我十分!”

        李毅脑子里嗡的一声响,某个死结突然就通了!

        是她,就是她!

        都是这个奇女子在背后安排的!

        她来到南方省三天时间,虽然没跟李毅说什么情话蜜语,但时时刻刻不在为李毅着想,为自己和李毅的将来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