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0章 自请纪委调查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0章 自请纪委调查

    作品:《官路弯弯

        左晓霞当然是逗他玩呢,当即笑道:“看你抓耳挠腮的样子,猴急了吧!呵呵,告你什么的都有,有人说你贪污临沂开发区的公款;有人告你滥用职权养情人;有人说你借帮人找工作为名,从中收取劳务介绍费;还有人告你朋党而奸,其心可诛!”

        李毅静静的听完,淡淡一笑,说道:“告来告去,还是这些东西,都翻不出新鲜样式来!”

        左晓霞笑道:“怎么你一点都不惊讶,一点都不愤怒啊!”

        李毅无所谓的耸耸肩:“你们要是真的查我,你就不会透露给我知道了,正因为你们没有打算立案查我,所以,你说出来了,也不算违纪。www.00ksw.org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左晓霞道:“你呀,在官场里这么一打滚,都快成精了!正因为他们告的太杂了,东一下西一下,一没证据,二没署名。这样的案子,我们是不会受理的。”

        她虽然说得轻巧,但李毅却知道,左晓霞一定从中使了巧劲了,有功却不自居,施恩不望回报,这正是李毅欣赏她的原因之一。

        略一思索,李毅正色道:“既然有这么多人举报我,我建议你们省纪委派个工作调查小组下去,对临沂县政府常务副县长李毅同志展开深入细致的调查。”

        左晓霞笑着伸出右手,用温凉如玉的手掌心在李毅额头测了测体温,笑道:“李毅,你没发烧啊!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李毅笑道:“我可没说胡话,我说认真的。”

        左晓霞想了想,说道:“你是不是想有什么动作?”

        李毅赞许的看着她:“跟聪明人说话,就是不一样。我想借你们这把刀,杀一个人!”

        左晓霞问道:“什么人惹着你了?”

        李毅摇头道:“不是惹着我了,是这个人很有问题。我们有些证据,但还不完全,而且要扳倒他不容易。”

        左晓霞道:“什么人这么厉害,还能难倒你?”

        李毅道:“我们临沂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姜浩!他是西州市长杨烈的大舅子。并不是没有人告他,只是要动他并不容易。杨烈的后台老板是省委副书记曹永泰!”

        左晓霞听到曹永泰这个名字,只是秀眉轻轻一蹙,并没有感到十分惊讶或者为难。

        由此,李毅猜想,左晓霞的家庭背景,也绝对简单不了。

        “你手里暂时有什么证据?”左晓霞轻声问。

        李毅道:“强暴母女两人,女儿未满十四。这是县人大副主任陈田野爆出来的料,应该假不了。另外,临沂东沟子乡的私煤窑案件,我们找到三本账簿,其中有向姜浩行贿的证据。最为严重的,我怀疑姜浩跟临沂的黑恶势力组织帽子帮有关系。这方面我们暂时还没有可靠证据。”

        左晓霞这次凝结起两条柳叶弯眉,说道:“强暴幼女?这种事他也做得出来?那不是畜生嘛!”

        李毅说了这么多,合着她最感愤懑的就是这件事了,也难怪,女人最难以容忍的,就是这种畜生行为吧?

        李毅道:“说起这事,我们今天在县政府常务会上,差点打了起来!”当即把政府常务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左晓霞听完之后,说道:“这事件,我管了!”

        这气势,巾帼不让须眉啊!仿佛她不是一个小小的省纪委的科级干部,而是省纪委书记!

        李毅笑道:“我怕你们没有证据,不好立案,所以我就想,以我的举报材料为诱饵,你安排一个调查小组,安排两个你信得过的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左晓霞道:“我可以亲自下去,但是要调查的人是处级干部,我们室里至少也会派一个处长下去的。再有啊,这事情还不知道能不能绕过西州纪委,如果西州纪委要派人参与其中,我们也不好拒绝,毕竟这不是什么特别重大的案件,也没达到那种保密级别。”

        李毅问道:“你们处室里的领导,能听你招呼吗?”

        左晓霞笑道:“你这话问得古怪,我的领导,怎么能听我的招呼?那不乱套了?”

        李毅道:“那你们下去了,也不管用啊。你怎么开展调查姜浩的工作?”

        左晓霞道:“这样吧,我们以调查你的名义下去一个工作组,尽量绕开西州纪委。你要保证你自己经得起我们的调查啊!别陈仓没渡成,栈道又给烧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李毅道:“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绝对经得起你们的调查。他们所告之事,纯属子虚乌有!”

