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1章 就一欠扁的货色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1章 就一欠扁的货色

    作品:《官路弯弯

        【感谢“呗贝邶呗”投出的宝贵月票。www.00ksw.org感稿“byqciq”的打赏。第三更求月票和推荐票!】

        这天是农历腊八节,这一年的这一天,注定要载入南方省的史册。

        这一天,在南方大地上,在香江河流域,发生了几件值得一书的事情。

        这天,省纪委悄悄派出了一个调查小组,前往西州市临沂县展开秘密调查工作,西州市市委和市纪委均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调查小组成员在临沂县县郊一个小旅馆落脚,租了旅馆的顶层作为办案地点。当天中午,有人看到,县人大副主任陈田野在这里出没。至于他到这里来做什么,与什么人谈了什么话,无人知晓。这个调查小组怎样展开调查的,以及调查了些什么内容,外界亦无从知晓。

        同一天,三江重工建成投产,盛大的开业典礼在南方省省城杜鹃市新沙经济技术开发区隆重举行。

        南方省委常委、省委书记温玉溪,省委常委、省长唐春强,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陆致邦,省委常委、杜鹃市市委常委、市委书记叶城风,市委常委、市长吴江等省市领导出席了开业仪式并做了重要讲话。

        开业仪式结束后,省市领导在三江重工的总经理钟达等人陪同下,视察了三江重工的生产基地,并与三江重工的职工们做了亲切交谈。

        李毅并没有直接参加仪式,而是站在九楼的办公楼里,看着下面热闹的会场。

        李元逍站在他旁边,双手抱胸,笑道:“小毅啊,昨天晚上你几点回来的?”

        李毅笑道:“我昨晚压根就没回酒店,在这里住了一晚上,早上才去酒店接你的。”

        李元逍道:“明智。昨晚那两个丫头只怕一宿没睡,早上起来哈欠连天的。”

        李毅道:“我听小玲说了,昨天晚上她们聊了一个晚上。也不知道聊了什么,我问她她都不肯说。”

        李元逍笑道:“你打算怎么办?放手还是两手一起抓?”

        李毅默然片刻,问道:“小叔,你呢?你能放手吗?”

        李元逍嘴角一抽,苦笑道:“我们李家男人的命怎么都这么苦呢!”

        李毅正要回答,手机响了起来,刚一接听,里面就传来汪洋那久违了的笑声:“毅少,在忙呢?”

        李毅道:“没忙什么,汪少爷,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没出去泡妞吗?”

        汪洋呵呵笑道:“泡妞怎么能少了兄弟你呢?来省城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怕我打你秋风啊?我在满园摆了一桌,过来喝杯酒吧,咱们兄弟俩可是好久没见了。”

        李毅这边还有事情要忙,不想去,便推辞道:“对不起啊,汪少,我这边正忙。”说着就挂了电话。

        李元逍笑道:“朋友请喝酒?”

        李毅道:“副省长汪国志的儿子,一个纨绔子弟,邀我喝酒呢。不用理他。”

        李元逍想了想,说道:“汪国志?小毅,这个人你可以交一交。”

        李毅便问:“汪国志有什么说道吗?”

        李元逍道:“汪国志本人并没有什么,汪家在四九城里,根本排不上号。但是他娶了一个好老婆,是京城罗家的女儿。罗家人丁单薄,第二代里面没有什么特别有出众的人才,但是几个女子都嫁了好丈夫,个个都肯上进,又有能力,罗家老爷子退而求其次,正在极力保举这几个女婿,想通过曲线来保存罗家的地位。”

        李毅点了点头,李元逍又说道:“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啊。罗老爷子也上了年岁,再风光再威风,也终究逃不过大难之劫啊!他这泰山一倒,罗家就衰落了。但是,能有几个上位的女婿在撑着,日后如果第三代或第四代里出了堪可造就之材,还有腾飞之日啊!罗老爷子看得远大,胜过很多人了。”

        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汪洋打过来的:“毅少,不是这么不给面子吧?请你喝酒都不来了?”

        李毅看了李元逍一眼,李元逍向他点了点头。

        李毅便笑道:“汪少,我刚才是真的很忙。既然汪少这般拳拳盛意,那我就把这边的事情暂时推了,先赴你汪大少爷的酒宴吧!”

        “呵呵,这才是好兄弟嘛!快来,我亏待不了你,我已经准备了神秘礼物款待你。”

        李毅嘿嘿一笑:“是你一个人呢?还是有别的人?”

        “就我们兄弟俩聚一个嘛!那能拖上那些不相干的人呢?快来,我到门口迎接你。”

        李毅挂了电话,问李元逍:“叔,你要不要去凑凑个热闹?”

