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06章 情殇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06章 情殇

    作品:《官路弯弯

        散会之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www.00ksw.org

        钱多和郭小玲已经从方家坳回来了,郭小玲不知道在方家坳得了什么甜处,见到李毅就扑上来亲吻。

        李毅深情的吻了吻她,问道:“怎么了?这么高兴,捡到宝了?”

        郭小玲笑道:“你猜猜?”

        李毅最头痛的就是被女人回答说你猜猜,果断的摇头道:“猜不着,你说吧。”

        郭小玲指着胸前道:“你看这是什么?”

        李毅瞧了一眼,说道:“一条普通项链而己,没什么特别嘛。我送你的你不带,怎么带起这条来了?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的?”

        郭小玲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咱妈送给我的。”

        “咱妈?”李毅讶道:“你都改口叫妈了?”

        郭小玲道:“当然啊,咱妈把传家之宝都送给我了呢!妈说了,这是妈妈外婆的外婆传下来的。”

        李毅心想,方家祖上十代都是务农,哪里来的什么传家之宝啊?这是她在忽悠这傻女人做自己的儿媳妇呢!

        李毅不禁莞尔,可以想见,方芳见到郭小玲去看望她时,是何等的高兴!

        只是,这个媳妇,真能娶到家吗?李毅摸了摸下巴,笑道:“我们是去省城吃晚饭呢?还是在这里吃?”

        李毅刚说完这句话,电话就响了起来,摸出手机来接听,对方传来李元逍那种玩世不恭的微笑:“小毅,在哪里呢?”

        李毅知道小叔已经到了省城,笑道:“我在临沂,你什么时候到的南方省?”

        李元逍道:“原本打算上午来的,因为一点事情耽搁了,刚下飞机呢!正准备去市里。”

        李毅连忙道:“那我现在赶过来跟你相会吧。”

        李元逍笑道:“跟我相会?呵呵,还是来跟美女相会吧。我在香江大酒店订了房间,你来之后,直接来找我吧。”

        李毅不解其意,也没有多问,放下电话,对郭小玲笑道:“走吧,去省城。”

        郭小玲问道:“你刚才喊谁叔呢?”

        李毅明显一滞,自己的真正身世,郭小玲还毫不知情,要不要对她说呢?

        其实便是这片刻的犹豫,让李毅感到一种不可思议,因为自己居然会生出一种想要瞒着她的心思,这对郭小玲来说,是极不公平的。她全心全意的把自己当成了李毅的女朋友,李毅却对她连家世都要隐瞒。

        或许是时候让她认识李家的人了。

        于是,他笑道:“我的小叔。李元逍。”

        郭小玲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父亲死了之后,你跟李家就没有来往了啊。”

        李毅道:“小玲,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在路上慢慢跟你说。”

        刚上车子,姚鹏程的电话就追了过来:“李县长,县政府常务会上的事情,我听说了。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呢!今天晚上我请你喝杯酒吧。”

        李毅笑道:“酒就免了,我正在去省城的路上。你给我抓紧时间审案吧,早日拿到证据和供词,说不定马上就有用。”

        “李县长请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呵呵,对了,东沟子乡的事情怎么处理的?那些私窑关停了没有?”

        “全部关停了!不过,村民们反响很大,正在商量着集体闹事呢!”

        “这事情你必须处理好了!回头我跟孙县长打个电话,县里的相关部门,组派一个联合处理小组,你们公安局随同前往,务必做好村民们的安抚工作,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出现群体**件!”

        “李县长放心吧,我懂得分寸。”

        李毅随后给孙正阳打电话过去,一是请假,说是去省城跑经开区的事,再则把姚鹏程刚才反应的情况说了一遍。孙正阳果然很重视,马上就把何恒远喊了来,叫他通知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开个临时会议,商量东沟子乡群众准备闹事的处理方法。

        一路上,李毅费了好大一番唇舌,这才跟郭小玲解释清楚自己跟李家的关系。

        “京城李家?你说的那个爷爷,就是开国元勋李老爷子?你没玩笑吧?”郭小玲还以为李毅在开玩笑逗她玩呢!

        京城李家,这对平民百姓来说,就是神般的存在!那么遥不可及!

        这多么像是童话里的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啊!

        李毅是落难的王子殿下,如今已经重回他的王国,披上了王子那多彩而金贵的外袍,而自己,还是灰姑娘一个。

        钱多在前面开口了:“郭小姐,毅少说的全是真的。”

        李毅认真的点点头:“我说认真的。”

        郭小玲咬了咬嘴唇,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去的?”