        左晓霞道:“那就好。我们到了之后,你就安排刚才那个谁,人大那个副主任找我们来告状,把姜浩强暴幼女案给捅出来。到时我会建议处长就地立案侦查。然后,我会找到你,你再把跟他有关的证据拿出来。最后是能尽量多的搜集证据。只要有铁的证据,就算有天王老子在后面撑他,我也要把他给拉下来!”

        李毅发现左晓霞谈论起工作来,跟平常的表现完全不同,认真仔细,思路清晰,话语明快,真是当领导的好材料。便笑道:“晓霞同志,我发现你越来越像领导了!隐隐中有杀伐决断的气势。”

        左晓霞笑道:“你是在骂我不像女人,没有女人味吗?”

        李毅连忙摇手道:“我绝对没有诽谤你的意思。”话题一转,说道:“那就照你的安排行事吧!临沂有姜浩这种败类在,连空气都变脏了!”

        左晓霞笑道:“忘了问你,你抽不抽烟?我不抽烟,也不会发烟给客人的。”

        李毅道:“在这么干净整洁的房子间,我还是不抽的好。”

        左晓霞又问:“呷槟榔嘛?”

        现在,南方省很流行一种湿槟榔,几乎每个小卖店和报刊亭都有得卖,南方省人见了面,一是发烟,二是发槟榔,这两样东西,成了见面打开话口的必备武器。

        李毅摆手道:“那个东西,我真心不喜欢吃。”

        左晓霞微笑着起身,走到卧室里,拉开书桌抽屉,拿出一条烟来,开了封,拆出一包,拿出来,递给李毅:“抽吧。要抽自己拿,我可不想一根一根的发给你。”

        李毅接了过来,还别说,他还真的犯了烟瘾了,当即撕开包装,抽了一根点上火,问道:“你怎么还买了这么高档的香烟在家里?你又不吸烟。”

        左晓霞道:“上次去参加一个会议,发的。本不想要,想着你可能来,要吸烟,就拿了回来。”她一拍额头,笑道:“没买烟灰缸!”从厨房里拿出一只碗来,摆在李毅面前,笑道:“用这个将就吧。”

        李毅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问道:“你在南方省很少有朋友吗?”

        “也有些朋友,只是很少有聊得来的朋友。”左晓霞道:“怎么了?以为我很孤僻吗?还是怕我太过寂寞?”

        李毅道:“我其实是想问问你,能让你想着帮他留双拖鞋和一条香烟的朋友,你有几个?”

        左晓霞正用手指轻拂秀发,听到这话,猛的一怔,一股羞涩的红晕漫上脸颊。

        “就你一个,怎么了?”她轻轻转过头,看着李毅,脸色是那么的平静。平静得让李毅产生了一丝幻觉,仿佛这是自己的家,而身边坐着的,是自己的妻,两个人平淡如水的聊着家常。

        “没什么。”李毅忽然就忘了刚才的念头,看了一眼她的卧室,问道:“你在看什么书?”

        左晓霞起身进去,把书拿了出来,递给李毅看,笑道:“我在看琼瑶的书。很幼稚吧?”

        李毅笑道:“琼瑶的书?哈哈,不会是还珠格格吧?”

        左晓霞问道:“还珠格格?这是什么书?也是琼瑶的吗?”

        李毅一阵暴汗,还珠格格要等到97年,琼瑶到京城一游,见到西郊外的公主坟,听了公主坟的故事后,才动笔写作,并于次年拍成名动一时的电视连续剧。现在还没有这部书呢!

        “没什么。哦,一帘幽梦!”李毅拿过书来,笑道:“这书我也看过。”

        “你也看言情小说?”左晓霞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打量他。

        “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那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我有一帘幽梦,终于有人能共!多少辛酸在其中,只有知音能懂!”李毅轻轻的吟唱,心里的柔情也被轻轻的勾了起来。

        左晓霞忽然就痴了!

        这个男人,再一次击中了她内心某个柔软之处。

        李毅轻咳一声,说道:“当年读书时,看完金古梁,没书看的时候,也会租这些很有名气的书来解馋。其实,还有一个很猥琐的原因。就是觉得吧,这些小说既然称之为言情小说,那么这里面的描写,应该、也许、可能会有很多那方面的描写。”

        左晓霞胡卢而笑:“结果呢?”

        李毅摇头叹道:“很失望啊!差点就把琼瑶的书翻完了,也没有看到什么露骨的描写。早知道还不如租那些三流武侠小说来看呢!言情两个字,害人不浅哩!”

        左晓霞再也忍不住,一双眼睛瞥着李毅,笑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