        李元逍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你去吧,这里我也要盯着才行。今天是开业第一天,千万不能出事故。林丫头她们你就放心吧,我已经交待你婶子了,她今天的任务,就是把两个小侄媳妇给陪好了。”

        李毅哈哈笑道:“还是小叔知道痛我,那我玩去了!”

        下了楼,李毅想了想,心道还有几个朋友,都好久没联络了,虽然暂时用不着,但这关系却得保持好,亲戚还要常走动呢,何况是朋友?这一点上,汪洋做得就比自己要好,一点衙内架子都没有。每次对自己总是主动邀约,笑脸相迎。

        祖辈的余荫毕竟是有限的,他们给你搭了这么好一个平台,如果自己还不善于经营,不趁着这股东风多结交自己的朋友圈子,将来如何成就更大的事业?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没有谁能靠自己一个人独闯圣坛。

        李毅给陈翔和肖剑飞各自打了电话过去,两人一听李毅相邀,都说有空有时间,李毅便和他们约好在满园见面。

        李毅算了一下时间,陈翔和肖剑飞属于一个区,离满园比自己都要近得多,便叫钱多开快一点。

        钱多笑道:“快还不容易,慢才难呢!”脚底油门一踩,那车子开得就跟飞也似的。

        十几分钟后,车子就开到了满园门外。

        李毅刚下车,就看到陈翔和肖剑飞前后赶来了。三个人见面之后,握了握手。

        陈翔大笑道:“李县长,我还以为你飞黄腾达了,就忘了我这个哥们呢!”

        李毅不好意思的笑道:“实在是太忙啊。陈哥,不要介意才好。”

        “这声哥我可不敢当啊。你要是看得起我,就喊我一声阿翔吧!”陈翔笑道:“李县长,临沂那边的确很乱啊,我多少知道一点。”

        李毅笑道:“不谈工作,走吧。我带你们去认识一个朋友。”

        汪洋早就等在门口,站在他身后的,还有一帮子人!

        “毅少!”汪洋笑着走过来,夸张的跟李毅来了一个熊抱。

        李毅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人,冷笑着推开他,掉头就走。

        “毅少!毅少!”汪洋嘿嘿笑着,伸开双手拦在李毅面前,李毅往哪边走,他就挡在哪边,一张脸笑得成了菊花,又是打躬又是做揖:“毅少!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李毅冷冷的道:“你啊,每次都是这样,打着朋友的名义,专做这些不靠谱的事情!这次你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汪洋指着那些人道:“毅少,我知道你看这些兔崽子不顺眼,我也看他们不顺眼。今天把他们拎了来,就是为了让毅少你出气的。只要毅少你发句话,叫我剁他们右手,我就绝对不敢剁了他们左手!怎么样,毅少?来来来,里面请。”

        满园的老板娘秦思媚也迎了过来,老远就哎哟唷的叫道:“这不是李先生大驾光临嘛!稀客,贵客啊!快快请进!”跑过来就要搂李毅的胳膊。

        钱多冷然一笑,伸出手臂挡在秦思媚身前。秦思媚堪堪在酥胸碰到钱多手臂的时候刹住了车,故做怕怕的道:“小兄弟,吓坏姐姐我了!姐姐并没有恶意啊。”

        李毅叫了一声:“钱多。”钱多就辙了手臂。

        肖剑飞盯着钱多,眼神里精光一闪即灭。

        秦思媚拖着李毅的胳膊,往里就拽:“来来来,李先生,好久不见了,可想死我了。”

        李毅皱眉道:“秦姐,你这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拉皮条的呢!叫吴老板看见了,他脸色须不好看!”

        秦思媚咯咯一笑,松开了李毅,做了个请的姿势:“李先生,请!”

        李毅心想,自己这边有三员猛将,还怕他们搞什么鬼不成?关云长还要单刀赴会呢!怕他爷条卵!汪洋这家伙明知我的身世,绝无可能起害我之意吧?

        李毅振衣一望,大步向里面走去。

        钱多紧跟而上。

        陈翔和肖剑飞隔了两步跟上去。

        李毅所讨厌的那帮子人,站在门口,既不过来迎接,也不进去,就站在门口,伸长了脖子往停车坪这边瞅。

        看着李毅大步过来了,他们都低下头去。

        李毅在他们面前站定,冷笑道:“哟嗬,今天什么好日子,各位约好似的,全都到齐了!列队在门口做什么?给满园当门童吗?”

        诸君要问了,这些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李毅这般讨厌他们?

        说起来,这些都是李毅在南方省的老熟人啊!

        康平!这小子不用多介绍了吧?出场多,整个就一欠扁的货色!

        还有几个人,属于跑龙套的范围,时日虽久,李毅却并没有忘记他们!

        一个是伍彬,一个是田伟,一个是胡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