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02章 自有人来收拾你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02章 自有人来收拾你

    作品:《官路弯弯

        常务会议室里的众人,听到外面传来粗鄙的骂声,有的人莞尔而笑,有的人暗暗摇头,更多的人则是呆若木鸡。www.00ksw.org

        在座之人,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不是高等知识分子,也是受党和国家教育多年的干部。

        县政府会议室的正面墙壁上挂着鲜艳的国旗和党旗,椭圆形会议桌上,摆放着五彩的鲜花和小号的国旗与党旗。

        这样一个庄严神圣之地,姜浩居然闯到政府常务会议室来骂人!

        叫人情何以堪?

        这里是孙正阳的一亩三分地,会议又是由他主持召开,哪里容得别人来撒野,还骂出这么难听的话来。

        这不是在打他孙正阳的脸吗?

        孙正阳的脸色难看之极,双手强自握拳,按捺下心头怒火。

        门外的工作人员显然挡不过姜浩的大力推拉,几下就被推出老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姜浩伸出大手,握住圆球门锁一转,推开会议室厚重的木门,大步走了进去。

        孙正阳稳坐在首位上,平静的看着姜浩,淡淡的说道:“姜书记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不知莅临我们县政府常务办公会议,有何贵干?”

        他不起身,其它人也就端坐不动。

        姜浩先盯了安坐若素的李毅一眼,然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重重的冷哼:“孙县长,多有打扰了!我听说你们在这里开会,是要商量着把我的公安局长给削了?”

        孙正阳神色不变,问道:“姜书记听谁说的?”

        姜浩道:“我听……谁说的,都不要紧。我且问你,你们开这个政府常务会,就是为了对付我?为什么不请我参加?”

        孙正阳道:“姜书记,什么叫对付你啊?我们政府常务会有什么议题,请哪些人参加,都是有一定程序规定的,不是某个人决定的。没有请姜书记参加,自然有不请的道理。我们不仅没有请姜书记参加,连陈书记也没有相请啊。难道我都要一一前去说明吗?”

        孙正阳的语速还是不疾不徐,但语气却是十分严厉,很显然,他真的生气了。

        常务会是临时决定召开的,是由县政府办公室电话通知下去,通知之时,并没有说明本次会议的议题,一直到正式开会之后,孙正阳才当场宣布。为的就是保密性。

        然而,这会才开多久?就有人偷偷的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当事人!

        这是严重违反会议纪律的!

        孙正阳严厉的目光,扫视全场,在场的人都神态自若,以证明自己的无辜和清白。

        总有人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啊!此刻,不知有多少人在看自己的笑话呢。今天这事情要是处理不好,那自己在政府里的威信必定大打折扣。

        姜浩道:“我既然不请自来,就坐下来旁听,可以吧?”

        他说话时,脸上的刀疤一扭一扭的,像一条蚯蚓在蠕动,配上他愤怒的表情,很是吓人。

        孙正阳蹙眉道:“姜书记,你也是当领导的人,会场规矩和组织纪律,你还是懂的吧?”

        姜浩道:“我懂,但我就是要当这个听众,孙县长不会不给脸吧?”

        孙正阳隐隐有发怒的迹象,还好,辛苦多年的秘书工作没有白干,不仅挣得了这个好地位,也养成了极好的隐忍能力,他平静的道:“姜书记,你再如此无理取闹,我可要请你出去了。”

        姜浩指着孙正阳,讥讽道:“姓孙的,你说话不用拐弯抹角。想当初,你还不是我姐夫门下的一条狗,现在放出来主政一方了,得瑟得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不只孙正阳的脸色难看了,在座之人个个都是脸色大变,这个姜浩,都说他是个二百五书记,果然不假。这种话,也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出口来?那不是把人得罪狠了吗?

        难怪有人传言,杨烈一直有心想把姜浩再提升一步,放到某地去当一把手,但每次都被姜浩自己给坏了事,以至于杨烈曾私下里感叹过一句话:“狗肉上不了席,烂泥扶不上墙。”

        姜浩如此一番耀武扬威,把孙正阳彻底得罪狠了,原本他还在盘算着,是不是帮这个同盟军一把,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了。这种人留在身边,只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孙正阳虽然斯文,但此刻也是怒火滔天,差点就要关公开凤眼——要杀人了!

