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2章 不穿内裤?玩死你!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2章 不穿内裤?玩死你!

    作品:《官路弯弯

        这几个人,虽然只是跑龙套的料,但李毅并没有忘记他们曾经带给自己和郭小玲的伤害。www.00ksw.org一直没有收拾他们,只是因为总是被一些事情耽搁了,没来得及整治这些小角色罢了。

        今日在这里相见,忽然就勾起李毅的恨意来。

        李毅背负着双手,看着康平,冷笑道:“康平,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康平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嚣张和跋扈,垮着一张脸,连连躹躬道:“毅少,对不起!我有眼无珠,得罪了您,您大人大量,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汪洋上前来笑道:“毅少,我刚才说过了,今天带他们过来,就是接受你惩罚的,这几个不开眼的兔崽子,你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你叫他们爬着走,他们就不敢跪着走。有话到里面说,这外面大冷天的,别把你给冻着了。”

        这家伙,嘴巴就是会说话,李毅在他指引下,进了满园,来到一间大包厢里。

        汪洋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当中,请李毅坐下了,对那四个人喝道:“还不滚过来!给毅少赔罪!”

        康平四人真个听话的走了过来,一字排开,站在李毅面前,低眉顺眼,连大声都不敢出。

        李毅有些纳闷了,合着这几个纨绔子弟,今天加在一块,是向自己请罪来了?

        不是来搞搞震,耍幺蛾子?

        还是这帮家伙以退为进,又打什么歪主意呢?上次伙同陆俊,差点摆了自己一道,若不是自己小心,反设了一局,那件事情上自己就会吃亏不小。

        今天这事情透着古怪,还是小心为上。

        这几个人,平素都是耍横惯了的,性子突然转变,没有道理啊!事出反常必有妖!

        尤其那个康平,更是屡教不改,教训了好几次了,每次见了面还是要搞鬼!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这几个人要是能主动前来认错了,那狗都不吃屎了!

        李毅坦然而坐,看着这四个家伙,目光中满是不屑,一副尽管放马过来的表情。

        康平抬起头,喉结上下滚动,显得十分害怕而又饱含无奈的怨恨,带头开口说道:“毅少,我以前做了不少得罪你的事情,我错了!要打要罚,随便你处置,只要你愿意饶过我就行!”

        “是吗?你这是真心认错?”李毅讥笑道。

        “是,我真心认错!”康平低头说道。

        “那就学两声狗叫来听听。”说这话的是汪洋,这家伙最喜欢整蛊作怪:“你总要先表示一点认错的诚意给毅少听听吧?”

        “汪!汪汪!”康平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马上就学起了狗叫。

        陈翔和肖剑飞两个人站在李毅身边,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两人表情各异。

        李毅皱了皱眉毛,冷哼道:“我听着怎么是在喊汪少爷你啊!”

        汪洋一愣,哈哈笑道:“这死人,连狗叫都学不会,毅少,要不,要他学狗爬?”

        李毅瞪了他一眼,从他嬉笑的脸上,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在搞蛊,而不是在玩什么阴谋诡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四个人为什么突然来向自己讨罚?其中玄机,李毅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来。

        康平连忙应道:“好,我学狗爬,只要毅少高兴就行!”说着,就弯腰趴在地上,翘起屁股在地上爬着走,嘴里还不时汪汪的叫两声。

        “咯咯!”包厢里有两个女服务员,见到这一幕,再也忍不住,掩住小嘴巴笑了起来。耍猴的见多了,耍人而且这人甘愿被耍的,却少见啊!

        李毅仍然无动于衷,主要是这些人太令他讨厌了,前车之鉴,令他不敢轻易相信这眼前所见到的一切。

        汪洋见李毅丝毫不为所动,再次笑道:“毅少,你出个点子吧,你想怎么处罚他!”

        李毅看了一眼窗户,冷冷的说道:“这里是二楼,就算是酒楼,层高比一般房子高一点,顶多也就一丈来高吧?”

        秦思媚笑道:“毅少说得对,不到四米高。”

        李毅起身推开窗子,指着外面,冷笑道:“康平,你脱光了衣裤,从这里跳下去,我就相信你有道歉的诚意了!”

        汪洋朝外面望了望,发现外面是一片水泥地,站在窗户上跳,最多也就五米高,从五米高的地方跳下去,运气好的话,可能屁事没有,运气不好,顶多也就屁股受点折磨,出不了啥大事,便哈哈大笑道:“还是毅少会玩啊!空中飞人,好玩!好玩!”拍了拍手掌,叫道:“康平,听到毅少的吩咐没有?还不快脱了衣服跳下去?”

        康平趴到窗台往下一瞧,咽了一口口水,迟疑道:“我有恐高症!”