        李毅道:“有很久了,那时,你还在读书吧。我卖了那些图纸后,李家就派我大伯来找我了。后来我去了省政府工作,就是李家的幕后安排。”

        郭小玲道:“这么说来,你以后的路,李家人都替你安排好了。”

        李毅笑道:“可能吧。不过,他们安排不安排,我都能走得很高很远!相信我。”

        郭小玲有一句话想问却不敢问,憋了良久,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情问了出来:“那么,你的婚姻大事呢?是不是也都安排好了?”

        李毅没有说话,伸手去握她的手,郭小玲却抽出手来,扑闪美丽的双眼,看着李毅:“你回答我,是不是他们都安排好了?”

        李毅还是没有回答,他既不想伤害这个心爱的女人,更不想欺骗这个深爱他的女人。

        他只是紧紧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让她感知自己的心跳。

        钱多在前面暗暗轻叹一声。

        郭小玲听不到回答,却已知道答案。

        她扑在李毅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李毅,我不当记者了,我不要事业了,我到临沂去,我天天陪着你。李毅,我不要你是什么世家子弟,我也不要你当大官。我好想回到学生时代,你还是那个什么也没有的李毅,还是那个痴痴的只爱我一个人的李毅!”

        她的哭声一点都不像她的外貌那般美丽,那般柔美,那般委婉。

        她的哭声是那种痛哭流涕,那种嚎啕大哭,那种肆意汪洋!

        李毅搂抱着怀中玉人,感到她的娇柔的身子,在怀里轻轻的颤抖。

        她的哭,是带动了全身力量的哭,是牵肠扯肺的哭!

        这是一个纯真的女子,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子,也是一个甘愿放弃一切,去挽回深爱男人的女子!

        这一刻,李毅忽然明白,就算是前世的灵魂,此时也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女人。

        钱多的眼角也有了一些湿润。他在庆幸,还好自己跟桑榆之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郭小玲抬起泪眼,执着地问道:“李毅,你会离开我吗?”

        她说的不是我要离开你,而是问你会离开我吗?

        这是不是表明,在她的内心,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她都不会离开自己?

        李毅看着她的眼,微微一笑:“傻瓜!你说我能离得开你吗?”

        “那,那你会娶她吗?”郭小玲轻声问,往日的自信,忽然丧失了几分。前一刻,她还在为方芳承认了她这个儿媳而沾沾自喜,那一刻的幸福,足以令她眩晕。

        然而,这一刻,她却从天堂掉下了地狱!

        这幸福,比那冬天的雪,存留的时间还要消融得快速,甚至比那朝生暮死的蜉蝣,还要短暂!

        这对一个美丽纯真的少女来说,太残酷了。

        她多么希望自己根本不知晓这一切,还任由李毅把她蒙在鼓里,当一个懵懂却幸福的女孩。

        她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倒流,回到学生时代,从认识李毅的那一天起,就和她拍拖,手牵着手,在校园的林**上漫步嬉游。让自己清脆如铃的笑声,多陪伴他几个春秋寒暑。

        她现在有些恨自己,是那么的自私,为了心中所谓的梦想,为了那些卑贱的爱好,去当什么记者,却把两个人相处的美妙时光,浪费在永远也找不回来的时光之河里。

        他若成为别人的夫,我若成为他人的妻,那么,这种现在看来十分轻易的拥抱和亲吻,那个时节,会变成多么奢侈的、不可想象的难以逾越!

        我真的,真的要失去李毅了吗?这个为了自己甘愿以身挡车的男人,这个为了自己努力拼搏的男人,这个为了自己跟人拼命的男人,这个听到自己的声音,就知道自己有危险,然后半夜赶来相救的男人!这个不嫌自己脏,拥吻自己的男人!这个如此这般深爱自己的男人!

        她执着的眼,热切的看着李毅,多么希望听到他回答一句“不会”啊!

        哪怕,他只是善意的欺骗自己,自己也心甘情愿的被他欺骗!

        李毅捧着她的脸,深情的吻她,让那咸咸的泪水,在自己的舌蕾上发酵,酝酿出深深的感情来。然后,他低声却坚毅的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

        这句承诺,虽然没有山盟海誓,但却令得郭小玲破涕为笑,在他怀里扭了扭身子,问道:“真的?那你会娶她还是娶我?”

        女人就是这般的执着啊,正因为她们的执着,才显得这般的可爱!

        李毅微微一笑,技巧性的回答道:“这个问题还很遥远。我三十岁前,是不打算结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