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04章 畜生……不如!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04章 畜生……不如!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早有准备,伸手一格,用胳膊挡住姜浩的手臂,说道:“姜书记,陈主任一把年纪了,你也下得了狠手?”用力一搡,把姜浩的手臂甩掉。www.00ksw.org

        孙正阳板着脸道:“姜浩同志!你再这般胡闹,我就叫工作人员请你出去了!”

        姜浩大怒道:“孙正阳,你狼子野心,你名义上是开政府常务会议,实则是开我姜某人的批斗大会!你这般擅弄权柄,想造谁的反?”

        孙正阳乌青着脸,说道:“姜浩同志,我们会议上讨论什么,怎么讨论,用不着你来嚼舌根!这里也不是你的政法委办公室,轮不到你来这里指手划脚。”

        李毅把陈田野拉开了一点,说道:“陈主任,你只管说,这里有这么多的干部同志,我谅他姜浩翻不了天去。只要理字在我们这边,就算说到杨市长那里,我们也不怕!市委后面还有省委,省委后面还有中央呢!哪个又能一手遮天?”

        陈田野道:“李毅同志说得好啊!”

        他做了个捋袖子的姿势,摆起一付欲与天斗的架式来,大声说道:“张秀荷向我言道,你当日强行施暴,脱光了她的衣裤,就在你的办公室里,行那禽兽不如之事!你堂堂九尺男儿,你敢做敢认吗?”

        姜浩冷哼道:“我没做过的事,我为什么要认?分明就是那妇人自己投怀送抱,用色来跟我做交易,求我帮她办事,难道这也有错?”

        李毅摇头叹道:“姜书记,你可是政法委书记,莫论强暴之罪何等严重,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她主动,以色易权,但权色交易有没有错,你不懂吗?这是职务犯罪的一种!”

        孙正阳更是感叹,这个姜浩真是猪脑子啊!知法犯法,还不知道已经犯了法!何其愚昧啊,这样的人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对临沂人民来说,实在不是什么福气啊!

        陈田野已经气得浑身发抖,说道:“事情还没有完!你强暴了人家,若是帮上了忙,帮她把丈夫的人命钱讨了回来,她一个弱女子,怕官怕警,哪里敢四处告你?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也就罢了。偏生你这畜生,强暴了人家母亲,还不知足,还打着主意去坏人家小女孩的身子,借着帮忙讨钱的借口,经常往她家里跑,三天两头的威胁她与你苟且快活。后来,后来……”

        陈田野不知想说什么气人的事情,整个人都有些失控,伸手去抓桌面上的杯子,想要砸向姜浩。

        李毅见了,慌忙去劝阻。

        姜浩见陈田野发疯,抬起双手护住了脸面,作势欲闪,但因为见到李毅去劝阻了,以为安全了,就放松了警惕,双下了双手。

        不料李毅劝阻是假,助一臂之力才是真,他用双手抓住陈田野握杯子的手。

        陈天野用力挣扎道:“李毅同志,你放开我,我今天不打这姓姜的,我枉生为人!”

        在他抬手要甩出去的当儿,李毅双手抓紧他的右手手腕,用力夺下那只茶杯,握在自己手里,趁着陈天野的手势,用力一扔。

        他的臂力的准头都比陈天野强多了!

        那杯子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疾速飞向姜浩,姜浩反应过来时,那只茶杯呯的一声,正好砸在他的额头上。

        哗啦啦一阵响,茶杯摔落在地上,碎成了无数瓷片。

        姜浩额头上开了一道小口子,渗出了丝丝血水,满头满脸都是茶叶和茶水。还好那杯茶已经泡了有一段时间,变成了温水,不然有他受的。

        姜浩抹着脸上的脏东西,吼道:“老东西,你找死!”

        陈田野怒斥道:“你个畜生,没打死你算你命大了!你个畜生不如的东西,连那么小的女娃娃都不放过!人家还在上初中呢!花一般的年纪,就这么,就这么被你糟蹋了!你叫她长大后怎么嫁人?你他奶奶的,真不是个东西!”

        “真不是个东西!”孙正阳听到这里,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

        淫暴未成年的少女,这已经不是生活作风问题!

        这是刑事犯罪!

        会议室里的干部们都对姜浩侧目而视。

        人之所以为人,正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道德底线,如果连底线都没有了,这个人跟畜生又有何区别?