        汪洋一脚踢了过去,骂道:“恐你妈个B,这么一点子高你都不敢跳?信不信我一脚踹你下去?快点,再不快点,毅少又要加码子了,叫你从四楼上往下跳,那你就死翘翘了!”

        康平眼睛中闪过无限的痛恨,但他还真怕李毅叫他从四楼跳下去,连忙道:“我跳,我跳!”三下五除二,就脱掉了衣裤,只留一条裤衩。

        两个女服务员又是好奇,又是害羞,自欺欺人的捂着双眼,从手指缝里瞧出来。

        康平摸着短裤,冷得浑身发抖,颤声道:“毅少,这个就不用脱了吧?”

        李毅骂道:“怕你有伤风化,这个就不用脱了,跳吧!”

        康平道:“是不是我跳下去后,毅少就肯原谅我了?”

        李毅道:“你先跳下去,在下面等着,我什么时候走了,就表示原谅你了。我走之前你要是乱跑乱动了,那我说过的话就作废!”

        康平咬咬牙,哼哼道:“你说话要算话!以后不许再找我家麻烦!”

        李毅道:“我看见你就想吐!你不来找我,我才懒得去找你呢!快滚!”

        康平抖着双腿,爬到窗台边,一阵刺骨的寒风迎面吹过来,像刀子一样抽在他身上,冷得他一阵簌簌发抖,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李毅,李毅表情木然的坐着,直到此刻,他还是不相信康平这个人会主动认错。他在等着看一出好戏,看看这些家伙,到底能耍出什么诡计来。

        康平见李毅没有回心转意叫他下来的意思,便向汪洋看去,希望汪洋能向李毅求情,饶过这一遭。但汪洋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又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嘴脸。

        康平认命般的叹息一声,看看灰濛濛的天空,迎着冷冽的寒风,伸开双臂,像跳水运动员一般,弯腰,屈膝,纵身一跳,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啊唷!”一声痛苦的呻吟从下面传了上来。

        众人都到窗台边去看,只见康平跌坐在地上,摸着屁股哎哟哎哟的乱叫。

        下面不远处就是繁华街道,冷不丁有人光着身子跳楼,立时引起众人的围观,很快,下面就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群众,围着康平指指点点。康平又痛又羞,却愣是不敢离开,冻得他在下面跳来跳去,用运动抗拒严寒。

        有人丢了一件衣服给他,他也不敢穿,又扔了回去。有个好心的阿婆上前问他为什么光着身子在这里。康平哪里敢如实回答?只是说运动,锻炼身体。还说冬天光身子运动是最锻炼身体的。

        看到这一幕,伍彬等三人都是大惊失色!个个脸上闪现出十分痛苦和恐惧的神色。

        “果然有诚意啊!”李毅摸着下巴,思索着,奶奶的,这是怎么回事?

        康平这家伙莫非中了魔咒了?还是苦肉计?

        汪洋却是拍手笑道:“好了,康平的事情算是一笔勾销了。接下来,就轮到伍少爷你们了。毅少,你打算怎么样玩他们?是不是也叫他们有样学样,脱光了从这里跳下去?”

        伍彬骇道:“我也有恐高症!”

        田伟大喊道:“我怕冷,我从小就怕冷,一挨冻就会感冒。”

        胡斌捂住下面,高声道:“我不能脱裤子,我里面没穿内裤,我从小就养成了这个不穿内裤的习惯。”

        “哈哈!”这一下,连几个男人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汪洋指着胡斌大笑道:“你这家伙,居然出门不穿内裤!你以为自己还是三岁毛毛呢?三岁毛毛出门还要穿片尿不湿呢!哈哈!检查一下,是不是穿了尿不湿!”

        胡斌是市公安局一个副局长的侄子,陈翔也听说过此人的恶劣名声,仗着有个当官的伯父,在市里横行霸道,尤其喜欢和花花太岁伍彬混在一起,再加上那个市建委田副主任的儿子田伟,三个人组成了一个猥琐三人组,专门欺负学校里那些黄花闺女。

        后来被学生家长告到了省里,两家大人这才下了狠手,惩戒了一番,在拘留所里象征性的关了一段时间,就又被放了出来。

        出来后,他们不敢乱搞学生妹了,却把目光盯上了那些丰腴的良家妇女,威逼利诱,加之手段了得,往往能够得手。良家妇女比不得学生妹子,但也别无一番韵味。最重要的是,大部分良家妇女都怕拆穿了引起家庭不和,或者是家里人的职务被这三人的家长捏在手心,十之**都是忍气吞声,不敢声张,由此更加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此刻,看到这三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在李毅面前连狗都不如的低贱姿态,陈翔真是又惊又奇!又想,不知道李毅会怎么样玩死这三个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