        他霍然起身,右手猛然高举,差点就要拍在桌面上。但临到头了,他忽然又遏制住了自己的脾气,轻轻的将手放在桌面上,轻轻的拍了拍,说道:“姜书记,这里是县政府常务会,请你出去,你有火也好,有气也罢,过后再来找我发泄。请不要耽搁同志们的宝贵时间。”

        这下连李毅都要佩服他三分了,这分养气功夫,真正是炉火纯青啊。忍常人所不能忍,受常人所不能受,是为大智也!

        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看来这个孙正阳,颇有远志啊!

        李毅有心帮他解围,呵呵笑道:“孙县长,既然姜书记已经来了,也愿意列席旁听,那就请姜书记坐下吧。姜书记,你的情报很准确,我们今天正在议论的,正跟你的分管工作有关。会议纪律规定,人事议题涉及到的相关人员须要回避,所以我们才没有通知到你。你既然如此感兴趣,那就请坐下吧。”

        姜浩重重的冷哼一声,鼻子嘴里都喷出白白的热气。径直在一旁的空椅子上坐下,说道:“我就做个旁听者,你们继续吧。”

        李毅笑着向孙正阳说道:“孙县长,我们继续刚才的议题吧。”

        孙正阳一个深呼吸后,平复了激动的心情,缓缓坐下来,说道:“李毅同志,我们刚才讨论到哪里了?”

        李毅心想,你哪里是不记得讨论到哪里啊,你分明是想让我来开这个头,做这第一个歹人!得咧,这事情本就是我挑起来的,那还是由我来承担这千斤重压吧。

        他端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脸含微笑道:“孙县长,我们刚才说到姜书记工作太忙,分顾不暇,我们县政府考虑到姜书记的身体状况,拟建议,公安局长一职,由县公安局现任常务副局长姚鹏程同志来担任。”

        孙正阳刚才声音有点大,嗓子有点痒,也端了茶在喝,听了这话,差点没喷出来,这个李毅,还真会抓住时机,为自己捞分啊!

        他还没反驳李毅的自作主张呢,姜浩同志已经急不可耐的跳将起来,吼道:“小娃娃,你刚才说什么?”

        孙正阳听了,忍不住想笑,刚才一口茶还没吞下,又给憋了出来,还好他及时闭嘴,把那口水关在了嘴巴里,鼓动了一下腮帮子,再次吞了下去,嘴角浮起一丝微笑来。

        这个姜浩,以为有个当市长的姐夫,就真把自己当号人物了,逮谁喷谁。

        小娃娃?这个称呼有些特别哇!心想李毅一向要强,这次受了辱骂,只怕要当场发作吧?

        李毅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原来姜书记耳朵不太聪敏,那我就再说一遍吧!唔,孙县长,我建议吧,为了照顾老龄同志,我们是不是考虑在会议室里安装麦克风?这样说起话来声音洪亮,那些失聪的老人,也能听得见。”

        孙正阳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说道:“李毅同志这个建议非常不错,从实用出发,附合实际需要。何主任,你记录一下,回头交待县府办的同志,把这个给我尽快落实了。”

        李、孙二人一唱一和,居然把姜浩当成了透明空气。

        姜浩瞅瞅这个,瞧瞧那个,顿时有一种张飞扔鸡毛,有劲难使的感觉。

        会议室里发出一阵窃笑。

        姜浩道:“姓李的,你听见我的话没有?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忙不过来啊?我身体有什么状况?凭什么下我的局长?”

        李毅笑道:“姜浩同志,你要是忙得过来,为什么每次行动,你都不在场指挥?你要是身体没问题,为什么连我说什么都不清楚?我们这么做,也是关心老同志嘛,姜浩同志,你就不要逞强了,该让年轻人挑担子的时候,就该让年轻人挑起来,这对年轻人来说,也是一种锻炼嘛。”

        姜浩正当壮年,李毅却故意把他说成老同志,既是对他喊自己小娃娃的反击,也是有意的在羞辱他。

        “跛子拔萝卜,你歪扯!”姜浩冷笑道:“姓李的,你别欺人太甚,我忍你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李毅收了笑容,正色道:“姜浩同志,既然如此,我也不跟你打哑谜了,这个公安局长,你铁定当不成了。你如果懂得抽身退步的道理,就及早为自己谋划一下退路吧!”

        姜浩浑身一震,说道:“你什么意思?吓唬我吗?”

        李毅淡淡的道:“我用不着吓你,你若真不识好歹,自有人来收拾你。”

        姜浩冷笑道:“姓李的娃娃,我知道你有些背景,但是我也不惧你。你想下我的局长,没这么容易!我看今天哪个敢举手同意!”