        这些人都是政府部门的领导人,他们常常以自己是当官的为荣,见了老百姓,也觉得高人一等,因为临沂老百姓是在他们的努力工作下,才能维持现在欣欣向荣的好生活。

        他们以为,临沂的天空,在他们这些领导者的经营下,一片祥和宁静。

        每每从新闻或报纸上看到外地那些不良的报道,都会为身为临沂干部而自豪,因为临沂县连续数年被市里评为治安模范城市。

        他们想不到,在平和的表象之下,是如此的污秽不堪!居然还有这种乱法乱纪的事情发生!

        而且,这个犯罪的人,还是临沂人民倚为安全屏障的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

        这样的县,也算治理得好吗?

        这样的县,还能治理得好吗?

        他们中有几个人羞愧的低下头去。这些人曾经是姜浩的忠实手下,这次姜浩能够及时赶来,就是得到了他们的通风报信。

        陈田野的眼眶已经湿润了,他哽咽着道:“你们不要以为我跟张秀荷母女有什么亲戚关系,才这般替她们说话!我跟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这话也不对,我已经认了吴媛媛那孩子做干孙女了!姜浩同志,你逞了一时痛快,你可知道,那个小女孩,因为你犯下的罪行,在承受着怎么样的痛苦吗?”

        姜浩摸着额头的伤口,铁青着脸,没有开口了,现在会议室里群情激愤,他有些怯意了,早知道就不该到这里来啊!就算政府常务会通过了削权的决议,自己还可以叫姐夫杨烈使手段,向市公安局施压,打回这个决议就行了啊!失算啊失算!

        陈田野继续控诉道:“你趁着张秀荷不在家里的时候,摸上她家门去,利用媛媛那孩子对你的信任,放你进了家门,你反过身来,就露出狰狞面目,把花一般的小女孩推倒在地上,就把她给……你这畜生,她还未满十四岁呢!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哪里受得了你这虎狼之躯的摧残!下身都被你……我说不出来了!”

        陈田野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小孩子哪里懂事,又被这畜生威逼利诱,不敢告诉妈妈。直到几个月后,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张秀荷这才慌了神,逼问之下,媛媛这才说了实话,说是被陈叔叔抱了!这善良的孩子,还在叫你叔叔呢!你这畜生不如的东西!你当得起孩子一声叔叔吗?”

        会议室里有几个女干部,多愁善感,也都是做母亲的人,听到这里,她们都流下了眼泪。

        陈田野继续道:“现在那孩子流了产,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太大了,引产已是不可能,剖宫又没有那么多钱,只得刮宫!

        那么长的刮子,伸进小女孩脆弱的子宫里……那种痛……这孩子,伤了身子了,以后都不能做妈妈了……现在,她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的手术钱,还是她妈求到了我,我帮忙出的!你这畜生,你糟蹋了人家母女,你帮人家拿到钱了吗?

        你说说,还是人吗?大家都是为人子,为人父母的人,你们评评理,这种东西,还配得上人这个称呼吗?”

        邵玉香大声道:“这样的人渣,不配呆在我们领导干部队伍里,姜浩,我以与你共事为耻!”

        姜浩显然没有料到,事情会有这么出乎意料之外的发展。顿时慌了神,想逃出去,但门口也被人堵住了。

        他只能站在当中,承受着同志们的口伐舌战!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出了李毅的意外。

        姚鹏程昨天晚上对洪天贵进行突审,但洪天贵却是一块硬骨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李毅今天的想法是,如果能削下姜浩的公安局长一职,那就是最大的胜利了。姜浩这种人,有市长杨烈在后面撑腰,省里还有靠山,要彻底扳倒他,不是一件容易事情,除非有铁证可以证明他贪账枉法了。

        令李毅没想到的是,今天这次会议真的开对了!

        姜浩原来这般的不得人心啊!自己才站起来戳他一下,马上就人跳出来指摘他的种种不是了!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恕!

        现在会议已经开不下去了,整个场面完全失控了。

        在座的领导,大都是老同志,是从那个纯真年代走过来的,哪里能容忍自己的队伍里出现这种败类?个个出言声讨,把姜浩骂了个狗血淋头。

        姜浩待不下去了,叫道:“胡说八道!你们别听他一派胡言!陈老头,你等着,我要告你诽谤罪!”伸出双手,分开众人,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孙正阳一直沉吟不语。他心里的震惊,丝毫不比其它人差。

        姜浩的兽行,已经超出他能容忍的道德底线。

        但是他想的问题更加复杂,骂姜浩一顿容易,可是,姜浩是谁?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啊!

        市长杨烈的亲戚!

        省委副书记曹永泰一条线上的人!

        这两个人不敢说能在西州一手遮天,但要在临沂这小地方遮遮天,或者翻翻云,还真是小菜一碟啊!

        想到这些复杂的关系,他能不一个头两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